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永琪毁容

    一路上永d没有理睬乾隆,皇阿玛太过分了,在皇额娘面前这么做不会让皇额娘怀疑么,如果皇额娘怀疑自己该怎么办。永d边走边想,心中对乾隆的埋怨也加深了。

乾隆今天这么做其实是有目的的。他向永d表明皇后的事自己有办法解决,自己和永d的事乾隆不想再推下去,决定要暗示一下皇后,至少皇后会有个心理准备。

其实今天乾隆也是很忐忑的,怕皇后会当场翻脸。皇后的坏脾气乾隆还是清楚地,怕皇后会让永d尴尬。幸好皇后如自己所想,没有做什么,乾隆心中暗想着皇后的识趣,既然她已经有准备了。

过一段时间在和皇后好好谈一谈,应该就可以了。乾隆今天其实就是一个对皇后底线的试探,皇后当场翻脸,表示皇后绝对不会接受他和永d的事,乾隆必须另想办法。可是皇后的反应却不是那样,那就表示乾隆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乾隆怎么会不高兴呢。

乾清宫,永d没有理睬乾隆一进乾清宫就要回自己房间,乾隆在永d要关门的时候先一步进了永d的房间。房间的下人看到乾隆忙退了下来。乾清宫的下人都是严格训练出来的。永d看到像个癞皮狗似的跟在自己后面的乾隆,还是一言不发他要好好板板乾隆的脾气,省的乾隆每次都不顾自己的感受,不理自己的意愿。

永d想着今天乾隆先是在老佛爷那里抠自己的手,又在皇额娘面前给自己夹菜,不知道避讳,搞得自己那么尴尬,肚子到现在还很涨。永d想到肚子涨,还真就突然难受起来,肚子疼起来。乾隆本来就站在那里看着永d发脾气气鼓鼓的小脸,突然看到永d的眉头皱起,脸色开始变白,急忙走到永d身边

《剑来》

“没事吧,怎么了”永d狠狠地瞪了眼乾隆“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肚子疼,肚子疼”永d捂着肚子说道。乾隆听到永d的话就知道永d这是吃多了,没有什么事。笑着伸手给永d揉起肚子来了。永d疼的难受也没有抗拒,就这样倒在乾隆的怀里,任乾隆的手在自己的肚子上移动。

乾隆开始的手确实很认真的揉着,可是随着永d脸色的变化,慢慢的伸进永d的衣服里,乾隆的动作永d第一时间发现,本来就是要板板他的脾气,怎么可以这容易让乾隆占到便宜。永d一下从乾隆怀里滑了下去……

桂嬷嬷离开慈宁宫就带着两个太监和太医一起赶到永琪府中。太医们先是看了永琪的伤。看到现在五阿哥的样子,就是久经考验的太医也吓了一跳,五阿哥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包,尤其是,一个接一个,看的都吓人。

解语和知意一直守在床边。桂嬷嬷看到解语和知意懂规矩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问道太医五阿哥的伤势,她还要给老佛爷汇报的。太医仔细检查了一番,才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五阿哥的体格本就健壮,底子较好,这次的伤看恰来很严重,但是还好都是皮外伤,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一副药下去五阿哥就会舒醒,只是,只是”桂嬷嬷听到舒醒,放心下来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可是,可是什么,你到说呀”太医吞吞吐吐,不仅是桂嬷嬷着急,解语和知意也是害怕起来。

她们的目的还没达成,五阿哥绝对不可以有事的。“可是五阿哥身上绝对会留疤的,而且不是一个两个疤,而是很多,很多”听到仅仅是留疤,不论是桂嬷嬷还是解语和知意都把心放到肚子里了。留疤不算什么,男人身上几个疤痕,更显示男人气概。可是她们全都忽视了太医说这句话时皱着的眉头,仅仅是几个疤痕太医绝对不会是这样,五阿哥,你悲催了。

这边太医开完药后,解语和知意亲手把药敷在五阿哥身上,为了怕这些包有毒,所以太医把每个包全都挑破再上药的。桂嬷嬷看着一直帮太医打下手的两个宫女,越看越满意。这个可比那个小燕子强多了,五阿哥真是没眼光。

这边太医忙完五阿哥就干往五福晋微微那里,微微和永琪相比要强了一些,至少微微一直护着自己的脸,再加上马上就掉到水中,所以微微的脸上只有七八个大包,比起永琪那密密麻麻的一片要强了许多。但是微微的脖子胳膊却和永琪的一样。太医对于福晋自然不能亲自上手,只能拉起帘子,由宫女代劳。

