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回忆

    "你们是干什么,凭什么让我跪下,我们都是平等的,每个人的地位都是一样的。你们不可以让我跪下,士可杀不可辱”微微被强行按着跪在地上,嘴里不甘心的大声说道。

这些古代人就是没有人权,难道不知道我们都是平等的。没关系,根据穿越女主定义,现在正是表现自己不为强权的一面,让男主见到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然后对自己一见倾心。

平等,和皇上说人都是平等的,这不是找死么,刚才才觉得她像小燕子,现在发现一点都不像,小燕子可不会说出这样不要命的话,她虽然没有大脑,但是在怎么脑残的时候,还是知道皇权的可怕,还是对皇阿玛有一种恐惧感,还会小心保住自己的脑袋的

。小燕子再怎么顽劣,没规矩见到皇阿玛,皇额娘也会请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会做。眼前这个秀女竟然对着皇阿玛大呼小叫,说一些自己听起来抄家灭族的话,这真的是秀女么,她是不是中邪了。

永d实在想不明白只好把这个秀女的反常当做是中邪,遇鬼了。毕竟对于自己重生的奇特遭遇,永d对于鬼神之事也是很相信的。

“大胆放肆,来人把这个秀女给朕拖走,好好让嬷嬷教教规矩,顺便传朕口谕,这个秀女家族教女不严,他们族的秀女全都给朕遣送回去。再好好调查调查他们的阿玛额娘,能教出这样不知尊卑,胆大包天的女儿,这样的阿玛额娘还能干出什么正经事来。把这个秀女的阿玛额娘先关起来。朕倒要好好查查”

乾隆没有鬼神的意识,在她心中这个满是诡异的秀女看起来有好些疑点,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是不是和天地会那帮反贼有关系,乾隆身为皇上的疑心一下是很重的。

“是,奴才遵旨”侍卫喳了一声,就不管一直不断叫喊的微微的挣扎,强行把微微带了下去。

“皇阿玛,这是哪来的秀女,他是不是中邪了’永d坐在凉亭里,拿起了一个水果,咬了一口后才慢慢开口道。

“皇阿玛,这个秀女你准备怎么办”永d想到乾隆竟然只是把这个秀女交给嬷嬷好好教教她规矩,和没有如他所想的直接把这个秀女乱棍打死。这样永d好奇怪,这太不符合乾隆的个性了。

“永d,你觉得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极品在这,永d你觉得真的会有这种不敬皇权,敢藐视朕的人存在么”乾隆也拿起一个和永d相同的水果,咬了一口后,才开口道。

“皇阿玛的意思这个秀女有问题,可是秀女不是要一层层抱来的,难道中间除了说什么问题”秀女的选拔一向是很严格的。

每位进入初选的秀女全都是祖祖辈辈记录在档案中的。根本不可能造假。“确实,这也就是朕怀疑的地方,我们八旗的女儿怎么可能是那个样子,刚才暗卫已经去调查了,明面一波,暗中一波,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乾隆教起永d如何为君之道。

“那就好,皇阿玛有结果一定要告诉我”永d点点头,明白了乾隆的打算。皇阿玛真是老谋深算,可是永d的潜意思却觉得这个,自己称呼自己是微微的秀女一定会让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乐趣。

“永d,现在风景很好,御花园的风景真是不错”乾隆看着身边坐着的永d,觉的看是平常的风景,今天看起来也是特别的好看。永d看了眼陶醉在风景中的乾隆,这些风景有什么好看的,永d抬起脚步,向着假山的方向走去。

假山那里曾经是自己最喜欢的地方,前世自己每次难受受委屈,和十一哥闹矛盾的时候,他总是独自一个人躲在假山后面的一个空洞里,那里是他的秘密花园,只属于永d自己的私密空间。不知今天是怎么了,永d突然想和乾隆分享这个秘密。乾隆看着永d起身,向假山方向走去,自己也跟在后面。

他看着永d轻车熟路的左右一摇,就发现假山后面的一个空洞。永d看着这个和自己记忆中完全一样的地方,还是那样的隐秘,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永d一弯腰就进到假山的里面,乾隆没想到假山里面竟然还有这么隐秘的一个地方。

看到永d进去后,他也钻了进去。看着这个地方,并不是很大,但是容下两个人正好。里面看起来很干净,不像自己想象中的一样脏乱,野草丛生的样子。永d没有理会乾隆的举动,自己动手掸出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就坐在了地上。

完全没有理会地上是不是很凉,很潮湿。乾隆看着永d的动作,也没有理睬在外面进不来的高无庸,自己也学着永d的样子,坐在了地上。在这个地方,永d觉得自己又来到前世自己独自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的日子里。

自己在这里哭的次数现在有些想不清了。每次只要是挨皇额娘,皇阿玛指责,自己和永w闹别扭,自己好像都是来这里,坐在地上,一个人哭到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然后又是那个整天笑呵呵的十二阿哥。记得自己哭得最惨的一次就是皇额娘被废的时候吧,那天皇额娘被压到了佛堂,而自己看着乱成一片没有人理睬自己。

自己熟悉的宫女,太监都一个个被带走。看着乱的不成样子的坤宁宫。自己好像就是逃难似的躲在这个地方,一直不停地哭着。当时自己好像找十一哥,可是自己找遍了十一哥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他的消息。自己只有一个人躲在这里……

后来,等到三天后,一切都平静下来,自己才见到十一哥。听十一哥解释那几天他去了八哥府中,八哥那几天身体不好。当时傻乎乎的自己还相信这种根本经不起推敲的话,还是那么相信,信任十一哥,把他当成唯一的依靠。现在想想,当时的十一哥应该就是知道消息,先避嫌躲了起来,没有理会他一向说会好好照顾疼爱的自己……

