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冷战 紫禁城

    十四阿哥的房间里,病床上的十四阿哥被一群太医围着,而十四阿哥现在高烧不止脸色通红。

永和宫外,皇后那拉看着乾隆在令妃一个眼神下就被令妃勾走。

又看看跪在地上头发凌乱,眼睛红肿,脸上未干的泪痕……显都露出舒妃的伤心和难过,显示出舒妃才是真正的关心十四阿哥。瞧瞧他的亲生母妃现在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还想着勾搭皇上,哪有一点点的伤心和难过。

皇上一向是这样,皇后看着舒妃现在的样子就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她想起自己的五儿和永d病重时自己的处境。同样是自己难过,同样皇上是被令妃所劫,同样自己是那么孤立无助。

想到这里皇后扶起了跪在地上的舒妃。开口安慰道“舒妃,你也不用担心,永潞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皇后好像又想起什么,压低了声音问道“舒妃,你要想想十四阿哥怎么会生病,以后皇上一定会问的,你毕竟不是十四阿哥的生母,令妃可还在一旁看着呢”

舒妃听了皇后的话,心中打了一个冷颤,怎么办,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被责罚是小事,恐怕永潞也要保不住了。

想到小十四要走,舒妃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疼。小十四他可是真心疼爱的。

想想也许这次小十四熬过这关之后,也许就又会被令妃带走。舒妃的心开始难过了起来。

“太医,永潞现在怎么样了?”乾隆和令妃一进房间,令妃就推开太医走到永潞的身旁。

看着永潞昏迷过去,呼吸微弱,脸上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落,令妃的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回皇上,十四阿哥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固下来,一会儿喂了药之后,只要今晚上烧退了,就应该没事了”太医跪在地上答道。

谢天谢地,多亏这时十四阿哥的烧已经控制住了。否则现在他怎样和皇上交代呀。他们太医的脑袋也保住了。

“那就好,十四就交给你们了。你们的人头现在可是暂记在你们身子上的,你们看着办吧”

呆了一会,乾隆就在令妃的脉脉含情中和令妃去了延禧宫,没有注意到皇后身边的永d看着乾隆离去逐渐阴冷的眼神。

当晚,永潞的烧就退了下去,第二天辰时渐渐的苏醒。

娘娘,十四阿哥醒了,舒妃这一夜一直陪在永潞身旁。

“永潞醒了,永潞醒了”舒妃看到永潞醒了,忙把永潞抱在怀里。

这时她看到她永潞缓缓睁开了双眼。

舒妃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他是是那么的清冷,完全不像一个还没有满一岁的孩子。

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吧,舒妃摇了摇头,让身边的宫女把外面的太医叫了进来。

延禧宫

乾隆在令妃的柔情和小意殷勤中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想想令妃在他身边哭诉失去孩子时自己的痛苦,自己是怎么每夜每夜因为想念永潞而哭到天亮。舒妃去没有好好照顾永潞,不是亲身母妃就是不行……

乾隆也就迷迷糊糊的在美人的温柔中答应把十四阿哥还回给令妃抚养。

早朝后,乾隆像往日一样的去上书房接永d放学,他决定一会和永d一起去永和宫看看十四怎么样了,顺便要好好问问舒妃到底是怎么照顾孩子的。

把十四交给舒妃,是对舒妃的信任和隆恩,可是舒妃去让十四病成这样……一定要好好给舒妃一个教训,这是乾隆昨晚答应过令妃的。

永d看着乾隆心中一冷,最近这些日子,看着乾隆的表现,永d尘封的心已经慢慢的融化。

有时候他甚至感觉前世的事就像一场梦,现在天亮了一切都结束了。永d想前世的事都过去了,现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幸福的。

可是昨天的一幕,只要令妃一委屈,一撒娇,乾隆就忘了一切,眼中只有了令妃。看到这些,永d就知道梦碎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空想,乾隆根本就没有变过,这些美好都是自己的想象。现在他要变为以前的永d不会再那么傻,向他敞开心扉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永d,怎么了,不搭理皇阿玛了”乾隆看着跟在身后一言不发的永d,心中很奇怪,永d今天是怎么了,突然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脸一句话也不说。

他现在的样子就像刚见到永d时一样,甚至比刚开始还要冰冷。“回皇阿玛,永d一切都好,谢皇阿玛关心”永d停下脚步恭敬地答道。

乾隆感觉到永d这种态度,好像把他推的好远,虽然他们的距离很近,可是现在心的距离却更加遥远。

“永d,是不是皇阿玛做什么事让永d不高兴了,或者皇阿玛做错了什么事了。永d,告诉皇阿玛,皇阿玛改好不好”乾隆看着停下脚步,温和的对永d说道

“回皇阿玛,您误会了,您没有什么做错的事,儿臣也不敢对您有什么不满。皇阿玛,永d只是身体不舒服,请皇阿玛见谅”

