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金锁

    这个姑娘对着自己说着自己根本听不明白的话,她她到底到做些什么。

金锁是谁,为什么好像自己对不起她的样子。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她。现在的金锁也就是婉言脸上摆出了公式化的微笑,有些不耐烦的又解释一遍。

而且着重介绍一下自己的全名,章家·婉言。“金锁,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说这些话,竟然说不认识我。

我好伤心,我是你的小姐紫薇,我是紫薇呀。你竟然会不认识我。这怎么可能,金锁,金锁”

金锁看着眼前这个姑娘说着话,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的举动怎么和姨娘教的青楼女子对着男人的举动相似,现在这里也没有男人,她哭给谁看呀。

金锁心里不屑的想到,对于宫里的规矩和事情,她可是背的很熟的。宫里最开始皇上喜欢的类型,就是眼前这个叫紫薇的类型,那时后宫最得宠的令妃娘娘就是这个类型。本来自己的姨娘也是想让自己学习的。

可是自己的长相是偏向妩媚,而不是楚楚可怜的。正在姨娘想办法的时候,阿玛带来消息令妃娘娘失宠的事,而且今年的选秀是有皇后娘娘主持。

又是阿玛根据皇后娘娘的喜好,对婉言进行了整体的改造,尤其是宫中的规矩更是在两个严厉的嬷嬷的教导下,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果然不负众望,在初选中,皇后那拉一眼就看中了婉言,不论是家世还是规矩,相貌都是上上之选,尤其是那个规矩,即使自己也跳不出毛病。

真是个不错的孩子,正好老六还没有娶正福晋,这个婉言配老六正好,皇后下意思忽略永琪同时没有娶福晋的事,毕竟这个丫头是自己喜欢的,配给永琪真是白瞎了这个丫头。至于纯贵妃当然也看出了皇后的意思。

对于婉言也是好好观察一番,也是越看越满意。规矩严谨,又是落落大方,不像那些汉人包衣女子,一副小家子气。这还是我们正正经经的满洲八旗贵族的女儿,瞧着就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感觉。

又特意留下婉言询问了几句,更加满意起来,老六的事终于解绝了,等到和嘉出嫁后,自己就是走了也放心了。

自从知道老三被封为郡王后,纯贵妃压在心口的石头才掉了下来。看着老三越来越好的身体,纯贵妃也放心下来。不管谁登基,只要自己的孩子没事就行了,剩下那些她也管不了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自己和皇后把关系处好,在加上自己送皇后的一份大礼,等到自己死后,皇后也会照顾自己的三个孩子。这就是纯贵妃作为一个母亲,强撑着身体,的唯一支柱。

“皇后娘娘,臣妾谢谢您还想着我儿,谢谢您了”纯贵妃说着,不停地咳嗽起来。“来人,来人,传太医”皇后看到纯贵妃因为难受惨白的面色,心里也有着一丝难过。

她早知道纯贵妃时日不多,现在只是一口气撑着,等到儿女的事了了,她也要走了。纯贵妃现在是后宫唯一一个和她一起在潜府生活过的老人,如果纯贵妃再走了,后宫就只剩下自己了。所以知道纯贵妃唯一的挂念,皇后特意安排本应该在休养的纯贵妃来主持这次选秀,希望她自己挑选出合心意的媳妇出来。

这个婉言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正和应和了皇后和纯贵妃的心意。

永d听着她们的对话,觉得实在有些奇怪。她到底是不是金锁,永d也确定不了。章家·婉言,章家应该就是日后皇阿玛首辅章家·阿桂一族的了。

不知道她和阿桂有没有什么关系。

“章家,紫薇怎么会认识章家的人呢”乾隆看到这段对话,也奇怪起来。“皇阿玛,你知道这个秀女”永d看到乾隆深思的表情,压低声音开口问道。

“章家氏这次入宫的秀女不多,上回,我和你皇额娘想为老五老六和几个王爷家的世子挑选正福晋时,我也好好看了看今年秀女的家世。这个秀女应该就是阿桂的嫡女,章家的独生女了。”乾隆向永d解释道

“不过以她的身份怎么能认识紫薇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紫薇不是在漱芳斋的么,他怎么自己出现在这”乾隆回答的声音并不低,正好被紫薇和金锁听到,金锁一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就知道不好,以公众的禁律,自己恐怕要有麻烦。都是她多事,自己被她害惨了。

金锁愤恨的看了眼紫薇,就开始想着应对之策。

“谁,那边是谁”紫薇自然不知道这些,听到有动静,大声地说道。乾隆和永d看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于是大大方方的从花丛后走了出来。

“紫薇参见皇阿玛,皇阿玛吉祥”紫薇没想到今天她偷跑出来,透透气,竟然能看到皇阿玛,真是太高兴了,太意外了。

金锁一看到来人身上的衣服,立刻跪了下来‘秀女章家·婉言参见皇上,皇上吉祥,参见十二阿哥,十二阿哥吉祥’据说现在皇上最宠爱的就是十二阿哥,不论去哪里都带着十二阿哥,皇上身边的青年看年纪应该就是十二阿哥了。

永d看到紫薇也准备给紫薇请安,毕竟紫薇比自己大,可是乾隆看出永d的举动,把永d拦了下来。

“免礼,你是章家氏的,那么章家·阿桂是你什么人”乾隆看着跪在地上的秀女长的妩媚十足,但是规矩确是相当的到位。

“回皇上,那是家父”金锁起身后,退后一步答道。果然她就是阿桂的女儿,可是她和紫薇又怎么遇见的呢。永d看到眼前的秀女也是一愣,她和自己记忆中的金锁长的一模一样,但是细细观察又会发现许多的不同,她比金锁这个紫薇的丫鬟要大气,端庄的多了。

