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永璂的报复

    乾隆因为皇后的事情,被永d连续几天的冷眼对待。既然对付不了你,你权利,力气又都比我大。但是至少我还能做到不理你,让你不尊重我。

永d心中暗暗决定着。乾隆那天帮永d揉肚子以为获得了原谅,没想到永d肚子好了,就趁乾隆不注意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啪的一声锁了起来。乾隆看到永d离开,连忙快步去追,可惜慢了一步,走到离门边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就听到碰的一声,红色的门把乾隆和心上人隔离起来。

乾隆推了推门,锁得很紧根本打不开。吴书来看到乾隆,自己主子吃了闭门羹的样子,强忍着笑容,面无表情的走到乾隆身边,请示乾隆是否要找侍卫开门。乾隆知道永d想要为皇后出气,只好自认倒霉离开了房间。乾隆在门外故意走的声音很大,发出重重的脚步声。房间里永d听到乾隆离开的脚步声,倒在床上放松下来。

昨天,前天一系列的运动,永d觉得身体很乏,今晚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反正现在已经吃饱了,不如好好睡一觉。永d想到做到,自己更衣后躺在床上睡着了。外面的乾隆故意弄出脚步声,计划是让永d以为自己离开,开门来瞧的时候自己在溜进去,好继续昨天的享受。

自认为计划很好的乾隆,就这样躲在一边等着永d上钩,可是左等右等也什么都没有等到。永d的房门根本没有打开。吴书来看到乾隆的脸色越来越黑,开始发挥自己的隐形特长,希望皇上不要注意到自己。乾隆等了一会儿,知道今天永d是不会开门了,只能离开永d那里,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的乾隆孤枕难眠。

宽敞的龙床上乾隆在上面滚来滚去。平时没感觉很大,很空。可是现在就觉得这张龙床怎么都不对。乾隆伸手拿起永d的枕头放到自己身边,这个枕头上有永d的味道,闻着枕头上淡淡的味道,乾隆下身的睡裤慢慢的鼓了起来。自己的反应当然自己最清楚,乾隆看着自己不安分的下身,开始为自己的龙根委屈起来。

《剑来》

本来就一直禁欲的它,好不容易开了一次荤,还为了顾及永d的身体,只是浅尝辄止,都还没尽兴。就什么都没有了,一个以前无肉不欢的家伙在饿了好几个月后终于尝到了肉,而且是最美味的那种,却刚刚尝一口,还没有回味够滋味,就什么都没了。

肉不见了,自己又开始吃素了。乾隆感觉到自己的龙根不安分的抗议,脑中开始回忆昨天的美好感觉,把永d的枕头和被放到身边,幻想永d在自己身下呻吟,乾隆脑中一边幻想,一边的五指山工作起来。啊的一声,乾隆的脑中自己和永d到了天堂,手中也出现了白色的东西。乾隆起身擦了擦手,看到释放后安分下来的龙根。

又躺回了龙床。朕,应该是最憋屈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朕却要动手来解放自己。朕应该是从古至今的皇帝,第一个了吧!

乾隆突然感觉自己那里有点疼,低头一看,那里竟然有些起皮了。乾隆是第一次动手,没有经验又不懂得轻重,再加上练武的手比较粗糙,所以就……乾隆无语的看着自己的那里,又不想声张,怕被别人知道。这种丢人的事,乾隆可不想让人知道。

下次朕要注意一点。乾隆暗暗想道。这一晚,乾隆做了一个美梦,梦中永d用他滑腻的小手按摩着自己那里。清晨乾隆上早朝后,宫女在整理龙床时,发现了白色的东西。永d这一晚和乾隆比起来,可是一晚无梦到天亮,早上永d起来的时候乾隆已经上朝了。

永d把门打开,等在外面永d的宫女太监拿着梳洗换洗的衣服开始伺候永d。永d用完早膳,就去尚书房了。自己已经请了两天的假,不可以再缺课了。

早朝由于乾隆冷着一张脸,很深的黑眼圈,大臣们知道皇上心情不好,所以没有人敢再给皇上添麻烦。唯一启奏的就是礼部大臣关于迎接西藏和回疆的奏折。乾隆根本没有听清礼部尚书在那里讲着什么,只是看着他的嘴一直在动。

