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成婚

    微微想到乾隆身边那个清秀的少年,现在这个社会最流行,微微最喜欢的就是姐弟恋,哈哈没想到我竟然也会姐弟恋,过几天我和永琪成婚后,洞房花烛……好羞人,好羞人。

微微的脸一下红了,因为脑海里出现的画面,全都是自己和“永琪”在床上的画面。微微的家族由于族长和家族长辈达成了意见。所以对于微微婚事的嫁妆,家族只是象征性的添一添妆,剩下的就全都交给一直病在床上的微微阿玛额娘来处理。

微微的阿玛额娘强撑着病体为自己的女儿准备嫁妆,但是家里毕竟不是那种特别富裕的,嫁妆也就不是那么的体面……微微自然不会关注这些小事,整个心思全都集中在要做嫁娘的喜悦之中。金钱如粪土,像我这么高贵的人怎么能看中那些东西,以后整个大清都是我的了。

老佛爷知道婚事时,因为对永琪不满,虽然对永琪福晋的家世有些不满,但是想想调查的结果是一个大家闺秀的典范,这样性格配永琪也好,只要把小燕子处理完,永琪就会发现福晋的好,然后再给永琪安排两个家世好的侧福晋。

说到底老佛爷在心里并没有放弃永琪,他毕竟是成年阿哥中唯一一个满妃生的,而皇后的永d,永z虽然更令自己满意,但是年龄实在是太小了……乾隆提出两个阿哥一起娶福晋双喜临门,也热闹一下,老佛爷也同意下来,双喜临门这不是很好么。

婚礼当天,小燕子一大早就把五阿哥永琪拉走了,准备让这场婚礼没有新郎,好好地掉一下新福晋的面子,让她知道这个府里谁才是真正的女主人。

在小燕子好不容易的温柔下,永琪完全着迷,就认着小燕子带着自己来到会宾楼和他一起在会宾楼忙碌起来。‘五阿哥呢,五阿哥呢’内务府分到五阿哥府上的帮忙准备的人突然发现一早忙碌下来后,主角五阿哥竟然不见了。怎么办,怎么办,再过一个时辰傍晚时就要去接福晋去了。现在新郎官却不见了,这要怎么办。

我们的命真苦,要是分到了六阿哥那里可享福了,不禁有着好厚的红包能拿,还不会出现,现在这种乌龙。“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府里的下人乱成一团,到时间没有新郎丢了皇室的面子,他们这些人都要人头落地。“怎么办,还不去找,去会宾楼,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五阿哥回来,知道不”总管下了死命令,为了自己的脑袋,这些下人玩命的向会宾楼跑去。

“五阿哥,小燕子姑娘求求您们,求求您回去吧,回去吧,小的给您们磕头了”去会宾楼的下人看到五阿哥果然在会宾楼,去怎么也肯和他们回去,实在没办法,为了自己的脑袋,互相看了几眼全都跪在地上,不断地磕着头。

柳青柳红实在看不下去,他们也是普通人看着和他们一样的人这样凄惨,实在忍不住开口道‘永琪,小燕子回去吧,这些人太可怜,不能为了你们自己让这些无辜的下人遭殃,小燕子你们不会这么自私吧’小燕子听着柳青柳红的话,自然不会让他们认为自己是这样自私的,而且看着以前瞧不起自己,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的人现在跪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不断磕头,心里的成就感越来越强。

“当然不会,我小燕子怎么会是那种人,我小燕子女侠最是爱帮助别人了,永琪我们回去吧,不过别忘了你答应我什么,假结婚,绝不可以假戏真做,知道了么。”

小燕子在得到永琪的保证后才和永琪一起回了永琪的府中。因为今天是两个阿哥同时娶妻,满朝文武都不知道应该去哪家,不过在全都没得到五阿哥的请帖后,就不用犹豫的去了庄亲王府。至于这些阿哥公主当然无一例外全都到了庄亲王府。至于五阿哥那派一个管家送去礼金也就行了。

“皇阿玛,今天京城一定好热闹”永d想到今日京城的热闹,好像自己也能出宫看看。乾隆自然看出永d的想法,开口道“永d,想出宫看看,那朕和你一起去看看怎么样”‘真的皇阿玛,真的可以么,太好了,我们走吧”永d听到乾隆答应下来,连忙开始换衣服和乾隆出宫。

乾隆和永d出宫时正好是黄昏,再过半个时辰就是接新娘的时间,“阿玛,现在一定很热闹,我们去哪家看呢”永d拿不准是去微微那里还是婉言那里,两个在不同的方向。“我们去永琪的福晋那里,那里应该有热闹看”乾隆想到永琪那边将要出现的热闹,带着永琪向微微的府上走去。

微微今天可是忙坏了,饿坏了。好累一早上,那个画的像个妖精的人一大早就拿那种自己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不知道干些什么,好疼,他们还不让自己乱动,说是给做自己修脸,古代真是麻烦,什么都没有,都这么保守落后,我这个现代女孩为了“永琪”真是牺牲好多。

微微忍受着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在自己脸上又涂又画,把自己脸画的像猴屁股一样。还不让自己说猴屁股,真是太没有人权了。为了永琪我忍。好不容易脸上的妆画好了,又穿着又重又笨的凤冠霞帔,好沉脑袋上那个好沉,自己为什么不穿漂亮的婚纱,要穿这些又土又难看的东西,脑袋上那个东西足足有好几斤真是沉死我了。

还有肚子也好饿,我讨厌结婚。乾隆和永d到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一群看热闹的老百姓,这种在乾隆开朝以来第一次两个阿哥同时大婚的盛世,百姓自然都来凑热闹。

