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身份 紫禁城

    大概两个时辰过后,一干众人就来到了乾清宫,也包括永d特意提醒乾隆,要请来的皇后那拉。

难啦身为皇后毕竟是后宫之主,小燕子这件真假格格的事,也算是后宫中的事,皇室的家务事。那拉身为后宫之主是有权利知道,了解这件事的。

现在的永d对于维护皇后的权利是全力以赴的。这件真假格格的事一定要让皇额娘在场,这样也让皇额娘对小燕子这群人有一个最真实的印象。这样,之后皇额娘也不会在开始对付这群脑残,惹得自己一身麻烦。

“皇额娘,你怎么把永z带来了?”永d在皇后一进乾清宫就一眼看到,皇后身后容嬷嬷怀里的永z。他高兴地把永z抱到了怀里后,才疑惑的问向皇后。

“皇后,你怎么把永z抱到这里来,你不知道今天把你叫来是有正事吗?”乾隆看着,永d一看到永z就像小猫看到骨头一样,马上就扑了过去。把自己忘在了一边。

再看看自己被冷落在一边,乾隆对着皇后自然就没有什么好声音。

“回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你传唤臣妾是为了什么事,只是永z这几天都见不到永d。他很想永d了,经常都在哭闹,臣妾想着永z一定是想哥哥了,臣妾正好就趁着这次机会,带着永z来看看永d。”皇后没有理会乾隆的郁闷,理直气壮的说道。

“太监没告诉你,朕叫你是来审问小燕子的事。算了,你就好好看管永z吧。”乾隆本来还想继续训斥皇后。可是看到抱着永z的永d,在一旁瞪着自己的眼神。只好把话又收了回来。

乾隆觉的自己现在好郁闷。皇后,永z自己这两个碍眼的家伙就在自己眼前不断地跳晃,他还没有办法去赶他们。我一定是最委屈的皇帝。乾隆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永d,逗着永z呵呵笑的样子,在心里碎碎念叨。

小永z又胖了,哥哥都要抱不动了。永d看着自己怀里的永z无忧无虑对着自己甜甜笑的样子,就觉的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怀里小包子,为了他能开心的活着,哥哥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乾隆看着永d满足的样子,好像得到什么宝贝一样。心里越发不公平起来。他对自己都没有这么温柔的说话,都没有那么温柔的看着自己。自己好可怜,他都不这么对朕。他都不理解自己的心,自己是最可怜的皇帝。乾隆越发觉得委屈起来。

永z也就是我们的胤t,看着自己的哥哥对自己的温柔和疼爱,觉得有这样一个哥哥也是不错的。

对于自己这个哥哥,胤t还是很了解的。虽然永d从前世到现在也有接近四十岁了,但乾隆朝的阿哥是无法和老谋深算的胤t相比的。

他早已被胤t看个清楚。这个哥哥看起来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的单纯,还是有些城府,计算的。但也许是阅历的问题,有些事不能做的面面俱到。

但他却有一点值得胤t注意,就是他很受乾隆的关注,通过胤t的观察,乾隆对自己这个哥哥的关注早已超过一个父亲对自己孩子的关注。当初父皇对太子已经够好的,让他们这群阿哥羡慕不已,他一向以为那就是父亲对自己孩子的极限,但现在乾隆对永d又超过了这个极限,朝着胤t不理解的方向发展。

看着乾隆在那边眼中难掩的嫉妒,胤t不厚道的笑了,小孩子现在也很好呀。

不久,该到的人都到了。

“皇阿玛,你找我们什么事呀。”小燕子一进乾清宫就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放肆,小燕子你一个小小的宫女,竟然叫朕皇阿玛,你的规矩呢,永琪,你是怎么管教小燕子的。”乾隆一听小燕子竟然还敢叫自己皇阿玛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自己就满肚子的气不知向哪里发泄。现在小燕子算是自己闯枪口上了。

“皇阿玛息怒,皇阿玛息怒,小燕子只是一时口误,皇阿玛原谅小燕子这回吧。”永琪连忙跪在地上有为小燕子求起情来。

“永琪,怎么啦,我为什么不能叫皇阿玛,我叫错了么”小燕子看着永琪又跪下来,不解地问道。

“你叫他永琪,小燕子看来朕是要教你点规矩了。来人给朕掌嘴,永琪不准求情,如果你要她的小命的话。朕要好好教你点规矩。”乾隆看到永琪不争气的样子,把满肚子的气都发到小燕子的身上。

“给朕打,打到她懂规矩为止。”永琪看着两个太监一把把小燕子按在了地上,小燕子看到不好就想逃跑,可是来教训小燕子的太监可不是普通的太监。

小燕子三角猫的功夫根本不值得他们看。啪,的一巴掌打在小燕子的脸上,小燕子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好疼,好疼,皇阿玛我知道错了,永琪,永琪救我”小燕子疼的拼命地求救。好疼呀,她的脸好疼。

“继续打,还没长记性,继续给朕打”乾隆看着小燕子杀猪一样的尖叫,没有理睬命令继续打。

永琪看着小燕子悲惨的叫声,心如刀绞,可是他却不能为小燕子求情。他知道皇阿玛这回是动了真怒了,如果他为小燕子求情的话,小燕子的命恐怕真的要保不住了。

永琪闭上了眼睛,没有理睬小燕子的求助。啪啪啪,一个又一个巴掌打在小燕子的脸上。小燕子的脸已经肿的越来越高,两边的脸已经像是两个红馒头一样。

小燕子觉得自己的脸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永琪,他为什么不救我,我好疼,他为什么不管我。小燕子对永琪突然产生了一丝恨意。

