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别扭 紫禁城

    永d看着乾隆在侍卫面前说些什么,心中感到很好奇“阿玛,有什么事发生么?”看着永d一副想知道,就拐弯抹角的问,心中感到很可笑“永d,想知道什么呀,如果想知道,就要直接问朕呀,你只有直接问朕就会告诉你的”

“阿玛,我,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对市委说些什么了?”永d没想到乾隆竟然这么无赖,非逼着的他直接说话,皇阿玛怎么这样,好讨厌。

永d没有发现现在对着乾隆,他不再是以前忍着情绪,装出的一副乖巧讨喜的样子。随着和乾隆的接触中,他对乾隆的心一点一点的放开。现在对乾隆说话也就开始慢慢敞开了心扉,说起话里也带着自己的情绪。

尤其是今天这句,别扭的情绪表现无遗。“想知道吧,朕就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去吧!”乾隆决定在逗一下永d。“皇阿玛,你讨厌”永d一听完乾隆的话,说出这句话后,就自己独自从龙源楼里走出。

这个孩子,乾隆看着前面永d别扭的在前面走着,脸上挂出了灿烂的笑容跟了上去。

在马车上,乾隆看着一直在闹别扭的永d,心中的喜悦越来越多。“怎么,真生皇阿玛的气了,不要再生气了,看皇阿玛给你买什么了”乾隆拿出让吴书来在后面买来的,和他认为永d最爱吃的糖葫芦相似的酸楂糕来哄起永d。

为什么是春天,糖葫芦都没有了。永d一看乾隆拿出的竟然又是小孩子爱吃的食物,永d的气越升越高,真是的,皇阿玛怎么老把他当小孩子,他都这样大了,却老拿小孩子的东西来哄着他,他都两世为人了,还让皇阿玛当小孩子来哄,永d干脆闭上眼睛,一眼也不瞧乾隆手里的酸楂糕。

乾隆一看永d就像一个不听话的小猫在和自己的主人闹着别扭,心里就越来越好笑。他一把把永d拉了过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好了,皇阿玛知道错了,皇阿玛不该欺负永d,皇阿玛错了,永d原谅皇阿玛好不好。”

乾隆以前决不会想到,一会会有一天这样讨好一个人,这时的他,完全忘记自己是皇帝,完全不知道现在他和永d之间的气氛是那么暧昧,让人浮想联翩。马车里粉红的泡泡在不断的上升。

吴书来在马车外听着马车里的对话,心中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胡啊,我是隐形人,我是透明人。吴书来决定以后对十二阿哥绝对要像对皇上一样的尊重,像对皇上一样的服从。作为伺候乾隆的老人,他从未看过乾隆对哪个人像对十二阿哥一样的好,一样的低声下气。以前得宠的慧贤皇贵妃,说起来她也算是宠冠后宫了,可是还是无法和今天的十二阿哥相比呀,十二阿哥算是独一份了。

永d挣扎了几下,没挣动,也就放弃了挣扎靠在乾隆的身上。“永d还想知道朕刚才对侍卫说些什么,永d不好奇了。“乾隆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永d开口道。“我,我,不想知道。”永d把头转到一边开口道。我才不能这样屈服呢,想用这点小事让我不生气,我才不那么笨呢,永d心说道。

乾隆一看到永d一副不理睬自己的样子,把永d的头转了过来“永d既然不想听,但朕想说,刚才朕告诉我侍卫,一会儿去硕王府传旨,告诉硕王,富察皓祯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歌女纠纠缠缠,没有礼数,发三十鞭子,我还派了一个太医一会去给他看看,看看硕王府敢不敢阳奉阴违。你知道我还命令了什么呢?”乾隆留了一个埋伏。

“什么事呀?”一听打了耗子,永d就提起了兴致,忘记自己正在闹别扭。“永d,猜猜为什么我让人打鞭子,而不是打板子的呀”

“那为什么呀”对于这点永d还真不知道。“告诉你呀,知道么,鞭子打在人身上,可比板子打得疼多了。还有我让侍卫把他拖到硕王府外的大街上抽,我要好好掉一掉硕王府的面子。我把太医派去就是要皓祯好好疼疼。

宫中。今天从宫外回来后晚上乾隆就睡在了坤宁宫中。这一晚坤宁宫中欢声笑语,看着身旁皇后的睡颜,眼中浮现出永d的脸,乾隆就带着这种美梦进入了梦乡。

夜已经很深了,在宫中巡逻的侍卫突然发现一个身穿黑衣的身影侍卫们围了上去,大声的问道“什么声音?有刺客!什么人?出来!”

