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微微的反击

    “听到没有,永琪刚才的话,听清楚没有,这个家我才是女主人,所有的东西都贵我管,你的嫁妆也不例外。快点把你的嫁妆给我拿出来,要不我可就不客气了。”小燕子得意洋洋的看着永琪,又拉住永琪的手,显示对永琪的归属权。

永琪绝对没想到小燕子竟然想要微微的嫁妆,对于微微永琪心里也是有内疚的。毕竟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小燕子,对于这个有皇阿玛指婚的微微,自然不会付出感情。甚至肉体,也是不可以给她的,因为自己答应过小燕子的。

“小燕子,微微的嫁妆”永琪刚要开口,小燕子立刻接了过去“你看到了吧,永琪已经同意了。你要知趣的话,就快点把嫁妆给我交出来。不要让我亲自动手。”小燕子嚣张的看着微微。脑中想象着自己拥有那么多的财产后的情景。微微绝对想不到小燕子竟然会这么的无耻。当初看到自己的嫁妆时,自己兴奋的在房间里蹦了好几圈。

没想到一出嫁,那个父母就给自己准备这么多的好东西,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应有尽有。微微让下人把所有的陪嫁都搬到自己的房间。没有像别人一样放到库房。

这么多的嫁妆本来还很宽敞的房间一下就狭小起来。解语和知意了解微微的秉性,一看就知道微微的意图,也不在劝阻,随着微微每天搂着珠宝入睡。

微微听到解语和知意说的,女子的嫁妆属于她自己任何人也不可以霸占时,感觉古代真是一个好地方。这么多宝贝都是自己的了。

别人包括永琪全都不能占有,真是幸福死了。现在小燕子竟然想到自己这里把自己的宝贝霸占,想得倒美。微微狠狠地等着小燕子一眼,突然温柔的,好像被吓到似的看着永琪

“永琪,这些都是我的嫁妆,你喜欢小燕子姐姐我不介意,虽然我才是这个府真正的女主人,不过既然你喜欢,让小燕子姐姐管家,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福晋。你是我相公,你做的决定我当然会支持。可是嫁妆是我阿玛额娘,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永琪我找你的不可以失去他们”

爱阅书香

微微记的乾隆就喜欢这样的类型,永琪虽然喜欢小燕子,但是记得还珠三时,也同样被知画所迷惑。自己学着知画,先是放低姿态,等到以后,小燕子我有你受的。但是微微的性格也不是白吃亏的。在开口时,明媒正娶,福晋,夫人,真正的女主人都加重了声音。刚才还在永琪看不到的角度,狠狠瞪小燕子一眼。

永琪听了微微的话,对薇薇也内疚起来。自己娶了她,却这么对她,明明她才是府里真正的女主人,自己却让小燕子管家。现在自己还没有和她同床。看着微微的委屈的样子,尤其是那这双大眼睛,和小燕子的非常相似。但是现在却充满泪水。小燕子当然看到微微的动作,她竟然敢瞪自己,真是狗胆包天,反了天了。

“永琪,”小燕子刚要开口,永琪就先开口了,这回是永琪不让小燕子把话说完“好了,我们不会动你的嫁妆的。但是小燕子毕竟是姐姐,有什么事,你这个做妹妹的,应该多担待。知道了么,你们要好好相处,以后有什么事都让着小燕子”永琪话里的意思傻子都能听明白是向着小燕子的。

说完,永琪就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小燕子离开微微那里。“永琪,你在说什么,干什么让我离开,我还没拿嫁妆呢”小燕子不断挣扎的开口道。

“什么嫁妆,小燕子那是微微的东西,不是我们的,不能拿,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她了”永琪感觉很奇怪。小燕子对薇薇一向排斥,怎么会突然就想起要嫁妆的事来了。

“是她的东西,怎么是她的,在这个府里,既然嫁给你东西就是你的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难道她这种大小姐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还有你怎么叫她微微,谁准你叫她微微的,说,你是不是喜欢她了,想和她在一起,你后悔了。说是不是,永琪你还这个负心汉”

永琪先是听小燕子什么鸡呀,狗呀,自己这个龙子龙孙怎么在小燕子心目中就是鸡狗了。然后又突然开始骂起自己,自己为小燕子做的还不多么。自己就叫一声微微又出错了。可是那个女人确实就叫做微微的。微微的真名叫什么,永琪根本不清楚。