两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完全不同,这个章家·婉言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有教养的大家闺秀。而金锁却是小家子气多了。毕竟自己的主子就是小家子气十足,丫鬟又能强到什么地方。“皇阿玛,她是金锁,不是什么婉言,是真的,她是金锁,我的丫鬟金锁”紫薇听到金锁对着乾隆说的话,一下就大声打断,想向乾隆拆穿她的谎言。

“紫薇,你在说些什么,这些秀女都是有档案的,你不要再乱说了,再说我不是让你在漱芳斋为你母亲守孝么,你怎么出来的,你的丫鬟呢”乾隆对着紫薇可没有什么好脸色,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如果不是还有点用处,他菜不会把她放到宫里的。

“皇阿玛,我,我”紫薇的眼泪1又掉了下来,皇阿玛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只是出来放放气,皇阿玛却这么凶自己。

娘,紫薇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乾隆看着自己这个就知道掉眼泪的女儿,实在头疼的要命,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皇上吉祥”这时正好发现紫薇不见了的嬷嬷找到了御花园,看到紫薇在这里,连忙跑了过来。

‘你们来的正好,快点把紫薇给朕带回漱芳斋,吴书来,你在安排多几个人,给朕把紫薇给看住了,别让她乱跑“乾隆没有追究这些嬷嬷的罪过,现在只要把这个紫薇里朕远一点就好,千万不要再出现朕的眼前了。这个紫薇就是一个让人掉胃口的。

紫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平日严格要求自己的嬷嬷一左一右把紫薇强扶着,离开乾隆的面前。‘不要,不要,皇阿玛我不要回那个漱芳斋,那是个大牢房,我不会去,皇阿玛,皇阿玛,尔康最近怎么样了,我要见尔康”

紫薇挣扎的不走,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尔康,自己的尔康,紫薇好想你,好想你。紫薇自从进宫后,就再没看到尔康,她真是好想好想尔康。福尔康,乾隆听到紫薇还没忘了福尔康,阴沉的一笑“紫薇,你还没忘了那个太监,福尔康现在是太监了。”

乾隆看着紫薇一眼,轻声的说出让紫薇崩溃的话来。“太监,皇阿玛,你说紫薇是太监,不会的,不会的”紫薇的身子摇摇欲晃,马上就要摔倒在地,多亏了身旁两个嬷嬷的搀扶,才没有摔在地上。

“是的,紫薇,你没听错,福尔康就是个太监,现在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乾隆在紫薇的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把紫薇的幻想彻底打碎。

“不会的,不会的,这是假的,假的”这是紫薇被嬷嬷拉走时,金锁唯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金锁看着这一幕闹剧,那个人叫皇上皇阿玛,可是宫里的格格,在我被过的档案中,没有一个可以和那个姑娘对上号的。宫里真的好复杂,金锁觉得宫里的事实在是不能理解。

乾隆等到紫薇走了,才注意到一直站在那里,不敢离开的金锁。“你是秀女,怎么没有在储秀宫,怎么在御花园里呢”乾隆看着金锁,审视的问道。

“回皇上的话,奴婢是因为在坤宁宫时被皇后娘娘留下询问了几句,就和秀女队伍散开了。之后奴婢是准备马上就会储秀宫,可是在御花园遇到”

金锁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紫薇,不知道叫格格到底会不会犯忌讳。毕竟皇上好像很不喜欢刚才那个姑娘。

“原来是这样,那你就回去吧,吴书来,派个人送金锁回去”乾隆看出了金锁的为难,对于金锁,乾隆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谢皇上隆恩,婉言告退”金锁立刻谢恩告退。永d看着金锁离去的背影开口道“皇阿玛,对这个秀女的印象很好”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乾隆看着永d严肃的脸,笑了笑“确实,这个婉言是我准备给你六哥当福晋的。怎么样,你这个未来六嫂不错吧”

六嫂,永d想着刚才看到的婉言,做自己的六嫂确实不错,其实,只要不是皇阿玛想收她,他对这个婉言的印象确实是不错的。毕竟她的脸长的像金锁,而金锁是宫里唯一几个还算真心对他的人之一。那时自己和紫薇,小燕子一行人交好时,其他人对着自己都是敷衍了事的态度,爱理不理。

只有金锁把自己当成了主子,对自己既关爱又有礼。后来,金锁嫁给柳青后,永d就在没有见过她了,只是在出宫后,听说她过

得好像不太好,好像是因为柳青爱的还是紫薇,忘不了紫薇,所以金锁和他的生活并不是太好。那时,永d自己的日子都不好过,哪还有时间去关注别人,今世自己看在她长的向金锁的份上,也会帮帮她的,就当还金锁前世对自己的好吧。

两天后,所有的秀女都回了宫,第一次初选结束了。只等着第二次的复选。当然回家的自然没有我们的微微,现在的微微正面临着不敢想象的折磨。

还珠格格的故事竟然是真的,紫薇当年被容嬷嬷用刑的画面,竟然重现在自己的身上。好疼呀,好疼呀。十指连心,啊好疼呀。微微痛的实在受不了了,晕了过去,这几天她受到了这辈子也不敢想象的折磨。

这些嬷嬷把那么长的针扎在自己的手指头里,还有的嬷嬷扎在自己的身体里,根本不管什么地方,两三个嬷嬷手里拿着一把针看到哪里,就往那里扎。当自己疼的受不了,就被凉水一下子泼醒,等自己醒来继续对着自己用刑。

微微再又一次晕倒前,脑海中的唯一意思是自己不是穿越到小燕子的命运了,怎么现在自己却变成了紫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