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心愿得逞

    小燕子在永琪昏倒养病的日子里进入了人间炼狱,至少对于小燕子是。这些折磨比上次在韩轩棋社还要难熬。

韩轩棋社在做活的时候只要卖力就能保证不挨打。而现在确实不用做那么累的活,可小燕子宁愿那么累,也好比现在被桂嬷嬷这个老巫婆折磨强。

这个老巫婆简直把自己不当成人,她小燕子可是高贵的格格,可是五阿哥永琪的爱人,这个府里的女主人。老巫婆等到永琪醒了,看我让永琪怎么教训你。我要让永琪狠狠的打你的板子,我要亲自出手,还有那些针我都要扎到你的身上。看看你怎么跪在地上求你小燕子姑奶奶。

小燕子越想越高兴,脑袋里出现了桂嬷嬷跪在地上向小燕子求饶的场景。小燕子嘴角挂起了笑,哈的一下笑出声,忘记自己脑袋上还顶着一盆水,身子一动,水从小燕子的头上掉了下来,小燕子本来就湿的衣服在洒上这么一盆水,一下就可以下起雨来了。

“小燕子,你这个奴才,是不是皮又痒了,还不给小燕子舒舒骨。”桂嬷嬷坐在那里,看到小燕子没走两步水又洒在地上,阴沉了语气对着身边的太监说道。小燕子一听桂嬷嬷的话,脸上的汗流下来,不过本来就满脸水的小燕子,根本不能分清那些是汗,哪些是水。

不要,不要,看着越来越近的太监,小燕子拔腿就跑,可是自己三脚猫的功夫,又是和以往一样的以失败而告终。

《剑来》

“小燕子,我们今天换个花样吧,你不是不喜欢顶水盆么,那好,我们顶热水来吧。这次你可要小心了。”桂嬷嬷让太监把小燕子按住后,把一盆滚烫的热水放到小燕子的脑袋上,“不要乱动呀,千万不要,一动你这娇艳的小脸蛋可就破了相了。你可就不是小燕子,变成烤燕子了。”

桂嬷嬷看着一动不敢动的小燕子,笑着说道。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幸灾乐祸,看的小燕子恨不得撕了她的嘴,小燕子一动也不敢动。

这回是真的怕了,凉水没什么,现在脑袋上的可是热水,自己都能感觉到热气在自己的脸上。“老巫婆,快放了你小燕子姑奶奶,你这个老巫婆,你姑奶奶小燕子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的。”小燕子的大声的骂着,一激动身体就要晃动,脑袋上的水盆也摇晃起来。

“小燕子,继续骂,继续骂,不过你要小心一点你的脑袋,我们这里正缺一只烤燕子吃。”小燕子更只能是火冒三丈,可是也感觉到脑袋上水盆的晃动。只能忍着闷气,企图用她那双大眼睛杀气桂嬷嬷。永琪,永琪,快来救救你可怜的小燕子吧。永琪,永琪。

小燕子这边呼唤着永琪,永琪好像听到小燕子的呼唤,终于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自己身边服侍自己的解语和知意。心中一暖,还是这两个丫鬟是真心对自己好。在观察一周,也没有看到小燕子,永琪的心一下沉了过去。

虽然自己已经对小燕子死心了,可她却连自己受伤都不来照顾自己,这个小燕子以后一定不会在宠爱他了。“爷,你醒了,你还好了,奴婢都担心死了。”解语和知意看到永琪醒了,立刻围了上去,眼睛满是关心和痴迷。永琪很受用的点点头,这一动才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很疼,尤其是脸,好像有无数小虫子在自己脸上滑着。

又疼又痒,永琪在一抬手,看到自己胳膊时惨叫了一声,永琪的胳膊上密密麻麻的各种大小不一的疤痕,像一个蜘蛛网一样遍布了永琪的整个胳膊。永琪连忙抬起另一个胳膊同样是大片大片的蜘蛛网出现在胳膊上。

解语和知意看到永琪的举动,悄悄的退后几步,五阿哥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吓人,要不是为了能成为主子,生下后代有个依靠,她们怎么可能忍着吐的感觉来陪这个丑八怪。说丑八怪都是抬举他,其实就是个怪物,脸,全身全都是疤痕,本来几个可以说是男人的象征。

可是这么多,可就不是象征,那像一个个小虫子一样遍布整张脸的疤痕,除了眼睛以外,其余的地方解语都不敢看。看到永琪的脸,解语觉得身上好像也有小虫子爬过,无数的虫子在自己脸上身上爬。她都佩服自己的忍受力了。