“皇阿玛,小燕子看来一直到错了,您就消消气吧。”永d看着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猪头的小燕子,他似乎看到小燕子对永琪好像有一丝恨意划过,这太有意思了。看到这股恨意,他才缓缓的开口道。

小燕子听到永d的话,就好像是神仙降临,来拯救他这个可怜的孩子。小燕子强睁着眼,抬起头看是谁那么好心来救她。

小燕子看到乾隆不远的地方抱着一个婴儿,对着自己和蔼笑的永d。是他,是他,他又救了我,我就知道他喜欢我,我就知道。

小燕子顶着一个猪头的脸,满眼星星的看着永d。永d接到小燕子的毫不掩饰的爱慕的目光,一时愣在那里。他的手差点松了。差点把怀里的胤t扔在了地上。

那是什么目光,就像一个饿的机会要死的母狼看到一块大肥肉的饥渴至极的眼神。和那眼神中泛出的红光想匹配的是那已经成为猪头的脸。

永d实在不想看下去,把身子转了一个方向,避开小燕子。

他一定是害羞了,我就知道我小燕子的魅力无人可挡。小燕子看到永d把背对着他,心里暗暗的说道。这时由于永d的求情,太监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小燕子,你知道规矩了么,现在应该懂的如何叫人了?”乾隆冷笑的看着猪头小燕子。

“我,我,知道了。”小燕子的牙已经被打掉了两个,说起话来由于脸上的疼痛和嘴里冒风变的磕磕巴巴,吞吞吐吐。

“永琪,小燕子就交给你了,如果再出什么问题,朕就为你是问。”

“小燕子,小燕子,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呀?”永琪一听到乾隆饶了小燕子,一下就跑到小燕子面前关心的问道。

看着小燕子面目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变形的脸,永琪难过极了。他用手摸着小燕子的脸,不断的问道。

“好疼,好疼,你放手,好疼,永琪,快放手”小燕子看着永琪完全不顾自己疼痛的脸,在自己的脸上一阵的摸着,好疼呀,好疼。

小燕子怨恨的看着永琪,什么喜欢自己,爱自己全是谎话,我那么疼痛,受刑时,你就在边上看着。跟本不管我的死活。

全是骗子,多亏姑奶奶没有喜欢上你这个骗子。小燕子恶毒的瞧着永琪。

虽然因为假格格被拆穿时,是永琪救了她的命。但因为这件事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时间太过短暂,小燕子还没有感觉到死亡的可怕,就结束了。所以对于永琪救了她的命的事,小燕子并不是十分的感激。

可是这回,小燕子是真的感觉到疼痛,是真的害怕了。对于小燕子来说,这可是真是一大折磨,永琪没有帮自己,小燕子看着永琪袖手旁观的样子,对永琪有了许多的埋怨。

你对她好,她不一定记得,但你没有帮过她,她一定会记得。小燕子就是这样的人。

乾隆听到小燕子仍然没有改变对永琪的称呼。看着永琪自己完全不介意的表情,乾隆也不想再给自己找气受。

正巧这时,福家众人也到了。“你叫紫薇?”乾隆看着那个陌生的,十七八岁满脸崇拜的瞧着他的姑娘,开口道。

“是,民女就是紫薇,紫薇花开的紫薇。”紫薇看着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乾隆,娘,我见到皇阿玛了,我要成功了。

“那你认识她么?”乾乾隆指着一旁永琪身边的小燕子问道。小

燕子在福家众人进来时,就看到了紫薇。紫薇,她怎么和尔康在一起,紫薇,小燕子想喊紫薇,可是脸上的疼痛,告诉她不可以轻举妄动。

她,紫薇顺着乾隆的手指,就看到一个顶着一个猪头的姑娘。她是,紫薇走到小燕子身旁仔细的辨认起来。

“你是,你是,小燕子”紫薇终于认出了这个猪头竟然是小燕子。

“小燕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紫薇看到小燕子现在的样子,心中的圣母情节一下子就爆发起来,对小燕子的恨意一下子就没有了。

“你认出她了么?”乾隆看着紫薇说道‘她是小燕子,小燕子怎么变成这样了,小燕子我的心好难过。”

紫薇抱住了小燕子哭道。“紫薇,紫薇”小燕子也紧紧地抱住了紫薇。乾隆看着眼前的紫薇,彻底对这个女儿失望了。

对一个冒充自己身份的人,竟然还能抱着她哭,不知是说这个女儿太善良,还是有些缺心眼。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这个紫薇也太不把自己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了。

不要说还没有认她,即使认了,一个私生女而已,在皇室算得了什么。乾隆冷笑着看着紫薇,原本对于夏雨荷乾隆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她等了自己一辈子,自己却将她放在了脑后。可是这个紫薇的表现使乾隆对夏雨荷的歉意,一下子降到了最低。

哔嘀阁

这个女儿即使认了,也是个嫁到蒙古的命。乾隆心想道。

“福尔康,你说她是朕的女儿,你有什么证据,今天皇后也在这里,你就说说看吧,如果不是的话,小心你的脑袋。”乾隆风看了一眼满脸兴奋感动的福尔康,不懈的问道。

“回皇上,臣能确定这个小燕子是”

“福尔康,你竟然还敢称臣,你已经是个平民了。应该叫奴才,别忘了你的身份,包衣奴才。”永d突然开口,打断了福尔康的话,对着福尔康就是一阵训斥。

这些脑残中他最反感的就是福尔康了。一个包衣奴才却好像比谁都高贵,鼻孔朝天谁也看不起的样子。永d看到他就觉得恶心。

“你说什么,你是谁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尔康,你这个人太可恶了,太不善良了。尔康,你受委屈了。尔康。”紫薇看到有人指责她的心上人,对着永d就埋怨起来,一副你不善良的样子。

“紫薇,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福尔康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惹得紫薇对永d更加的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