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比斗场(一)

    谢元节从藏经阁出来以后就直奔神谷峰自己的小院,关上院门,赶紧拿出今日从藏经阁中得到的煅神诀默默修炼起来。从他拿到四本功法开始,他就想好了先修行煅神诀,然后白天可以修行破天拳法和百锻玄功,至于惊神大法他只能偷偷修炼,因为怕阴翟知晓,他不好交差;毕竟他现在是阴翟的徒弟,贸然修行别人的功法不合适。

    每日修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晃两个月就这么过去了,谢元节在这两个月内将从藏经阁得来的功法都修行了一遍,虽然都还没突破到第一层,但是,实力还是有很大的提升,尤其是神识方面,感觉竟然比以前提升了百分之二十之多,以前他的感知之力只能覆盖自己的小院子,现在他的感知之力可以覆盖到院子外十丈附近。

    这天,谢元节休息一晚,精神抖擞朝着比斗场走去,比斗场在外门擎天峰教学堂附近,至于比斗场为什么设置在外门而不是内门,一个是因为外门弟子比较多,而且经常性的比斗;二个是比斗场一般都比较热闹,内门各峰主都怕影响自己门下弟子的修行,所以当时都不同意将比斗场设置在自己的山峰内。

    擎天峰,比斗场,这里已经聚集了两百多号人了,打击都是来关注谢元节这个冉冉升起的新星和以前那些老油条的战斗。盘口一个月之前就开始有人设置了,据说是戒律堂执法队的人设的盘口,赌谢元节赢,一赔三,赌今天的挑战者古时迁赢得赔率是一赔四。赌注可以是灵石、功绩点、法器、灵草、丹药等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谢元节主要是因为击杀了妖虎,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有捡漏的行为,但是是实打实的击杀了那只妖虎,所以戒律堂的人将他的赔率设置的不高,而古时迁以前在练气八级的时候就经常击败别的同修为修行者,这次以九级的修为挑战同样是九级修为的谢元节,众人也是很看好他的,只是谢元节击杀虎妖的那个战绩有点显赫,所以古时迁的赔率是一比四,比谢元节的略微高一点。

    大部分修行者都是押注古时迁赢得比赛,一个是他历往战绩不错,二个是赔率相对来说高一点;不过也不是没有人押注谢元节胜,首推的就是以申如烟为主的岳来峰的一群人,还有就是申如烟的一些护花使者。

    谢元节来到比斗场,一看好家伙,比斗场周边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不少人,谢元节走近一看,还有不少熟人。那天在神谷峰峰下拦截他的那一些人都在,还有申如烟、李世继、诸葛志伟等人都在,他们见到谢元节过来,一个个都热情的跟谢元节打招呼。

    申如烟:“谢师弟,你准备的怎么样?有信心不,本小姐可是在你身上压下了全身的家当,我要让执法队那群人输的倾家荡产。”

    谢元节:“师姐,你这也太信任师弟我了,我这自己都没信心呢,我都想押注自己输呢,可惜设盘口的那几位师兄不让我这么压。”

    申如烟:“谢师弟,你如果输了,害的本小姐输了我的嫁妆,那你以后就得负责的我的嫁妆,而且是双倍的赔偿我。”

    谢元节:“师姐,你这是强人所难啊,你这是乘火打劫,你这是蛮横无理,你这是。。。”

    申如烟连阴沉的看着谢元节:“谢师弟,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那次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李世继和诸葛志伟等人一听到申如烟说道那次的事情,顿时几人脸上狐疑的表情看着谢元节:“师弟,那次的事情是哪次的事情,难怪我们上次在功绩堂觉得你和申师妹有点怪怪的,原来你们真有瓜葛?”

    谢元节尴尬的看着众人:“没有啥事,就是师姐上次给我一些材料炼制丹药,结果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给她练废了,你也知道,我比较穷,也没值钱的东西去赔给师姐,所以。。。你们懂的。”

    李世继还是有点怀疑的看着谢元节:“真的就是这点事?没别的事?话说师弟不会是想来一招无中生有吧?”

    诸葛志伟:“李兄,什么叫做无中生有?”

