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选婿 紫禁城

    “永w,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八阿哥看着来找他的十一弟永w,感觉有些奇怪。

永w难道出了什么事,在坤宁宫过的不好。八阿哥连忙追问道,毕竟现在皇宫里就只有自己兄弟二人相依为命了。

“八哥,自从额娘走了,我就感觉什么都不对了。我在坤宁宫时皇后对我确实是不错。可是和他的孩子还是没法比。你说,在坤宁宫能经常看到皇阿玛,可是皇阿玛的眼中就只有永d,根本想不到坤宁宫还有我这个孩子。”永w对着自己的八哥不断抱怨最近生活的不顺心,不如意。

“永w,今天你怎么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我们现在就只有兄弟三个,四哥在宫外,我们指不上。宫里就只有我们。

记住,你养在皇后身前,是额娘临终时为你求来的。你知不知道,皇后身前是什么身份,那是半个嫡子,先帝不就是养在佟皇后身前么。皇阿玛不关注你,你自己不会上前,让他注意你呀。你多在皇阿玛面前晃荡晃荡,看就了皇阿玛自然注意到你了。记住,笑到最后的才是最厉害的。大清建朝到现在还没有嫡子即位的呢。事情还刚刚开始,五阿哥那个废物,已经到了,只要永d在出点事,皇位就只剩下我们兄弟了。”八阿哥安慰着永w。

“八哥,我和永d不熟,他现在住在乾清宫,我们单独见面的机会不多,你要我和他搞好关系,来引起乾隆的注意,可是我应该怎么办呀。”永w一想到永d现在住在乾清宫,眼里就出现一丝隐藏不住的嫉妒。

“事在人为,永w你记住,好好想想办法。……”

“我知道了”

宫外,金锁自从被阿桂救了后,在苏醒时就失去记忆,记不起自己是谁了。在阿桂的安排下,失去记忆的金锁成了阿桂的独生女了,婉言。

开始在阿桂安排的各种老师下进行一系列的训练和教导。

“婉言,记住这些是宫里主要的主子和他们的喜好,你要把他们都背下来,还有这些是宫里需要忌讳的事情,婉言,给你两天的时间,你全部都要倒背如流,我回来检查的。”这是阿桂特意给金锁请的从宫中被恩放出来的老嬷嬷。

对于金锁,这个老嬷嬷还是很喜欢的,不骄不躁,乖巧柔顺,又有着自己的主见,再加上一副天生的好相貌,以及家事背景。只要不出错的话,很有可能的宫中贵人的眼,飞黄腾达的。所以老嬷嬷对金锁要求的就更加严格。

决不能因为这些宫中的潜规则而前功尽弃。

“婉言,现在我们有学习才艺了,我们今天练习的是古琴,记住这是你才艺时要展示的。一定要一鸣惊人,但却不能给人以轻浮的感觉。这是我为你选的曲子“高山流水”开始练习吧。”说话的是阿桂府中最擅长才艺的侍妾。

据说,以前成拜过高人为师,弹的一手好琴。

“婉言,接下来,我们要学习如何取悦男人,过来,跟着我学,看着不同的男人,应该有着不同的眼神……”现在教婉言的是阿桂青楼出身,当过花魁,最受阿桂宠的侍妾。

这就是婉言,也就是金锁一天的生活。早上要跟着嬷嬷学规矩,然后练习才艺,晚上还要学习如何吸引男人,取悦男人。在睡觉前,还要再温习一下今天学习的内容,这就是现在金锁的生活,虽然繁忙,但却充实。

“老爷,婉言这个丫头,真是不错,很有天分,又肯吃苦,婉言这孩子一定会成功的。”阿桂那个最受宠的小妾躺在阿桂的怀里说道。

“那就好,我就知道这个丫头是我命中的福星,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她,尤其是身体方面千万不要生病,要不就真的来不及了。”阿桂对自己亲生女儿就是因为一场突病而倒下的事,还是心存担忧。

