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令妃的阴谋

    乾隆和永d一起边走边聊,慢步走到了永和宫。

正好和因为执掌六宫,所以今天特意来询问舒妃,永潞突然发起高烧原因的皇后。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吉祥”皇后看到了乾隆和他身边的永d,心中特别的高兴。自从答应昨天答应乾隆后,皇后就开始后悔起来。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昨天晚上,那拉抱着怀里的十三阿哥永z,向她的心腹容嬷嬷说着自己对于永d的担忧。那拉怀里的永z看着眼前的主仆二人,无奈的哭笑。

怀里的永z不是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爱新觉罗·胤t。胤t没有想到当他在被软禁的地方死去后,竟然重生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身上。

想想他胤t竟然成了自己的死对头,胤g,雍正的儿子弘历的十三阿哥身上。

想到以后会叫弘历为皇阿玛,胤g就不寒而栗。

说起来,这一世胤t的身份他还是相当满意的。上一世,就因为自己母妃的身份地位低下,他无论多努力,无论付出自己多少的艰辛,因为自己的身份,那个位子永远不是自己所能拥有的。

想着康熙说道“系辛者库贱妇所生,自幼心高阴险。”就把胤t所有的希望努力全部化为一空。

今世,自己的地位却在不像从前,自己作为乾隆唯二的嫡子,身份上的尊贵始自己今世迈上那个最尊贵的地位添了相当大的一个筹码。

想想,今世的皇额娘,不受乾隆的宠爱,性格莽撞,直接。

其实,胤t很好奇,那拉是怎样在这个后宫中生存下来的,如果,是在康熙朝的后宫,那拉的结局,胤t可以想象。

但是,不论皇后有多少的毛病,不平,但她仍然是一个好额娘。

他对自己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在她的身边,胤t有一种上辈子在良妃母妃身边的感觉。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胤t是真正的把皇后当成了亲生额娘。

为了皇额娘,为了前世不能实现的目标,胤t决定这一世一定要登上那个最尊贵的位置。要让皇额娘当上皇太后的位子。

我,爱新觉罗·胤t一定会成功的。胤g,我好希望,你能看到这一幕。

“儿臣参见皇额娘,皇额娘吉祥。参见舒妃娘娘,舒妃娘娘吉祥。”

永d看到皇后,心里也十分高兴。“皇后,舒妃,免礼。”

说完,便拉起身边的永d走进了永和宫。

“舒妃,今天朕来永和宫,就是想看看永潞现在怎么样了,他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吧”乾隆直接问道。

舒妃看到皇上一来就问起十四阿哥,连忙让嬷嬷把十四阿哥抱到乾隆身旁。

“皇上,十四阿哥在这”“舒妃看来你把十四养得不错呀”乾隆看着永潞果然像永d说的那样,养的又白又胖。

乾隆看着白胖白胖的永璐心中十分喜欢,伸手把永潞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当乾隆把永璐抱在怀里时,突然感觉一丝冷意。原来,乾隆抱着永璐时,他怀里的永璐突然张开了双眼,瞧着乾隆。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熟悉,是那么的难以忘记。他的眼神和自己的皇阿玛,雍正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的疏离,清冷。

看着这个眼神,乾隆的手一抖,差点把怀里的永璐仍在了地上。乾隆稳定了一下自己,再打量起自己怀里的永璐时。

却发现,现在永璐现在的眼神一点也不像皇阿玛。现在他的眼神和一般这么大的孩子没什么不同。

乾隆发现这一点又开始仔细打量起永潞,咦,没什么呀。一定是我眼花了,我最近一定是累到了,怎么能在一个孩子身上看到皇阿玛的身影呀。我不会是想皇阿玛了吧。

但是,乾隆的内心深处对永璐给他一种皇阿玛的感觉还是有一种别扭,恐惧。他不愿在抱着怀里的十四阿哥,就把自己怀里的永潞交给了他的奶娘。

“舒妃,看起来永潞,你照顾的还是很好呀。但永潞怎么就突然发起高烧来了,舒妃我想现在你应该给朕一个解释了吧。”乾隆转移注意力,开口对舒妃就是一番训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皇上,永潞的事臣妾是有责任的,请皇上降罪”舒妃听到乾隆的话,一下子就跪了下来。

