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福公公 紫禁城

    “你要对尔康道歉,你要道歉,知道么。你要请求尔康原谅你。”紫薇一副正义凛然的表情看着抱着孩子站在乾隆和皇后身边的永d。

她在指责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的圣母情节还没有消失,她还以为她是前世那个深受皇阿玛宠爱的紫薇格格。现在的她只是个还没有还没被承认身份的私生女,她有什么资格斥责我。紫薇,这次我会记得的,我会好好个你算个清楚。永d暗暗地想到,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一副受伤的表情瞅着乾隆。

乾隆看着紫薇完全没有理智的样子对着永d一阵指责。再回头看着身边永d委屈,不敢再出声的委屈模样。自己心上人睁着委屈的大眼睛,泪眼汪汪的可怜的看着自己,乾隆心疼的不得了。(乾隆,你多想了,你不要己在脑中脑补着。我没有哭,我才不是你的心上人。)

紫薇这又是一个被爱情充昏头脑的人,这不又是一个永琪么,而且还是一样的没有眼光。就她能看上福家这个包衣奴才,眼光差到什么地步了。

乾隆听到永d说的包衣奴才,这才想起福尔康的身份,他因为以前令妃的宠,爱屋及乌就一向没有注意到他们都是包衣奴才的身份。

包衣奴才,就是所有满洲贵族的奴才。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看上这么个家伙,如果他做了朕的女婿。那么朕的脸可就丢尽了。

“放肆,你再说什么,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对十二阿哥咆哮,你是什么东西。”乾隆想到这里,在看着还和福尔康抱在一起的夏紫薇,怒斥道。

“皇上,皇上,我,我”紫薇听到乾隆的斥责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娘,娘,爹说我,爹说我了,爹怎么可以不理解我。紫薇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一样,掉的没完起来。

“紫薇,紫薇,你别哭了。你在哭,我都心疼死了。”尔康看着委屈的紫薇连忙安慰起来。

“皇上,您怎么可以这么说紫薇呢,紫薇可是您的女儿,她可是金枝玉叶的格格。”乾隆没想到福尔康竟然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反抗自己的话。乾隆对于眼前这对极品已经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

“来人,把福尔康压出去,重打五十大板,生死不论”

“皇上,息怒,皇上饶了尔康吧,皇上您是那么慈祥,善良,您关爱着每一个孩子,皇上,请您对尔康宽容一些。皇上,求求您了”

紫薇一听乾隆的命令,感觉天都要塌了,她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等她反应过来时,尔康就要被侍卫脱了出去。

她连忙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情。乾隆完全没有理会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的紫薇,对着侍卫开口道“还不快,再加三十大板。”

“皇上饶命,皇上息怒,皇上,放过我吧。我没有错,我没有错呀,皇上不要被奸臣所蒙蔽。皇上皇上”尔康的声音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乾清宫中。

等到福尔康的声音完全消失,乾隆看了眼额头已经磕出了血的紫薇,看着她完全没感觉似的还在不断地磕头,她的面前的已经出现了一小滩血迹。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乾隆看到紫薇这个模样,也还是有些心疼。

“紫薇,你说你是朕的女儿,你有什么证据么?”紫薇听到乾隆对着她说话,仰起头凄楚的看着乾隆,好像很委屈的开口,只是配上她头上一个很大的口子,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皇上,我娘曾经跟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能见着我爹,要我问一句:你还记得大明湖边的夏雨荷吗?还有一句小燕子不知道的话:‘蒲草韧如丝,磐石是不是无转移?”

