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小燕子挨打

    乾隆这一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顶撞,顿时脸色发青,一拍桌子,大怒道:“放肆!”

想想小燕子这个阴谋的执行者,他们的计划说起来也真是厉害。想想先是利用了十八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这个等了乾隆一辈子,盼了乾隆一辈子的女人来使乾隆心存怜惜,让一个乾隆已经忘了的女人生的孩子,在十八年后来找乾隆,以乾隆的性格一定对这个孩子百般疼爱,千帆宠爱的。

再加上这么多年国家太平,乾隆有多年一言九鼎,好不容易有一个这样和他脾气相对的小燕子这样一个女儿的出现,实在是一个完美的布局。只是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我竟然先见过小燕子,这个小燕子即使这样,也能不变声色,真是大智若愚,根本不是外人看来的胸无点墨。

乾隆这一拍桌子,太监,全部‘噗通噗通”跪落于地,只有小燕子仍然挺立。令妃急忙奔过来,推着她说:“快给你皇阿玛跪下!说你错了!”小燕子脑袋一昂,豁出去了。

“错什么错?反正谁生气都要砍我的脑袋!自从我进宫以来,我就知道我的脑袋瓜子在脖子上摇摇晃晃,迟早会掉下来!”说着,一个激动,就大声的冲口而出:“皇阿玛!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根本不是‘格格’,你就放了我吧!”

此话一出,人人震惊。令妃吓得花容失色,心惊胆战,小燕子这个格格可是她先说的,她脱口就喊:“格格!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跟你皇阿玛斗气要有个分寸,毕竟不在民间,你的‘阿玛’是皇上啊!”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谁知,小燕子答得飞快,想也不想的说:

“我的阿玛不是皇上,我的阿玛根本不知道是谁?”

乾隆看着着小燕子,见小燕子一脸的倔强,满眼的怒气,一股“绝不妥协”的模样,她的那份傲气和勇敢,竟是自己诸多儿女中,一个也不曾有的。小燕子这点也是算计的很好呀,她越这样,以前的我应该越喜欢吧。

“小燕子你以为格格是什么?随你要干就干,不要干就不干?你如此嚣张,如此放肆,对于你朕已经一忍再忍,现在是实在忍无可忍了,朕不要你的脑袋,朕要你好好的教训你。”乾隆怒道:“打她五十大板。”

永d看了看众人上前开口道“皇阿玛息怒,皇阿玛息怒,格格也是太想念宫外的朋友才说出这种气话的,请皇阿玛原谅小燕子吧。”永d看着乾隆好像已经动了真怒,连忙上前为小燕子求情。毕竟脑残还没有全部到场,紫薇,福尔康,五阿哥,一个也不能少,紫薇他们还没登场,小燕子怎么就这样完蛋了。

小燕子一看永d为他求情,心里琢磨着,看来他也喜欢我呀,我说他怎么平时都不和我说话,你看关键时刻还是关心我呀,我和他就是什么,什么,几情相喜,想什么的,反正他喜欢我,小燕子的脸上抹上一层红色。

令妃娘娘立刻也上前求请:“皇上请息怒,还珠格格是金枝玉叶又是女儿身,恐怕禁不起打,不如罚他别的。皇上,还珠格格身体娇弱,上次受的伤,还没有全好,怎么禁得起板子呢?皇上千万不要冲动啊。”

“好看在永d给你求情的份上,那就打20打板给朕打,使劲打谁都不许求情。”乾隆看了永d一眼。“还等什么?打呀!朕要亲自看着你们打,重重的打,重重的打,打……”

“喳!”一、二、三、四……小燕子喊着:“皇阿玛!救命啊……”

五、六、七、八……“皇阿玛!救命啊……我知错了!知错了……”小燕子痛得泪水直流。“十六,十七,十八……”