“舒妃,这件事你要说清楚呀,不要把责任都揽在自己的头上。”皇后看舒妃没有解释,立刻就认罪,为了阻止令妃的计划,皇后忙为舒妃说起话来。

“舒妃,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皇上,这件事是臣妾的错,是臣妾没有照顾好永潞,才让她们有了可趁之机。皇上是臣妾认为一直照顾永潞的宫女都是可以信任的。臣妾没想到她们竟然会这样做。她们都是十四阿哥在延禧宫时就照顾他的人呀,皇上,是臣妾的错。请皇上不要责怪令妃娘娘。她一定不知道她安排给永潞的宫女竟然有坏心。皇上恕罪呀”

舒妃不愧是跟了乾隆好多年,还晋封到妃位的女人。果然也不是吃素的。

永潞的事先有皇后的提示下,又有永d和乾隆闹别扭的一天思索时间,现在的舒妃早以想好了对策。

回答的话语无不顺应乾隆的脾气,小鸟依人,楚楚可怜。也顺便给令妃上上眼药。

永潞的病说起来还真是和令妃有关。令妃自从乾隆把永潞抱给舒妃开始就开始谋划这个计划。

永潞身边的奶娘,宫女等都是令妃身边,延禧宫的人。

舒妃呢,自然知道这一切也在防着这些人,再加上乾隆下的圣旨允许舒妃自主更换永潞身边的人,这些就更给了舒妃的便利,让舒妃把令妃的人换走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余下的一两个宫女,太监。

一段平静的时间过去,舒妃看着已经白白胖胖的永潞心中的警惕性也越来越低。这些都正中令妃的下怀,令妃在永潞身边安排了两步棋,一明一暗。

明的自然是永潞身边的奶娘,宫女。暗的则是令妃一直埋在永和宫的钉子。随着舒妃的警惕性逐渐降低,令妃的钉子也逐渐开始行动。

她悄悄地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把永潞房间所点的香换成从令妃手中拿回的特殊的燃香。再加上自己身上特殊的香囊,就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天得到令妃的指令,这个钉子就开始行动起来。她带上那个特殊的香囊,像往常一样走进永潞的房间和永潞身边的大宫女聊起天来。

在这一过程中,她在不引起那个宫女注意的时候,和永潞的距离越来越近,让自己身上香囊所发出的味道传入永潞的鼻子中去。两个时辰后,永潞果然就发起高烧来,开始昏迷不醒,这样就达到了令妃的目的,使永潞还回给令妃。

令妃打的主意是永潞刚发病的时候,舒妃一定没有时间调查这件事。在舒妃没有准备的时候,乾隆直接问罪的话,舒妃一定会手忙脚乱,自顾不暇,自己的计划也就成功了。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永d的原因给了舒妃一天的时间,这些使结果发生了一个大的转变。

虽然令妃的钉子埋的很深,舒妃但现在还是没有发现,但是她却想好对策,把责任推到永潞身旁她还没有调离的令妃手下的宫女身上

。这一天的时间说不长,却可以完成很多事,例如舒妃对令妃手下人的栽赃。

“什么,舒妃你说是令妃的人做的,你有什么证据么?”

乾隆听到舒妃的话,不敢相信,永潞可是令妃的孩子,虎毒不食子,她怎么可能这么做呀

“皇上,其实这件事臣妾不怪令妃娘娘,臣妾想也许是令妃娘娘思念十四阿哥,才出此下策,想让皇上把十四阿哥又交给令妃姐姐吧。可是令妃姐姐不该拿永潞来开玩笑呀,他可是姐姐的亲生儿子,是皇上的血脉,她不能欺瞒皇上,对不起皇上,我们是皇上的妃子,一定要把皇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皇上,您不要怪姐姐,她只是太爱自己了。”舒妃柔声的说道。

永d在一旁突然发现后宫的女人原来都是不简单的,在前世他以为后宫就嘉妃,令妃两个会上眼药,现在嘉妃去世后后宫应该是令妃一个人的天下。可是他今天才发现原来前世低头做人,没有孩子的舒妃竟然也这么厉害,上眼药的水平不下于令妃。看来后宫的女人都不可小瞧呀。永d暗暗的提高了警惕。

乾隆听着舒妃的话,觉得舒妃说的很有道理,再想想那晚令妃在自己耳边的哭诉,好像在引导着自己把永潞抱回延禧宫中。乾隆又想到小燕子的事,这些好像都在表明就像舒妃所说令妃的心中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而是她自己