乾隆的心自己飞到永d那里,早上他一定开门了,不知道他没有朕睡的好不好,应该也想朕想着他一样想着朕吧!永d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在用膳,乾隆脑中出现了昨天梦里的一幕,脸上出现了笑容。礼部尚书看到皇上的笑容,以为自己的奏折得到皇上的认同,更是详细的解释起来。

别的大臣同样看到板着脸的皇帝突然笑了一下,头好像也点了点。礼部尚书不愧是皇上的宠臣,办事就是让皇上放心,看来下朝要好好和礼部尚书喝两杯。这是大臣们的想法。

陷入幻想中的乾隆一直觉得有着一只苍蝇在嗡嗡的叫个不停,每次在自己幻想的巅峰时,那只苍蝇的叫声就加大,搅得乾隆心烦气躁。“皇上,这就是微臣的奏折的具体章程。”礼部尚书终于说完了,可是却是鸦雀无声,乾隆根本没有开口。

看着还是面带微笑的乾隆,礼部尚书的心也忐忑起来。乾隆感觉那只苍蝇终于消失了,自己幻想也到达了顶点。乾隆转过神的时候,才看到跪在那里的礼部尚书开口道“朕,清楚了,就按你的安排接待吧!”接着就退朝了。

只留下还愣在那里的礼部尚书。乾隆早朝后就急忙往乾清宫走去,可是在看到永d房间空无一人的时候,愣在那里。“皇上,十二阿哥去上书房了。”宫女看到乾隆铁青的脸,连忙交代了永d的去处。

上书房,乾隆这才想起自己的永d还需要上课这件已经被自己忘了的事情。乾隆转身离开乾清宫直奔上书房。到上书房果然看到自己的永d坐在那里专心的听讲。乾隆就这样看着永d的脸,制止了太监的禀告,脑中飞速的思考着一个和永d和好的办法,昨天晚上的遭遇乾隆不想再重复。

永d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乾隆,可是先生和一些阿哥却看到了乾隆。十一阿哥永w在乾隆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乾隆。永d先是生病请了两天假,别人不会怀疑,可是住在坤宁宫的永w却怀疑起来。如果是病了,皇后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但不是病,永d又为什么请假,他从来都是不请假的。永w越想越奇怪,可是自己和永d关系一般,没有说过几句话,也就无法知道原因。

今天永d来上课,永w就一直观察着永d,希望发现一些端倪。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心不在焉的永w却第一时间发现乾隆的来临。在大家向乾隆请安时,永d也随着大家行礼。可是刚刚要动作,却被乾隆给扶住了。

“大家免礼吧。”乾隆的双手扶住了永d。吃定了永d重规矩一点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违抗或者挣扎。果然和乾隆所料一样,永d狠狠地瞪了一眼,还是没有挣扎,任乾隆在扶着自己的时候悄悄吃自己的豆腐。“今天朕到这里是替十二阿哥请假,他身体还没有康复,今天就上半天学吧。”说完乾隆拉着永d的手离开了。

上书房的众人今日对十二阿哥的皇宠之盛可见识了一番。十二阿哥在他们心目中的分量又多了一层。众人羡慕的目光看着远去的两人,只有永w看着乾隆和永d相握的手若有所思。

“皇阿玛,你要干什么我今天还要上课。”永d和乾隆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永d放开乾隆的手,瞪大了眼睛质问道。今天皇阿玛这么一出,明天在去上书房大家还不知道怎么看他。

乾隆的自大,不顾及自己的感受,让永d是真的生气了。不像是昨天和乾隆那种半开玩笑的生气,而是真的生气了。乾隆看着永d冷下来的脸,知道永d这次是动了真怒,连忙解释起来。

“今天皇阿玛想出宫的,想到永d好久都没有出宫就准备带你一起去。没想到你没在乾清宫去上学了,所以皇阿玛就来找你了。永d,皇阿玛绝对没有多想,只是想带你出宫看看。不要在生气好不好。”说着乾隆不顾自己的颜面,做起鬼脸来了。

永d看着在那里耍宝的乾隆,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管他是多么自大,多忙不顾自己感受,但是身为皇上的他,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很不容易。把皇上的尊严放到一边,为了逗自己开心竟然做起鬼脸。永d脸上的笑容让乾隆知道自己过关了。就知道永d心软,只要自己可怜一点,永d就会原谅自己。耍宝又怎么样,反正没有别人看到。除了永d谁看到自己挖了谁的眼睛。乾隆拉着永d的手向乾清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