令妃眼看小燕子那一条黑色的裤子,已经透出血迹,心里很着急。自从小燕子进宫,令妃就和她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时,令妃只好抓着乾隆的手,一溜身跪在乾隆脚下,哀声喊着:“皇上,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小燕子的亲娘,在天上看着,也会心痛的!皇上,你自己不是说过,对子女要宽容吗?看在小燕子娘的分上,您就原谅了她吧!再打下去,她就没命了呀……”

令妃的话,提醒了小燕子,当下,就没命的哭起娘来。“娘!娘!救我呀!娘…娘……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早?为什么丢下我……”一哭之下,真的伤心,不禁悲从中来,痛喊:“娘!你在哪里啊!如果我有娘,我就不会这样了……娘!你既然会丢下我,为什么要生我呢……”

皇后在感觉到身边的永d在一旁使劲的拽着自己的袖子,只好上前开口道“皇上息怒,原谅小燕子吧,皇上就原谅她吧。”皇后感到很无奈,对于小燕子她这个混混,皇后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她不理睬小燕子已经很困难了,可是现在竟然要为她求情。没办法,皇后上前求情的话就只有那么干巴巴的两句。

永d一看时间差不多,20板子也要打完了,才慢悠悠的开口向乾隆求情。

乾隆一看这20大板已经要打完了,才开口道“好了停下来!别打了!”太监立刻收住板子。小燕子哭着,从板凳上瘫倒在地。

令妃立刻扑过去抱住小燕子,在小燕子耳边安慰着。

乾隆走过去,低头看了小燕子一眼,看到她脸色苍白,哭得有气无力。才开口说:“你现在知道,‘君无戏言’是什么意思了!不要考验朕的耐心,朕严重的警告你,再说‘不当格格’,再不守规矩,我绝对不饶你!如果你敢再闹,当心你的小命!不要以为朕会一次又一次的纵容你!听到没有?”

小燕子呜呜咽咽,泪珠纷纷滚落,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好了,如果你以后,还想出宫的话,就请示完令妃,她同意的话就大大方方的去!不要再翻墙了!咱们满人生性豪放,女子和男人一样可以骑马射箭!你想出宫,也不难!只是,换个男装,带上赛维赛广一起去!不能招摇,还要顾虑安全!赛威赛广好好照顾格格,知道了么?”

“臣遵旨”赛威赛广答道。

“令妃,你就先告退吧,小燕子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去传胡太医来给她瞧瞧!你办事,我一向是很放心的。”乾隆说着,就让令妃告退了。坤宁宫的闹剧也就落下了帷幕。

“永d,怎么想到为小燕子求情了”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乾隆好奇地问道。“皇阿玛,小燕子毕竟是一个线索,我们还要用她引出后面的大鱼呢,我也想知道,他出宫到底要去见谁呀”

“原来是这么回事,永d该练字了,快过来”“不要嘛,不要……”

宫外,小白花来到诊所去听到白父白圣龄再也起不来的消息,怎么会这样,不就是去轻轻一推么,不就是摔到了么,我们以前经常摔倒的,白吟霜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毕竟白父也养大了她,他们也相依为命好多年呀。“大夫,怎么会这样呀”白吟霜泪眼迷茫的问着。“是这么回事,本来你父亲仅仅是摔伤,有些骨折并不严重,可是被人一扶,却能折了脊柱,咳,天意呀天意呀。”老中医摇了摇头解释起来。

“被人一扶,不会的,不会的。“紫薇在一旁一听,那不是说我么,难道是我,我是好心的,我是好心的,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呀。紫薇一听老郎中的话,眼泪一下子从大眼睛中掉了下来。

“是你,是你,我父亲是你给害的,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呀,我们无冤无仇,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们父女相依为命,靠卖唱为生,你这么做,我以后要怎么办呀,我的命好苦呀。”白吟霜一听是身旁女扮男装的小姐给害的,眼泪就一下子止不住了。“这位公子,我认为你是一个好心人,可是,可是,我们父女两个以后怎么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