。这是乾隆身为皇帝所不能容忍的,在她心目中,令妃的心中就应该把自己放到首位,这才是自己宠爱她的原因。如果没有这个原因,乾隆不会在宠爱令妃丝毫。

“舒妃这些事,你可有证据”乾隆忍住心中不断上升的怀疑感,开口问道。

“回皇上,臣妾这就叫他们上来。”

“来人,把秋菊,赖嬷嬷带上来”舒妃下令道。

“皇上,这个秋菊就是那个给永潞下药的人”舒妃指着那个看起来比较柔弱,跪在地上年轻的宫女说道。

“是吗,你为什么要谋害皇子,你好大的胆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乾隆对着秋菊怒喝道。

“皇上冤枉,皇上冤枉,不是奴婢做的,皇上不是奴婢”秋菊见到乾隆立刻开始大叫冤枉。

“皇上,不要听这个贱人狡辩,这是从那个贱人房间搜出来的”舒妃一看秋菊的动作,急忙打断她,拿出了一个纸包,交到了乾隆的手中。

“这是什么”乾隆看着那包好像是白色粉末的药包问道。

“回皇上,这包药太医看过后说,服用了这包药后,就会像永潞一样突然发起高烧来。

这包药就是臣妾在秋菊的房间里搜来的,当时很多人在,就是赖嬷嬷翻到的。”舒妃解释道。

“赖嬷嬷,真的吗”

“回皇上,奴才以性命担保,娘娘所言确实属实,这包药就是奴才翻到的”

“皇上,奴才冤枉,这包药不是奴婢的,皇上,奴婢冤枉”

秋菊看着舒妃和赖嬷嬷的指证觉得自己也没有活路,突然一下子从地上跳起,向永和宫中的柱子撞去。

“快拦住她,留活口”

可是秋菊的动作实在是太过突然,众人的动作慢了一步。就听到啪的一声秋菊倒在了地上。

“皇上,秋菊死了”高远拦住了众人,自己首先检查了秋菊的鼻息,然后立刻向乾隆汇报。

“死了,你们把她抬出去,处理了”乾隆看着高远意味深长的说道。

“奴才遵旨”高远答完乾隆,就把秋菊拖了出去。

“既然事情是这个样子,舒妃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以后还要好好照顾永潞。知道了吗”

“臣妾遵旨”

乾隆说完后没有在永和宫停留,就带着永d离开了永和宫,这件事好像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由于秋菊的突然的动作,这件事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乾隆没有对这件事说些什么,也没有叫令妃来询问。

好像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只有永d知道一切都没有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他看到乾隆对着高远意味深长的眼神,就知道事情像一个不可控制的结局发展。

不过,他却知道令妃的悲剧已经注定了。他知道乾隆已经开始了对令妃的最后一次考验。

这次考验就是如果在福伦福晋进宫后,令妃向乾隆讲明小燕子的事,乾隆就会继续宠爱令妃,相信令妃。否则令妃的下场,永d想到心里已经笑了起来。

宫外

紫薇自从那天被福尔康所救,心中这个男子开始念念不忘。也不再做饭,收拾房间了。

每天只是呆呆的坐在窗边弹着夏雨荷教她的歌。

“紫薇,紫薇,今天我们的饭还没有做呀,紫薇,我父亲的身体不能挨饿,紫薇,我还要照顾父亲今天的饭”白吟霜看着紫薇眼泪又流了出来。

昨天金锁那个丫鬟没有回来,紫薇就做了一顿难以形容的食物。本来在她的眼泪中,紫薇已经去买宵夜了。

可是左等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好不容易回来后又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进了自己的房间就再没有出来。

那一晚,自己和白父饿了一宿。第二天,金锁仍然没有回来,白吟霜的肚子好饿,就对着紫薇流下眼泪。

紫薇好像没有听见白吟霜的话,仍然弹着自己的琴,唱着山也迢迢,水也迢迢……

“紫薇,紫薇”白吟霜看到紫薇好像中邪了,白吟霜上前摇晃着紫薇的身体。

“吟霜,你怎么过来了,什么事呀”紫薇才发现身旁的白吟霜。

“紫薇,你怎么了,我和你说话你也不听。紫薇,我好担心你呀”

“没事的,我很好。吟霜,你不知道我今天看到我命中注定的人出现了,吟霜,我好高兴,我要在这里等他,吟霜,我没有事,现在对我最重要的是就是坐在窗前唱着歌,等着他的来到。吟霜,以后的家事就交给你啦。麻烦你了。”紫薇恳求着说道。“什么,紫薇,你说什么呢,紫薇,你生病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