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尔康 紫禁城

    金锁怎么还没有回来呀,这么晚了,她不回来,谁来做饭呀,紫薇看着天渐渐的黑了下来,金锁还没有回来,紫薇开始有些担心今晚的饭菜。今晚要吃些什么呀。

“紫薇”白吟霜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夜色,再看一看金锁还没有回来。

便开口对紫薇说道“紫薇,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父亲的身体禁不得饿,本来做饭这些粗活应该由我来干,可是你知道的父亲的身边离不开人,紫薇,你能体谅我吧”

白吟霜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吟霜,我当然会体谅你的,你好好照顾好伯父,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好了,今天的饭我现在就去做,吟霜,你去照顾伯父去吧。”

说着紫薇就走向了厨房,准备开始做饭。别看紫薇说得轻巧,虽然在济南老家的时候,学过一点点厨艺,但那只是闲情雅致,平日都是金锁丫环来做的。哪里像现在真正是得自己做饭了。

紫薇看了看米桶里只有一点点米,应该只够两天用的吧。再想想金锁对她说的所剩不多的银两,紫薇突然发现当家怎么这么难呀!

金锁,你怎么还不回来呀,快点回来吧。紫薇一边做饭,一边想着金锁。

当她自己做饭时,才发现这些都好困难,炉火一点也不好烧,那些柴火那么脏,她的衣服都变脏了。

还有咳,咳好呛呀,紫薇从满是浓烟的厨房中跑了出来。好呛呀,好呛,怎么会这么多烟,金锁做时也没有呀……

又过了接近一个时辰,紫薇和白吟霜父女终于吃上了饭了。白吟霜看看眼前这个满脸黑灰,衣服上也是左一块右一块脏兮兮的姑娘,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会是紫薇。

再看看眼前紫薇所做的两个菜,黑不溜秋的,一看就让人倒胃口。看着这两盘黑不溜秋的东西,这是菜么,白吟霜不敢相信,这种菜怎么吃呀。

“紫薇,这就是你做的菜,对不起,我不是瞧不起你的手艺,只是,只是,”白吟霜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是没有什么事的,只要是饭有我一口吃的就行了,可是我的父亲这样的饭他怎么用呀!”

白吟霜对着紫薇掉着眼泪。紫薇一听白吟霜的话,再看看自己千辛万苦做好的饭菜,说实话,这种菜连她不能下咽。以前在济南时我也做过饭的,也是很好看美味的,可是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啦……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紫薇虽然很辛苦的做好了一顿连自己都不会吃的饭菜,但看着白吟霜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还好,这些事怎么可以怪吟霜呢。

想到这里,紫薇立刻开口道“吟霜,没事的,我知道这顿饭没有做好,我现在就去外面买一些吃的,我们将就吃完这顿,明天金锁应该也要回来了。”

紫薇说完就准备去拿些钱去买一些吃食。“紫薇,不要买一些太贵的,父亲是要吃些好的,但我真的不挑剔,真的!”白吟霜对着要出发的紫薇又开口道。

“知道了,吟霜,我会买一些有营养的食物,你等以后就吃饭了。”

紫薇拿着一点钱走出自己家的小院子,走向自己家前面帽儿胡同,她要穿过那条长长黑黑的长巷才能到达对面的大街上。

紫薇走在这条路长巷上,这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长巷中很黑,紫薇走在长巷中心里有些担心,害怕。没事的没事的。

“小妞,哥几个,这里有一个小妞,来给几个乐呵乐呵。”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巷子中传来。紫薇抬头一看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差点晕倒。

眼前一下子就出现了三个男人把她团团围住。“这个小妞真是漂亮呀,瞧着脸蛋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一个男子看着紫薇啧啧的笑着。

“是呀,瞧着身材前凹后凸,摸起来一定很爽。”另个男子接下话茬,色迷迷的打量着紫薇。

“兄弟们,说这些干什么,今天就是我们兄弟几个的好日子,我就先不客气了,哥几个我先上了。”最后一个男子开完口就向紫薇扑去。

“救命呀,救命呀,快来人救救我呀”紫薇看到眼前的场景吓得已经没有了章法,只能拼命地喊着救命,用手挡着不断向她身上摸去的咸猪手。

“救命呀,救命呀”紫薇看着不断向她逼近的三个男人已经彻底绝望了。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为什么没有人救我呀。

