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魏常在 (紫禁城)

    在皓祯的帮助下白胜龄很快就入了土。

而白吟霜自己回了紫薇那里,拿好自己的包,就搬到离紫薇那里一条街的的一个小四合院里。

皓祯自然是在那里等着她。

皓祯本来是想帮吟霜搬行李的。可是白吟霜想到和她一样楚楚可怜的紫薇,再看看身边的皓祯一口就拒绝了。自己去把行李拿到了这个四合院中。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这个四合院的地理位置非常幽静.白吟霜看到这个四合院总共有八间房,比自己和紫薇住的那间房子要强了好多。

想到这么大的房子,以后就是自己在这住了,白吟霜看着皓祯的眼睛发出莫名的亮光。

皓祯看着这间小寇子提供的房间,感觉不仅有些小,而且门窗也显得破旧。想到要让自己的吟霜住在这里,心中感觉委屈了白吟霜。

“吟霜,让你住在这里,实在是委屈你了。”皓祯抓起白吟霜的手,含情脉脉的说道。

“皓祯,我不委屈,我不委屈,你能给吟霜提供一个房子,吟霜就知足了。皓祯,你对我太好了,我真的好感动。”白吟霜看着皓祯感动的说道。

“吟霜,我安排两个下人给你,这个是小寇子的三婶儿常妈,她来给你做饭。这个小丫头叫香绮,她就做你的贴身丫鬟来侍候你吧。”皓祯向吟霜介绍了一下。

“见过吟霜小姐”常妈和香绮一起向白吟霜行礼。

“你们不用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白吟霜说道,轻轻地扶起了两人。

我现在也是小姐了,当初看到紫薇身边有个丫鬟金锁,自己是那么的羡慕.

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今天真是风水轮流转,紫薇的丫鬟没了,自己又有了丫鬟,真想把她带到紫薇面前,好好炫耀炫耀。

“公子,你对吟霜这么好,吟霜不值得,吟霜愿意随您回府上去当个丫环,今后任劳任怨,终身报效!”白吟霜想着进入硕王府的繁荣富贵,心里充满着向往。

皓祯听到白吟霜的话,一愣,想了以后才开口道“吟霜,对不起,现在我不能让你进王府。

咱们王府规矩森严,皓祯犹豫一下又说道“吟霜,你现在一身热孝,戴进王府会犯忌讳,可是叫你除去,又不通情理……所以,进府是难,难,难!”

皓祯想着上次受皇上责罚时,硕王铁青的脸,只好叫吟霜放弃。

“皓祯,我没有什么本事,我给你弹首曲子吧。”吟霜看进王府没有希望,转移了话题。

“好呀,吟霜的歌声是我最喜欢的。”皓祯听到吟霜想唱歌,高兴的答道。白吟霜弹弄起自己的月琴,开始唱起她最拿手的唱《西江月》:

“弹起了弹起了我的月琴,

唱一首《西江月》,你且细听;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

红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照人静!

弹起了弹起了我的月琴,

唱一首《西江月》,你且细听!”

皓祯一边听着这首歌,一边深深的凝视着白吟霜.

“吟霜!吟霜!我发现这个小四合院,就是我的天堂!吟霜,你知道么,你早已紧紧的、紧紧的拴住我这颗心了!”说着皓祯一把搂住了白吟霜。

白吟霜也紧紧偎依在皓祯的怀里。

在白吟霜的卧房中,皓祯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翘翘的鼻尖,她温软的唇,她细腻的颈项,她柔软的胸房……

啊,吟霜,吟霜,怀中软玉温存,使皓祯完全忘我了,现在的他什么都可以丢弃,只要有吟霜,一切就足够了。

皓祯轻轻褪去她的衣衫,吻,细腻的辗过那一寸一寸的肌肤。忽然间,皓祯愣了愣,手指触到她右边后肩上的一个疤痕,一个圆圆的,像花朵似的疤痕,他触摸着,轻问着:

“这是什么?”白吟霜感觉到皓祯停了下来,她从激情中清醒过来,看到皓祯正在伸手摸着自己的疤痕,想到白父以前对她说过的事。

那是白吟霜和白父初到北京城的第一夜,白父看着在练唱的白吟霜深深地叹了口气。

“父亲,发生什么事了呀。”那时的白吟霜,对于白父这个相依为命的父亲还是很看重的。

“哎,丫头,你的命真的是不好呀。”白父看着白吟霜较好的面容开口道。

“父亲,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说出这种话来了。”白吟霜感觉有什么事发生,着急地问道。

