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永琪的想法

    当晚永琪从房间走出想去花园里透透气,今天小燕子一直就和自己不断地抱怨着微微怎么刁难她,怎么瞪着自己。

永琪听着刚开始还安慰着小燕子,没想到小燕子就这点事没玩没聊,这点事一直在自己面前唠叨,永琪实在受不了,趁小燕子去洗澡的时候,就自己逃出去透透气。微微刁难小燕子,还瞪着她,小燕子的话永琪怎么会相信。

小燕子哪里受过气,只有她给人气受什么时候别人给过她气受。微微那种一看就是个小白兔的样子,怎么会欺负小燕子。这种事,永琪怎么会相信。永琪走在花园里,沿着花园的小路奏折。在假山后面突然听到两个下人在谈话。

永琪也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准备听听他们晚上在谈论什么。早听说下人最喜欢谈论是非,今天他也要听听到底说些什么。永琪就抱着这种好奇心,准备去听听,没想到竟然会听到如此劲爆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我们五阿哥到底知不知道那件事,还这么宠着那个小燕子,绿帽子那个男人受得了”一个小厮说道。永琪一听到这就话,心中的小火苗一下就点燃了,绿帽子这件事就像小厮说的,那个男人受得了。小燕子,难道有哪点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

永琪忍住心中的小火苗,继续听下去,倒要看看这个小厮到底要说些什么。“你不是要说,小燕子被关在翰轩棋社的事吧,其实我也认为这件事说起来,小燕子确实有问题。想想,一个漂亮的姑娘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几天,回来时衣服就破破烂烂的,到底是不是发生什么事,谁知道呢”另一个小厮接着说道。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这几句话,像一把刀子一样割开了永琪的心。漂亮的姑娘被关了几天,  永琪以前从来没想到过这点,一个漂亮的姑娘,被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己关在了翰轩棋社。和老板关了花几天。到底会不会出事。

永琪想到那天小燕子回来后浑身破破烂烂,身上的衣服在胳膊大腿处都被撕裂了,雪白的胳膊和大腿都露了出来。当天晚上永琪在床上看着小燕子的身上好多道伤痕,雪白的皮肤上遍布红色的伤痕触目惊心。看着这个场景,当时的永琪满脑中都是心疼对着小燕子的心疼。根本没想到小燕子这些天会不会遭遇到那些。

永琪不干去问小燕子,这种事没有哪个女人会承认,绝对不会承认,问了也是白问。永琪当然知道这点。就这样,带着满脑子的情绪走回了房间。小燕子在卧室里把外衣脱下来准备上床休息。永琪一看到小燕子的动作,满脑子都是小燕子在陌生的地方被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做着自己平日对小燕子做的事。

永琪一想到小燕子的事,就是一阵恶心,强忍着把嘴里的酸水咽了回去。现在他不能见小燕子。只要看到小燕子那些自己不想想的事情,就在永琪脑中出现。全都是永琪和棋社老板的事情,是怎么调笑,是怎么被非礼。

在永琪脑中出现了完整的画面。男人的相貌由于永琪没见过。所以他脑海里的男人也是有高有低,又胖又瘦。永琪想出了一个借口,自己到外间去睡了。小燕子觉得今天的永琪好奇怪,以前自己脱衣服的时候,永琪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上。

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微微的话出现在小燕子脑中“瞧瞧你的皮肤真是黑,我从来没见过十七八岁的姑娘皮肤粗的像四十多岁似的,还有你的胳膊和腿像个萝卜似的。还有你的脸,哎呀,真是不能看……”小燕子现在想起微微的话,再看看自己的皮肤确实不如那个微微。她的脸就像刚包开的鸡蛋一样。

再看看自己小燕子,永琪一定是嫌弃自己了。自己在打杂院的时候,风吹日晒,皮肤自然不好。现在自己享受了,又每天吃那么多,会不会发胖了。小燕子看看自己的胳膊,不愿承认这点。这些日子自己竟然没有好好保养自己的皮肤。

记的在宫里的时候,小燕子还看到令妃都用好多的东西来保养自己。令妃娘娘的皮肤好像比自己的还好。保养皮肤,想到这里就想起微微脸上抹得珍珠粉,那些白色粉末。自己绝不能让微微抢在自己的前面。

