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白父死了(紫禁城)

    白吟霜看着紫薇不敢置信的问道。

眼中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紫薇,紫薇,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呀,你没有发烧么”

“吟霜,吟霜,你在说什么呀,我当然没事的。爱情的伟大,吟霜你一定是知道了,我想吟霜你一定会认同我的。吟霜,是不是呀,你和我是那么的相似,吟霜,你会的,对不?”紫薇看着白吟霜眼睛中满是期待。

“好吧,紫薇,这些事就交给我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家照顾好的。”白吟霜眼珠一转,马上信誓旦旦的答应下来。

《我的治愈系游戏》

“好的,吟霜,你能答应就太好了。”紫薇看到白吟霜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

心里更加认定白吟霜就是她真正,最好的朋友。

“紫薇,我现在管家了,你能不能把家里的银钱交给我来维持。”

“吟霜,当然可以了,我马上就把家里的钱交给你来掌管。”

说完,紫薇就拿来了自己所剩的所有银钱。

“吟霜,都在这里了,以后就麻烦你了。”

“好的,紫薇,你放心,以后有我呢。”白吟霜接过银子满面笑容的答道。

当晚,白吟霜就亲自做了一顿晚餐,看着白吟霜做出的晚餐色香味绝,紫薇对白吟霜更加的感激。

在晚上,白吟霜躺在床上,迟迟没有入睡。

现在,紫薇这个靠山已经不顶用了,她手里就只剩下这点银子,也就能维持我们四五天的生活,以后的生活,看起来这个紫薇也是没办法的。

现在,她那个看起来挺精明的丫鬟也消失不见了。她手里的银钱也全都在我的手中,我需要好好想想今后的生活。

那天,那个叫作皓祯的好像是个贝勒爷,他看起来像是已经喜欢上我了。他可真是一条大肥羊,要不是那天太过混乱,我也不会放过这条肥羊的。

明天,我就再去龙源楼,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他。至于父亲,白吟霜看了一眼床上瘫痪在那里的白父,厌恶的瞧了一眼,就交给紫薇好了,反正这些都是她造成的。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白吟霜就从床上起来,梳洗打扮了一番。

这身衣服很显示自己的楚楚可怜。白吟霜满意的说道。

“紫薇,今天我要出去找些工作,我们的钱你是知道的不多了。我们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白吟霜摆出一副为这个家,为紫薇着想的样子。

“吟霜,你就去吧,辛苦你了,你真是太好了。”紫薇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是知道一些的。

“没事的,紫薇,我先出去了。父亲就交给你了。”白吟霜说完这句话就向大门走去。

白吟霜径直向龙源楼走去,可是没进到大门就被眼尖的店小二看到了。

“掌柜,掌柜,那个卖唱的又来了。”店小二跑到掌柜面前,慌忙的说道。

“什么,她还敢来,走我们去看看。”

掌柜想到上次就是她给店里造成的损失,想到掌柜的心到这里还疼着呢。上回都亏那个多隆贝子,要不自己的损失那就要更多了。

“你怎么又来我们店了,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一点也不欢迎你,你快走吧。”掌柜看到白吟霜就气不打一处来。

“掌柜的,求求您让我进去吧。我今天不是来卖唱的,我今天是来喝茶的。我是来喝茶的。掌柜求求您了,你答应我吧。”说着白吟霜就跪了下来。

掌柜感到很为难,他不想让白吟霜进来,可是外面的一幕已经吸引了许多人,人群慢慢地向龙源楼门口靠近。

掌柜看到人群越来越多,没办法只好让白吟霜进到龙源楼里。

“你就坐在这里吧,小儿,招待一下白姑娘,我们这可是酒楼,是要消费的呀。”掌柜把白吟霜领到一个偏僻的桌子前,对店小二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白姑娘,你点些什么呀。”店小二得到掌柜的暗示,马上开口道。

“我,你们这最便宜的菜给我上一盘。”白吟霜看了看菜谱,点了最便宜的菜。

“小二,向你打听一件事,最近皓祯贝勒有没有来龙源楼。”白吟霜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没有,他自从那天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店小二答了一句,就不再理睬白吟霜自己忙去了。

白吟霜听了店小二的话,心中一下灰心下来。

看来他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我,要不他怎么会在不来龙源楼呢。

白吟霜当然不会知道,皓祯被乾隆下旨打过后,到现在还在床上养伤。

白吟霜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龙源楼开始打烊也没有等到皓祯的到来。

白吟霜在店掌柜的一在赶人的情况下,只好不情愿的离开了龙源楼。

家里,紫薇看到白吟霜走了,也没有在意,仍然继续唱着自己的歌,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白父饥饿时的叫喊当然也传不到紫薇的耳朵里。

