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完结

    巴勒奔走了不久,回疆王阿里和卓也准备要走了,乾隆没有安排让含香去送。阿里和卓高高兴兴,放心的走了,这些日子含香还是很受乾隆的喜欢。虽然没有成为皇上的女人,但是格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里和卓一走,乾隆也不愿再去装相,这些日子每天面对着含香一直哭丧的脸,乾隆是倒尽了胃口,又不能带着永d一起,永d对含香有兴趣,绝对不可以给他们见面的机会。乾隆这些天经常在含香那里看到永w在和含香交谈。好像他们很谈得来,乾隆没有误会永w和含香,毕竟含香已经是永w的姐姐了。

只是对自己经常能看到永w觉得疑惑。永w这个孩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些吝啬但是总的来说功课品行乾隆都比较满意,准备培养他在永z登基后成为左膀右臂。可是现在永w怎么和含香走得这么近,这个含香别带坏自己的孩子。

《我的治愈系游戏》

自从小燕子后,乾隆的警惕性越来越高,就怕出现第二个永琪。永w这些天觉得i帧及的进展很顺利,含香果然受宠,在她那里自己每天都能看到皇阿玛,并在皇阿玛那里得到表扬。而且皇阿玛还不带永d来这里,明显看出永d不如这个含香受宠。越发地对着含香殷勤起来。

而含香这些日子觉得乾隆不想自己想象中的一样,认为这么仁慈的乾隆一定会成全蒙丹和自己真挚的爱情,为了争取到最大的希望。含香对着十一阿哥也是越发的友好。在乾隆面前为十一阿哥说话。含香不知道的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心上人已经成了一堆烂肉躺在大内监牢中。紫薇这些日子的表现让嬷嬷们放松了警惕。

每天紫薇都很认真的学习宫中的规矩,并且按照嬷嬷的吩咐行事,整个人好像变了一样。这样几天,嬷嬷们对紫薇的看守也就松了下来。这正是紫薇希望的事情。这些日子紫薇的脑海里总是出现尔康,皇阿玛被抢走的事,总总不公平出现在自己身上,对于含香的恨意也是越来越深。自己那里的下人还总是说着含香那里每天得到的赏赐,皇上每天都去。

紫薇越来越忍受被不了,可是却又无法出去,自己被看得很紧。紫薇本来就不笨终于想到了方法,对于学规矩也从原来的抵触到现在的配合,这样几天果然和紫薇预想的一样,看守她的人的警惕心越来越弱,最终让她跑了出去。紫薇穿着浅蓝色的旗装,因为守孝的原因也没带几件首饰,就这样带着藏在身上的一把匕首走出了淑芳斋。

出来后的紫薇不知道含香住在哪里,只能在御花园里游走。说起来也算是含香倒霉,因为不愿意换服装,还让自己的宫女也穿上了自己民族的衣服。因为巴勒奔在这,为了表现宠爱,乾隆也就默许了。可是这个举动今天却为自己遭来了大祸。因为找不到含香的处所,紫薇准备放弃回淑芳斋的路上。

却正好遇到含香的宫女。因为那特殊的衣服,紫薇跟在她们后面就来到含香的住所。含香听说乾隆的女儿宫里的格格前来,自然很欢迎,自己这里除了永w外没有一个乾隆的儿女来造访过。对于需要外援的含香来说,乾隆的女儿紫薇也许是个好帮手。紫薇走进含香这里,细细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越看紫薇的心越难受,对含香的恨也越来越深。本来以为自己的淑芳斋已经算是不错的地方。

可是和含香者相比,自己那又算什么。紫薇看着那满满一屋子皇阿玛的赏赐,眼睛开始红了起来。可是含香没有发现紫薇的不对,看到紫薇对那些乾隆的赏赐感兴趣,就拿着这个话题不放,讲起乾隆的赏赐来了。含香的声音很好听,可是紫薇听起来却那么的刺耳。含香的口气是在向自己炫耀这些,还用一种不珍惜的语气,好像不在乎似的。这让紫薇本来因为含香的温柔而有些消退的念头又越发强烈起来。

紫薇偷偷地摸了摸身上的匕首,继续听着含香说着。正在这个时候,永w带着含香说过喜欢的东西来到含香这里。前几天含香说喜欢家乡的一样装饰,永w听了特意让人去找,希望让含香感动,把她真正拉到自己这里来。今天找到东西的永w兴奋地赶来。可是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多么凄惨的命运。紫薇刚刚准备行动,就被永w的造访打断。永w不认识紫薇,虽然听说过但是没有见过。今天看来紫薇还是很正常的,不像别人说的一样。

永w的身份紫薇自然知道,这个是自己的弟弟,应该和自己亲近的。刚才就听含香说永w怎么和她交好,紫薇还不愿意相信。自己和永w都是皇阿玛的血脉,含香只是一个外人,永w怎么会和她交好。可是现在这一幕打碎了紫薇的幻想,只是再进来时和自己打了一个招呼后,就一直和含香说话,还给含香一个包装的很漂亮的盒子。这些让紫薇的嫉妒心一下上升到最高的位置,那是自己的弟弟,这个含香抢了自己的阿玛,弟弟,一定也会抢走尔康。

紫薇正在挣扎是,永w的一句话,却再次刺激了紫薇,尔康成为驸马了。自己并没有被皇阿玛指婚,宫里除了这个含香剩下的格格都很小,尔康被指婚一定是这个含香。含香没想到你连我最重要的东西都要抢走。不,不行,绝对不可以。紫薇把身上的匕首又摸了摸,下定了决心。永w其实想说的是福尔康被西藏指婚的事,可是因为紫薇的注意力在别的方面,所以只听到了一半。这就是命运。