永d对乾隆的问题心中感到不屑,但面上仍然恭敬地回答道。

“身体不舒服,永d怎么了,吴书来快传太医”乾隆一听到永d不舒服,忙让吴书来传太医。

“皇阿玛,不用了,儿臣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麻烦皇阿玛了”永d一听请太医,就想到那些发苦的汤药。

他什么事也没有,连忙回绝道“永d,生病了,就要看太医,瞧你的脸色就不太好,走吧和我先去乾清宫看完太医再说”

说着乾隆上前拉住了永d的手,没有理会永d越来越用力的挣扎,紧紧地握住向乾清宫方向走去。

永d不愿意让乾隆拉着,可是他的力量无法和乾隆抗衡,没办法也只好跟在乾隆的身边。

他是什么意思呀,昨天不是和令妃柔情蜜意的么,今天怎么就又哄起自己来了,他把自己当成那种挥手就来,招收就去的人了……

乾隆感觉到永d的挣扎,暗暗地加上了劲。今天刚看到永d时就知道有什么事要变了,果然永d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到底怎么了,乾隆很奇怪,不过他隐约觉得这时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放开永d的手,否则后果他不堪想象。

乾清宫

胡太医在给十二阿哥诊脉。咦,十二阿哥的面向平稳,脉搏跳动正常,没有生病呀,怎么皇上一定要认为十二阿哥生病了呢,胡太医心里疑惑着。

皇上的心事真是不是我们普通人能猜得到的。

“胡太医,永d的病是不是比较严重,是不是要休养几天,是不是不是呀?”乾隆没有理会永d说着自己没事的话,意味深长的看着胡太医。

胡太医和乾隆的目光一对,立刻他低头答道“回皇上,十二阿哥体质本来就有些虚弱,这几天应该是休息不好,脉动有些缓慢。不过只要多加调养,不久就会康复。微臣给十二阿哥开服药,十二阿哥都吃几天就会好的”

“胡太医,调养十二阿哥的身体时,是不是需要一个安静的休息环境呀?不可以影响十二阿哥的休息呀”

乾隆听到胡太医明白自己的意思,接着问道。”是的皇上,十二阿哥休息的环境非常重要,不可以惊扰到十二阿哥的休息”

胡太医顺着乾隆的话接了下去。“哦,朕知道了。胡太医你去开药吧,开什么药,你自己可要清楚的呀。”乾隆意味深长的说道。

“微臣遵旨”胡太医领命下去,出去后擦了擦脸上的汗。当太医是最要提心吊胆的差事呀,也不知道皇上要做些什么。

胡太医想了想开了一份补药,全部是滋补身子的,反正十二阿哥的身子本来就虚,补一补更好。

永d听了胡太医的话一愣,我真的生病了,我怎么不清楚呀。不会吧,随便便的话竟然就成真了。

“吴书来,去坤宁宫把皇后叫来,朕有事找她。”胡太医走后,乾隆看看愣在那里的永d,对吴书来吩咐道。

“奴才遵旨”

派人去叫皇额娘,发生什么事了。难道他又受令妃的迷惑想惩罚皇额娘。

永d听到乾隆叫人去坤宁宫心中担忧起来。面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这些都让在他身旁观察他一举一动的乾隆看在眼里。

果然,皇后和小包子是他的命门,乾隆心中酸溜溜的想到。

“皇阿玛,儿臣想问”

永d实在无法忍受现在房间里诡秘的气氛,到底是为什么找皇额娘,永d一定要知道好做好准备。

为了皇额娘,没办法只好和他先开口说话“永d,要问皇阿玛什么事呀?不用着急,慢慢说”

乾隆一看永d今天第一次主动开口了,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

又吩咐小太监道“摆膳吧,朕看永d应该也饿了。今天让御膳房做了海珍汤,他对滋补身子最好了永d一会多喝点”

“谢,皇阿玛恩典,不过皇阿玛叫皇额娘为什么事呀”永d试探地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把我刚才想的事交代给她,没什么大事。”乾隆看着永d有些不安,安慰道。

“永d,怎么对阵突然变成这样了,皇阿玛会伤心的。”乾隆看出永d对他的不信任,半真半假的开起了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