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看戏 紫禁城

    “按你们的意思,那个富察皓祯倒是个好人选,想想他和傅恒也是同族,应该是个不错的”

那拉还是按着前世的经历,她选上了皓祯。

“皇上,臣妾选好了人选,这几个都是不错的人选。”那拉是个行动派,一定下来,马上敢往了乾清宫。

“这么快就选出来了,皇后你还真关心兰馨”乾隆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为永d已经答应今天和他一起出去。

没想到正好皇后又把兰馨的额驸人选送了上来。乾隆顺势夸了夸皇后,就打开人选名单。

但他看到第一个人选就是富察皓祯,乾隆气的差点把手中的册子扔到皇后的脸上。

皇后,她是什么眼光,这么个见色忘义,不顾老人姓命的家伙,竟然还想肖像我们的兰馨。皇后竟然还能看上这个东西,乾隆对皇后的眼光实在是不敢再相信了。

乾隆强忍着冲动,毕竟她还是永d的皇额娘,不能因为自己一时手快,而使今天的约会取消了,让永d连续几天都不在答理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看看后面的两个人名福灵安,多隆福灵安。傅恒家的庶子,不配朕的兰馨,乾隆在往下看到的名字就是多隆。

乾隆想到上回和永d在一起时,看到那个和皓祯在一起打架的果郡王的儿子。这个多隆,乾隆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就凭那句不想让自己好朋友皓祥受气的话,乾隆就知道,多隆并不像外人说的那样,是一个纨绔子弟。他,还是不错的。

皇后看着乾隆不断变色的脸,心中有一丝慌乱,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皇上不满意富察皓祯。

富察皓祯,不是皇上也说他文武双全么,突然皇后脑中一转,想起上回永d好想和他说过,皇上好像下旨把皓祯好好打了一顿,还去掉了世子的头衔。

好像是因为什么,因为什么。皇后有些想不清楚了,那天自己好像在忙着照顾永z,没有用心听着永d的话。皇后一想到这些,脸色一下就惨白下来。

“皇后这就是你的想法,你就看上了这个富察皓祯。”乾隆看了眼身旁的永d,对着皇后说道。

皇额娘,怎么还是会看上那个皓祯,我不是提醒过皇额娘么,事情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永d的心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皇上,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臣妾还没有定下来,还请皇上斟酌。”皇后现在实在没有办法,自己怎么挑了这么个人选。

现在只好把决定权交到皇上的手中。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朕来处理吧,朕会给兰馨找个好额驸的。”乾隆实在是不信任皇后的眼光,决定还是要自己出马。

乾隆说完,就让皇后告退了,自己也准备带着永d出宫了。毕竟这还是今天的重头戏。乾隆和永d换好衣服就出现在紫禁城的外面,今日的永d是有目的的,他径直准备带着乾隆来到皓祯金屋藏娇的地方,帽儿胡同的四合院中。

在前世自己就清楚这个地方,只是一直没有去过。毕竟这件事在前世还是闹得蛮大的。

乾隆看着好像有目的地的永d,感觉很好奇,永d这是要去哪呀。

“永d,这是要带朕去什么地方?”

“皇阿玛,今天永d要带你去个好地方,今天听永d的安排怎么样。”永d抬起头,满脸期待着看着乾隆。

“当然了,朕听永d的安排。”乾隆对着永d的眼神,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就这样被永d拉着来到帽儿胡同的一间酒楼里。

永d选了二楼,能看到帽儿胡同白吟霜,所住的四合院院子情况的位置。

“阿玛,想吃些什么”永d在店小二进来后,把菜点放到了乾隆的手中。乾隆对于今天的永d实在是太好奇了。

他只是随便翻了翻菜单,就合上菜点,对店小二吩咐道“上你们这里拿手的菜,四冷四热。再上一桌同样的给他们。”乾隆指了指身后的侍卫吩咐道。

“好的,老爷,少爷慢等,一会儿就来了。”店小二痛快的答应下来,忙下去安排。

其实今天永d的打算,就是让乾隆看看皓祯金屋藏娇的地方,让乾隆再看看皓祯的真面目,绝对不能让他把兰馨指给皓祯。

永d绝对没预想到今天的他会这么幸运,连老天都在帮着他。

说起来,这些天由于硕王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尚兰馨公主的身上。所以严格要求雪如要看管好皓祯,绝对不能让他出府,要让他好好在府里好好的学习,练武。

