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生病 紫禁城

    乾隆心花怒放的吃着永d喂在嘴中的食物,根本没有在乎永d喂他的是什么,反正只要是永d喂的就都是甜的,就都是好吃的.

乾隆短暂的享受后,换来了沉重的代价。当晚,太医院的太医齐聚乾清宫,原因是什么,原来,乾隆回到紫禁城后,从傍晚一直上吐下泻,肚子疼的要命。

吴书来看到乾隆这个状况,急忙去太医院把当值的太医全传到了乾清宫,给乾隆会诊。太医们给乾隆诊断完,相互对了对眼色,不知道该怎么说。

“胡太医,皇阿玛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病了。他上午还好好的了,怎么就突然这样了。”永d看着乾隆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为了不让自己担心,强忍着疼痛的样子。

从傍晚到现在,皇阿玛他,先是一顿狂吐,直到吐的只剩下酸水,接着就开始不停地出恭,到现在已经六七次了。

皇阿玛这是怎么了,永d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脆弱的乾隆,这时的乾隆让他的心好疼,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乾隆。乾隆在他心目中一向是那个高山一样屹立不倒。

“回十二阿哥的话,皇上的病,我们太医诊断是因为皇上吃了太多的食物,引起胃部不适,另外这些食物中有一些放在一起对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但是皇上龙体尊贵,在一起就引发皇上腹泻的症状。”

李太医没办法只好说出诊断的结果。御膳房,这回不是我们太医院为难你,只是我们自保而已。

永d一听到李太医说是吃坏了东西,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怎么会是吃坏东西,皇阿玛今天吃的都很正常,除了中午时自己喂他吃的那顿。

永d想到当时自己只想着要报复乾隆,根本没考虑什么营养问题,乾隆的胃,只是不断地把菜喂给乾隆。皇阿玛也是的,来者不拒,那么一大桌的菜最后就只剩下盘底了。一定是这顿饭惹出的事,永d想到是因为这些,都是因为自己,乾隆才会现在倒在床上。永d感觉好抱歉,不敢抬头在看乾隆。

这时,皇后,舒妃,纯贵妃一群乾隆的妃嫔也全都到来,莺莺燕燕的围在乾隆的身旁,左一声问候,右一个递毛巾给乾隆擦脸。

永d闻着乾清宫一时充满的香粉味,觉的特别的刺鼻,实在忍不住这种恶心的感觉,从乾隆的卧房中退了出去,来到太医身边,看着太医开的药方。

皇后呢,她现在可没有时间,和这些妃嫔一样,跑到乾隆面前争宠,献媚。她正忙着处理对生病这件事进行调查。

“吴书来,去御膳房把管事的给我带上来,看看他们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怎么拿起皇上的龙体开起玩笑。”皇后听了太医的话,立刻命令吴书来把御膳房的负责人带上来。

吴书来一听皇后的话,脸色一变,今天皇上的御膳根本不是御膳房负责的。罪魁祸首就是你最喜爱的十二阿哥。这就话吴书来这样不敢告诉皇后,但是今日皇上出宫的事,如果传来御膳房的话,就会人尽皆知的。

吴书来只好走到容嬷嬷面前,悄悄在容嬷嬷耳边耳语了几句。容嬷嬷脸色一变,又来到皇后耳边说了几句。皇后那拉听了容嬷嬷的话,看了眼还在太医身旁的永d没有再说些什么。

乾隆在内室自然也听到了太医的回报,吃坏肚子,没想到自己的胃竟然如此脆弱,这些年养尊处优,没想到自己的胃竟然这些小刺激就变成这样。

乾隆苦笑着看着围在自己身旁的莺莺燕燕。这些以前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可是现在她们身上的香粉的味道,乾隆一直感觉要打喷气,有些喘不上气来。

“朕没事,你们都跪安吧,真要休息了。”乾隆看了四周,没有看到想看的身影,不悦的说道.

“臣妾遵旨,皇上保重身体。”因为乾隆的命令,众位妃嫔只好不甘不愿的请安告辞了,但每一个仍然不忘给乾隆一个媚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乾隆。

乾隆现在突然有一种女人多也不好的感觉,这么多以前喜欢的女人都是一派含羞的看着自己,自己却是感觉很烦。永d,朕现在倒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朕现在可是为了你修身养性了。

等到妃嫔们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出去,乾隆才看到站在御医身旁的永d,正在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乾隆看着永d脸上担心愧疚的表情,心里不禁一暖,看来这场病也不是白生的,至少引起了永d对自己的愧疚。如果利用的话的话,自己和永d的关系一定会……

乾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时,呵呵的笑了出声。吴书来在妃嫔们一退出就来到乾隆身边伺候,听到乾隆发出的声音,以为乾隆还是疼的难受,忙去叫太医过来。

“皇阿玛,你还好么,是不是哪里难受。”永d一听到吴书来叫太医,就立刻来到乾隆的身边,关心的问道。

都是自己不好,才会害皇阿玛这样的。永d内疚的想到。

“永d,朕没事,只是还有一些疼,一会儿,你给朕揉揉就好了。”乾隆趁机可怜兮兮的说道。现在趁着这个小白羊放开了心房,内疚不已的时候,大灰狼展开了攻势,想把小白羊吃进肚子里。“太医,快看看皇阿玛他怎么还是那么难受,你们的药怎么没效果呀。”