“哎,这件事本来我是准备等我老的那天再说,可是今天看到你这么累的和我一起漂泊,突然感觉有些对不住丫头。丫头过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白父看着白吟霜讲述了一个尘封十五六年的秘密。

“就是这样,你就是那个小女婴,这个就是当初见到你时包着你的襁褓,还有我们捡到你时,你身上就有这么个花的标记。应该是你的家人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你,才留下的吧。”

自从这件事之后,白吟霜表面对仍然一如往常,可是在她却已经的内心深处,却已经恨上了白父。

如果他不捡了自己,如果他不带自己出京,也许她的家人很快就找到她了,她应该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了,而不是今天这个四处流浪卖唱的地步。

白吟霜越想心里越不公平,她对自己的遭遇感到怨恨,对把自己狠心抛下的父母,有一种报复情绪。恨他们的无情和冷漠。我一定会出人头地,过上上等人的生活,我白吟霜会过得很好,我发誓。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在白父有病后,白吟霜才不愿意照顾白父,也直接促进白父的去世。

“吟霜,吟霜,你在想什么了,怎么不回答我的话呀。”白吟霜身上的皓祯看到白吟霜发起呆来,就关切的问着。

“没什么,皓祯,打我出生时就有了。”白吟霜轻描淡写的说道。

皓祯细细的看着白吟霜的后肩“你自己看不见,你一定不知道,它像朵梅花!”

你肯定是梅花仙子下凡投胎的,所以身上才有这么一个像烙印似的记号,怪不得你仙风傲骨,飘逸出尘!原来,你是下凡的梅花仙子!你是我的梅花仙子!”说着,皓祯的唇,热热的印在那朵“梅花烙”上……

自从有了白吟霜,皓祯就沉浸在白吟霜的温柔中,开始成天成天的留在这个四合院中,和白吟霜颠龙倒凤起来。

这天,皓祯因为有事必须会王府,只好依依不舍的和白吟霜告别,皓祯刚走,白吟霜就带着香绮向紫薇的小院子走去。

“吟霜,吟霜,你回来了,你有没有银两呀,我,我好饿。”紫薇看到现在好像一副大家小姐般的白吟霜,后面还跟着一个丫鬟,再看看自己已经饿了好几顿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急忙向白吟霜求救。

“香绮,你出去,我和这位姑娘有事要说。”白吟霜看到香绮出去后,才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现在落魄的紫薇。

开口道“紫薇,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你没有去找到爹吗,没有找到皇上呀,我以为你认到父亲了,如果知道是这个样子,我早就来看你了。”

白吟霜表现出一副不知情,震惊的样子。“紫薇,你打算怎么办呀,也不能这样下去呀,我们是结拜的好姐妹,你的事我会帮忙的。”

白吟霜怎么会知道紫薇认爹的事,她们又怎么会结拜,这些都要从白父死的那天说起。

在白吟霜指责紫薇害死白父后,紫薇开始委屈的哭了,紫薇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先是遇到小燕子,格格被她抢走了。

然后金锁又走了,现在自己又成了杀人凶手,紫薇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将要崩溃了,紫薇倒在地上哭诉着自己身上这些倒霉的事。

什么,紫薇是乾隆,皇上的女儿,那不就是格格吗,现在她可又是一条大鱼呀,我要好好利用她的这件事,为我好好谋划谋划。

“紫薇,你说你是格格,是真的吗?”白吟霜扶起了紫薇。

“是的,我确实是皇上的女儿。”紫薇流着眼泪,点了点头。“紫薇,我们是好姐妹对不,我知道你对我父亲的死,感觉很内疚。但是我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减少你的内疚,可以对我父亲进行一些补偿,紫薇,你愿意么”白吟霜看着紫薇满脸期待。

“吟霜,真的有这种办法,那太好了,太好了,吟霜,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了,紫薇,你快说吧。”紫薇听了白吟霜的话,好像在落水的人突然抓住一只木板。

