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下狱

    “骂得还不够难听,继续!”宇煌傲轻笑道。

    突然他的视线被兰萂的右手注意到,他阴冷地看着兰萂“你的手,谁给你接回去的!?”

    这才一日不到,她竟然将断手接回去了,若非练武之人,谁还能这么快?很显然宫里会武功的人并不多,没有他的命令,谁敢私自救治她!

    兰萂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没有说话。

    宇煌傲的眼睛微眯,紧紧盯着她,兰萂眼神有些躲闪,他的手轻轻摩裟着她的手腕“若是两只手要是同时断了,你说还能接得上吗?”

    听到这话,兰萂只觉得头皮发麻,看宇煌傲的样子,她丝毫不怀疑这就是他此刻的真实想法!

    将她眸中的恐惧看在眼里,他轻笑了一下“萂儿,好像有些怕我了?”

    兰萂低着头像极了任人宰割的羔羊,谁叫她不会武功“放开我”

    “哼~”宇煌傲哂笑“若是你能主动亲孤一下,孤会考虑放开你!”

    “休想!”兰萂冷声回击。

    宇煌傲脸色一沉,一把拉起她,麻利地将傅兰萂扛在肩上,走向床边。

    他重重地将傅兰萂摔在床上,站在床榻前开始脱衣服,兰萂被这架势吓得连连后退“你…你想干什么?”

    只见宇煌傲邪魅的眼神带着戏谑地看着她“一个男人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儿脱衣服,你说他想干什么?”

    兰萂有些忐忑,随即转身欲逃,宇煌傲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用力往下一拉,兰萂再度回到他身旁。

    “不要…不要……”兰萂有些害怕,宇煌傲看在眼中,想来是昨晚太过了?

    只见他直径上床,将兰萂拥入怀中,兰萂心中有害怕,有排斥“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听他说淡定地道了句“哄你”话音刚落兰萂微愣,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坐起身来戒备性地看向他。

    “你不信我?”

    兰萂没有说话,只见宇煌傲拿出初见时的匕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现在开始,你要是不理我,这把匕首就会插到我身上,直到你理我为止”

    她并不想理会他无聊的游戏,刚要起身离去,宇煌傲猛地将匕首插进身体里,白色的衣服被血染红,“你”兰萂一惊。

    “可还解恨了?”他像是开玩笑似地看向她。

    “别闹了”她只当他又是在骗自己,却不想宇煌傲拔出刀,身上伤口处血的范围越来越大,只见他又是一刀,接着□□,虚弱地看向她“还理不理我?”

    兰萂看着眼前这一幕,瞬间反应过来,他这次是真的,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匕首扔在地上。

    “这下终于肯理我了?”宇煌傲笑了,兰萂恨也不是气也不是道了句“疯子!”

    “我以为你很了解我了”他无辜的说到。

    兰萂起身要离去,宇煌傲一把拉住她“去哪儿?”

    “找药箱”

    他欣喜不已“你信我了?”兰萂轻叹一声点头。不然呢?让你捅死自己,然后再让我背一个弑君之罪吗?

    包扎好伤口,宇煌傲将她搂在怀里,每当她要动时,他便叫疼,只得任着他抱着。

    他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耳垂“昨晚,对不起”

    听到这儿,兰萂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脑海里闪过与他相关的种种,她的后背贴着他健硕的胸膛,而宇煌傲的手搭在她的腰肢上,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感动的说不出话了?还是说已经爱上我了?”

    兰萂心一惊,自己真的爱上他了吗?应该恨他的,可为什么他受伤时,自己会那么紧张他!?兰萂喃喃说道:“你想多了”

    “别急着回答,来日方长”身后的人自信地说道。

    兰萂不喜欢他此刻的自信,这让她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只被豢养的猎物,她刚想离开些,他长腿一伸压她的腿“想去哪儿?”

    “太近了,我…我有些热…”兰萂随口撒了一个谎。

    宇煌傲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那就别穿衣服了”说着就要将刚刚为她披长的衣服用力一拉,接着扔了出去。

    兰萂大惊忙用手遮住身胸口“你……”

    “又不是没看过,遮什么?”宇煌傲轻笑道。

    “你受伤了,别乱来!”

    “萂儿想什么呢?为夫只是想抱着你”

    兰萂一时说不出话来,怎会有如此无赖之人。

    自那以后,兰萂便将装有麝香的香囊,随时佩戴在身上。

    半月后

    深红色的宫墙,一抹浅色的身影在曜宫门口徘徊着,傅兰萂时不时的抬头看向曜宫,一个时辰前福公公传旨说君上召见她。

    听说他昨晚留在了绯云宫,早上整个王宫都在传他为霞妃梳头画眉的事,想来自己与他不过是一场戏,演的是深情,只是自己陷入其中丢了心。

    现在想起他对自己的行为,兰萂心中有些不舒服,既是喜欢霞妃为何又要那样对她?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有阵莫名酸涩和难过,脑海里闪现出宇煌傲的种种模样。

    “孤要是不出来,你是不是要在这里走一上午?”宇煌傲有些不悦地看向傅兰萂。

    真是不知道那个老狐狸是怎么教女儿的,他示意的这么明显了,难道她就不知道主动点吗?