“老爷放心,夫人已经在小姐身边放了四个大丫鬟,六个小丫鬟,还有小厮嬷嬷,绝对会照顾好小姐的,。这些都是家生子,您就放心吧。”侍妾温柔的回答着。

选秀马上就要开始了,只要婉言选上,他们家就要发达了。

福家,把福尔康抬回来后,福尔康就一直昏迷不醒。由于家里刚刚被抄,府里就请不到好的大夫。好不容易请来的大夫,看看福尔康的情况。

只是一叹,“大夫,尔康他没事吧,怎么还不醒呀。”福伦着急地问道,尔康一直都是他们家的希望。现在家里也要靠着进了宫的紫薇来转运的。

福伦这时下意思忽略到乾隆根本不会同意,他现在只有这一个希望,就像垂死的蚂蚱紧紧地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这位老爷,夫人,节哀吧。这位公子别的伤虽然重但还好,公子的底子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只是,只是……”老大夫叹了一口气,停下了嘴中的话。

“什么呀,大夫,我家尔康到底怎么了。”福伦夫人听着大夫的话,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公子他,他废了,后半辈子只能是个太监了,还好你家还有一个公子,节哀吧。”

老太夫的话,刚一说完,福伦夫人就扑到尔康身上,嗷嗷的大哭。福伦也面色一变,太监,皇室的女儿是绝不能许配给一个太监的。不行,紫薇不能丢,这件事一定要瞒下来。福伦想到这里,看着老大夫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大夫,谢谢您了,希望您能帮我们保守秘密,毕竟这样的事对我们的名声实在有碍。”“医者父母心,您放心我不会乱说的。”老大夫马上答应下来,开了一些药就走了。完全不知以后的危险。

五天后,在老大夫家中子时突然着起一场大火,老大夫家里祖孙三无一幸免,全部烧死.

自从知道福尔康成为太监后,福伦夫人就一直在哭,苦自己,哭尔康,哭整个家。福尔泰这几天的心情确实非常非常的好,想想现在福尔康一个太监,福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以后家里传续香火的重担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福尔康,我的好哥哥,你的紫薇,做弟弟的我会好好照顾的,你就放心好了。福尔泰想到自己将要成为驸马,实在有些掩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容。他急忙快步走出房间,省的让福伦夫妇看到,破坏他关心哥哥的高大形象。

“兰馨,你回来了,来让皇额娘看看,一年没见,兰馨你吃苦了。”皇后看到一年不见的兰馨,眼泪从眼中掉了出来。兰馨这一年,在蒙古为自己父母拜祭,一去就是一年。

这一年皇后感觉发生了很多事,先是永d生病又好了,然后就是自己又生了永z,之后五阿哥令妃相继失去圣宠,皇上开始重视自己的嫡子永d……这些这些钱就像一场梦一样,当看到兰馨时,皇后才有种感觉都是真的。

“皇额娘,我没事,我很好呀。听说皇额娘生了个小阿哥,兰馨还给弟弟准备了礼物。”一听到兰馨想见永z,容嬷嬷忙把永z抱了出来。兰馨接住抱在了怀里,看看着怀里的永z用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好可爱,好可爱,兰馨一下就被萌到了。

忙把崔嬷嬷手中自己为永z准备的衣服拿了出来。

“兰馨是你自己做的,好细的针脚。”皇后看着兰馨手里的衣服,一看就是费了心思的,为了怕碰到小孩子细腻的皮肤,兰馨把所有的线头都缝在里面,外面还绣着一个可爱的大老虎。

“皇额娘,夸奖了。永z喜欢就好。”

“娘娘,这些衣服都是格格亲手做的,因为不知道小阿哥现在多大了,格格根据身材不同总共做了七八套。”崔嬷嬷忙说道。

自己家格格的辛苦一定要让皇后知道。格格大了,指婚的事还要皇后做主呢。

“崔嬷嬷,说这些干什么”兰馨连忙打断崔嬷嬷。皇后看着兰馨小女儿的样子,欣慰的笑了。她知道崔嬷嬷的打算,想让自己给兰馨找个好婆家。其实这么多年来,兰馨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这件事自己必然会办好的。

