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鸟粪 福尔康

    看到小燕子晕倒在自己的怀里,永琪还哪有心情帮福尔泰收尸,整个关注力全集中在小燕子的身上。

“尔康,这就交给你了”永琪说完就抱着昏倒的小燕子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头和脑袋分开的身体留给了福尔康。

福尔康嫌恶的看着不自己脚边福尔泰的头颅,往后退了几步,对着永琪留下的下人开口道“还不把尸体收拾一下,和我回福府。”

自己看着福尔泰的的尸体不屑的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刚才临行时那么多人都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了。自己可是件新衣服。现在福尔康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外表起来。

像个女人一样每天在镜子面前梳洗打扮很长时间,尤其是自己的衣服也越来越偏爱艳色系,尤其是红色,紫色更是他的最爱。

“福尔泰,你也有今天,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你和我争着在皇上面前表现的机会,先去断头台了吧。家里的财产我会替你好好挥霍的,我会好好享受活着的乐趣的。”尔康边走脑中出现那天的场面。

本来,小燕子的主意是让自己扮演刺客在乾隆面前长眼出彩的。自己也想着接着个机会,再换个一官半职等到秋菊园也有面子。

可是这个福尔泰自己找死,也是自己命大,福尔泰为了自己表现竟然在自己的早饭立下了泻药,使得自己那天早上是上吐下泻,根本没有一点力气。

这个机会也只好让福尔泰抢走了。当时自己不甘心,还坚持吃些药和永琪他们一起进宫,想寻找在表现自己的机会。没想到福尔泰就这样送命了。

他地泻药自己要了自己的一条命。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福尔康抬起头摆出一副很帅的样子,故作深沉的感叹道。

空中正好一群大雁飞过,其中一只突然拉出鸟屎,不偏不斜,就这么凑巧的落在福尔康抬起头的脸上,黄黄稀稀的一滩,慢慢的从福尔康的脸上留下,流到福尔康刚穿的新衣服上。

红色的长衫上,一条有一条黄色的痕迹,看到人都觉得不是一般的恶心。福尔康身后的下人看到这一幕,都掩饰不住的放声大笑。

太有趣了,这种一辈子可能都碰不上一个的人就这么样福尔康碰到了,还这么巧,不偏不斜,全在福尔康的脸上,一点也没有浪费。

空中那个创造这个奇迹的大雁,完全不知道的样子,随着雁群向远方飞去。福尔康被这么一下,完全蒙在了那里,等听到身后左右人们不断地大笑和议论声中才逐渐反应过来。

脸上,身上的恶臭明明白白告诉他,他经历到什么。

福尔康忙准备那些东西擦擦,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上,全是鸟屎,根本没有干净的东西来用。

“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给我找东西擦擦”福尔康对着身后一直放声大笑的永琪府中的下人,就是一顿咆哮。这些下人都是太欠教训,都那么没有眼力,看到主子出这种事也不知道帮忙。

等我和永琪在一起时,一定要永琪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福尔康的脑海里一想到永琪,就出现永琪搂着小燕子,吻着小燕子的画面。

小燕子,你就是我的克星,自从认识你开始,我就没有过好运,先是官职没了,家里被炒了。紫薇也看不着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自己更是变成现在不男不女太监的样子,要不是有福尔泰,自己的命也要没了。小燕子,福尔泰就一句话没说错,你真是个灾星。

永琪,自己的永琪,竟然会被你这个灾星迷惑,自己一定要拯救他,一定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温暖他,让他明白和自己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福尔康的嘴角渐渐地留下一行白晶晶的东西,只是在满脸黄色液体的情况下,看的不是那么的清楚。

永琪府中的下人都是什么人,除了永琪,就是小燕子都命令不动的内务府中的各种刺头。就他一个包子奴才和自己一样的身份,还在我们面前装大爷,装主子,真是不要脸,让我们帮忙,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么臭脏我们去帮忙不是会沾到自己身上。福尔康等了半天,就是不见这些下人上前帮忙“你们耳朵聋了,没听到我的话呀,还不过来,帮忙,过来呀”福尔康又是一顿咆哮。

