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风云变幻的中原大地。

    洛阳。

        中都。

        身为这个世界大明重要陪都。

        堪称是官府势力最强的地区城市之一。

        在原本的江湖里。

        即便是,以少林武当和五岳剑派这等江湖大派,平日里也万万不可再此放肆,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然而。

        今时今日。

        却是完全变了模样。

        “杀杀杀…”

        “杀杀杀…”

        在这洛阳城的中心,朱雀大道之上来自于南北两侧,各自涌过来数百人拿着刀剑的人士,开始不断厮杀,    一个个面容上血腥而恐怖。

        震天的喊杀声,以及倒地的痛苦嘶吼声响彻在整个城市中间。

        野狼帮的帮主和猛虎帮的帮主各自怒视一眼,开始了霸权争夺。

        外界。

        一个个商铺迅速的关门。

        一个个人影,要么是胆小的躲在门后堵住大门,不敢发声,要么是大胆的咪在门缝里偷偷观看。

        或是,在等待着什么。

        或者,是在渴求着来自于官府一方的强势出现,希望有人能够出现改变这样的混乱时局。

        然而,城市里真正的聪明人确是知晓,往日里以官府作为主导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则是大江湖时代。

        是真正属于江湖人士的盛世。

        弱小的帮派为了争地盘,一条街一条街的厮杀,随意就能拉起成百上千人进行大白天的血腥争斗。

        强大的帮派为了争地盘。

        动辄就是成千上万人的随行,以州县为基础,开始互相的攻坚。

        其展现的出的武力和实力就算是朝廷一方的官府士兵也要后退。

        若是不能倾尽天下之兵。

        面对其中这些年崛起的鼎盛大门派,恐怕也只能堪堪去自保了!

        别的不说。

        整个天下大地如今动乱成这副样子,作为正统的大明朝廷又在干什么?无非是在努力的经营着京师地区,驻扎大军,防备顶级高手!

        自从十年前。

        京营的十万大军,前往少林三次攻打少林寺惨败之后,朝廷与江湖的局势就落入下风,再加上,攻打少林未成之后,又昏招迭出,    不仅没有拉拢和少林实力相同的几个大门派,    反而又再次的进行出手。

        结果,不仅没成功。

        反而与其他几个大门派,也再次结下了血海深仇,堪称是致命的选择,一番操作下来,导致那些获得奇遇的大门派,对朝廷的感官全部降低到冰点,即便是皇帝亲自斩杀了下除此命令的大臣,也完全无法和这些门派进行和解,反而是让文官大臣这边,也同样心生不满。

        如果不是有内部高人进行壮士断腕,直接舍弃了大部分地盘,将其空虚出来,给这些江湖人士进行争夺,恐怕,现在的朝廷,就已经在各地烽烟中被消耗的所有元气。

        如果不是因为内部的这些混乱是武林人士引起,并没有导致有什么起义,恐怕就直接群雄逐鹿了!

        当然,    值得一提的是,    在朝廷与武林门派发生交锋之时,变得混乱的这些地区,其实一开始,并不是没有起义之人,只是,当朝廷的人员空出这些地区后,所有的起义者都被当地的大门派给直接消灭。

        建立起了以门派为主的供奉体系,所有的税收和土地产出,全部由原来的交给官府变成交给门派。

        也正是因为门派代替官府。

        就算有人想要起义。

        也要直接面对这由宗师级高手组成的顶尖大门派的围剿,没有人会想要去挑战那种难度,就算从大明的其他地方弄出动乱,也比这里简单的多,而其他地区,反而因为朝廷对江湖人士的忌惮,大肆争取民心和地主阶层的利益,变得稍微有了那么点运用,增加了点人心。