正是因为有了硕王的命令,雪如才开始关注起皓祯,以前由于一直信任自己的孩子,没有去关注他,现在一关心才发现,皓祯竟然在外面金屋藏娇,包养了一个卖唱的歌女。

雪如知道这些事,脸色大变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自己的皓祯还怎么能尚公主,自己家的未来就全都毁了。不行,绝不可以发生这种事,要不自己把亲生女儿换掉的牺牲就全都白费了。

想到这里,雪如带上自己的老嬷嬷,和几个信任的下人就赶到皓祯包养吟霜的帽儿胡同四合院中。

才吃了几口菜的永d,一抬头,竟然看到雪如带着一群人向帽儿胡同赶去。她竟然今天来了,对于这段狸猫换太子子的事,永d了解的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记得就是这天雪如认出白吟霜是自己的女儿,于是把白吟霜接近了自己的府中。看来今日就是认女儿的重头戏了。

永d看到雪如已经要走进了白吟霜的院子了。永d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集中注意力放到窗外。乾隆看着永d的动作,外面有什么吸引他的注意力,乾隆也好奇起来,和永d一起关注在外面。

乾隆自然也看到雪如一行人,咦,这么破的地方,怎么会有一个贵妇人出现在这里,她明显是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对于这个贵妇,乾隆还是有些眼熟的,她好像是,好像是硕王的福晋,她怎么会来这里的。

乾隆看着一直注视着的永d,心中突然有些明悟。原来,永d今天让自己来,就是让自己看这一幕。既然他想让自己看,拿自己就奉陪到底好了。

雪如自然不会知道不远处注视着她的乾隆父子两个。雪如很快就见到白吟霜,然后就和前世一样,让白吟霜离开,白吟霜也自然是不肯,又是跑出了院子,向院外的井投去。然后是雪如发现白吟霜身上的梅花印记,认出她就是自己的女儿。在之后就是皓祯赶来,然后就是雪如带着白吟霜和皓祯回到了硕王府。

乾隆看着自己面前发现的啼笑皆非的一幕,先是跳井,之后又突然改变态度,又带着白吟霜回到硕王府。乾隆觉得这场闹剧,怎么看,怎么让他糊涂。

硕王福晋不同意白吟霜自己明白,白吟霜的身份确实上不了大雅之堂,但是硕王福晋的没脑子还是让乾隆大吃一惊。

想想这种事怎么能大事声张,还能让白吟霜跑到大街上,引起那么都人的围观,真是不智之举,硕王府看来就是一丘之貉。

还有硕王福晋竟然突然转变了态度,好像是看到白吟霜肩膀上的什么,乾隆对于硕王福晋态度的转移还是很感到好奇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她突然不在乎府中的名声,而且还是在硕王府正想尚公主的时候。

永d看着乾隆若有所思的神情,知道今天他拼对了。他今天的决定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的,甚至有可能让乾隆怀疑到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的姐姐兰馨,他实在是顾不上了。本来是有好些办法拆穿皓祯的真面目,只是皇后今日的名单使永d吓了一跳,明明自己已经想了办法。可是最后皇额娘还是选择了皓祯,难道兰馨姐姐的悲剧不可避免么,永d一慌,就想出了这个平时对他来说烂的出奇的主意。

既然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就只能赌赌自己在皇阿玛心目中的分量了。永d知道以乾隆的见识一定早已经怀疑自己的目的,现在就只看乾隆对自己的在乎程度了。永d没有想到自己从何时起开始明白自己在乾隆心中是不同的,现在甚至在赌这种前世甚至想得多不敢想的事情。