灯笼四面八方照,这个黑衣人好像受到了惊吓,只听着城墙上好像有帐钩一阵“卡答卡答”,的声,那个黑衣人一下子就从半空中直落下来,正好掉在侍卫的脚下。“刺客!有刺客!”侍卫们大声的叫道。

刹那间,十几支长剑“喇”的出鞘,全部指向了黑衣人。那个黑衣人一看立刻大叫道:“各位好汉,手下留情!”“是个女人?”一个侍卫用剑“呼”的挑开了黑衣人脸上的帕子。一揭开帕子,侍卫们的长剑顿时“眶嘟眶哪”全部落地。大家惊喊出声:“格格”

乾隆正做着美梦,就被外面的吵闹声给惊醒。外面是怎么回事,乾隆起来一看,就听到外面伺候的吴书来汇报到,说侍卫抓到了个刺客,可是刺客又变成延禧宫的小燕子格格。听着吴书来的汇报,乾隆知道自己的觉是不能睡了,小燕子要出宫,难道是要见外面的人么,她终于隐不住要与外面的人联系了。

乾隆穿上衣服走了出去。旁边的皇后自然也就跟了出去,同样坤宁宫中的永d也就跟着出去了,在遇到乾隆时他悄悄的拉了皇后的袖子,皇后用眼神示意了永d不用担心,她里有数。当看到小燕子时,乾隆感觉无法置信小燕子穿着不合身的黑衣服,最有意思的是小燕子的夜行衣有着特别长的袖子,她在在袖口打个结,袖子里面鼓鼓的。

小燕子的脸上脏的东一块,西一块,看起来狼狈万分。哪儿像个格格,简直像个小乞丐。可小燕子却挺立在那儿,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这一画面让乾隆惊愕得一塌糊涂。

“什么事,小燕子你怎么又变成女刺客了?你简直乐此不疲啊!这是一身什么打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燕子,你不是在闭门思过,我不是关了你禁闭么”小燕子一听一下就委屈道“回皇阿玛,我要去宫外走走!这皇宫是很好玩,可是我是自由自在的小燕子,皇阿玛你竟然灌了我禁闭,我要出去啦,我要出去,我在宫外有好多好多的朋友,紫薇,柳青,柳红,小豆子……我真的不能忍耐了!他们都在等着我呢?”

紫薇这个名字,乾隆不是第一次从小燕子嘴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代表谁,到底有没有别的意义。想到这里,乾隆又问道“胡闹!你太胡闹了!你现在已经封了‘格格’,不是江湖上的小混混呀!你娘怎么教你的?你打哪儿学来这些下三滥的玩意?还有紫薇有是何方神圣,让你到现在还记得,说呀,她是谁,进了宫就要往了宫外的生活,大杂院什么的又是什么,你怎么认识这些人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令妃娘娘驾到”随着通报声,令妃来到坤宁宫中。“臣妾给皇上请安,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令妃穿着粉红色的旗装,头上戴着一两朵花形的发钗,倒是显得人比花娇。可见令妃来此是好好打扮打扮的。

“令妃,你的消息到很快,小燕子刚送到我这,你就赶到了,速度可真是快呀。”乾隆一看令妃还没派人去找,自己这么快就赶来了。她的消息可真是灵通。令妃听了乾隆的话,低下了头,好像委屈的答道“皇上,臣妾在宫中本来是想给小燕子送些宵夜,小燕子在今天晚上就没有出来吃晚膳。臣妾担心她,就在晚上去给她送一些夜宵。可是当臣妾却在小燕子的房间没有找到格格,于是臣妾就派人去找,可是没想到,不一会就听到抓了个刺客,又好像是小燕子,又听到把小燕子送到坤宁宫后,臣妾就赶来了。

听了令妃的话,乾隆也就没有说些什么。看乾隆不再说话,令妃就对小燕子拼命使眼色,想让小燕子为自己说话。奈何小燕子也越来越生气,越来越委屈。根本不去注意令妃的眼光。紫薇才不是不三不四的人呢,紫薇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小燕子心想。我和紫薇可是拜过菩萨的呀。

“小燕子,我记得你娘是一个温柔的人,是大家闺秀,怎么就教出你这样的女儿呀。”乾隆试探地问道,他倒要看看小燕子要怎么回答。

小燕子听乾隆又问到“娘”,难免有些心虚,想想,更代紫薇生起气来。没有进宫,还不知道乾隆有多少个“老婆”,进了宫,才知道三宫六院是什么!

小燕子背脊一挺,想起乾隆刚才说到紫薇是不三不四的人一样,气的乾隆一阵抢白:“你不要提我娘了,你几时记得我娘?她像水还是像火,你早忘得干干净了!你宫里有这个妃,那个妃,这个嫔,那个嫔,这个贵人,那个贵人……我娘算什么?如果你心里有她,你会一走就这么多年,把她冰在大明湖,让她守活寡一直守到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