解语和知意要陪在五阿哥身边,所以桂嬷嬷派了一个小宫女动手。看着五福晋狼狈的样子,桂嬷嬷还是很可怜微微的。对着小燕子也是恨之入骨。至于小燕子是在给微微上药时,桂嬷嬷带着一个太医到了小燕子那里。

小燕子的脸上的血被擦掉后,换了一件衣服,看起来和没事人一样,只是脸色有些惨白,但是和五阿哥,微微相比,这个罪魁祸首完全没有遭到罪。“太医,她怎么还没醒,我看她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桂嬷嬷看着昏睡的小燕子,想到五阿哥夫妻的惨样和老佛爷的命令,一定要让这个小燕子快点醒过来,好好教训一番。

太医看了小燕子一眼,回道“这个姑娘没有什么事,只是晕倒了,可以用宫里最有用的办法”桂嬷嬷一听太医的话,对着身边的两个太监吩咐道“去把小燕子从床上脱下来,去准备一桶水要最凉的,让这个小燕子好好清醒清醒”两个太监听到桂嬷嬷的话,一个把小燕子从床上拉了下来,另一个去外面派下人去从井里新打一桶水。

小太监看着被脱到地上的小燕子,啪的一桶水倒在小燕子身上。啊的一下小燕子的身上全都潮了,小燕子也一下子醒了过来,是被冻醒的。夏天本来穿的就不多,这桶水浇下来怎么会不醒。“是谁,是谁,好的胆子敢怎么对你姑奶奶”小燕子大叫着,看着面前这几个不认识的人,为首的那个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就和皇后身边的容嬷嬷一个样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桂嬷嬷看到小燕子竟然敢口吐狂言,姑奶奶,你是谁的姑奶奶“来人,把这个小燕子给拖起来,我奉老佛爷命令要好好教教这个小燕子规矩,你们现在都听我指挥知道了么”桂嬷嬷没有理睬小燕子对着五阿哥府中的下人说道。

“奴才遵命”桂嬷嬷是老佛爷身边的红人,下人们自然遵命。小燕子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桂嬷嬷带着两个宫女把小燕子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你们住手,住手”小燕子对着宫女拳脚相加,可是却使不上力气,在这之前两个太监就点了小燕子的穴道,现在的小燕子也就和紫薇的力气差不多。两个宫女都是人高马大的那种,几下就把小燕子扒个精光,给小燕子换上最下等宫女穿的衣服。

小燕子不想穿这种衣服,好难看,而且不料一点都不好那么粗糙,对于过惯了好日子的小燕子完全不能忍受。可是她又挣扎不了,只能破口大骂起来.“老巫婆,放了你姑奶奶,放了你姑奶奶,小燕子,永琪不会放过你的。不会的,永琪会杀了你的,我会让永琪杀了你”小燕子想起自己唯一的靠山永琪来了,得意洋洋的对着桂嬷嬷警告着。

“五阿哥,五阿哥现在还昏迷不醒呢,你这个奴才要不是你五阿哥怎么会这样,我是奉老佛爷的命令来教你规矩的”桂嬷嬷不屑的看了小燕子刚脱下的衣服,红色的旗装只有正福晋才可以穿,一个小小的宫女竟然能穿着红色的旗装,五阿哥府中的规矩可都被破坏了。这个五福晋也是个没用的,如果有用的怎么会管教不好小燕子这个小小的宫女。

小燕子一听永琪还昏迷不醒的话,想到那些蜜蜂都是自己引来的,即使天不怕地不怕的的小燕子也感觉到害怕,毕竟永琪是自己唯一的靠山。现在永琪不在自己要怎么办。小燕子悲惨的生活就此展开了。每天都是第一个起来,跟着桂嬷嬷学着宫里的规矩,小燕子脑袋上顶着一大盆水,穿着花盆底学着走路。

小燕子怎么受得了这种折磨,走了几步水就洒到她的身上。因为水洒了,小燕子就被桂嬷嬷用针扎几下,长长的银针根本不管位置,只要洒了就扎进小燕子的身上。一阵阵杀猪一样的惨叫从小燕子口中传出……小燕子身上湿透透的却不可以换一件衣服,小燕子受不了了想反抗可是却根本反抗不了,两个太监叫小燕子受尽了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