        可惜的是。

        这些变得更好的地区。

        洛阳反而并不在其中。

        只是因为洛阳所在之地,那是被少林,嵩山和华山,以及武当等等大势力的包围之下,变成的一块共同商谈出来的飞地,被各种大势力推出的棋子,进行着不断厮杀。

        也正因为,这些各大门派都不能独自一人将这块飞地消化掉。

        所以,这里明面上的掌控者还是属于官府,但下层里,属于各大门派退出的棋子,也在不断的巩固自己一方的实力,充当日后踏板。

        比如说野狼帮的帮主,就是华山派岳不群的一个记名弟子,再比如,猛虎帮的帮主,就是一位少林长老的亲传弟子,现如今都在这洛阳城里改头换面,开始各种霸业。

        而朝廷,虽然在这洛阳地区还保留着各种权利,维持正常统治。

        但即便是,在保住了自己的统治机构,维持了一定局势结果下。

        其被舍去的疆域内,现在已经是那些大门派的掌管之中,所谓的大门派,已经顶替了朝廷的作用。

        各自经营着自己的地盘,并随时向对手进行攻打或者联合起来。

        一派战国时代的局面。

        只是诸侯。

        已经变成了各大门派掌门。

        正是在如此局势之下。

        还维持着朝廷统治机构的部分地区,却也是岌岌可危的形式了!

        别说插手外围的帮派争斗。

        官府能够守住自己的地盘,保证江湖人不入侵官员家就不错了!

        万一一时的动作,让这些大门派以为自己有多余的想法,那恐怕面对的就是这些大门派的联合了!

        至于外面的平民,和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加入门派的人士。

        去管理根本就是白费力气。

        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

        “瞧瞧这些帮派人士,连取个帮派名字都是这么粗鄙不堪,一个叫做野狼帮,一个叫做猛虎帮。”

        “就是,整天厮杀在一起,也不知道读书明智,做出这些粗鄙的作态,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横死街头。”

        “每天在这街上厮杀,到最后也就换个饱腹,真不知道他们是何等的愚笨,有这点时间,还不如找个大户人家去做佃农,多挣点钱呢。”

        “就是就是…”

        在厮杀不远处,一栋二十多丈高的七层豪华壮丽酒楼上面。

        处于第七层的楼层里,一群刚刚成为秀才的读书声,正在聚会。

        同时也被远处的厮杀吸引,正在观看着下方的厮杀,做着各种点评,以及对于这些江湖人的鄙夷。

        眼神中充满了不屑,说话间,却又充满了一意味深长以及无奈。

        在十年后的现在。

        作为曾经高高在上,堪称是天下主宰的读书人们。

        到了现在。

        面对眼前的这些武夫。

        唯一能够剩下的,也只不过是躲在这酒楼自顾自高谈阔论了!

        真要是遇到了对方,所能够做的也不过低头吃饭,默默的走开。

        哪里向现在这样肆意张狂。

        但很快,在酒足饭饱以及同辈的吹嘘之间,众人的胆子也放大。

        开始毫不顾忌的说了起来。

        首先是人群中一个,绿色衣服的士子说道:“要我看啊!这些帮派人士堪称不是生产的蛀虫,除了惹事生非以外,啥正是都不能干!”

        “可不是吗!这些加入帮派之中的人,真是我大明的祸害,要是让我说啊!就还不如让知府大人给他们全部剿灭,彻底让洛阳和平下!”

        旁边。

        一个白衣同伴傲然的说道。

        其他同伴们一顿赞同。

        不舍得吐出嘲讽话语。

        其他众人也各个迎合着。

        如此和和睦睦的场面。

        但却引来一个开口者的反对。

        “得了吧!现在是什么时代?你还不清楚,以为是搁在十年前呢?”

        “现如今,能够让这些江湖门派消停一下,朝堂上哪些高官就要高兴的欢天喜地了,哪里还敢想着去再做其他计较?不过是妄想罢了!”

        “之前,提到肃清江湖政策的王阁老,还不是直接被皇帝给罢官。”

        “面对那些江湖大派,就算是阁老都无法言语,就算是身为皇帝也要为此低头,咱们算什么,以为点评一些这些江湖汉子就了得了?”

        此人说道,心中满是愤愤不平的饮了一杯酒,不看众人僵硬的面色,唯有身旁一人,说道:“肖兄弟啊!今天咱们大喜日子,你又何必为那些江湖人士惹得众人不快?”

        这人劝解道。

        听到好友李邦的劝解,这人正想随意的道个歉,却听见对面,猛然一句令人极其刺耳的声音说到。

        “肖万华,你心里不高兴,可不要挨着大家呀,如今,我等都成了秀才功名,正要为这喜时庆祝,你如此的扫兴,莫不是看不起大家!”

