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失踪 紫禁城

    “这位姑娘,我们父女两个你看我们住在哪里呀?”白吟霜看着眼前这两间房,一大一小,他们父女两个可不能住在小房间里,那里那么小,他们怎么住呀。”

这两间房大的一间是我住的,小的一间是金锁住的,现在我把金锁的房间空出来,让你们父女两个住,白姑娘可以么”紫薇想了想,开口道。

白吟霜一听紫薇的话,什么让我们父女两个住小房间,这么小的床我们该怎么睡呀。

“这位姑娘,我们父女两个本来应该有间屋子就应该满足了,可是,可是,这么小的床父亲的身体根本受不了,我是没什么问题的,只要有一个地方能遮风避雨就够了,可是我的父亲在这么小的床上怎么住呀,这位姑娘,你说我们怎么办呀,我们怎么办呀”白吟霜看着紫薇自己的大房间,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紫薇看着瘫痪在那里的白父,再看看小卧室里金锁的小床。

没办法只好开口道“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清楚了,这件小卧室就有我来住吧,我的那间大点的卧室就交给你们父女两个住吧。”

1200ksw.net

紫薇停顿了又“对不起啦,刚才都是我太自私了,原谅我吧,白姑娘,你原谅我好么?”紫薇一边说着,眼泪就开始掉了下来。

“这位姑娘,不要叫我白姑娘,就叫我吟霜好了,姑娘多谢你了,你真是一个好人呀”白吟霜一看目的达成,就擦了擦眼泪,套起近乎来。

“那你也别叫我姑娘了,叫我紫薇就好了,吟霜”紫薇一看吟霜好像原谅了她,也破涕而笑。

“那好呀,我也就冒昧了,我就叫你紫薇了。”白吟霜又开口道

“紫薇,本来我应该帮你整理,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可是我的父亲他现在还需要我的照顾,他还需要休息,紫薇,我们现在也是朋友了,我也只能麻烦你现在可不可以就挪出房间,让我父亲休息一下。”白吟霜停顿了一下,

又开口道“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冒昧,但紫薇我们是朋友了,你不会介意的吧。”

紫薇一听白吟霜的话,一愣但立刻答道“没关系,没关系,是我考虑不周,忘记老人家需要休息,吟霜你就照顾好老人家就行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和金锁好了,我们立刻就给你挪房间。”

紫薇说着,又对身旁的金锁吩咐道“金锁,快来,我们快点把房间收拾一下,好让老人家休息。”紫薇说着就先往大的房间走去。

金锁在一旁看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现在从白吟霜父女进门,她们的两个房间本来只是把她的小卧室让给他们,可现在却一下子让出了大卧室,这一下子他们父女一下子就反客为主,成了这个家的主人。

看着小姐现在就好像被白吟霜掌握住了,只要白吟霜说几句话,小姐立刻就听她的话照办呀,想想呀,不知道会不会是第二个小燕子。金锁边想边随着紫薇进去为白家父女收拾起卧室来。

晚上,白吟霜一直在在陪着白父,直到金锁把晚饭做好,才走出房间。“紫薇,对不起呀,刚才没有帮你们的忙,真的一千一万个对不起,紫薇,你会原谅我的对么,我们是朋友么,是不是呀?白吟霜吃饭时对着紫薇又哭了起来。

“没关系的,吟霜,没关系,这些事我和金锁做就行了,吟霜你就当这是你自己的家,一切都不要拘束。吟霜你的任务是照顾好白父,其他的你就交给金锁。”紫薇安慰着白吟霜

“金锁,以后你也要好好照顾吟霜的父亲,不可以怠慢,知道了么?”紫薇嘱咐起金锁。

“知道了,小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吟霜的父亲的。”金锁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点头同意道。

晚上,紫薇看着身后的金锁,再看看眼前的小床。十分犹豫,怎么办,这张床睡两个有点挤,如果她们两个挤一点睡的话,虽然也是能睡下,但是紫薇长这么大,还没有和人这么挤过,想到这里,紫薇有点犹豫的看着金锁,心里不知道该怎么说。

“金锁……金锁”

金锁看着自家的小姐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好像欲言又止的看着正在给自家小姐铺床的自己。