“五阿哥,五阿哥,来了”一阵锣鼓巡天后,就见到五阿哥带着接亲的人群来微微府上结亲。白马上五阿哥永琪一副哭丧的脸,好像又人杀了他祖宗一样,阴沉的脸,一无精打采的表情,被围观的群众和乾隆父子两人看在眼里。

乾隆听着身边的群众议论纷纷“这个五阿哥是不是不想娶这家姑娘,新郎官哪有这样的,这家姑娘倒霉了”“你小点声,人家可是皇阿哥不是我们这些普通百姓能议论的。不过这个五阿哥真是不应该”乾隆听着众人的议论,对永琪的不满越来越加剧。

这种场面是不是消极的表现对自己的圣旨不满。这个永琪真是越来越放肆了。“阿玛,你看那个小太监是不是小燕子”永d没想到在人群中竟然会看到小燕子穿着小太监的衣服在接亲的人群中。

“小燕子,他怎么来了,过不得永琪一直向接亲的队伍里看去,这个小燕子真是胡闹”乾隆有些担心,怕这场婚礼出现意外,在百姓中丢了大清皇室的脸。乾隆在身后的吴书来耳边交代了几句,吴书来就带着两个侍卫从人群中出去了。

永琪到了微微的府上,下了马,小燕子这个装扮成的太监一下走到五阿哥身边,和五阿哥一起进了府门,完全没有按照规矩。永琪接到小燕子示威警告的眼神,把蒙着红盖头的新娘接到了轿子中,没有理会微微的阿玛额娘就上马离开了。

微微这边的亲人没想到会这么快,好多准备好的事情都没有用上就结束了,外面围观的百姓也大呼不过瘾。都准备去六阿哥那边继续看热闹。乾隆看着至少没闹出笑话,放下心来。就带着永d抄近路再去五阿哥府上看看热闹。永琪接亲的队伍要围着紫禁城内城转半圈,可是永琪看到在人群中走着的小燕子好像累到的表情。

立刻改变了路线,只绕了路线的一半,就回到了五阿哥府。乾隆看着五阿哥府上虽然挂着红灯笼,大红的喜字,门口却连一个迎客的都没有,乾隆和永d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进到了院子中央。他们两个找了个角落,怕被人认出来。

“皇阿玛,五哥这里的客人怎么我一个也不认识”永d看着零星的几个人,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而且这些人穿着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各府的管家。

“永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大臣都没有来,而且他的那些兄弟竟然也都没来”乾隆看到满朝文武竟然一个也没有来,来的人竟然自己一个都不认识。这个永琪难道一个心腹大臣也没交到,乾隆不敢置信,虽然自己对阿哥结交大臣非常忌讳,但是一个也没有这也太难看了吧。

永d在乾隆不敢置信的时候,走了几步和旁边站的人交谈了几句,然后对着乾隆说道“皇阿玛,你知道不,五哥竟然没又给大臣们送请帖,怪不得兄弟姐妹都没有来”没有请帖,乾隆真的不知道这个婚礼还要荒唐成什么样子。永d看着乾隆的表情,知道皇阿玛不想再看下去,就拉着乾隆离开了五阿哥府……

之后发生的事情是吴书来汇报给乾隆和永d听的,由于小燕子搅局的事,射箭时箭射到新娘的盖头上,从盖头上传过去,一支箭正好横穿了凤冠。接着跨火盆,又是不小心烧到了嫁衣,嫁衣一下着了起来,众人七手八脚的的给救火,小燕子拿起一盆水就浇到新娘的身上,火没了,新娘也成了落汤鸡.

微微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把盖头拽了下来狠狠地瞪着这个浇了自己满身水的家伙。哈哈小燕子看着微被水污了,脸上红一块白一块,像个调色板所有颜色混在一起五彩斑斓的样子,实在忍受不了哈哈的笑了起来。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永琪,永琪,你看太好笑了,怪物,怪物”永琪也相当给小燕子面子的笑了起来,不是他想笑实在是太好笑了,调色板的新娘再加上落汤鸡的造型。想不让人笑都不行。

“永琪,你说他是永琪”微微听到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太监,叫着一个穿着新郎装的陌生男人永琪,不敢置信的问道。怎么他是永琪,永琪应该是哪个小正太的,乾隆身旁那个对自己一见钟情的清秀少年么,怎么是这个可恶的对着自己嘲笑的家伙,他是谁呀,自己的永琪呢‘你难道不知道他是永琪,他是我小燕子的,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小燕子根本没理会贺喜的人对这微微就表明自己对永琪的所有权。小燕子,你是小燕子微微看着这个自称是小燕子的,和赵薇一点都不像,就是那双大眼睛有些相似。他怎么会是小燕子,我才是永琪爱着的小燕子微微,我就是为了永琪才来到这里,你这个冒牌货还不快滚,永琪一定会发现我的好的,然后喜欢上自己,把这个小燕子赶出去。

微微想到这个小燕子跪地求饶的样子,哈哈的笑了起来。“永琪,你的福晋不是个疯子吧,怎么自己就笑了起来”小燕子看着好像疯了似地微微害怕的问道。永琪也有些害怕,但还是把小燕子搂在怀里安稳着。吴书来和侍卫看着乱成一团的场面。

示意侍卫一下,侍卫便出手把微微打晕,有丫鬟抬回到新房。就是这样皇上吴书来汇报完,退了一步等着乾隆的反应。“之后呢,五哥有没有和五福晋圆房”只是永d最关心的问题。“回十二阿哥的话,据暗卫报五阿哥昨晚是睡在小燕子房里的,至于五福晋在房间里做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五福晋房间里一直很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