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打架 紫禁城(二)

    看到老人被甩了出去,皓祯仍然没有理会,还完全集中在与多隆的打斗之中,多隆虽然也看到了,但在忙于和皓祯打斗中无法抽出手来。多隆用眼神示意一下身旁的仆人照顾一下白父。

白吟霜也没去看看自己的老父,因为这样的事在以前经常发生,还是要讨好眼前的肥羊金主。白吟霜泪眼迷蒙的哭着喊着“你们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求求你们了。”皓祯完全沉浸在打仗的气氛中,一脚踹翻了好几张桌子,一时间,杯盘碗碟,唏哩哗啦的碎了一地。

那边紫薇看着倒在一旁的白父,连忙和金锁上前去看看白父。这时的白父面色纸白,气弱流丝,紫薇连忙扶起白父并喊道“快来人呀,快来人呀。”白父被紫薇这一扶,哎呀一声叫了起来,就晕了过去。

紫薇绝对不会知道,本来白父是没有什么大事的,可是紫薇这一好心的一扶,造成的结果可就大了。本来摔伤的人是不能乱动的,可是紫薇这胡乱一扶就把白父的脊柱给能折了。(对于医学不太了解,大家将就一下)

多隆的仆人看白父晕了过去,忙把刚请来的大夫叫了过来替白父诊治。这边,一番兵荒马乱中众人把白父抬出了龙源楼。

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面对皓祯的咄咄逼人,多隆左闪右躲,在龙源楼大厅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多隆一边躲,一边喊道“皓祯,你不要太过分了,别以为我好欺负,你就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以为我还真怕你呢,皓祯,你别太嚣张了,要不是看在皓祥的份上,我可不会这样就算了。”

“多隆,你欺负白姑娘,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看拳。”皓祯看多隆不还手只是一个劲的躲闪,斗志更加高昂,越打越起劲来。店小二,店里雇来的掌柜看到这个场面,心里叫苦连连,这怎么和东家交代呀,怎么办呀,今天这么大的损失可怎么和东家交代呀。

这两边多隆好像是贝子,那边那个好像也不简单,两边都得罪不起,我们龙源楼怎么这么倒霉呀,这些损失我们怎么办呀。掌柜和店小二看着皓祯越打越凶,终于受不了跑了上来,他们又作揖,又哈腰,齐声恳求道:“别打了!别打了!大爷们行行好,别在砸我们的店呀!”

白吟霜一看店小二和掌柜都来劝阻,也一下上前蜡烛皓祯的手“公子,求求您别打了,求求您了,不要为小女子打架了,小女子不值得公子如此做呀!”白吟霜一双大眼睛凝视着皓祯。皓祯一下子沉浸在这双眼睛中,“姑娘,不要说这种话,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愿意。”

皓祯对着白吟霜说着自以为深情款款的话。完全把四周的人当成了摆设。“公子,小女子不值得您这样对待,您是那么高贵,我去是一个歌女,虽然我不愿为富贵所折腰,虽然我出淤泥而不染,但我真的没有想到公子您……”白吟霜一听皓祯的话,感觉眼前出现了一条康庄大路,荣华富贵正向她招手。

在众人纷争的时候,乾隆和永d也从楼上下来。“阿玛,那两个打架的人好像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吧,那个被追着打的刚才听人说好像是贝子吧,阿玛认识他们吗?”永d装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他记得皇阿玛好像认识皓祯,还夸过他文武双全呢,对于乾隆的眼光,永d实在是不敢苟同,瞧瞧他夸过文武双全的都是什么人呀,附加两兄弟福尔康,福尔泰,再加上眼前的皓祯。都是一群什么东西呀,想想乾隆的眼光,永d的头都大了。

“这两个人一个好像是果郡王的爱子。”果郡王是正经的黄带子,是皇亲国戚,他家这么多年一直奉行着中庸之道,在九龙夺嫡中也因为站对了位置而屹立不倒,果郡王也是一直老老实实的一辈子,可是他这一辈子有五六房小妾可是却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也就是多隆。对于多隆,果郡王自然是疼爱有加,可是在果郡王眼中多隆生性顽劣,也就总拿皓祯,福家兄弟做榜样来教育多隆。对于多隆这样的八旗子弟自然看不上皓祯这样的伪君子。于是多隆和皓祯也就经常发生冲突。