只是刚才听到她自称微微,永琪也就这样叫她,怎么自己就是负心汉,没良心了。如果自己真的没良心,早就和微微双宿双飞,春宵一刻了。还会在这里陪着你。现在的永琪和小燕子没有经历过向前世一样惊心动魄,那么多的磨难,唯一的一次就是小燕子身份被发现时,自己求情那次。永琪没有经历过前世小燕子为自己吃醋,再加上现在在府里整日和小燕子朝夕相处,以前不会在意,关注的东西现在一下都出现在自己身旁,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以前在宫里,不可能每天看着小燕子,现在在宫外又由尔泰的事,即使现在晚上自己也必须陪着小燕子。在尔泰死后的那段时间,永琪对小燕子感情可以说是急剧下降,一个每天寸步不离自己,即使上厕所也要自己站在门外。永

琪觉得这种日子实在是一个相当大的煎熬。也许有人说爱情不就是这样相守的么,但是每个人都需要一点私密的空间,都需要一点距离,太近的话,爱情会开始慢慢变质。就像那段时间,永琪知道小燕子所有的坏习惯。吃饭前不洗手,见到好吃的就用手抓,绝不去想自己的手是不是脏兮兮的。

有次小燕子和自己回来时,整个身子都脏兮兮,尤其是那双手,根本看不出本来的肤色。可是一进府,小燕子看到一盘糕点,看都不看,就用她的手抓起两个糕点,吃了起来。本来自己也饿了,可是看着小燕子抓过后,剩下的糕点,永琪完全没有胃口。小燕子看到永琪没吃糕点,以为永琪是怕自己没吃饱,那么好吃的糕点,也应该给永琪一块。

想着小燕子抓起一块糕点,就递到永琪的嘴边。当时自己尴尬,进退两难的样子,永琪现在还记得。要不是知意那个时候突然给自己解围,恐怕那块糕点自己就非吃不了。想到这里,永琪又想到自己的两个贴身宫女解语和知意。原来自己在宫里时,贴身的是红袖,她跟自己这么多年一向是乖巧,懂事。照顾自己也是非常的周到。

夜读书,自己当年给她起的名字。小燕子来到自己的景阳宫后,就把红袖撵到外面去做粗使宫女。红袖好像向自己求过情,可是当时自己正在追求小燕子,自然不会搭理一个小小的宫女来让小燕子不高兴。后来出宫后就再没见过红袖。

现在的解语和知意也是被小燕子撵走,没想到竟然到了微微身旁。因为棋社的事,自己对小燕子心怀愧疚。为了小燕子高兴,解语和知意被敢,自己也没有说些什么。现在自己身边贴身的除了小太监,在没有一个宫女。女的倒是有两个全都是上了年纪的嬷嬷在自己身边伺候。

“小燕子,你又发什么疯,要嫁妆行,你只要承认她是我的福晋,是这个府中的女主人,我和她在圆房就行了。你以后也要听她管,每天要向她请安,你能做到的话你嫁妆的事再谈”永琪看着小燕子说出小燕子绝对不会同意的话来。

小燕子一听永琪的话,立刻不在说嫁妆的事情来。还说些什么,怎么说,自己给那个女人当丫鬟,还要和她分享永琪,这怎么可能。永琪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怎么会让给别人……

小燕子气呼呼的晚上喝了两碗燕窝粥,又把桌上的菜全部都吃了。小燕子要花气愤为食欲,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永琪看着小燕子的吃相,不由得皱了皱眉,向旁边躲了躲。

“夫人,这个小燕子真是不要脸,竟然会想强夫人的嫁妆,真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呢”解语看到微微的表情,立刻开口道。“是呀,夫人,我们要好好教训教训她,要不夫人会被大家看扁的。”知意也在旁边附和着。

微微也是相当的气愤,永琪竟然会没注意到自己的美貌,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向着小燕子,真是气死我了。“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这口气我们一定要出”解语和知意互相看病了一眼,眼中闪过奸计得成的光芒。

“夫人这样聪慧的人都不知道,我们这些下人怎么会想到。福尔康那边的事还要过几天才能进行。可是我们要出现在这口气一定要好好想想办法”解语好像想了好久还没有办法的样子。“夫人,奴才听说小燕子被关在一个棋社好多天,我们女人的名节最重要,也不知道……”

知意若无其事的说道。对呀,电视中小燕子被关在棋社时,棋社的老板还要非礼小燕子。如果小燕子名节被毁,看永琪还会不会那么宠她,看小燕子还怎么嚣张。微微一下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