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蜜蜂

    “福晋,你去看看爷吧,要不让那个小燕子在得先了,我们就被动了,福晋可以给爷送些夜宵”解语劝道。

送些宵夜是个好主意,但是微微要保持自己的风度,自己的矜持,看看身边忠心耿耿的两个丫头,有了主意。“解语,你去小厨房给永琪准备宵夜,给永琪送去,怎么说,你应该知道的吧”微微看着解语说道。

“奴婢知道,福晋放心,解语会办好的。”解语连忙保证道。“知意,你准备一下我要做面膜,美容美容”微微吩咐到晚上要做些美容,好好保养,保养。解语告退去小厨房吩咐准备一些永琪爱吃的菜,对于永琪喜欢吃什么,解语和知意都是相当的了解,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解语和知意虽然自己不用动手,但是对永琪的所有了解的一清二楚。解语端着食盒向永琪的书房走去,书房外面的人都是和解语一起分到永琪这边的,看到解语来了,自然没有拦着。解语推门进去时就看到永琪躺在书房的床上,眼睛盯着一处,却没有焦距,不知在想着什么。

“爷,奴婢给您送夜宵来了”解语温柔的声音把陷入沉思中的永琪惊醒。永琪看着解语端出来的夜宵,都是一些清淡的食物,尤其是那碗芦笋汤,看起来就很爽口。永琪晚上就没有用膳,看着小燕子狼吞虎咽的吃着满桌按照小燕子的口味做的十分油腻的菜,永琪有种想吐的冲动。

自从那天以后,每当面对小燕子,脑中总是出现不堪画面的永琪,本来就没有胃口。小燕子粗鲁的吃相,再加上一桌肉食,永琪忍住反胃的感觉,自己到了书房,不允许外人打扰。小燕子没有管永琪吃不吃,自己吃的那是一个香。永琪看着桌子上的菜,肚子叫了起来。这些按照自己口味做的菜,而且比平时的清淡,永琪胃口大开。

拿起筷子夹了起来。解语在一旁为永琪一边布菜,一边添汤。书房只点着两根红色的蜡烛,使得灯光非常的幽暗。俗话说灯下看美人,别是一种风味。永琪在烛光下看着解语,心中突然有些欲动。也许是禁欲的原因,也许是内心深处想和小燕子闹别扭的原因,平日就对解语印象不错的永琪,对着解语有了冲动。

“爷,这些是奴婢准备的,您是堂堂皇阿哥,奴婢真的为爷心疼。”解语说着,眼睛就红了,但是还是坚强的看着永琪。从来没有人这么和自己说过话,永琪感觉很新鲜,对着解语也有了一丝好奇。

解语是那种见好就收的,看到永琪已经对自己感兴趣,就准备后退,男人得到就不珍惜了,自己还在微微那个女人身边伺候,那个女人绝对是个妒妇,只有等到她和小燕子两败俱伤的时候才是她们渔翁得利。解语看永琪进食完成后,立刻告辞了,临走时对着永琪又回头一笑,羞涩的退开了。解语离开书房得意的笑了。

第二天,小燕子又是照样的花瓣浴,洗完后闻了闻自己身上很香,很好闻。小燕子特意跑去书房去叫永琪,西望他看看自己美丽的样子。永琪看着像一阵风一样冲进来的小燕子,开始脑袋疼起来。现在他不知道怎样面对小燕子,虽然会厌恶,可是有舍不得离开小燕子,陷入矛盾中的永琪唯一的做法就是自己躲起来。

不去理睬小燕子,希望好好想个清楚。小燕子哪知道永琪的心里,拽着永琪的手就像花园跑去,“小燕子,小燕子,你要干什么,你慢点,慢点”“永琪,快点走,我要你看看什么叫做神奇,快点我们去花园”小燕子拉着永琪跑到花园。小燕子这几天的事情,解语和知意自然听说了,今天提出和微微一起去花园逛逛。

永琪来到花园就愣在那里,整个花园变得光秃秃的,一朵花也没有,只有些花枝和花叶在那里。永琪看到这个场景,有些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自己就两天没来花园,花园的话就全不见了。小燕子当然不会知道永琪在想什么。她自己跑到花园的正中,永琪的前面,开始兴奋的转起圈来,一圈,两圈,三圈……

小燕子有些头晕起来,转了这么多圈,怎么蝴蝶还没来。永琪看着小燕子好像疯了一样,在那自己转着圈,是不是自己这些天冷落小燕子,小燕子伤心过度有些受刺激了。

永琪觉得有些内疚,小燕子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她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太爱自己了。永琪有些感动的看着仍然在那里转圈的小燕子,内心深处的自豪感在这一时刻超过了绿帽子的感觉。微微在解语和知意的陪同下,也来到花园。