“皇阿玛,你在想什么呀”“永d,饭凉了,吃饱了么?”乾隆回过头后,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永d,满脸的担心,眼中掩饰不了的紧张。乾隆笑了起来,顺手让吴书来,把店小二叫了上来,把这些凉的菜端了下去,重新换上热的饭菜。

“阿玛,我不饿。刚才的是皓祯吧,就是他想娶兰馨姐姐,可是他不是现在就包养了一个女人,那怎么对得起兰馨姐姐。”永d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来,永d的目的就是不想让自己把兰馨嫁给他,这个别扭的孩子,真是可爱,和自己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就是为了这个。就为了这个,乾隆看着眼前还装作镇定的永d,笑的更厉害了。

“阿玛,你笑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永d不满的把乾隆放到自己头上的手拿了下去,好讨厌,总是对自己像个孩子,好讨厌,永d瞪了一眼乾隆。不悦的撅起了嘴。

“好了,永d说吧,这就是你想让朕知道的事情。其实你只要直接告诉朕就行了,下回你想干什么告诉朕,不用和朕绕弯子,相信朕,好么?”乾隆没有理睬旁边的侍卫,把永d抱在了怀里,永d的身子和他的年龄相比,还是很娇小,抱在怀里,和自己的契合度相当的很好。

2k小说

那边的侍卫对于乾隆的全都是一副视而不见的面目。永d被乾隆这么一抱,脸一下红了起来,他扭动着身子,想从乾隆的怀里挣脱出来。

“乖,不要乱动,永d还没回答阿玛的话呢,以后不许在这样知道了么,你应该信任阿玛,就像阿玛信任你一样。”乾隆的手加了点劲,使永d不能在乱动。

“阿玛,我下回不会了,阿玛,不要怪永d好不好,永d下回不会了。”永d听着乾隆的话,越发不好意思了,皇阿玛根本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对于这样永d更加不好意思,如果相信皇阿玛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我是不是应该相信他,永d看着乾隆暗暗的做了一个影响他一生的主意。

“永d,既然你不想让皓祯尚到兰馨,朕就不让,最近朕安排一些八旗子弟来考较一番,到时你也来看看,我们一起给兰馨找个好婆家好不好”乾隆看着永d想出了一个主意。

八旗子弟考察,这不又是和上世一样的么,上回就是这次考察才选中皓祯的,不过这回,皓祯已经提前出局,八旗子弟考察自己也能见见这些八旗新锐

好呀,阿玛到时一定要叫永d的。还有阿玛,那个女人好像是硕王福晋,她怎么那么奇怪,脸变得那么快,刚才还是怒气冲冲像是要杀了白吟霜,突然又好像对稀世珍宝一样对着白吟霜,阿玛这是怎么回事”

乾隆对此也是有着疑问的,他也想不明白“永d,等回宫后朕派人调查一下,等调查出来,朕在告诉你。”乾隆下意思的答道,完全沉浸在抱着永d的感觉之中。

乾隆说完就对着身后的侍卫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又陪着永d吃起饭来。乾隆自己没吃几口,只是不断地夹菜放在永d的嘴里,根本不需要永d伸手,只要永d的眼睛看着哪道菜,那道菜就会出现在永d的嘴里。不一会,永d的肚子就鼓了起来。撑的不行了。

“阿玛,我吃了,我再也不吃了,不吃了。”永d开始拒绝张开嘴,拒绝乾隆喂给自己的食物。

“皇阿玛,我来喂你吧,我吃饱了,你还没有吃饭呢”永d的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主意。

“好主意,永d既然想喂朕,朕当然高兴了。”乾隆听到了永d的话,高兴地回答道。毕竟这可是永d第一次想喂自己,乾隆怎么能不满足他的要求呢,他现在可是求之不得。永d从乾隆的怀里挣脱出来,把自己看上的菜夹了满满一盘子,然后开始慢慢的喂着乾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