        然而,肖万华却是一拍桌子,冷色的对面那人,说道:“周天!”

        “你们说大喜日子,我不知道这大喜从何而来,是指咱们能够在这高楼之上高谈阔论,还是指在下方厮杀声冲天而起,搅得整个洛阳城无一日安宁?我可未见到喜啊…”

        肖万华指着窗外说道。

        接着,又指着众人,目光露出可怜的说道:“更何况,外人不知道咱们的秀才是怎么来的,难道你们自己还不知道这秀才功名是如何?”

        “还不是如今朝廷示弱,为了稳固人心,大肆降低了科考水平,导致咱们进去秀才功名,可这样的秀才又如何,是能够帮助朝廷建立长治久安的太平日子,还是能够让那些手持大刀江湖人士,老老实实的坐下来,听咱们和他们讲道理?”

        “古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现在看起来,又何尝不是,面对这滔天变局,竟是无一作为!”

        说着说着,肖万华又一个人坐下悲哀的喝起酒来,开始痛哭了。

        旁边。

        众人一阵尴尬,又恼火不已。

        谁都知道你肖万华说的这些。

        都是事实。

        可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没有办法。

        “哎!诸位,我替肖兄弟向大家赔个罪。”之前的李邦面带歉意,向众人拱拱手,不停的说道抱歉。

        然而,之前开口的士子周天满是不屑的说道:“都说你肖万华是咱们这次考试里最出类拔萃的,不过在我周天看来,你不过是和胆小鬼和懦夫罢了!除了哭,毫无用处!”

        “你说什么?”肖万华握着拳头站了起来说道,他可以容忍别人说他能力不足,又或者是出身不好。

        但绝不允许他人,我自己是个胆小鬼,或者懦夫。

        自己哭泣,不过是因为心中装载着这大明万里山河,然而却因为朝廷无用,竟让天下烽火连天。

        如此情况。

        就算去读书又有什么用?

        “怎么我有说错吗?”

        周天冷笑着,说道:“你忧心朝廷,我们就不忧心了吗?我父亲还是洛阳的县尉,如今,如今朝廷这软弱的模样,我身为官府中人的公子哥难道会自豪,以前,凭借着如此身份,啥都不愁,什么都有…”

        “可现在呢!”

        “生怕这群江湖人士什么时候听到我家有钱有势,就过来打秋风。”

        “除此之外,更是要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些江湖人,从而落得个横尸野外,难道我不气愤?”

        “再说…”

        周天说着,又看向了在场所有的士子说道:“在场的诸位,身为读书人,又有几个的家中,没有被近年来崛起的那些江湖人士给勒索。”

        “说说,都有谁?”

        “哼!恐怕一个也没有吧!”

        看着众人脸黑的表情,周天自信的说道,完全不在意他人怒目。

        “周天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读书人,那些江湖人士把脑袋插在裤裆上来找事情,不给钱,难不成我们还能够跟对方讲道理不成?”

        一个人质问道。

        “就是,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一点儿身外钱财也就算了。”

        “不错不错,咱们身为高贵读书人,施舍一些钱财给这些贱民。让他们能够混口饭吃,又有什么?”

        又是一人自我安慰的说道。

        但无一例外。

        “是吗!”周天冷眼看了一下这些自我安慰的人,继续说道:“我却是听说一件事情,不知道,你们听了之后,最后还能做出如此姿态!”

        “是什么事情!”肖万华眉头一皱的说道,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哼!听说,朝廷已经打算再次开始征收武状元,同时,这次的吴局考试不问出身,不问来历,不问家世,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就算是江湖武夫,也可直接入场考试。”

        “并且,考试分三轮,分为初试,中试和后试,只是通过第一轮考试,就可以成为五百户,过了第二轮考试,就可以成为千户,而过了第三场考试,更是可以直接被封为万户侯,并且能减等世袭传承。”

        周天说着,一双冷漠的目光不断审视过在场的所有秀才功名者。

        心中觉得,将这些话语说出之后,这些平日里只知道读书的人。

        一旦知道,朝廷直接改了文贵武轻的大政策后,恐怕,也不知有多少人要陷入癫狂状态,毕竟这已经是读书人唯一优于武者的地方。

        连这一块生存空间都被碾压。

        那还有什么可自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