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福尔泰死了

    今天的聚会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乾隆对好几个八旗子弟的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多隆,皓祥和福灵安这三个。

这三个都很不错,现在看多隆的身份,家世最是和兰馨相配的。尤其是多隆的秉性乾隆认为自己还是了解的。现在就先初步定下是多隆,在派人调查多隆的事吧,毕竟兰馨的一辈子是最重要的。

聚会马上就要结束了,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有刺客,有刺客,快就驾,护驾”声音响起,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衣,脸上遮起一块黑布,手里一把长剑就向乾隆的方向飞驰过来。

乾隆看到刺客,下意思把身边的永d护在了怀里,一把把永d拉到自己的身后,自己直面对刺客的长剑。多隆和皓祥看着刺客,立刻奋不顾身的挡在了乾隆的身前。

福灵安呢,一下和刺客交起手来。刺客和福灵安一交手,那边其他的八旗子弟也反应过来,这时不表现,更待何时。大家全都上来,七拳八脚几下就把刺客制服在地。乾隆身后的永d在刺客倒在地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刚才乾隆的举动实在太让他意外了,他真的不明白乾隆为什么会自己面对风险和把他保护在身后,这还是他的那个皇阿玛么,他是一国之君呀……永d就这样瞧着冷冷看着乾隆的刺客,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乾隆看到刺客已经被制服,连忙回头看看身后的永d,不知道他有没有吓到。乾隆回头后才发现,永d就这样直勾勾的瞧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永d,你没事吧,是不是吓坏了,刺客已经制服了。有皇阿玛在,不会让永d出危险的。’乾隆担心的说道。今天自己实在是不小心,怎么会出现这种事的。乾隆狠狠地瞪向那个狗胆包天的家伙,敢行刺朕,朕不灭你九族。

“皇阿玛,皇阿玛,能错了,他不是刺客,不是刺客”乾隆刚准备把受惊过度的永d先让吴书来送回乾清宫,就看到远处永琪和两个小太监跑了过来。

“什么不是刺客,永琪,你怎么会在这里”乾隆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永琪,那两个太监也那么眼熟,不就是小燕子和福尔康么。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还和这个刺客搅在了一起。

永d一看到眼前的三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说怎么突然出现刺客,看来乾隆不在脑残了,还是会有刺客这场戏出现,看看这个刺客不会就是福尔泰吧。永d心中暗想道。

“皇阿玛,这是尔泰,他不是刺客。我们是帮兰馨选额驸,才想出这招假刺客的方法的。”乾隆听了永琪的话,实在不知道对自己这个儿子要说些什么。可能是已经失望到底了,现在一点愤怒的反应都没有。

假冒刺客行刺皇上,这是怎么胆大包天,异想天开荒谬至极的想法。听了永琪的话,一直把刺客压在身下的一个身材有些肥胖的八旗子弟也慢悠悠的起了起身来,可是一不小心又摔在福尔泰的身上,就听到福尔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就晕了过去。

“把刺客的黑布给我拿下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福尔泰这个狗奴才。’乾隆的命令下了,立刻有人把福尔泰脸上的黑布拿了下来,一看果然是福尔泰。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乾隆确定后,狠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来人,把刺客福尔泰关进天牢,三日后午时问斩”说完,就带着永d,没有理睬已经傻在那里的三人离开了御花园。

‘皇阿玛息怒,皇阿玛息怒,饶了尔泰,他也是想帮皇阿玛”永琪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大声的为尔泰求情起来。‘皇上,皇上,尔泰没有错,请您抱着一颗宽容的心来包容我们吧”

“皇上,皇上,我们知道错了,饶了尔泰吧”小燕子干脆想起身,拦住乾隆和永d。都是自己的主意,才让尔泰现在被打入大牢,小燕子觉的好内疚。

“永琪,你们听着如果你还想和小燕子在一起,就不要再管这件事,否则,也行,只要拿小燕子换福尔泰就行了,朕给你半柱香的考虑时间,你来定吧。”乾隆实在不想在让他们纠缠,还敢说自己不善良,那好朕就给他们宽容。