“小姐,叫我什么事呀”金锁停下了手里的活。

“金锁,金锁,这张床,这张床看起来有点小,你看我们两个……”紫薇说道这里实在有些说不去了,这要怎么说呀,金锁应该明白吧,会明白的呀。

金锁听了小姐的话,又看看这张床,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小姐,这张床你一个人睡吧,我在地上打一个地铺就行了,小姐,我在地下睡吧”

“金锁,我不是这个意思,金锁你千万不要介意,你在地上我会给你多铺几床被,金锁,你不会凉的。”紫薇看着金锁自己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心里一下子就高兴了,我就知道金锁最了解我的心意。

当晚,紫薇在床上一夜好眠,金锁却在地上一夜无眠,脑海里把她从当上小姐的丫环到现在经历的种种,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之后的几天,金锁从原来只伺候小姐一人,变成了要伺候加上白吟霜父女两个,总共要伺候三个人。

白父现在瘫痪在床上,吃喝拉撒全部在床上,他的女儿白吟霜一看到这种场景,就只会在一旁不断的掉眼泪,一下子也不碰,一直在掉眼泪。

她们家的小姐看到立刻就会让她去伺候,而她家小姐就开始千篇一律的安慰起白吟霜来。这些日子家里一切的活都由她来干,小姐和白吟霜就在一旁弹琴唱歌。

“小姐,我们的钱已经不多了,剩下的钱就只够维持这几天生活的。小姐我们几个以后该怎么办呀”金锁看着所剩不多的钱,苦着脸说道。

“怎么会这样呀,怎么会没有钱了,金锁你怎么管这个家的,家里的钱不都是交给你来管么,怎么现在就没钱了,金锁,这是怎么回事呀”

金锁听着紫薇那好像埋怨指责的话,心里对自家的小姐的失望越来越大,小姐怎么可以责怪她,现在她们花的钱都是她的钱呀。

“小姐,我们的钱本来租了这间房就所剩不多了,可是这些日子加上白吟霜父女两个,白父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吃好多的药,还要补充营养。小姐这些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加上现在四个人吃饭,剩下的钱也就不够了。”

金锁对紫薇仔细的算了算这笔账。自从白吟霜进来后,家里的花销一下子就涨了好几倍。“那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我们的日子该怎么过呀。”

“这,这我也不知道呀,金锁家里的钱一向都是你做主,这些事都是你做主,你自己想一想办法呀,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金锁这些你就好好想想办法吧。”

金锁听着紫薇的话,心里一阵苦涩,让她想办法,她怎么想办法呀,小姐说的倒轻巧,她一个姑娘家要到那挣钱养活这么一家人呀。

第二天,金锁看着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紫薇,仍然和白吟霜在一起弹琴唱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出了院子,决定在想想挣钱的办法。

金锁漫无目的走着,可是什么办法也没有,根本没有能挣到钱的地方,想想她这么一个姑娘家,上哪里有人雇佣她,转悠了一天,她也没有找到工作,想着那个家,心里又是一阵的乱,以后的生活要怎么过呀。

突然远方的一匹马飞驰过来,金锁躲闪不及,一下子被刮倒在地,头磕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晕了过去。马背上的人一看到撞上了人,两忙下马查看,看到已经昏迷的金锁,想了想就把金锁放到马背上带回了府。

昏迷的金锁不知道这次意外改变了她的命运。马背上的人是一个中年的男子,他之所以这样在夜晚骑在马背上飞驰。原因在于他独生的女儿,婉言突然生了重病,已经病入膏肓了,快要不行了。

这个中年男子是出生于满洲正蓝旗,章家氏。叫做阿桂,他作为大学士阿克敦的独生子,最初就以父荫授大理寺丞,这么多年一直官运亨通,一帆风顺。现在却出现了这么一件闹心的事,阿桂家有四个儿子,却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女儿年龄也到了选秀的年龄,上面本来已经报了今年参选,可是现在独生女有了重病,该怎么办呀,怎么办呀。

阿桂脑海越来越乱,没想到就又遇到眼前的一幕,撞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再细一打量,这个姑娘看起来有些面善,和自己家的婉言有好几分的相似。看看这一个姑娘家,一个人这么晚还没有回家,也许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呀。

阿桂一边想,□□的马继续向家里赶去。婉言千万不要有事,已经报上去了,再出事要怎么办呀,要怎么办呀。婉言全家的命运就在你手中了,你千万要好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