    该死他在生什么气,他只是想让她成为一个为他而百媚千娇争宠的女人,就跟他的那些妃子一样,如此而已。

    傅兰萂面无表情,礼也不行,甚至说有些冷清,可内心还是不住的想,他叫她来的目的。

    宇煌傲见她又是一副冷清,似他为陌生人的样子,心中隐约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他还是喜欢看她害羞,担心他,对他笑的样子,难道就非要用这种无所谓的表情对他吗?

    “孤今日让爱妃来,就是想问问,岚国棋局解得如何?”

    傅兰萂淡淡地说“还未解出”这话说的冷冰冰的,像极了不管他答不答应,她已经决定再思索几日!

    这个桑国的棋局步步相扣,黑白相抵,攻为输,不攻也为输,偏偏黑白任意一方可胜利的时候,棋面就会发生变化出现反局。

    “孤也想多给爱妃些时间,只是仅剩一月,便是使臣查验日子。爱妃还需抓紧时间才好,否则小刀入狱是小,你的妃位保不保得住,就不是孤能决定的了”

    这个人真是奇怪,明明之前说棋局解不出来也无妨,现在却责备她不尽心?等等上次兰花的事!?是他有意为之!?

    “若无其他,告退!”兰萂一脸清冷眼中带着疏远。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孤吗?”宇煌傲眼眸微眯地看着她,这个该死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他一眼,她就不会妥协一下吗?

    “忙,不便叨扰”傅兰萂面无表情的说。

    “傅兰萂!这就是你对孤的态度吗?”

    傅兰萂眼中尽是冷淡反问“君上想要何种态度?”是她愚钝分不清真情与假意,更学不来曲意逢迎。

    “你在生气?”宇煌傲的嘴角微扬,他本来还怕他戏演的不足,竟没想到居然演过,她这是吃醋了!

    女人终究是女人,嫉妒是天性,也是像她这样孤傲的女人,知道自己的丈夫前一夜对她含情脉脉,后一夜就留宿于其他女人那里,为别的女人画眉梳妆,自然会生气了。

    “非也,告退!”傅兰萂的心有些难受,甚至怀着些许怨意,不等宇煌傲说话转身离去。

    “站住!”

    傅兰萂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头也不回,脚步不停。

    “孤让你站住!”

    傅兰依旧不回头,宇煌傲大怒“拦住她!”

    几个侍卫挡住了傅兰萂的去路,傅兰萂无奈停住脚步,这是宇煌傲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强迫她面对自己。

    “孤有让你走吗!?”

    傅兰萂看着他的手,想着这双手解过别的女人的衣服,抚摸过别的女人的身体,心里一阵恶心。

    只见她快速地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鄙夷地看着他,宇煌傲看着她脸上的嫌弃怒吼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傅兰萂并不正视他,突然宇煌傲猛地扣住她的双肩“回答孤!”

    眼前的女子,突然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反射性地推掉他的手“放手!脏!”

    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满脸惶恐,而宇煌傲面若冷霜,眼中满是怒火“脏!?”她敢说他脏!

    宇煌傲其不可遏,用力的扣着她的腰肢,将她揽入怀里“放开我……”傅兰萂脸色有些难看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

    宇煌傲一手紧紧捏着她的下巴“孤恨死了你种孤清高傲的样子,你敢再用这副样子看孤,信不信孤挖了你的眼睛,毁了你这张脸!”

    傅兰萂眼中没有丝毫恐惧,将下巴从他手里挣脱,用力推开他,愤恨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冷声道“请便!”

    宇煌傲气愤的威胁道“你以为孤不敢吗!

    兰萂的的手指牢牢扣着手心的肉,心中一阵难过,讽刺性反问“你又有何不敢?”为了一个女人,挖另一个女人的眼睛,毁她的容,天下百姓都会夸他深情的!

    “在你眼里,孤就是这样残暴吗!?”

    “一直如此!”

    宇煌傲气愤不已,猛地抬起手就要打她。原来他以为自己的算计,无人能敌,殊不知她早就看穿了,不过是陪着他演戏而已。

    傅兰萂看着他的手,没有说话,他的手停顿在空中,看着傅兰萂那眸中闪烁着的坚毅,他气愤不已“孤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只见他猛地甩了一下衣袖“来人!萂妃以下犯上,给孤押入死牢”

    随及一些禁军将傅兰萂围住,不等他们有动作,兰萂淡然的说道:“我自己会走!”

    看着她那孤傲冷清的眸子里的冷漠,宇煌傲怒骂“滚!”

    随即兰萂潇洒地转身,大步离去,宇煌傲看着那背影,手紧紧我成了拳头,哪怕此刻,她依旧能一副清冷镇静。

    到现在宇煌傲才明白,这个女人一直在跟自己演戏,他自以为设下了牢笼,她已经被困其中,却才发现自己正在她的牢笼里。

    一时间宫中传遍了,都说萂妃因为妒忌霞妃,以下犯上,惹恼了君上被押进死牢,择日问斩。

    “这个萂妃真是太不懂事了”苏嬷嬷扶着太后漫步在御花园的长廊上,她真想不透这个萂妃之前还挺聪明的,这会儿怎么会犯糊涂惹着君上呢。

    “君上还在生气?”

    “嗯,听宫女来报,昨儿个把寝宫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福公公还挨了五十大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