乾隆听了紫薇的话,就确定这个紫薇应该是真的,她说的那两句正是自己当初对着夏雨荷说的。这个紫薇应该就是自己的女儿。

但是对于这个确定,乾隆并不感到高兴,他宁愿这个紫薇也是个假的。对于有这么一个极品的女儿,乾隆感觉头都大了。

皇后看着眼前一幕又一幕的闹剧,这些实在是震惊了皇后那拉小小的心脏,当听到紫薇指责自己的永d时,皇后就要忍不住站了出来,没想到乾隆先他一步出了手。、

福尔康的惩罚,皇后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八十大板,打下去,福尔康也就废了。皇后对于这样的惩罚实在是满意到不行了。

再慢慢听下去,才终于明白过来,那个先前令妃认得小燕子是个假的,这个紫薇好像才是夏雨荷的女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家的骄傲就是让他们这么欺骗的么。不行,身为皇后,那拉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身为皇后的骄傲也不会允许,她往前一站气势凛然的说道

“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种混淆皇室血统的大事,夏雨荷到底有几个女儿?怎么人人都来自大明湖?我想我们应该了解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后说完这些话后,又对着跪在地上的紫薇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格格,那小燕子又是谁,她怎么会有信物的?”

乾隆看到皇后开口,没有说话,他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薇跪在地上,惊恐的看了一眼皇后,她好凶,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她就是皇后,爹的大老婆。对于皇后的这个身份,紫薇潜意识就有一种敌意。

就是这样,紫薇把自己如何认识小燕子,如何一见如故,如何结为姐妹,如何定计闯围场,如何因自己不能翻山而受托送信的事就都讲了出来。

永琪身边的小燕子也在一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看到紫薇指责永d时,小燕子好像上前去质问紫薇,她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心上人。

永d也没有说错,福尔康本来就是个奴才么,本来就是个低三下四的东西。永d根本没说错什么么。在这个宫中,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小燕子也完全接受了高高在上的生活。

喜欢上那种让人伺候的生活。这几天虽然她不再是格格,但在景阳宫中,她还是过着高高在上的生活。再说对于福尔康由于之前的事,小燕子并没有接触太多,也就根本不能和自己的心上人相比。

小燕子刚想开口紫说些什么,但是她的脸上的还是火辣辣的疼痛,只要一张嘴,就抓心挠肝的疼痛。

“皇上,皇后娘娘,整个故事就是这样,你们不要责怪小燕子,我想她也不是有意的。我现在能看到皇上,能说出母亲的遗愿,紫薇已经知足了,紫薇知足了。皇上,千万不要责怪小燕子。”

听了紫薇的话,皇后终于清楚了整件事情,这个紫薇格格到底是太善良,还是太阴险,那拉发现自己看不清楚紫薇,她的身上好像有一层雾,迷迷糊糊,看着不清。

她口口声声不要皇上怪罪小燕子,可是又一遍遍的提醒皇上,小燕子的过错。她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皇后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明白。

那拉还想接着问下去,就被身后的永d拽了拽袖子,皇后回头看到永d暗示的眼神。压住了要说的话,沉默不语等着乾隆开口。

乾隆听完紫薇的话也是一愣,原来是这么回事“紫薇,小燕子的事已经过去了。朕也处理完了。现在朕问你,你还想认这个皇阿玛么”

紫薇听了乾隆的话,抬头看着乾隆,盈盈含泪“想,做梦都想,皇阿玛,我可以认您么,我可以么?”紫薇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

一直跪在地上,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当着隐形人的福伦夫妇,和小跟班福尔泰。刚才尔康被侍卫拽了出去时,福伦夫妇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不见尔康的身影。至于福尔泰对于自己这个哥哥,内心深处是有着很深的敌意。

福尔康在家中,在阿妈额娘面前一向比自己有面子。自己就是他的小跟班。如果福尔康没有了,自己不就……想到这里,福尔泰装作也没有反应过来,就看着福尔康被推了出去。

福伦夫妇在听到乾隆要认紫薇为女儿时,福伦夫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紫薇成了格格,自己的尔康也就是额驸了。自己家也就算是皇亲国戚了,福家也要起来了,我福伦也要官复原职,甚至更进一步。

福伦想着美好的未来,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完全忘了福尔康正在外面受刑,能不能活命还是一个未知数。