    李世继:“就是谢师弟故意将丹药练废,将材料损毁,然后制造自己和申师妹接触的机会。”

    谢元节委屈的看着众人:“天地良心啊,我真不是故意的,那此真的是意外,纯属意外,不信你们问申师姐。”

    众人随即都看着申如烟,申如烟一瞧,顿时想起那天的事情,脸上顿时出现不寻常的红晕,而且脸上露出一副娇羞但是又恼怒的表情,看得众人的表情就更耐人寻味了。

    申如烟有点恼羞成怒的看着众人吼道:“看什么看,本来就没什么事,再说了,即使我和谢师弟之间有什么事,那也不管你们的事,你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啥,真的是吃饱了没事干。”

    谢元节看到他们一个个都被申如烟呵斥而不敢反驳,顿时乐起来,心想这都已经是修士了,怎么还是跟凡人世界中的一样。

    申如烟随即又瞪向谢元节:“谢师弟,你也别在那乐,如果你害的本小姐输了钱,你就等着本小姐的千刀万剐吧。本小姐保证会让你在九公山生不如死。”

    突然一个执法队的队员过来,走到谢元节身前:“这位师弟,今儿应战的你吧,走吧,你先跟我签一份生死状,然后准备准备开始入场吧,古师弟都已经准备完了,正等你呢。”

    谢元节:“好的,我这就过去,麻烦师兄了。”

    谢元节:“这位师兄,是不是进入比斗场战斗的师兄师弟们比赛之前都会签这个生死状?”

    执法弟子:“对的,签了生死状,比赛的时候就是生死各安天命,输了后,对方的家人朋友师门不得故意报仇。”

    谢元节:“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怎们宗门内部鼓励在比斗场击杀同门呢。”

    执法弟子:“当然不是啊,在比斗场里如果一方已经认输或者一方已经没有再次战斗的能力,另一方原则上是不能再攻击的,不过战场瞬息万变嘛。所以。。。师弟你懂的!”

    谢元节:“谢谢师兄指点,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新任,争取把这一场给拿下来。”

    签完生死状,谢元节直接一个跳跃跃进比斗场。比斗场内,古时迁已经在那盘坐闭目休息了,见到谢元节的上来,古时迁睁开眼睛站起来向谢元节拱了拱手。谢元节随即也拱了拱手以示回礼。

    古时迁:“这一场比斗为了以示尊敬我会尽全力攻击谢师弟,希望师弟也不要留手。”

    谢元节:“师兄放心,我不会故意放水的,毕竟我买的是我自己赢,不知师兄是用什么兵器?怎么没看见师兄的兵器。”

    古时迁:“师弟放心用你剑法,我是练拳法的,不用武器,师弟你可以用武器;我的武器就是我的拳头和我拳头上的拳套。”

    谢元节:“既然师兄这么说,那我就用剑了,师兄小心,我这剑可不一般,是柄厉害的武器,如有冒犯,请师兄多见谅。”

    古时迁:“来吧,师弟,刀剑无眼,我知道的,尽管来。”

    比斗场,两人都先互相的试探,古时迁一直在围着谢元节附近游走转圈,以谋求机会能靠近谢元节的身体内圈附近。

    谢元节一套天玑剑法使得滴水不漏,将自己的防守做到了极致,自身的承影剑不停地和古时迁的拳套碰撞。站在比斗场外面围观的群众都看到每次碰撞形成的火花四射,引来一阵阵惊叹。

    古时迁和谢元节两人也是越打越吃惊对方的实力。

    随着一刻钟过去后,古时迁发动的攻击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但是古时迁还是没有攻破谢元节的剑法防守;不禁有些心急,心里暗想,再这样下去,我的真气肯定是不如谢师弟的,毕竟现在我是攻击方,谢师弟是防守方,等到谢师弟转防为攻的时候,我估计很难靠身体硬吃他的手中佩剑,毕竟在我这副拳套的猛烈攻击面前,谢师弟的剑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谢元节虽然表面特别平静轻松,实际上他也在暗暗叫苦,他不是不想反击,是怕一旦反击失败,自己就得需要用身体硬抗古时迁的拳头;如果是那件软甲没毁的话,他还可以冒险一试,但是现在以他的身体强度,真未必能扛得住古时迁的拳头。

    谢元节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可以一剑定胜负的机会。等待古时迁犯错的时机,一旦让谢元节抓到古时迁的漏洞,他就可以立马一剑伤到古时迁的重要部位,导致古时迁立马丧失再战斗的能力。

    李世继:“诸葛,你看场上这个情况,谁能最终胜出?”

    诸葛志伟:“虽然谢师弟一直在防守,但是真正论真气数量,还是谢师弟占优势,你别忘了,谢师弟修行的是回春功,回春功就是注重真气的数量和身体内部的疗伤。”

    李世继:“这倒也是,而且古师弟久攻不下必然会行险招,这就是谢师弟的机会。”

    诸葛志伟:“是的,论沉得住气,确实是谢师弟沉得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