可是仍然没动静,这些下人就是站在那里,动都不动,就是拿着眼睛直勾勾的瞧着他,脸上还带着嗤笑。

福尔康实在是气得不行了,这些下人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想发怒,可是双拳不敌四手,好虎还架不住群狼。

我福尔康不和你们这群奴才一般见识,我是大人不计小人过。等见到永琪在好好告他们的状。福尔康自己安慰着自己,没人管他,他只好开始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向福府飞扑而去。

四周的百姓看着落荒而逃,像是丧家之犬的福尔康哈哈大笑起来。

福尔康忍受着一路上众人嗤笑,指指点点的举动终于跑到了福府门前。可是敲开大门,门房上来就是“哪里来的疯子,竟然敢跑到我们这里捣蛋,你家大人怎么就放你这个疯子出来,快滚,要不爷不把你的狗腿打折的。”

门房闻到福尔康身上的味道时,不禁退了好几步,这人怎么这么臭。福尔康没想到门房竟然敢这么对他,他这一路上的气终于一下子爆发起来,飞起一脚就把门房踢倒在地上

“长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我是大少爷福尔康,你这个狗奴才是不是不要命了,竟然敢这么和主子说话,我让你敢嫌弃我身上的味,我让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我不打死你的,狗奴才”福尔康的脚开始一脚又一脚的狠狠地踢在门房的身上。

福尔康可是练过武的,又是盛怒之下,踢这个门房可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的愤怒全都发泄在这个门房身上。两脚下去,门房就是吐了一口血,不断地喊救命,可是福尔康像着了魔一样,完全没有理会,继续在门房身上发泄着情绪。

闻声赶来的下人,看到大少爷像疯了的样子,都不敢上前拉开大少爷,只能飞快的向正厅福伦夫妇那里报告。福伦夫妇从昨天下午起就开始心神不定,坐立不安,尤其是晚上两兄弟都没回府,更是心情忐忑,一宿没有睡好。

今天这一天心更是噗噔噗噔的跳个不听,一定是有什么事不对,尤其是午时三刻的时候,福伦夫人突然啊的一声晕了过去。现在还刚刚舒醒,就听到下人的禀告“老爷,夫人,大少爷疯了,疯了,现在在前院不断地殴打着门房老李。

老爷,夫人你快去看看吧,快来吧”福伦夫妇听到福尔康回来后,并好像疯了一样,连忙向前院赶去。“尔康,住手,尔康住手”福伦赶到前院的时候,门房老李已经不能动了,嘴角流血,晕死在地上。福尔康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还在不断地踢着……

福伦的喊声使福尔康冷静下来,他看都没看倒在地上晕死过去的老李,只是对着福伦夫妇说道

“阿玛,额娘,儿子要梳洗一下,有什么事等孩儿梳洗完后再说吧”福尔康说完,没有理会福伦夫妇还有许多问题要问,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老爷,尔泰呢,怎么没看到尔泰”福伦夫人看到尔康这么狼狈,而和他一起出去的自己的小儿子福尔泰还没有回来,不安的问向福伦。

“这个只有等尔康出来再说了”福伦叹了一口气,吩咐下人把老李送到大夫那里。咳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正在福伦吩咐时,由于没有门房看着,永琪府中的下人抬着装着福尔泰尸首的草垫就进了福府。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福伦看到六七个人抬着个草垫,草垫上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还蒙着白布进来,立刻怒斥道。

“这里是福府吧,我们是和福尔康少爷一起来的。我们是五阿哥府中的下人,这是你们府的东西,请接收”为首的人说完,抬着的草垫放到地上,五阿哥府中的下人不等福伦府中的人反应过来,就急忙离开,不离开的话,等到发现是他家二少爷的时候,自己这些人多被动。

看到那些下人一下就离开了,真是来是风,去是风。福伦府中的下人看着草垫上的白布,伸手把白布一拉,啊的一声,瘫软在地上。众人听到叫声,连忙都把注意力放到草垫上,一眼就看到自家二少爷,分开的头和身体,尤其是死不瞑目的眼睛好像是在看着每一个人。