乾隆仔细的看了看答道“另一个好像是硕王府的皓祯,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乾隆认出是皓祯后面上就有些挂不住了。上回,老佛爷和他说兰馨的婚事时他就想了一下,定下了几个名单,摆在第一位的就是这个皓祯。本来听着他抓白狐,放白狐的事,他还认为皓祯是个好的,可是现在他可真是丢尽了乾隆的脸,多亏没有人知道乾隆的想法,回宫后一定把那张折子毁了。

“硕王府的公子,是不是就是那个抓白狐放白狐,被阿玛成为文武双全的的皓祯呀”永d决定在乾隆的心中再插一刀,让那个皓祯好好被乾隆记住。“是的,就是那个皓祯”乾隆听到永d说起自己对皓祯的评价,感觉像有人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这个皓祯让他在永d面前丢尽了面子,皓祯,既然你让我丢面子,我就让你丢里子面子一起丢。

“阿玛,额娘常拿皓祯的事教育我,可是我一直都奇怪他为什么之放白狐,为什么不放狼,猪,羊等其他动物。他是不是只对漂亮的动物,心存怜惜。对别的不漂亮的动物就不在怜惜了么,那他就不是真的善良了呀!”听着永d的解释,乾隆一听也对,他怎麽在最初就没想到呀,想想这个皓祯好像自从这次抓白狐放白狐后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让人称赞的事发生了。他怎么当初就没发现这一点呀,乾隆看着正和白吟霜情话绵绵的皓祯,气是越来越高。

多隆看着眼前皓祯和白吟霜情话绵绵的场景,突然感到今天的这场架怎么这么荒唐,他已没有说错什么呀,这个皓祯好像脑子有些问题,一个歌女在他眼中好像成了高贵的仙女,还不能亵渎,可也不想想她不就是个歌女,给人唱曲的么,真是的。

多隆走到从楼上下来自己的朋友之中。顺便让从口袋中掏出一些银子,递给了那边垂头苦脸的掌柜手中。“掌柜的,我们刚才打坏许多东西,惊扰了你的客人对不住了,这些钱就给你做些补偿,对不住了”

“啊呀!”掌柜看到多隆竟然拿出银子做补偿,感觉喜出望外,他本来以为这些损失应该自己认倒霉了。“谢谢贝子爷!您可真是大人大量,您会有好报的……”

看着自家的贝勒爷一副沉浸在爱河里的模样,现在已经这么晚了,贝勒爷还不回府,王爷就会知道的,贝勒爷呀,小寇子想到这些,只好愁苦脸的站到皓祯面前“贝勒爷,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该回府了,要不王爷会知道的。贝勒爷呀,你说出来透气,这回透了个这么大的气,万一传到府里,你是公子爷,没关系,我可只有一个脑袋呀!”小寇子在皓祯面前絮絮叨叨的,满腹委屈。

“好了,别嚷了!”皓祯推开了小寇子。“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他对吟霜看过去。白吟霜看着皓祯要走,她微微屈膝行了一个礼。“谢谢公子!公子再见”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皓祯一看到白吟霜还就又不想走了,还想说些什么,小寇子又拉又扯又跺脚。

“我的少爷,天色不早了,回府去吧!”说着在一旁拉着皓祯走出了龙源楼。

看着皓祯走后,多隆的朋友开口道“多隆,你刚才怎么不让我们上手呀,我们大家一起上,好好教训教训他。”多隆的一个死党开口道。这个死党也是一个八旗子弟。“咳,我不就是为了我可怜的兄弟皓祥么,我们今天和皓祯是好好大打一仗,把他打了个屁滚尿流,可是我们是一时痛快了,可是我兄弟皓祥可就要倒霉了,要是那样的话,皓祯回府后再硕王面前一说,皓祥就又得被硕王打个半死。这也是我多次教训后得出的结论”听了多隆的话,他们那帮朋友也没有说些什么,就一起走出了龙源楼。

“没想到多隆这小子,也懂得替人着想呀,果郡王教的孩子还是不错的呀。”乾隆听到多隆的话,心中对多隆的感觉提高了两个层次。多隆还是不错的,这可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呀。那些别人说的话看来也都不是真的呀。想想多隆永d想起在梅花烙事件发生后的今年后,正是多隆和皓祥出息的那几年。他们两个跟着和亲王办了好几件大案,一时声名鹊起,成为京中新的文武双全。成为京中子弟羡慕,嫉妒的对象。

那时的皇后已经被废,永d也和两人从来没有过交流。乾隆看着皓祯离开了龙源楼,白吟霜也好像去医馆,去看受伤的白老爹。乾隆看着大家都走后,才在身后的侍卫交代了几句。侍卫听了乾隆的话,立刻走出了龙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