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

    门口站着的是陆忍。

    他背着个斜挎包,上身宽松的白色白衫下身是烟灰色牛仔裤,很吸引眼球,看起来气汹汹的,跟要打架似的。

    时经意倒是不在意他冷淡淡的小表情,就是纳闷这小子怎么找到这里的。

    李朝他们三一脸懵逼,默契的以为是沈星河的粉丝。

    “星河,你的粉丝?”谢丞问。

    沈星河不是很确定,“……是吗?”

    “不是不是,是来找我的。”时经意开了口,然后嬉皮笑脸的介绍,“这就是我那个室友。”

    陆忍礼貌性的点了下头,然后问时经意走不走。

    “吃完饭再走啊,”李朝很热情,“来来来,没外人。”

    他是第一次见陆忍,忍不住感叹,颜值高的有点过分。

    开始理解为什么时经意要跟他同居了。

    而沈星河看到陆忍过于有冲击力的颜值,第一念头就是他可以进娱乐圈,随之就是去看时经意看对方的眼神。

    眼里有光。他大概明白点什么了。

    沈星河不禁酸涩一笑,随即开口,“老同学不介绍一下?”

    时经意说:“介绍完了,我室友啊。”

    沈星河显然不信,“老同学你不厚道。”

    时经意一脸冤枉,“我跟你说沈星河,你爱信不信。”

    沈星河笑,没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陆忍开口了,他拒绝留下吃饭,并对时经意说:“时间就是生命,你要尽快学会游泳。”

    时经意给他严肃的样子弄的有点懵,“可我还在场景内。”

    “所以我来接你了。”陆忍说着去拉时经意的手,“走吧。”

    时经意就这样懵懵的被陆忍拉出包间。继而拉出这个场景。

    “等你长命百岁,到时候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你暗恋的人吃饭。”陆忍臭着一张脸说道。

    “说得对。”时经意点头赞同,然后开心一笑,“走吧去游泳馆。”

    “我还没吃饭呢。”陆忍的脸色似乎更冷了两分。

    “想吃什么,我请客。”时经意拍拍自己的肚子,“正好我也没吃饱。”

    陆忍轻哼,“看来时先生面对暗恋对象连饭都不好意思吃了。”

    “谁面对暗恋对象也不好意思往撑了的吃,”时经意言之凿凿,“不过不好意思的是作者笔下的时经意,不是我。”说到这儿,他一笑,“陆同学,我想起件开心的事。”

    “看出来了。”陆忍抱着膀臂,淡淡回应。

    “故事在我们俩的努力下真的有改变,”时经意笑意渐浓,“以前我还不是很确定,现在越来越确定了。”他一脸欣慰,“是不是就预示着我的结局已经改变了。”

    陆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并没发表看法。

    “欸,陆同学说下你的感受。”时经意拍下他的胳膊,“替不替我高兴?”

    陆忍眉毛微微皱皱,“那游泳还学吗?”

    “学啊,毕竟我也怕万一到时候有什么岔子,”时经意说着问,“吃面条?”

    对吃的陆忍没什么欲望,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饭后,时经意还买了零食带去游泳馆,他说陆忍长身体的年龄容易饿。

    而陆忍不太喜欢时经意把他当小孩子,强调,“我今年22,大四马上毕业,不是小孩。”

    时经意说:“好的,大孩。”

    陆忍:“……”

    在更衣室里,时经意警告陆忍不许再踹他下水。

    “你那么抗拒,踹你下去是最好的办法。”陆忍振振有词。

    “你就不能用比较温柔的法子?”时经意把脱掉的上衣丢过去,“你就不怕我死了?”

    陆忍把落在他头上的衣服拿在手里,“不会的。”

    时经意嘴角勾了勾,没错,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所以陆忍才会这么执意的要教他游泳吧。

    “我突然觉得一个人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结局是什么,似乎也不是一件多糟糕的事情。”

    陆忍没说话,他对这句话不太赞同,在他看来,人正是因为不知道未来怎样,结局怎样,才能够创造无限个可能。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大风,狂风大作,黑云压城,就连游泳馆里也黑了下来。

    时经意开玩笑,“得了,这下省了眼罩了。”话到这儿,游泳馆的灯全亮了,他呆了呆,叹道:“其实戴眼罩还不如不戴。”

    陆忍全程沉默。

    时经意突然好奇,“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李朝饭店的?”

    陆忍实话实说靠运气。

    “运气?”时经意才不信,他觉得陆忍一定有他厉害的地方,要不然怎么会能把他从场景内带出来呢。

    下水之前,时经意的脸色已经发白了,他的恐惧是真实的,但却依然选择站在了水池边,这一点很触动陆忍。

    “需要我帮忙吗?”他走上前问。

    时经意偏头看他,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不答反问,“陆同学,你有很恐惧的东西吗?”

