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梅花落幕(一)

    永d拿着手里的汤匙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乾隆的嘴边,乾隆张开嘴,咽了下来,真是苦呀。

乾隆刚咽下一口,另一口药就到了他的嘴边,乾隆又只好喝了下去。

“皇阿玛,今天的奏折很多么,您怎么现在还没批完。”永d问出了自己的好奇,毕竟自从他搬进乾清宫后,乾隆就把批阅奏折的事放到了下午,在永d练字的同时他自己也开始批阅奏折。

今天乾隆看的就不是普通大臣上来的奏折,因为奏折的封面就不是同样的颜色。

“永d,想知道朕看的是什么么,这可是个新闻的。”乾隆看到永d对着手边的奏折感了兴趣,忙谈起这个奏折,顺便把永d手中的药碗交到吴书来手中。

“猜猜皇阿玛手中这个奏折里写的是什么。”乾隆看着永d起了调笑的兴趣。“皇阿玛,这个奏折可以让永d看么,不会违反规矩吧。”永d谨慎的问道。

在大清朝中,如果是大事的奏折是不允许他们这些好没有参政的阿哥看的。

“没事的,过来看吧。”乾隆把奏折放到永d的手中。

“什么呀”永d把奏折打开,一看竟然是皓祯,白吟霜两人身世的调查报告。原来皇阿玛现在就查了出来。

“皇阿玛,这个皓祯竟然不是硕王的亲生儿子,而那个白吟霜却是硕王府的四格格,皇阿玛不是会出现这么巧的事吧。”永d表现出满脸好奇的样子。

“是呀,这件事确实太巧了,那永d认为朕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呢。”乾隆把问题交给了永d。

“皇阿玛,这件事儿臣也不知道,不过我想皇阿玛应该想好主意了。皇阿玛想怎么办呢。”永d看着乾隆就知道他一定有了主意,不依的问道。

“好了,既然永d想看朕是怎么处理的。那就看看朕想怎么样处理这件事的。”乾隆说完,就命令吴书来,传旨把硕王叫来

。“皇阿玛,现在硕王还没有来,不如我们抓紧时间把该做的事做完好不好。”永d看了眼乾隆,又把那碗药端了起来。

“永d,药凉了,对身体不好的,再说朕已经要好了,不用在吃药了。”乾隆抗拒的看着永d手里的药碗。

“是呀,皇阿玛,药确实有些凉了,不过没事的,我让人在端来一碗,还好,小厨房的药一直都有在熬,就怕出什么意外情况。”永d听了乾隆的话,看了眼前的药碗,平淡的说出让乾隆崩溃的话来。

“永d,不用了,朕现在喝这个就行了。”乾隆把永d手中的药碗接过手中,闭上眼睛一口就把剩余的药都喝了下去。

还要换,那刚才喝的都不算了,还要重喝,还是自己把眼前的药快点喝完吧。永d看着乾隆痛苦的表情,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些天以来,他早就发现乾隆竟然有怕苦的毛病。当发现这件事的时候,永d也愣在那里,不敢想象平时高大威猛的乾隆竟然会有这种小孩子才会有的毛病。

自从知道乾隆这个毛病后,永d就开始试探起乾隆的底线,这种汤药对乾隆的病来说是最有效的,只是它的苦也不是普通汤药所能比得上的。

乾隆这个毛病根本没有太多人知道,为了维持自己皇上的形象,太医院的太医自然是不知道的。

永d也就开始了每天亲手为乾隆喝药的行动,看着乾隆明明和抗拒却咬牙忍受的表现。永d心中有种报复的快感。

皇阿玛前世你这麽对我,今生我不忍心那样对你,但是这些就当对你的一点点惩罚。皇阿玛既然你病已经好了,还要每天装病,要我伺候你,那我就将计就计。

反正这些汤药喝多了,也没有坏处,我已经就太医稍稍改了药方,药性降低,但是苦的味道却节节升高。

“皇上,硕王爷来了。”吴书来走进内室,在乾隆身边说道。

“来了,好,永d和朕一起去会会这个硕王爷。”乾隆拉起永d的手,和永d一起走到了大厅。

“微臣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见过十二阿哥,十二阿哥吉祥。”