“尔泰,尔泰”福伦夫人一下扑到在福尔泰身上,眼泪像瀑布一样流下来。哭的声嘶歇力,悲戚的声音传遍了福府。至于福伦,看到是福尔泰就一下晕了过去,再晕倒前,脑里唯一的想法是福家终于绝后了,绝后了。

两天后,福家开始为福尔泰办丧事,由于是死刑犯,为了避嫌,除了五阿哥派人出席外,根本就没有外人来拜祭。整个灵堂泠泠清清,除了福家的人剩下一个都没有,连福尔康也没在灵堂里,整个人都在秋菊园中。

福伦夫妻看着这惨淡的一幕,不禁心灰意冷,自己唯一的香火死了,剩下一个是太监也是靠不住的,连自己弟弟的丧事都不出席。自己夫妻以后怎么办呀。

还有那个五阿哥不是尔泰的好朋友么,连面都不露,就派个下人来,真是凉薄呀。这场丧事结束,福伦夫妇就全部病倒,整个福家就只剩下福尔康这一个主子了。

这可把福尔康乐坏了,以前拿钱还得和福伦夫人要,现在干脆家里的财政大权全都在自己的手中,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福尔康过上了以秋菊园为家的生活,每天在银朱粉的世界里飘飘欲仙。

五阿哥这几天可真是一个累字了得。本来尔泰的丧事,他是一定要去的。可是小燕子自从那天晕倒醒来后,就开始神神兮兮,一步也不肯离开自己。

自己去哪,她都跟着,连自己如厕,她都要在旁边。晚上更是紧抓着自己,一宿一宿的不睡觉。一直说着什么尔泰就在旁边看着她的话,害的自己现在每天精神不振,每次刚要睡着,就被小燕子给弄醒,现在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睡一觉。

尔泰的丧事那天,用起一大早就要赶去为尔泰上一炷香,可是小燕子又哭又闹就是不准自己去,说她害怕,怕尔泰来找她。看着小燕子可怜的样子,永琪又败下阵来,只能在家里陪着小燕子。这样总不是一个长久之计,永琪每天躲在想办法,转移小燕子的注意力,今天他终于想到办法。

“小燕子,你不是想开家酒楼么,我已经找好了位置,我们去看看怎么样”永琪看着现在有着很严重厚厚一层黑眼圈的小燕子,正在打着哈欠,却不敢闭眼的样子,开口道。

“现在就找好拉,这么快,我们去看看吧’小燕子听到酒楼找好了,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来,拽着永琪就要去看酒楼。由于小燕子打起了一点精神,为了忘了福尔泰,小燕子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间酒楼上,很快,会宾楼就要开张了。

宫中,乾隆通过暗卫的报告,也确定下来兰馨的额驸的人选多隆。对于这个结果永d和皇后都相当满意。

尤其是看过报告的皇后,更是相当的满意。在这段时间,乾隆还下了一个命令就是先下了个暗旨给都统,几天会都统夫人雪琴重病去世。

然后乾隆又找个理由,把硕王降到了贝勒,硕王终于等到了圣旨,感激涕零,终于自己家的事是结束了。

至于皓祯和白吟霜早已没有人关注,只是在皓祯被扔到京城外,第三天暗卫送来报告,皓祯在夜晚饿死了。白吟霜在皓祯饿死的那天,开始了接客的生涯。

由于没有舌头,成了哑巴,白吟霜的生意并不是太好,为了赚钱,妈妈给白吟霜安排很多的客人,白吟霜的身价也降到了最低,没几天,白吟霜开始习惯于这种声色犬马,迎来送完的生活。三年后,白吟霜由于接客众多,身体开始有病了,看到她不能赚钱,妈妈把病的要死的白吟霜赶出了,之后白吟霜就没了消息,不知生死……

宫里准备良久的选秀终于拉开了帷幕。这天早上,阿桂早早就把准备了好多的婉言,金锁有交代了一番,就送她往紫禁城赶去。无数的秀女都开始了决定自己未来的选秀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