母亲不是说过我会又和她一样真挚的爱情么,为什么现在就没有人来救我呀,书上说不是女主角在危难时一定会有自己的命中的男人来救自己么,为什么我的良人现在还不出现呀。

紫薇已经彻底绝望了。陌生的三个男人已经把紫薇的外衣撕开,露出了一片雪白,这时的紫薇已经知道自己的贞洁不保,也隐隐决定如果到了最后的那一步,她就咬牙自尽。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呼喊“住手,前面的人住手,快住手放下这位姑娘。”紫薇只感到仿佛是仙乐在耳边响起,她只知道一个衣着讲究的年轻公子仿佛如同天神下凡一样,把她从危难中救了出来。

他一定就是我的良人,一定是上天安排我们之间的缘分,一定是的。紫薇那写满了崇拜与痴迷的眼睛直勾勾的凝视着眼前的公子。

这位公子不是别人正是令妃的亲戚,福尔康是也。话说今天说来也巧,福尔康约了一些朋友在这条长巷不远处的酒楼喝起酒,今天不知为什么他喝了不久就感到有些醉意,婉绝了朋友们的相送,福尔康就抄起了近路,通过这条长巷赶回府去。

说起来,他和紫薇真是就有这场孽缘,没有了小燕子祭天的事,紫薇和尔康本来已经不能相遇了,可是今天又在这种情况中,他们两个的命运又安排到一起。

紫薇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他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英俊,那么的让人心动,看着他紫薇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上抹起了两抹红晕。

尔康在吓走了三个小混混,也忙着扶起眼前这位姑娘。这位姑娘长的可真是漂亮呀,尽管现在惨遭凌辱,素净的白衣白裙已经被拉扯的破破烂烂。

但是,她那弯弯的眉毛,明亮的眼睛,那吹弹得破的皮肤,以及现在胸口露出的一抹雪白,都牢牢的吸引着尔康的目光。现在眼前的姑娘正用那美丽的满是爱慕的大眼睛瞧着他。

尔康的心里的成就感一下子就涨的高高的。“姑娘快起来,快起来呀。姑娘,你怎么一个人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呀?”尔康扶起了紫薇关切地问道,眼睛仍然直勾勾的瞧着紫薇露出的那一抹雪白。

“公子,谢谢你对紫薇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紫薇在此拜谢公子了”说着紫薇深深地向着尔康拜了一拜。

“姑娘,我就叫你紫薇好了,千万不要这样,你快快起来,我来送你回家。”尔康听着紫薇这个名字,真的很好听。说着就扶着紫薇向紫薇的家走去。

这时的紫薇已经忘记了要买的晚饭,娇羞的和尔康边走边聊,对尔康的爱意也越来越深。他就是我心目中的那个人,谢谢老天爷了,谢谢你让我遇到了他。

尔康很有风度送紫薇回到了紫薇家里的门口,就和紫薇依依惜别。白吟霜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紫薇的回来,等到了她看着眼前的紫薇,一下子愣在那里。

“紫薇,你怎么了。紫薇,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呀,发生了什么事呀。”白吟霜看着狼狈的紫薇,急忙问道。“没事的,吟霜,不要担心的,一切都过去了,我今天遇到了我心目中的那个他”

紫薇停顿了一下“吟霜,我现回房间休息一下,吟霜今晚对不住你了。”紫薇说完就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紫薇,紫薇”白吟霜叫着紫薇,可是紫薇仍然没有回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紫薇,咳,这可怎么办,晚饭到现在还没有吃呀,我好饿哟,看看明天金锁会不会回来,如果回来我就继续住在这里,如果不回来,我还要另想办法,紫薇这棵树看来是要靠不住了。

今晚紫薇的梦里一直出现这尔康的身影,她甜甜的入睡,睡的很香。

而福尔康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一幕,那个姑娘看来是对我有好感了,要不是她的家世,条件太差我还真想把她娶进来呀,可惜了,我福尔康是注定要娶格格的,紫薇,你就做我的小妾吧……

将军府

阿桂到了家中,把金锁交给身后的下人,自己就立刻感到婉言的房间去了。看着独生女儿那惨白的脸色,呼吸气若流丝的样子,阿桂心疼极了。

又听着身旁的郎中说着回天无术的话,阿桂感到眼前一黑,倒了下去。“老爷,老爷”下人们一阵忙乱。

等阿桂醒来后,就听到自家女儿已经走了的消息,阿桂舌尖一甜,哇的一下一口鲜血就奔了出去,接着就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