永琪没看到两个人的反应,在看到自己的胳膊被吓了一条后,就急忙解自己的衣服裤子,完全没在乎房间里的两个女人。永琪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光后,没有奇迹出现,身上和胳膊一样,全都是疤痕。永琪一向自负于自己的容貌,认为自己是爱新觉罗阿哥中最俊美的一个。现在这种刺激完全接受不了,啊的大叫着,开始拿起东西乱砸,像女人一样。

解语,知意看到完全陷入疯狂的永琪,在看到他光溜溜的身体,知道机会来了。忍住心中的厌恶,不断地做着心里建设。露出自己最甜美的微笑,慢慢走到疯狂的永琪面前,安慰永琪起来。她们不断的在永琪身边说着什么疤痕是男人的象征,显示男人的成绩。

只有最英勇的男人还有着这些疤痕。她们的嘴也慢慢的亲吻着永琪身上的疤痕。永琪在软玉温香下开始平静下来,被小燕子刺激一直禁欲的身体也热了起来,手也开始在解语和知意身上摸去。两个人虽然不好意思,但是机会在这谁都不想放弃,都希望一次能中。强忍住羞意,开始宽衣解带起来。两个人被永琪带到床上,永琪在美景刺激下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开始享受起来。

这一晚永琪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一龙双凤。早把小燕子忘在脑后,小燕子就只能一动不动的顶着水盆。小燕子从上午顶到下午,好几次想趁着水凉了,晃动一下身体,可是那个死巫婆竟然会这么坏,每次水稍微凉一些就让人重新换一盆。小燕子的肩膀好酸,脖子好疼一动不动的站了一天。

小燕子真的受不了了,姑奶奶不干了,管它什么烤燕子,蒸燕子煮燕子,我小燕子都不管了。小燕子趁着这盆水马上就要换了的时候,身体一晃,拔脚就跑。滚烫的热水有一半洒到小燕子的身上,小燕子一边跑一边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

桂嬷嬷有些困了,老年人总是精神不足,没想到小燕子会来这么一招,那盆水洒的方向正好冲着自己,虽然桂嬷嬷快退了几步,还是有一点洒到桂嬷嬷的身上。好烫,桂嬷嬷也惨叫起来。小燕子看到老巫婆狼狈的样子,也忘了自己身上的疼痛,也不跑了,开始哈哈大笑起来,“老巫婆,你也有今天你的报应来了,哈哈活该,姑奶奶不和你们玩了,姑奶奶走了。”

小燕子讽刺完桂嬷嬷就要离开。可是这一耽误她怎么还能跑出去,一下就被两个太监按在地上,两人不理小燕子的挣扎为了防止小燕子在发出猪叫,干脆把小燕子的嘴堵住。桂嬷嬷看着还在地上不断挣扎的小燕子,拿起自己最强的武器开始对着小燕子的手身上扎了起来。这次桂嬷嬷动了真怒,对着小燕子的手把长长的针扎到小燕子的手指里,十指连心,小燕子脸色惨白,嘴又被堵上,只能发出呜呜的身影。

桂嬷嬷把整整十根银针都扎进小燕子的手指里,顺着指甲的缝扎进去,长长的银针和小燕子的手指一样长,就这样扎进小燕子的手里。汗珠一点点从小燕子的脸上流了下来,地上出现了一小滩的水。小燕子也又呜了一下晕了过去。

微微也慢慢的苏醒,醒来时发现解语和知意不在自己身边,自己身边时两个陌生的宫女在伺候。询问了她们两句知道解语和知意一直守着五阿哥,还在为自己管教良好而沾沾自喜。可是在梳妆时从铜镜中看到自己的脸,和永琪一样的反应啊的一声尖叫后,就把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摔倒地上。

微微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脸,以前光滑的皮肤,现在摸起来一个又一个痕迹,坑坑洼洼。微微的手不敢置信的一边又一遍摸着自己的脸,希望出现奇迹。可是奇迹没有发生,微微实在无法接受自己从一个大美女变成一个丑八怪。她摔了所有的瓷器,赶走了下人,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第二天,解语和知意在永琪的怀里醒了,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相视一笑。终于达成所愿。虽然身体很疼但是两个人还是强撑着起身,伺候永琪梳洗。永琪春宵之后心情也开心起来,看到两个美女伺候自己,色心又起,一把把两个人抱在怀里,又开始云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