我倒要看看这些满嘴宽容善良的人怎样选择。乾隆停下脚步,干脆和永d坐在御花园的凉亭里,等着三个人的结果。

小燕子一听乾隆的话,一下就安静下来,她知道现在乾隆说的话完全是真的,只要永琪和自己说交换,那么自己的小命就没了。她,小燕子还没活够呢。

乾隆看到小燕子一下就没了动静,永琪和福尔康也不出声了。就决定再加一点火,让它烧的更猛烈一下吧。

“来人,去泼一盆水,福尔泰清醒,清醒”乾隆这条命令下完,就听到身边永d笑了出声。“笑什么呢‘乾隆看到永d恢复过来,心情还好起来,调笑的问道。

“皇阿玛,你真的好厉害,永d佩服,好佩服”皇阿玛竟然想出这种兵不血刃的招数,他们自己决定,人性中的阴沉,自私表露无疑。真是一场好戏,好戏。在侍卫把福尔泰叫醒前,那些八旗子弟已经一一告退。

毕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乾隆还是不愿让满朝武都知道。侍卫一把冰凉的井水扑在福尔泰的脑袋上。福尔泰一下就醒了。福尔泰一听完吴书来对他说了经过,尤其是自己的性命掌握在永琪小燕子和自己哥哥手中,连忙期待的看着他们。

“永琪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还是你的伴读,你一定会救我,是么?”福尔泰先是期待的看着永琪,可是永琪只是转过头去不在瞧他,只留下一个背影给他。

‘小燕子,这都是你的主意,我是照你的吩咐办事的,小燕子,你一定会救我的。你不是说小燕子,你最够朋友的,小燕子”小燕子听了福尔泰的话,只是不停的掉眼泪,什么都不敢说

,尤其是之前永琪已经暗示过她,千万不要乱逞能,要不真会掉脑袋的。她小燕子还要和永琪在一起呢。小燕子就这样变成了紫薇和白吟霜的综合体,一直哭的不停,愣是一句话不说。

“哥,哥,你一定会救我的。本来今天小燕子是让你去的,是我看你身体不好,才顶替你的。哥,我是替你送死,你会救我的,会吧”尔泰最后的希望放到福尔康的身上。

‘尔泰,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明明是你想争这个功劳的。我是哥哥大度让给你,你去想让我替你送死。尔泰,你太自私了。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家里的。

“福尔康开口道,看到尔泰绝望的样子,福尔康心里好爽,自从他出事后,家里就把焦点放到尔泰身上,自己这个长子成了摆设。只要这回你死了,福家就是我福尔康自己的了,秋菊园,我可以明天享受那里最好的享受。

“哥,不福尔康,我算看透你了,你是不是嫉妒我是正常人,而你变成个太监,心里不公平呀。你看看一个太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得了,也好救我这个福家唯一血脉延续者,知道不”

福尔泰一听福尔康的话,气的毫不留情的揭开了福尔康的伤疤,在那里又重重撒了一把盐。乾隆和永d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福尔康成了太监,不会就是上会打得后遗症吧。

真是老天有眼,这个消息一定要告诉紫薇,看看紫薇还想不想和个太监在一起。永d和乾隆想的是同样的,不过他多想的一件事,福尔泰在午时问斩之前,一定会被好好招待的,生不如死一定会是他接下来的写照。

看看皇阿玛身边的吴大总管的眼睛都绿了。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太监,这就话可是至理名言。福尔泰可惜你竟然不知道这个简单的常识。

尔康是太监,这个是真的,永琪和小燕子审视,震惊,甚至一点点鄙视的眼光狠狠刺激了福尔康那颗脆弱的小心脏。

“福尔泰,就算我是太监,至少我还活着,总比你这个明天就要死了的人强。福尔泰你去死吧,我会大人大量替你收尸的”福尔康强忍住怒气,嘴里说出不断刺激福尔泰的话。

乾隆看着半柱香要烧完了,才站起身问道“有答案了么,你们是谁替福尔泰,还是就这样让他自己明天午时问斩,小燕子,你愿意替福尔泰么?”