硕王跪在地上看到乾隆旁边坐着的一个少年,这个就应该是十二阿哥吧,听说现在他深受圣宠,深的乾隆的喜爱。今天一看真是名不虚实。

今天皇上传我是什么事,难道是选了皓祯当成了额驸。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硕王,知道朕今日找你是什么事么。”乾隆阴沉的看着硕王,冰冷的开口道。

“微臣不知,不知圣上传召微臣是什么事。”硕王看着乾隆阴沉的脸,心中有些打鼓,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硕王,你不知道,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知道,你是不是想等到你们家满门抄斩的时候,还是一个糊涂鬼吧。”乾隆看着满脸茫然的硕王,把手中的奏折扔到硕王的脸上。

“自己看看到底是什么事。一个连自己家里都没能明白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当上大清的王爷。”

硕王被奏折打在脸上,颤颤抖抖的伸手打开了奏折。当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硕王“啊”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昏倒在乾清宫的大殿上。

乾隆没想到硕王竟然这么禁不住打击,一下就晕了过去。

“皇阿玛,硕王爷没事吧。”

永d有些同情这个被所有人瞒在骨子里的硕王爷,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皓祯竟然不是他的孩子,自己一直无视冷落的皓祥却是自己唯一的儿子,还有自己福晋竟然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来,他的硕王位置恐怕也要到此为止了,甚至唯一的儿子恐怕也要性命不保……

吴书来,来到硕王身边在硕王人中下掐了几下,硕王才缓缓醒来,看着自己仍然在在乾清宫的大殿上,证明刚才发生的不是一场恶梦。

硕王反应过来,嘴里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口鲜血吐完后,硕王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他强撑着身体,跪在地上,老泪纵横,不断地磕着头

“皇上,老臣愿意现在现在放弃王爷的头衔,皇上怎么处理,老臣都愿意接受,只要皇上能放过老臣唯一的儿子,皓祥。只要留他一条性命,老臣就知足了。”硕王跪在地上不断地给乾隆磕头。

永d看到乾隆可怜的样子,心里有些同情,他站起来看着乾隆想要开口替硕王求情,毕竟皓祥也是乾隆朝后期的一个能臣。

乾隆看到永d的表情,就知道永d要说话,他用眼神示意永d把话说出来,这样也让硕王领永d一个人情。

“皇阿玛,我想这件事硕王爷也是受害者,他和皓祥全都是不知情的。虽然硕王爷有管教不严的错误,但是罪不及皓祥的。求皇阿玛开恩。”

永d在接到乾隆的暗示后,说出了自己想为硕王求情的话来。

“皇上,求求您,放过皓祥吧,就像十二阿哥说的,皓祥是受害者,他是无辜的。”硕王感激的看着永d,对着十二阿哥满是感激。

乾隆看着事情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终于开口道“这件事永d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十二阿哥为你求情,这件事就先交给你处理,要保证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另外,那三个人我想你会处理的干干净净,我不想在听到他们的消息。现在朕要看看你的表现,你知道,你的儿子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救了。”

乾隆恶趣味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倒要看看受到如此大欺骗的硕王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尤其是他的亲生女儿白吟霜。

乾隆倒要看看硕王是怎样处理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又是一切麻烦的源头的亲生女儿。

“微臣遵旨,谢主隆恩。”硕王没有想到乾隆竟然会让自己来处理这件事,他现在恨不得把这群人挫骨扬灰,他们毁了自己的一切。

硕王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乾清宫,回到硕王府的。一回到硕王府,没有理会在一旁关心问着自己的福晋雪如。