“兰馨,你看你也大了,这几天皇额娘想召见一些福晋,你也跟着皇额娘学习些后宫的事情吧。”崔嬷嬷一听皇后的话,就知道皇后这是要给格格找额驸了,作为格格只有在要出嫁前,才才开始有自己的额娘来教习一些持家的本领

。皇后看来是要教自己格格了。崔嬷嬷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一定要睁大眼睛,为自己格格挑个如意郎君。

之后的几天,随着皇后不断召见各府的福晋,全都是家里有成年还没有娶妻的人家。宫中皇上皇后要为刚刚回来的兰馨公主招婿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其中有三家最为关注。这三家是硕王府,也就是我们皓祯的家里。硕王知道自己是唯一一个异姓王,虽然是王爷的身份,但其实所享受的只是一个郡王的份子。整日就怕自己什么地方出错,让皇上找到借口,销了自己的爵位,现在只要自己的儿子皓祯尚了兰馨公主,自己家就是真的皇亲国戚了,再不会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出错,没了爵位了。

硕王完全没想过兰馨会不会看不上自己家的皓祯,在他眼中,自家的皓祯是文武双全,十二岁抓白狐,放白狐,白狐三回头的事就传遍了整个京城,皇宫里的贵人自然也知道自家皓祯心地善良。自家皓祯一定会选上的。硕王把福晋雪如叫了过来,在她耳边叮嘱道。“王爷,妾身知道了,我明天就递牌子请求进宫。

《镇妖博物馆》

另一家就是福家,也就是福尔康家。自从五天前他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的情况后,就一直不断的咆哮,拿自己的脑袋撞墙,福伦实在没办法,只好派人把福尔康绑了起来。

“啊,嗷嗷”一阵一阵的好像狼嗷的叫声从房间中传出来。看着福尔康现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福伦夫妇的心都要碎了。尔康,难道真是要放弃了。那我们就只剩下尔泰这唯一一个选择了。尔泰一向不如尔康,它能实现振兴我们家的重任么。

福伦这几天一直在发愁,但听到兰馨公主选婿的消息,再看看身边小儿子一副仪表堂堂的样子,这不就是机会,如果尔泰尚了兰馨,尔康在尚了紫薇,那家里可就两个驸马了。紫薇那么爱自己尔康,一定不会介意尔康的一点点不足。

第三家确实正经的黄带子人家。就是我们的多隆童鞋家是也。多隆从自己母亲算起,和兰馨还是表兄妹的关系,小时候兰馨没进宫前,两个人还是很要好的。

自从兰馨进宫后,他们的关系才淡了下来。多隆母亲,对自己这个外甥女还是相当喜欢的。如果,亲上加亲,那自然是最好。

这几天凡是家里有些想法的都是递了牌子进宫。除了现在没有身份,不能进宫,在家干着急的福伦夫人。剩下的全都求见过皇后。

‘容嬷嬷,崔嬷嬷,你们看这些人家谁家比较好?”皇后看着手中一碟的生辰八字,心中实在有些为难。兰馨经过这么多天,早已明白了召见夫人的意图,早就害羞的躲了进去,不再出来。

“皇后娘娘,看条件的话,只有傅恒家的大公子,果郡王家的多隆贝子,还有硕王家的皓祯贝勒三个的家事最好。”崔嬷嬷想想说道。“

傅恒家确实是不错,可是四格格和嘉,皇上已经答应要指婚给傅恒家的福隆安。这样,就只剩下了福灵安,他又是一个庶子,配我们兰馨实在有些委屈了兰馨。”皇后想到这里,心里淘汰了傅恒家。皇上是不会让一家指两个公主的。

“娘娘,那就是这两个了。多隆贝子的名声一向是不好,都说是纨绔子弟,而皓祯贝勒,抓白狐,放白狐的事娘娘您不也赞过么。”容嬷嬷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