乾隆的目光扫向小燕子,小燕子连忙低下头不出声。“永琪,福尔康,你你们呢?”依然没有声音,沉默不语。

福尔泰看着他们的动作,知道自己命是保不住了,开始一顿大骂,骂老天不公,骂老天不长眼,尤其是小燕子和福尔康被他一直骂着

“小燕子,你这个扫把星,和你在一起就没有好事,你怎么不早点死,你算计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小燕子我一定每晚都在你床边,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看着你,无时无刻不再看着你,还有你福尔康,我也会的”

福尔泰嘶声力竭的诅咒声越来越远,但却在小燕子心上深深烙下一个阴影。“好了,既然这样,你们就跪安吧”乾隆瞧着永琪和小燕子,特别是小燕子已经没血色的脸,心中感到很解气,叫你喜欢永d,叫你和我争永d,这回不吓死你来着。要不要晚上派人好好吓吓小燕子。乾隆恶趣味的想到。

和永d在一起自己越加的恶趣味起来。腹黑现在就是乾隆离开脑残后另一个形容词。

当天,小燕子就一直拉着永琪不敢闭眼睛睡觉“永琪,尔泰会不会来找我,我好怕”小燕子在床上拉着永琪的手,问道“不会的,现在尔泰还没死呢,要找你也是明天,今天你就好好睡一觉吧”永琪实在是困到不行了,今天的经历实在有些累了。

“不行,明天尔泰回来找我,永琪,我好怕,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小燕子一听永琪说明天尔泰回来找她,吓得浑身颤抖,汗珠从她的身上不断地掉了下来。

“小燕子,你别怕,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来快睡吧,我们明天还要帮尔泰收尸呢”永琪一看小燕子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说错话来,连忙把小燕子搂在怀里,继续安慰起来。好困,永琪渐渐眼睛睁不开来了,说着说着就自己进入了梦香。

而他怀里的小燕子却根本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尔泰就来到她的面前,要掐死自己。于是小燕子即使再困,也不敢闭眼睛,就这样睁着大眼睛到天亮。

福尔康可完全没有小燕子的愧疚,出宫后,他没有回府告诉福伦夫妇,尔泰出事的消息。而是直奔秋菊园。去享受一下人间极乐的快乐。

“好舒服,你真棒,和你在一起就像在天堂一样”福尔康在完事后,对着身边的男人娇媚的说道。“你喜欢就好,我这还有些好料,你想不想尝尝”男人早看出福尔康是个肥羊,今天又拿出新的货来。

“什么东西,比上回的还好”福尔康一听好东西,立刻提起了精神。现在那种烟他已经迷上了,一天不吸就浑身不自在。难道这东西比那烟还是享受。

“我们要不熟,我都不介绍给你,这是个缅甸皇室那里得到的,叫银朱粉,只要一点,比你吸的烟,还享受百倍呢”说着男人起身下床,拿出了一个小包,在福尔康身前打开,里面是些白色的粉末。

“真的么,我试试”福尔康一吸,果然比烟的效果还好,他感觉自己飘飘欲仙,自己好想飞了起来,越升越高,慢慢的到了天堂。‘怎么样,没骗你吧“男人看到福尔康享受过了,开口道。“确实是好东西,以后我就用这个”福尔康意犹未尽的回味道。

“喜欢就好,不过,这银朱粉的价格可是不菲呀。毕竟我们的货也不多的”男人犹豫的说。“没关系,钱都是小事,你要多少钱,只管开口。只要有货就行”福尔康想到明天福尔泰死后,整个福家就是自己的了。不禁财大气粗的说道……

第二天午时,福尔泰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时刻,他恐怕是所有死刑犯中最想快点死的一个了吧。昨天到现在,他的经历简直是不堪回首,从古到今所有的酷刑全都在他身上,一一体现。先是在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到现在为止,福尔泰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竟然没死,真是个奇迹。

“午时三刻到,行刑”小燕子,永琪和福尔康就看着福尔泰的脑袋从身体中掉了下来,慢慢的滚呀。滚呀,一直在小燕子面前停住了。小燕子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福尔泰的脑袋,啊了一声晕倒在永琪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