自己也要好好的保养,保养。想到这里,小燕子想起宫中好像听说把花瓣放到水里来洗澡,会身上带着香气。带着香气,那自己不就成了香美人,小燕子的梦中自己的身边飞着无数的蝴蝶,围着自己。那个微微看到沮丧的样子,永琪爱慕的表情。小燕子就开心的笑了。

宫中,乾隆对着永d开口道“老佛爷应该不会放过小燕子的。小燕子以后有罪受了。”永d听了乾隆的话,想到自己了解的老佛爷的手段。记的前世老佛爷对着小燕子和紫薇一群人进行责罚,只是因为有乾隆的帮助,才让他们能逍遥快活。现在没有了乾隆的支持,这次的胜败还是个未知数。

永d知道老佛爷还没有放弃永琪即使是前世那样的情况下,老佛爷到最后也没有放弃永琪。老佛爷对永琪的重视,就是小燕子活着的唯一希望。这次就是看永琪对小燕子的在乎程度了。这样看来,永琪的胜面还是很大的,只是不论是谁胜谁负,小燕子这顿打是少不了的了。想到小燕子马上要面临的遭遇。

永d不厚道的笑了。吴书来进来在乾隆身旁耳语几句,乾隆听完笑着说道“永d又有热闹看了,今台南我们又要好好听场戏了”看着乾隆的表情,永d知道一定是五阿哥府中又出现了好戏,皇阿玛在永琪的府中安排了好几个暗探,汇报着永琪府中的有意思的事情。

上次就汇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婚礼,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皇阿哥的婚礼。那场闹剧,永d现在想起还是觉得好笑。乾隆和永d坐在那里听着暗探报着五阿哥府中,先是五福晋女扮男装和丫环去了秋菊园。他们派人跟着发现五福晋和福尔康见面。“皇阿玛,秋菊园是什么地方”永d好奇地问道。

福尔康是一个太监也不可能去青楼的。但是那个名字却怎么听着都像妓院的名字。一听到十二阿哥再问,暗探的脸一红,也不知道该不该给十二阿哥解释,抬起头看着乾隆,希望从皇上获得答案。

乾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点头示意暗探解释一下,绝对不会想到因为暗探的解释而受了一夜折磨的自己,如果可以知道未来,乾隆绝对不会去问。“回皇上,十二阿哥的话,这个秋菊园就是一个小倌馆,专门培养一些男子,给一些有特殊癖好的男人享受。

还有一些是为有些像福尔康那样的人准备的”暗探的话说完,永d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些恶心的感觉。看着永d有些变色,苍白的脸,乾隆就知道不好。这个秋菊园一定是刺激了永d。乾隆狠狠瞪了暗探一眼,可怜的暗探绝对想不到自己就这样被乾隆小心眼的记在了心中。

接着暗探又讲了微微和小燕子争吵的事情。秋菊园里由于暗探不能距离的太近,所以没有听清他们到底讨论些什么。之后的事情,永d都没有心情在听,都在想着暗探关于秋菊园的话。是不是自己和皇阿玛的事情,也会像秋菊园的一样被鄙视。暗探当时的表情,永d就一直出现在永d的脑中。

暗探兄弟,你只是鄙视一下福尔康,没想到会刺激永d这个可怜的神经,让永d一晚都没有理睬乾隆。乾隆只是知道是因为秋菊园但到底是为什么乾隆还是不清楚。一晚上,自己的永d用完晚膳后就开始闷闷不乐,一句话也不说,不知在想些什么。

乾隆一直知道永d对他们的关系有着很敏感的神经,他一直不想去碰触这个神经,也避免别人去碰触。可是今天不注意的时候,这个暗探就碰触到了。没办法,乾隆只好自己想办法弥补起来。

“永d怎么回事,是不是用什么不开心的,不是答应要和皇阿玛说么”乾隆把永d搂在怀里问道。永d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乾隆的怀抱只能任乾隆抱在怀里。“皇阿玛,是不是别人对这种关系都是很鄙视”永d问出了心中一直害怕的想法对于乾隆突然会对自己表白,其实永d心中一直有着一种不确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