永d的脑海出现了许多的画面,那些和这个秘密花园有关的经历全都出现在他的脑中,现在一回想才发现自己所有痛苦的经历,哭泣大部分都是和永w有关。自己前世真的很傻,永d自嘲的笑了。我那真心待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乾隆看着眼前的永d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脸上开始出现无所掩饰的悲哀,那浓浓的悲哀好像满散开来,乾隆感觉自己的心疼得难受,他不能让永d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曾经对自己说要让永d永远的快乐的。

这样的永d,乾隆觉得决不能再这样下去,要不自己的希望就全都要破灭。想到这里,乾隆伸手把缩在一团的永d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乾隆感觉触手的体温是那么低,永d整个身体都好像在发着寒意。

乾隆越发搂紧了永d,轻轻地,控制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可亲一些“永d,这里是你发现的么,真是一个好地方”永d觉得他处在一个满是黑暗,寒冷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孤孤单单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无论是怎么跑,怎么喊都没有出路,没有人回答自己的话。

在永d几乎绝望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光亮,好像在前面有人在喊着自己。永d开始跑呀跑呀,前面越来越亮,他跑到光亮那里,竟然发现皇阿玛站在那里,向着自己招手。乾隆看着永d没有理睬自己,好像根本听不到自己的话。

眼睛直直的,不只在盯着哪里。乾隆觉得害怕,他开始不断地在永d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永d的名字。“永d,永d,永d”‘皇阿玛,你怎么了,你抱的我好紧“慢慢永d的眼睛开始出现焦距,又过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永d突然开口道。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在皇阿玛怀里,刚才自己不是在回忆以前的事么,皇阿玛什么时候过来的,自己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了,刚才自己好像在一个又黑又静只有自己的空间里,然后看到光亮,自己向着光的方向跑去,就看到皇阿玛。

乾隆看到永d终于回来了,给他的悲伤感觉也消失不见了。一颗心终于放在了自己的肚子里。“永d,这是什么地方”乾隆不敢问永d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他怕永d又变成那个样子。乾隆下意思的又加紧了抱着永d的力气。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皇阿玛好疼,好疼”永d实在忍不住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准备从乾隆的怀里挣扎出来。乾隆看着永d的样子,又把永d按在了怀里,只是松了些自己的力道。

‘皇阿玛,这是我发现的一个地方’永d不想向乾隆解释这个地方,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乾隆也不想在纠缠在这个问题,对于这个地方,乾隆有了一种恐惧感,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停留。

很快乾隆就和永d离开了这个地方,当出现在御花园,重新感觉到阳光时,乾隆和永d同时觉得阳光原来是这么美好。“永d,我们回去吧,刚才你的身体好冷,一会儿朕派人去传太医好好给你把把脉,小心别感冒了”

乾隆对于永d的身体比较担心。刚把永d养胖一些,可别又感冒了。‘皇阿玛,我们在逛逛,我们好好的在皇宫里走走好不好“永d突然不想就这么回去,现在他就想和乾隆一起在阳光下呆在一起。

对于永d好不容易的撒娇的举动,乾隆毫无疑问的投降了。两个人走在前面,后面的侍卫和吴书来远远地跟着,和前面的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皇阿玛,你看今天的天真蓝,好久没有这么高兴地看着天了”永d把手搭在小巧的扶栏上,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心情也变的平静下来。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永d觉的心里好像一下空了起来,好像有一块一直压着自己的石头一下子消失了,现在永d觉的自己好轻松,好舒服。

“是呀,今天的天真的不错,是个好天气,明天应该也是个美好的一天’乾隆看着天答道。就在这时,只听道小桥不远的两个女声打断了这段平静。乾隆的眉毛一下皱在了一起,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些煞风景的人一个接着一个。

永d也转过身,主动上前拉着乾隆的手,向那个方向走去。乾隆看着自己被永d拉着的手,心里幸福,喜悦的泡泡一个接着一个。这是永d第一次主动拉着自己,这是不是代表着什么,乾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两个人就这样,悄悄地向那个方向走去。乾隆看到永d感兴趣,示意一下身后的人不要再跟近,两个人藏在说话的两个人不远的花丛后。

永d走近一看,没想到尽然看到的是紫薇,至于她对面的人,在永d这个角度看不清,只能看到她穿着秀女穿着的蓝色旗装。这个不会是秀女吧,自己和秀女今天倒是有缘,现在就遇到了两个。这个秀女竟然和紫薇扯上了联系,这是怎么回事。

照理紫薇是不可能见过这些秀女的。“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突然就走了,不辞而别,你知不h知道,我找的你好辛苦,金锁,金锁”永d当听到紫薇喊道金锁时,一下就愣在那里,金锁,她是金锁。

当初自己还奇怪,紫薇在进宫时,她那个忠心耿耿的丫鬟,跑到哪去了,自己怎么没看到的。紫薇和金锁不是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么。这次竟然没看到金锁,永d就觉得意外极了。没想到金锁竟然变成了一个秀女来进宫参选。

“对不起,这位姑娘,我不认识你,什么金锁,我没听过。我是今年入宫的秀女,我叫章家·婉言,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金锁对于眼前这个拦住自己去路的姑娘,实在说不出什么了。

这个姑娘穿着的衣服很素净,也没带什么首饰,实在认不出她的身份。她身边连一个下人都没有,自己本来就因为今天在坤宁宫最后被皇后娘娘留下多问了几句,看到同时来的秀女恶毒的眼光,有些发愁,想着快点回储秀宫。没想到竟然就被这个姑娘给拦住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