以前对这个女人自己一向是疼爱有加。没想到竟然宠了一个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硕王现在的心情很乱,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福晋雪如,就走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雪如感到很意外,今天王爷突然被传召进宫后,自己的心就七上八下的,乱个不行。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雪如一脸担心的看着进书房后就紧闭的书房的门。叹叹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好看到皓祯和穿着虽然是丫鬟的服饰,布料却极其豪华的白吟霜抱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

雪如看着自己女儿和养子感情很好在一起亲密的样子,心里感到很欣慰。自己实在是亏欠了吟霜,还好现在找到她后,自己会好好补偿吟霜的。

突然雪如想到皓祯马上就要尚兰馨公主,成为额驸的事情,又开始为自己可怜的女儿而不值。自己女儿如果不是被换,现在还是金枝玉叶的格格,怎么会成为卖唱的歌女。吟霜,自己那苦命的女儿。

但是即使雪如对白吟霜百般心疼,也没想要皓祯放弃a兰馨机会,毕竟雪如的本质还是自私的,要不也不会做出狸猫换太子的事来。

晚上,硕王在书房一直坐了一下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他终于推开了书房的房门,来到了雪如的房间,一抬头就看到在雪如身边当丫鬟的白吟霜。

《诸世大罗》

之前的硕王没有细瞧过白吟霜,这回一观察,才发现白吟霜的眉眼和雪如年轻时有着七八分的相似,这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对着自己这个女儿,硕王的感觉是爱恨交加,但是恨还是比爱多,就是因为她才发生今天的事,硕王宁愿永远不要知道有这个女儿。

“你们都下去,我和福晋有话要说,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许进来,知道了么。”硕王看了眼房间里的下人,尤其是白吟霜,命令道。

“是”丫鬟们听完硕王的话,全都离开了福晋的房间,白吟霜也不例外。今天正好有时间,可以去找皓祯,好想他,最近在福晋身边,有好多天没有和皓祯……白吟霜想到这里,脸红了起来,向皓祯房间走去。

这边福晋很意外硕王的表情,“王爷,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雪如走到硕王身边,关切的问道。

“雪如,我和你在一起也有二十几个年头了吧,你说说我对你可以说够好了吧,府里除了翩翩一个侧福晋外,就没有其他的女人了吧。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来。”

硕王看着雪如,质问道,他实在不明白是什么让雪如这样做的。那时翩翩虽然得宠,但是她一个回人,根本动摇不了雪如嫡福晋的位置,即使她生了儿子,也只是个庶子。雪如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爷,你在说什么,妾身怎么听不明白呀,王爷我做了什么,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雪如感到今天的硕王非常的奇怪,但是她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毕竟白吟霜的事,王爷是不会知道的。

“雪如,你不知道我说些什么,那好,我本以为你会自己坦白,看在我们多年夫妻的情分上,也许会给你留个体面,可是你自己不珍惜机会,好好,别怪我无情,不讲情面。我问你,你房里那个叫白吟霜的丫鬟是怎么回事。”

本来雪如还有些紧张听了硕王的话,但是听到是问吟霜,就放心下来,一定是王爷发现她和皓祯的事,怕影响尚公主的机会,于是笑着答道

“王爷,吟霜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父亲死了自己卖身葬父,正好被我遇到了,就买了她来府里当个丫鬟。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和皓祯对上了眼。我知道现在是娶公主的关键,但是大丈夫谁不是三妻四妾。说句不好听的话,皇上还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兰馨虽然是公主,但也不能不让自己丈夫纳妾吧。我准备等公主娶进门,过个一年半载,再给吟霜过个正路,给她个名分。我想公主是不会介意的。”

雪如的话,还没有说完,硕王就气得冒烟了。她想得都是什么,还要公主和丫鬟共有一个丈夫,还要给一个丫鬟名分。多亏没有尚到公主,否则就不是眼前的情况了。

“你给我闭嘴,我问你那白吟霜身上的梅花印和你经常拿的梅花钗又是怎么回事,你不会不承认吧,我的好福晋。”硕王实在不想在和雪如绕弯子,干脆直接挑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