永d不满的看着太医。胡太医一听十二阿哥指责的话,汗立刻流了下来。现在整个皇宫谁不知道十二阿哥最的圣宠,被皇上留在乾清宫亲自照顾。连先前的端慧太子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所以一被十二阿哥责问,胡太医的汗留的更快了。

“回十二阿哥的话,微臣的药要过一段时间才起作用,皇上应该很快就不疼了,药马上就会起作用的。”一听胡太医的话,那么皇阿玛还要疼一段时间,永d就越发心疼下来。

乾隆看看永d的表情,心中一喜,对着太医说道“朕想休息,你们就跪安吧,吴书来,等朕醒了,再把药端来。”

“奴才,臣告退。”吴书来和胡太医一群人就退出了内室。

这样内室就只剩下乾隆和站在床边一直低着头的永d。“永d,站那么远看什么,来坐在皇阿玛身旁”乾隆向永d伸伸手,就把永d安排在自己身边坐在。

“皇阿玛,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这样,皇阿玛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永d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好了,不是永d的错,朕没事,如果你觉的对不起朕的话,就来给朕揉揉肚子,朕的肚子好疼的。”乾隆拉起永d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渴求的看着永d。

至于眼前满是愧疚的永d,自然不会注意到乾隆的小心思,手自然的放在乾隆的肚子上,给乾隆揉了起来。

好舒服,真是好舒服,乾隆感觉永d滑嫩的小手不断在自己的肚子上游走,又滑又嫩,真是爽的不得了。如果不要隔着衣服就更好了。

乾隆想到做到,把永d的手握住,另一只手拉开自己的衣服,把永d的手没有阻隔的放到自己的肚子上。皇阿玛怎么可以这样,永d的手摸着乾隆光滑的肚子,脸不好意思的红了起来。皇阿玛保养得真好,肚子上一点赘肉也没有,皮肤也是紧紧地,不像别的人又松又软

(乾隆说:永d,你摸过别的男人的。是哪个男人,朕废了他。永d:没有,皇阿玛冤枉,我没有都是烟雪冤枉我。作者我哈哈笑。)

永d的手开始在乾隆手的控制下,慢慢的在乾隆的身上游走。这回感觉确实更好,乾隆在永d的抚摸中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不想放弃眼前的享受。伸手召唤永d也躺在龙床上。

“永d,你也歇歇吧,你今天也是累坏了吧。来,在皇阿玛身边躺下吧。”乾隆招呼永d睡在自己的身旁。

“不要了,皇阿玛我不累。我自己会房间休息吧。”永d忙拒绝道。

“来吧,到朕边上躺下吧。”乾隆拉着永d的手,把永d强拽在自己的身边。

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睡吧,来皇阿玛搂着你睡。”乾隆拍了拍身边不安分的永d,强行按着他睡了起来。永d被乾隆搂在自己的怀里,慢慢的睡了过去。乾隆看着永d慢慢熟睡,身体也不再僵硬,放软下来。

乾隆看着像个小猪似的,熟睡的永d,轻轻地在永d脸上亲了一下,也搂着永d慢慢睡着了……

这几天是乾隆的蜜月期,他因为自己的病,让永d心存内疚,使自己现在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嘴的美好生活。尤其是有着心爱人的贴身伺候,真是舒服的不得了。

好日子终于要过去,随着暗卫把硕王府的情况上报后,乾隆一下子就气得差点跳了起来。这些都是什么,硕王府好大的胆子,竟然玩起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拿一个不知谁家的孩子来替换硕王福晋新出生的格格,成了硕王府的嫡子,这个福晋雪如的胆子真是不是一般的大。但乾隆也觉的她的脑袋确实是有些问题,在大清朝还没有因为没有剩下嫡子就被废掉的福晋,这个雪如也真是脑袋有病。

乾隆看着这出狸猫换太子的报告,没想到这个白吟霜竟然就是那个硕王府的格格,还和那个皓祯混在了一起,就这样捣乱了大清的血脉的家伙,是绝对不可以原谅的。乾隆下定了决定,这个雪如还有她的姐姐雪琴都是要死的,而皓祯和白吟霜就交给硕王自己来办吧,乾隆恶趣味的想到,

毕竟这件事不能伸张,虽然硕王不姓爱新觉罗,但是百姓却不是很清楚,为了避免这件事在百姓中给大清的江山造成坏的影响,乾隆就决定先找硕王好好谈一谈,想到硕王知道真相的表情,乾隆不怀好意的笑了出来。

永d看着乾隆看着报告先是怒气冲冲,后来就不知想到什么又笑了起来。对于这个奏折也有些好奇了。

“皇阿玛,该吃药了。”永d端过吴书来递来的药碗,来到乾隆身边。

“皇阿玛,药来了,永d喂你吃药。”永d吹了吹汤匙里的药递到了乾隆的嘴边。乾隆看到眼前又是一碗苦溜溜,黑漆漆的汤药。乾隆不禁皱起了眉毛,这些天甜蜜的生活中对自己最大的黑点就是每天这碗永d亲手喂的汤药。

永d喂着自己,自然感觉很甜蜜,可是这碗药不是一般的苦,尤其是永d一口一口的喂到自己的嘴边,使自己的痛苦时间加了好几倍。自己多想直接一口就喝下去,可是看着永d祈求讨好的眼睛,只好硬着头皮喝下去,这就是痛却甜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