“你们先下去吧,我和含香有事情要说。”紫薇对着含香的下人开口道。听到紫薇的命令再看看自己主子,这些宫女太监全都退了下去。紫薇的视线移到还没有动的永w身上。“含香姐姐,我就不下去了,我想应该没有什么要避开我的吧。”这里一定有什么事情,永w要知道紫薇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于是他没有离开。“是呀,紫薇,我和永w没有什么秘密,你就说吧。”含香开口道。紫薇要说些什么,自己和她不熟,难道是蒙丹,如果是的话,那就让永w知道,以我们的关系他一定会帮自己的。

含香想的很好,所以也决定让永w留下。“是这件事,含香我知道一个秘密。”紫薇看着永w不走,心里的怨气更加的强烈,你们没有秘密,我们才是姐弟。紫薇把身上的匕首握在手里,向含香的方向走进,“秘密,什么秘密。”永w听到秘密,更感了兴趣,抢先一步走到紫薇身前,催促道,可是却突然发现紫薇的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但是永w仍然没有多想,毕竟宫里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紫薇,你手里是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永w开口道,说着想伸手去看,紫薇被永w的举动一下,心中一晃,拿着手里的匕首向着永w刺了过去。永w的身手虽然不错,也感觉到危险往旁边躲去,可是因为距离太近的原因,那一匕首,正好刺进永w的胸口,鲜血一下就流了出来。含香傻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办。

血那么多的血吗,自己从来没见过,紫薇看到鲜血时也傻了,可是看到呆愣在那里的含香,一下把匕首从永w身上拔了出来,鲜血因为匕首被拔出,喷了出来。紫薇的身上,脸上全都是鲜血,紫薇拿着匕首想愣在那里的含香刺去,含香这时反应过来,只能啊的一声大叫“救命,救命。”外面的宫女先是听到一声,但是没有当做一回事,毕竟里面的都是主子,可是这声救命,外面的人意识到不好,忙向里面跑去。就看到十一阿哥倒在地上满身鲜血,尤其是他的胸口正不断的滴血,而自己的主子,也是全身鲜血的倒在示意阿哥不远的地方,紫薇格格坐在地上,离她不远的地方一把匕首在地上。

乾隆和永d正在聊天,乾隆终于不用再面对含香,心里正高兴着,脑中想着晚上的享受,看着永d露出淫笑。可是却没想到一个惊天的消息报来。乾隆听到通报,一口鲜血吐出,身上晃了晃,马上就要昏倒,永d虽然也很意外,但是至少比乾隆镇定一把扶住乾隆,使出全身的力气和吴书来一起把乾隆扶住在椅子上。

“永d,朕是不是听错了,是不是?”乾隆一脸期待的看着永d,先是永琪,再是永w,乾隆实在承受不了。“皇阿玛,十一哥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太医已经去了,十一哥会平安的。”永w经历这些已经不再恨永w,其实也从来没有恨过,只想像陌生人一样过去,可是没想到永w竟然会这样。永d的心情也十分的不好受。“永d,陪朕一起去看看。”乾隆站起身,拉着永d的手,把永d的手紧紧握在手中,很紧很紧。

永d感觉到很疼,但是还没与出声,如果这种方法可以染皇阿玛好受一些,这些疼痛又算得了什么。乾隆到的时候,皇后已经来了,看到乾隆和永d紧紧相握的手,皇后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这两只手上,久久没有离开,最后终于叹了一口气,转身把注意力移到出来的太医身上。老佛爷也听到消息,只是却没有来,在来之前老佛爷已经晕倒了。这个打击对老佛爷的年龄来说实在太大了,先后两个孙子遭遇不测,老佛爷承受不了,晕在了慈宁宫。

永w的命很大,虽然流了很多的血,但毕竟没有伤到心脏,紫薇的匕首离心脏的位置只有三根手指的距离。因为没有伤到心脏,永w的命保住了,只是却再也离不开床。这辈子再也起不来了。乾隆对于这个结果虽然不满意,但是也在庆幸,至少留下了命。

至于含香就没有这个好命,所有好的太医都在永w这里,含香那里的太医对于含香的伤势没有好的办法,最终含香也只能香消玉损了。紫薇在含香和永w被刺后,就被这个画面刺激的疯了,乾隆虽然很恨紫薇,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总不能要她去偿命,于是疯了的紫薇被关进了冷宫,有专人看管。就在这一天,魏答应也就是令妃也同时分娩,因为太医都在抢救十一阿哥,再加上魏答应这一胎本来就不稳,生产时很不顺利,难产了,再保大人和孩子中,没有人问令妃的意见,就这样生了一个出生就体弱的十五阿哥后,令妃也就大血崩而死。

这些天,乾隆每晚都是春宵,永d很配合乾隆的所有想法,不论是以前多么的不可接受,现在也红着脸默许起来,任乾隆摆布。乾隆的这些日子的平静后,终于在一天先是和皇后然后是老佛爷密谈了一次。之后的日子,乾隆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一切都结束了,之后的日子应该会风平浪静。

十六年后,十二阿哥永d突生重病病逝,皇帝因为思念爱子深感悲痛,在爱子去世后一个月驾崩,皇位传给十三阿哥爱新觉罗·永z,那拉皇后第二子。永z登基后,在他的治理下清朝的发展很迅速,康乾盛世,由乾隆末期的腐败转变成吏治清明,国泰民安。其中皇上身边最信任的王爷,皇上的弟弟,百姓都认为很像世宗皇帝的脾气。江南西湖边上的一个四合院中,“主子,用膳了。”一个管家摸样的人走来,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已经要五十了,可是却没有一点胡须,声音也比较尖细。“知道了,永d我们走吧。”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男人,拉着身边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少年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