第319章 担心徒弟,九叔前往陈家村!

    随着魔气的逐渐渗透,韩枫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

身为系统的宿主,自己的成长始终离不开系统的加持,但同样,不论系统吸取任何东西,都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到自己。

这一次,系统开始吸收魔气,这些魔道的气息充盈在韩枫体内,连大脑都开始游走,思绪纷乱,头疼欲裂,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说实话,此刻的韩枫,心里是慌的。

一天一夜,陈家村一直在一股魔气的笼罩下,阴森昏暗的村庄,远远望去就像人间地狱。

村里的村民,一个个神情呆滞,面无表情,眼窝深陷精神不振,村子里气运散尽,邪魔入侵,整个气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村民们阴阳紊乱,毫无灵气!

而黑面道长和徒弟黑凤,此刻正在村庄周边的一个山洞内,摆满蜡烛开始做法。

“师父,停止吧,再这么下去,我真的担心您的身体会吃不消啊师父。”

黑凤满脸的忧愁。

苦苦哀求黑面道长,黑面始终黑着一张脸,继续自顾自的做法,手中的黑色血铃铛一刻不停的晃荡着。

发出的声音,仿佛地狱的魔鬼,让人浑身忍不住的打冷颤。

“师父!求求您了,您说句话啊师父,已经一天一夜了,您从回来就不吃不喝,您这个状态,徒弟实在是不放心啊。”

黑凤彻底慌了,看着黑面道长漆黑凹陷的燕窝,连嘴唇都变成黑色,仿佛魔鬼一般。

黑凤跪在地上,抱着黑面的腿,苦苦哀求。

黑面正做法做的火热,被别人这么一打扰,顿时恼火起来,一脚将黑凤踹到在地。

怒吼一声,“滚!”

黑凤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淌下、

因为之前被黑魔的血雨伤过,黑凤的体质已经被魔气入侵,如今的她,在师父黑面眼里,不止是徒弟,更是召唤出黑魔的引子。

远在另一处破茅屋内。

韩枫和小虎两人,因为不确定外面的情况,只能暂时呆在茅屋内。

韩枫偶尔会走出去,到附近看看。

因为系统开始无端吸取魔气,韩枫一方面需要消化魔气,一方面还要巩固缔造结界,好抵御外来的邪祟入侵。

“也不知道黑面那家伙现在在搞什么。”

韩枫有点忧心,按照他的性格,还从没有因为一件事而忧心过呢。

但这次面对的是黑魔,自己如今也受到魔气影响,为了稳妥起见,韩枫不敢轻举妄动。

更何况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孩。

这小孩就是个累赘,九叔也真是的,想找徒孙好歹也找个根基好点的,这个家伙没有一点悟性,根本就不适合干这一行。

韩枫看了一眼躺在干草席上打瞌睡的小虎,眉头不自觉地皱起。

这小家伙却猛然睁开眼,瞪着两大眼睛质问韩枫,“师父,您是不是又想丢下我自己出去?”

韩枫愕然。

“你可长点心吧。”

“小虎,你别睡了,坐起来为师问你几句话。”

小家伙呆呆的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师父,您问。”

“呵呵。”韩枫先是笑呵呵的,“小虎啊,跟着师父也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咱们路上经历的这些,你也都看到了,到处都是危险。”ωωw.

“每天不是斩妖除魔,就是在斩妖除魔的路上。”

“这种生活,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性,说句不好听的,今天活着还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你还这么小,别的同龄的小朋友啊,这个时候都在大街上买糖吃呢,跟一帮小伙伴上学堂玩闹,享受童年才是你现在应该有的样子。”

“师父说的这些,你都明白吗?”

小虎摸了摸脑袋,“师父,可是跟着您也是享受童年啊,我一点都不觉得苦,也不害怕,斩妖除魔我们干的是大事,别的小朋友还没我这样的经历呢。”

这小家伙说着说着还给他骄傲上了。

双手叉腰,鼻孔牛气冲天。

韩枫简直无语到家。

面对这么一个小孩,自己是真的没辙了。

本来吧,韩枫还想着带一个人也无所谓,反震可以让他帮着干活,可出来后才发现,这小孩重的干不了,专业的更做不了,关键时刻还得操心他。

“哎。”韩枫无奈叹气。

……

与此同时。

陈家村五公里外。

一处山林中,九叔抬头望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天,转身对两个徒弟说,“把东西都放下吧,歇一会再走。”

文才喘着粗气,靠着一颗粗木坐下。

“师父,还以为您老当益壮呢,没想到您也会累啊。”

九叔没好气的白了这货一眼,“我也不是铁打的,当然会累。”

“但这休息,主要还是考虑到你们两个,要不然就照你师父我这个体格,再赶个三十公里都不成问题。”

九叔硬气说完,直接揉着腰身靠在树桩上休息起来。

文才库库的憋笑。

秋生从行李包袱里面掏出水壶,递给九叔,“师父,喝点吧。”

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秋生哈着手气,“师父,你不觉得咱们现在越往前走,气候越冷吗?”

文才搓着手,“是啊是啊,刚出门的时候是热的出汗,现在的这点汗珠子完全是赶路累出来的,到了晚上更冷。”

“师父,前面该不会有脏东西吧?”

文才刚问完,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吓得溜到九叔膝前。

像个猴子一样蹲着,“师父,您可得保护好我啊,我出门没带保护符。”

九叔被这货气得哭笑不得。

片刻后,指着远处的黑压压一片的雾气,“这次出门,咱们主要目的是找到阿枫,其次就是大家的安危,最后才是那些不安分的东西。”

“切记,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师父年纪大了,有时候也会力不从心,这也是为师为何一直要你们平时辛苦修炼的原因。”

“前面的黑雾,为师也不瞒你们了,那里面充斥着一股魔气。”

“什么!魔气?师父您可莫要吓唬我们啊。”

文才吓得大叫,秋生也瞬间紧张起来。

“师父,既然有魔气,为何我们感觉不到呢?”

“废话!以你们两个的道行,怎么可能在五公里外感受到远处的魔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