看到花园的情景,微微就知道是小燕子做的,这个小燕子真是嚣张,微微看着永琪竟然在不远处凝视着小燕子,永琪不是喜欢我了,怎么又看起小燕子,看来小燕子这个灾星,自己一定要除去。

“福晋,小燕子是不是疯了,一直转圈在看什么”知意看着小燕子奇怪的问道。微微也不清楚小燕子到底是什么,刚要开口嗡嗡的声音告诉了她答案。蜜蜂,成群的蜜峰,黑压压的一片向着小燕子,花园这个方向飞来。微微一下明白小燕子到底是在做什么。

这不是还珠二中,小燕子学着香妃招蝴蝶,却招来蜜蜂的那场戏么,本来以为现在和电视中不同,没想到却仍然有这出。微微一时愣在那里,却没注意身边的丫鬟第一时间就全都跑开。只留下微微一个人在这里。

来了来了,小燕子听到声音,以为是蝴蝶来了,想着永琪那的方向跑去,永琪看着黑压压的一片心中发麻,那是什么,妈呀是蜜蜂,成群结队的蜜蜂向着小燕子飞来。“永琪,你看蝴蝶,蝴蝶,那么多的蝴蝶”小燕子兴奋的开口道。

却在看到永琪煞白的脸色愣在那里“小燕子,快跑,快跑”小燕子毕竟是永琪最爱的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永琪还是拉着小燕子的手开始逃命。小燕子被永琪来着跑起来,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永琪,怎么了”小燕子边跑边问,被永琪拉着不可不跑。“蜜蜂,蜜蜂”永琪回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蜜蜂,跑的更快起来。蜜蜂,小燕子一听是蜜蜂,跑的那叫一个快,三脚猫的功夫也用了起来。可怜愣在那里的微微,先是自己的丫鬟第一时间跑了,接着自己的相公带着罪魁祸首跑了,就只剩下她独自面对这群蜜蜂。

更让人可怜的是微微站的位置正好挡在了小燕子和永琪逃跑的路上,愣在那里的微微就这样一动不动。和永琪玩命跑的小燕子看到身后紧追不舍的蜜蜂,又看看躺在路上的微微。脑中一计,拉着永琪就向着微微的方向跑去。

这时的微微已经反映过来,看着前面铺天盖地的蜜蜂,就向往回跑。可是越是着急,越出乱子,微微啪的一下摔倒在地。小燕子看到微微摔倒,心中一喜,就用教踩在微微的身上,用起轻功来了。

本来就看这个微微不顺眼,和自己争永琪,你就留在这里喂蜜蜂吧!被小燕子拉着的永琪,虽然看到前面的是他的福晋微微,但是现在逃命要紧,哪里还管这么多,有学有样的像小燕子一样踩着微微运起了轻功。

我们是夫妻,微微应该不会介意的。永琪心中想道。被小燕子和永琪先后踩了两回的微微,觉得身上好像折了一样的痛。小燕子是有心踩的,专往微微身上最软的地方踩去,而永琪一个大男人的重量又在那里。微微痛的起不来了。

可是那成群的蜜蜂却没有放过自己,向着地上的微微就飞去,微微看到蜜蜂,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向着前方跑去。可是她的速度怎么和蜜蜂相比,微微觉得自己脸,身上好疼,不知多少蜜蜂把自己包围起来。微微没方向的跑着,啪的一声摆脱了蜜蜂,微微掉到花园中的池塘里。

永琪府中的下人自然都看到这个场景,只是那个情况哪个人敢上前救主,反正被蜜蜂蛰几下也不会死,下人们各自找好地方藏了起来,看着三个主子的闹剧。永琪府中没有规矩可是北京城中有名的。

看到自家福晋掉到水中,蜜蜂又都向前方飞走,解语和知意观察一下没有危险了,才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福晋,福晋,不好了,福晋掉水里了,救命呀,快救救福晋”立刻有下人跳下池塘,把微微救了上来。掉进水里的微微一惊晕了过去,解语和知意看到晕倒的微微,实在忍不住笑了出声。

微微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可笑了,本来今天画的很漂亮的妆,现在和池塘里的淤泥混合在一起。整张脸想调色盘一样,最有意思的是微微脑门脸上,几乎露出的地方全都是红色的大包,布满了微微所有露出来的地方。

再背上微微身上池塘里沾上的花叶,树叶,又红又绿,所有的下人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我们把福晋送回去吧”知意忍住笑,开口吩咐道。没有人去关注还被蜜蜂追的小燕子和永琪。

《一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