就这样过了六七天,紫薇沉浸在思念尔康的情绪下,只有实在是饿饥的情况下,才自己做些饭吃,对于躺在床上的白父只是把饭端到他身边,就不再理会。

这一晚上,白吟霜又一次失望的回到了家里。可是当她走到白父床边的时候,却发现白父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

“父亲,父亲”白吟霜感觉到不好,连忙上前颤抖着试了试白父的鼻息。

“紫薇,紫薇,你快过来呀,你快过来呀,父亲他,父亲他”白吟霜看到白父已经没有了呼吸,身体已经冰凉下来。

看来今天,白天白父就已经去了。

“吟霜,你是怎么了”紫薇看着白吟霜一副不解的样子。

“紫薇,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为了你,我每天出去找工作,可是你呢,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吗,你竟然这样对我,紫薇,你太让我失望了。”白吟霜看着紫薇就是一顿指责。

眼中的泪也掉得越来越多。“吟霜,你说些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呀。”紫薇听着白吟霜的指责感到满头雾水。

“我说什么,紫薇,我求你帮我照顾父亲,可是你是怎么照顾他的,他死了,你知道不,他白天就走了,可是你却到现在也不知道,紫薇,这些你怎么解释呀。”白吟霜扑到白父身上哭了起来。

“什么,你父亲死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紫薇听到白吟霜的话,满脸震惊,不敢相信白吟霜的话。怎么可能,她把饭放到他旁边了,怎么会死呢,我杀人了,我杀人了,不会的,我怎么会杀人的。

紫薇崩溃的瘫倒在地上……

第二天,白吟霜一身缟素,头上绑着白孝巾,直挺挺的跪在离龙源楼不远的大街上。

摆出一副卖身葬父的样子。她面前的地上铺着张白布,上面写着:“吟霜与父亲卖唱为生,相依为命,回故乡未几,却骤遭变故,父亲猝然与世长辞。身无长物,复举目无亲,以致遗体奉厝破庙之中,不得安葬。吟霜心急如焚,过往仁人君子,若能伸出援手,厚葬先父,吟霜愿为家奴,终身衔环以报。”

过往的也有同情白吟霜的,可是听到白吟霜五十两的卖身钱,一个个退了下去。

五十两,按现在的市价,一个丫鬟也就十两银子的身价,五十两,她不是在卖身,明明就是勾搭一个富贵公子哥么。

众人看着白吟霜看到有钱的公子时,就眼前放光,上前哀求哭诉,对于小姐则不以为然。

一看就不是一个正经卖身的。这是围观人对白吟霜的评价。

这天,白吟霜仍然跪在地上,开始他的卖身葬父。

正好,今日皓祯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想到那天那个自己一见钟情的姑娘,,她好像是叫吟霜,多好听的名字呀,也不知道最近她过得好不好,多隆这个纨绔有没有欺负她,想到这里,皓祯再也忍不住,带着小寇子和阿克丹就溜出了硕王府,向龙源楼赶去。

·“少爷,那边围着好多人,我们也去看看吧。”小寇子对于凑热闹有着蛮高的兴趣。“好吧。”皓祯对于前面也蛮好奇,就带着他们两个挤进了人群。

·当皓祯看到跪在地上卖身葬父的白吟霜,感到心一下子就震动了。看着白吟霜素素的净净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眼睛里,一滴泪也没有掉下。她正在那里怀抱一把琵琶,悲怆的唱着:

“家迢迢兮天一方,悲沧落兮伤中肠,流浪天涯兮不久长!

树欲静风不止,树欲静兮风不止,子欲养兮亲不待,

举目无亲兮四顾茫茫,

欲诉无言兮我心仓皇!”

当皓祯看到那卖身葬父的白布上,只有几个有过路人丢下的几枚铜币,“吟霜!”皓祯喊了一声。

白吟霜抬起头来,看到皓祯了。他终于来了,我都要坚持不住了,你可来了。白吟霜呆呆的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那对漆黑漆黑的眸子,慢慢的潮湿了。

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沿着那苍白的面颊,迅速的滚落下去了。

皓祯感到白吟霜的反应,上前一把伸手拉起了白吟霜,喉咙哑哑的说道:“起来,不要再跪了!也不要再唱了。我,来晚了,对不起!”

白吟霜的眼睛闭了闭,重重的咽了口气。成串的泪珠,更加像泉水般涌出,纷纷乱乱的跌落在那身白衣白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