“是这个样子,如果我和你结拜为姐妹,你就是我父亲的干女儿,那么我父亲一定会原谅你的,对吧?”白吟霜看紫薇上钩了,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

只要我们是结拜姐妹,我也就是皇上的干女儿了,我也就是个格格了。在让紫薇帮我找到家人,那就一切完美了。

“吟霜,行么,你说的行吗,你父亲真的会原谅我的。”紫薇不敢置信的问着。

“当然了,我确定的,放心吧,一切由我。”白吟霜看到紫薇同意了,立刻又加了一把火。

之后的日子,白吟霜就开始卖身葬父,当然她已把钱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样紫薇也就离不开她的手掌心中,只要给她留些粮食就够了。

没想到遇到皓祯后,就和他一直在一起,紫薇是不能让皓祯发现的,对于男人,白吟霜还是很了解的,她知道,紫薇的类型是最吸引皓祯这种类型的男人的。为了拴住皓祯绝不能让她和皓祯见面。

“紫薇这些钱就留给你了,你自己买些米吧。我在那边也是伺候人的,我不能把你接过去,真是对不起,紫薇,你不会介意的吧。”

“当然不会啦,吟霜我知道你有难处,我知道,我不会介意的。”

“紫薇,找爹的事,你也要抓紧呀,千万别忘了,一定要抓紧,一定要,知道不。”

白吟霜在得到紫薇的保证后就离开了紫薇的小院。

宫里,乾隆在得到福伦福晋今天已经进了延禧宫,并且和令妃秘密说了些什么后,就和永d一起在乾清宫等起了令妃。

“皇阿玛,你说,令妃娘娘今天回不回来呀。”永d用手打掉在他摸着他的头的大手,抬起脸好奇的问着看着他写字的乾隆。

乾隆看着永d满脸好奇的看着他,他是那么的可爱,真的好可爱,乾隆好像化身为怪叔叔,要向永d伸出罪恶的黑手。

现在在大灰狼身边的小绵羊还没有发现他鲜美多汁的身体已经引起了大灰狼的蠢蠢欲动,他还在不知道危险的对着大灰狼抬起着自己好奇的脸。

“朕,也不知道,希望她今天能来,这是朕给她的最后一个机会了,朕也希望她能好自为之。”乾隆很随意的答道,手却伸向了永d的脸,好好□□了一番。

“皇阿玛,讨厌,皇阿玛,好讨厌,皇阿玛快放开你最讨厌了。”永d当发现乾隆的罪恶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百般求摇道。

“皇阿玛,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两个人嬉笑了好一阵,永d的手上,乾隆的龙袍上都蹭上了永d写书法的墨水。

乾隆看着自己的龙袍,再看看永d的黑黝黝的双手,大声的笑了起来……

直到第二天早朝,乾隆仍然没有等到令妃。

“令妃娘娘接旨”吴书来带着乾隆下朝后立刻手写的圣旨赶到了延禧宫。

“臣妾接旨”

令妃看到乾隆的心腹吴书来一大早来到延禧宫,就觉得不好,昨晚自己一宿没有睡好,想到表姐说小燕子是假的事,自己感到好像是五雷轰顶。

怎么办呀,令妃想了很久,要不要和乾隆禀告这件事,如果说了自己怎么办,令妃想了好久,又听到永琪对小燕子的好感,令妃终于下了决定。

可是今天一早,吴书来就来宣读圣旨,令妃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谕,令妃嫉妒成性,不尊皇令,今贬为常在,所出七格格交颖嫔抚养,九格格交陈嫔抚养,择日,搬到到延禧宫偏殿,小燕子仍还有其抚养,钦赐”

吴书来念着圣旨时,令妃就软倒在那里,不现在是魏答应。

“令妃娘娘,还不接旨”吴书来看到令妃软在那里,心中不禁有些痛快。

想想令妃得宠时,到处安眼线,把眼线都放到乾隆身边了,还想找个人取代我,我吴书来是你这种宠妃想换就换的,我的大内总管的位置也不是白来的。

令妃当初看你得宠就不说些什么,现在一切报应不都来了么。吴书来看着令妃冷笑着。

突然,令妃捂着肚子叫了起来“肚子,我的肚子好痛呀,我的肚子好痛呀。”令妃开始一阵阵的哀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