“紫薇,既然你想认朕这个皇阿玛,那么就要守着宫中的规矩,以后,就在宫中为你娘守孝,那个福尔康就不要在想他了。你和他是不可能的。”乾隆看着紫薇说道。

紫薇,如果你能放弃尔康,那么朕还能把你当个女儿,等你守孝满了,朕就给你指个好婆家,也算对的起你娘,等了朕一辈子的情分。如果,你是自己不识好歹的话,那就不要怪朕不念父女之情。

什么,不要和尔康见面,尔康是自己的命呀,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人。他们是那么的深爱着对方,她不可以离开尔康,谁也不可以拆散他们。

“皇阿玛,尔康是紫薇最爱的男人,紫薇不可以离开尔康,皇阿玛成全我们吧。您也成有过我们这样真挚的爱情,皇阿玛请您为我们想想,我真的不可以没有尔康。”

乾隆听到紫薇的话,就知道这个女儿是真的可以放弃了。“紫薇,朕还没有人你,不要叫朕皇阿玛,身为一个姑娘,在母丧还未满一年的时候,就和一个男子谈情说爱,你把你娘放到哪里,真没有你这种不忠不孝,不知廉耻的女儿。”乾隆低沉的开口道。

声音中有着暴怒的阴沉。“皇阿玛,我,我”紫薇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对于乾隆的指责,紫薇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不断的掉眼泪。

“皇上,福尔康的板子已经打完了。”侍卫进来回报到。“这么快,就打完了,还有命么?”乾隆对于这么快就打完感到很不甘。

“回皇上,福尔康已经晕过去,但还有一口气。’侍卫低下头,不敢看乾隆。好像皇上不想让福尔康活命,要知道就下手在重些,不过现在的福尔康也够惨了。他的下面已经被一时手滑的侍卫给打废了。现在,不应该叫福公子,应该叫福公公。

“尔康,尔康,他没事吧?”紫薇这才想起还在外面受刑的尔康。

“不行,尔康,我要去找你,我要去找你。”紫薇准备要出去找尔康。

“紫薇,你好大的胆子,你是太不把朕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了,来人,”乾隆刚要下令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紫薇,叫她长点记性。就被身旁永d给拦住了。

“皇阿玛,紫薇姐姐是情难自禁,皇阿玛被怪她,如果在宫里好好管教管教,我想紫薇姐姐就会明白过来的。皇阿玛,你说的么?”

紫薇,这种人只有进宫和自己爱的人分开才是对她最终的惩罚,紫薇,你进宫后我们的好戏才开演呀。紫薇,我们的戏要开始了。

把紫薇送进宫里管教,也行,最近缅甸那边不太平,送一个和亲的公主,避开战争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几年,大清开了好几次战争了。朝中能打仗的大臣都在回疆那边,现在还抽不出兵力,来应付缅甸。

小书亭app

紫薇,现在到是个不错的选择。眼前的紫薇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注定了远嫁缅甸的悲惨命运。还在不断担心着已经变成福公公的福尔康。

“永d,说的有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紫薇,从今天起搬到漱芳斋,好好的给你母亲守孝。再好好教教你规矩。大清的格格不能这样哭哭啼啼的。”乾隆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紫薇,开口决定下紫薇的命运。

“不,不,我不要,尔康,尔康,我不要离开你。皇阿玛,你好心一点,您仁慈一点放过我们吧”乾清宫中的宫女没有理会紫薇的苦苦哀求,就在乾隆眼神示意下把紫薇压了下去。

等到紫薇走后,乾清宫一下就安静下来,看到皇上不允许紫薇和自家尔康的婚事,福伦就知道紫薇这条线应该是不行了。顿时晕了过去。

乾隆的目光从永琪,怀里的小燕子,再到晕摊在那里的福家一家人。听到吴书来刚刚传来关于福公公的的消息,乾隆对于这三个人也不想再处理了。毕竟还要留一个,不让他们福家绝后,乾隆自认为自己绝对的好心肠。

“今天的事就这样,你们福家把福尔康带回去吧。”

“谢主隆恩。”福尔泰连忙磕头接旨,现在阿玛额娘一个昏迷不醒,一个傻在那里,家里也就自己一个明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