    “暂时没有,”陆忍说着抬起手腕,“上次倒计时,你只在水里待了九秒。”

    “九秒?”时经意拧眉,愁容满面,“还真是度秒如秒。”

    陆忍看他,“希望今天你能突破十秒。”

    时经意哼笑,视线看向陆忍手腕上那个倒计时秒表,想到自己床头那个死亡倒计时,突然冒出个想法,是不是把倒计时换成秒,那样看起来时间更久一些。

    下一秒又否定自己这个掩耳盗铃的想法,他叹一口气,又叹一口气。

    陆忍看他,眉头微微皱了皱,“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时经意看着他,然后往后退了一步,“踹人下水是什么感受。”话音还没落地他就已经抬脚将陆忍踹下水池了。

    陆忍:“……”

    池边的时经意笑的直不起腰,那份无法诉说的恐惧因为这点小插曲似乎减轻了不少,所以下水,他撑过了十秒。

    只是可惜的是,即便撑过十秒,二十秒,三十秒甚至更多,他怕是很难学会游泳。

    时经意在水里失去意识,只是这次他没拍,因为陆忍就在身边,紧紧的紧紧的拖着他。

    陆忍也意识到时经意学会游泳似乎是件很难完成的事情,看着昏迷中的时经意,他眉头紧锁,尤其是看到床头柜上那个死亡倒计时器。

    距离死亡时间还有10天。

    触目惊心的数字,无时无刻在提醒着时经意他快要迈向死亡。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去买来死亡倒计时器这种东西。

    又是什么样的心情每天面对这个死亡倒计时器。

    陆忍觉得时经意对自己有些狠了,哪有人这样提醒自己还有几天要死了。这太残忍了。

    说不上什么感受,陆忍觉得苦,又觉得疼。

    第一次,他有了怨恨作者的念头。

    时经意醒了,庆幸睁开眼还在场景外。天快亮了,从洗手间出来,就闻到香喷喷的饭菜味。

    “哟,陆同学还真是贤妻良母啊。”时经意抱着双臂靠在厨房门口。

    陆忍没看他,哼道:“贤妻良母?那么请问时先生如果我是母亲,你是孩子吗?”说着他扭头看向时经意冲他一笑。

    时经意:“……”

    短暂无语,时经意哼一声,“你小子想占我便宜。”走到他旁边,歪头看看他,啧道:“原来你会笑啊,还以为你的脸是那冰山上的雪万年不化呢。”他凑近了点,拿胳膊肘碰陆忍一下,“长这么帅,没人告诉你你笑起来很迷人吗?”

    陆忍正在切牛肉,停下手上的刀,瞥一眼近在咫尺的时经意,“切着你我可不负责。”

    “不用你负责,给我块牛肉,啊。”时经意张嘴要肉吃。

    陆忍捏了块牛肉放进他嘴里,时经意边吃边吐槽,“小气,说一块就给一块。”

    陆忍回怼,“我这叫实诚。”

    时经意含笑看着他,又碰下陆忍,“我发现你跟我在一起性格变好了。”他口气挺骄傲,“我开朗爱笑人又长得帅,你跟我一起,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陆忍十分无语,抬眼看他,张嘴想说点什么,可对上时经意带笑的眼睛,也是,眼前的人确实开朗爱笑,长得也帅。

    吃饭的时候,时经意嘴里吃着,但话也落下,他跟陆忍吐槽作者给他安排的剧情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吃饭的路上。

    他嗤道:“我怀疑那个作者根本不会写小说,垃圾作者,如果我跟她一个世界我一定一天骂她三次。”

    陆忍又笑了,仿佛听时经意闲聊是件快乐的事情,跟话题没关系,纯粹是听着声音心情就好。

    时经意继续吐槽,“这个作者叫娜小在是吧,哼,小说界什么时候门槛这么低了,什么样的人都能当作者,她写的小说肯定没多少人看,要不然我这么有魅力的角色得收获一大批粉丝,我的死亡绝对引发空前绝后替我骂作者的留言。”说着问道:“你说是不是?”

    陆忍吃着菜敷衍的“嗯”了声。

    时经意拿起筷子敲了下陆忍的碗,“敷衍。”

    陆忍抬眼看他,咽下嘴里的饭才说:“作者大概不会想到,她笔下的人物会吐槽她,也不会想到她笔下的人物比她塑造的更加自恋。”

    时经意坦然一笑,“没错,老子就是自恋。”

    陆忍呵呵,低头吃饭。

    时经意又敲敲陆忍的碗,“你不服气?”

    陆忍无奈了,“时先生请不要打扰我吃饭好吗?”

    “不好,”时经意指了下外面的天,“天才刚亮,该多饿啊。”

    “你一把年纪了,消化体统不行了,当然不饿。”陆忍毫不客气的开损,“我就不行了,正值青春年少,身强体壮,饿的快。”

    时经意:“……”

    “青春年少?”时经意嘴角抽动,一脸嫌弃,“我这才发现,你比我还不要脸。”

    “这就是时先生说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陆忍微微挑眉,嘴角含笑。

    时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