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打架 紫禁城(一)

    乾隆看着白吟霜的相貌却是他一贯偏爱的类型,清丽柔弱,一身白衣感觉很脱俗。却是一个让人怜爱的女子。乾隆听着白吟霜的那缠绵的歌声,她的声音很甜,如果她不是一个歌女,乾隆也许会喜欢上她,毕竟这是乾隆一直钟爱的类型。可是现在,乾隆的喜好渐渐转变,他鬼使神差的最近临幸的常在,答应,眉眼或气质都有几分永d的味道。永d这个孩子,乾隆觉得他完全满足了乾隆所有慈父对爱子的想法。

他把自己满腹对孩子的感情都投入其中了。乾隆不止一次对吴书来提及自己作为慈父的满足感。提及永d和自己的互动,提及自己是怎样从原来对永d的漠不关心到现在全心投入的过程。乾隆自己有好多次在梦中回想过这样一个场面。

那是他对永d感觉转变的那天,本来一切正常,他心血来潮想去御书房看看。他不会知道一切都将会改变,一切也会因为这次而使历史在这一刹那发生了转弯。记得那天,他在御书房中中只是觉得那个一直低着头的身影,有些奇怪,毕竟那些儿子每一个见到他的时候,都没有一个是一直低着头的。是不想见他,还是怕他,这时的乾隆还只是好奇,也没有多想。另外那个身影好像有点消瘦,站在那里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到。记的在乾隆记忆里,小十二是一个胖乎乎的孩子,怎么一场病后就瘦成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好奇,才驱使他在看望完令妃后,前往了坤宁宫想去一探究竟。

其实就像前世一样这时的乾隆对永d的印象还只是在好奇阶段。真正是乾隆转变的是永d和一般孩子不同的眼神。是那种好像经历过许多风霜后的感觉。乾隆在看到后好奇就更加加剧,永d的经历他一向都知道,一个在深宫长大,十三四岁的孩子怎么会有好像五六十岁人的眼神。这时乾隆也有一点心疼,毕竟永d是他目前唯一的嫡子。

乾隆一向认为他没有嫡子缘,孝贤所生的永涟,永琮相继去世,更加加深加隆认为自己没有嫡子缘的想法。而且现在的皇后又不是讨乾隆喜欢的,永d过去给乾隆的印象有一向是愚笨,不聪明的形象。而且永d在没病时身体又有些肥胖,对于乾隆这个视觉爱好者来说,就更加不讨喜了。想想过去考教永d功课时和永琪的鲜明对比,对永d的关注也就越来越低。

可是今天永d消瘦的身体和饱经风霜的眼神,一下子提高乾隆的关注和那那颗慈父之心。使他有一种想要把永d保护起来的冲动,想让永d快乐的冲动。乾隆一向是一个感性的人,要不他也不会传出那么多的风流韵事。

在当晚回到乾清宫听完暗卫对永d的汇报,越发觉得心疼,原来永d那次发烧时那么严重,差点要了他的命,才使他一下子就瘦了这么多。皇后毕竟原来有满洲第一美女的称号,永d胖的时候,乾隆没有发现,原来永d瘦了后,给人一种仿佛不沾尘缘的感觉。看着那晚坤宁宫永d的眼睛除了见到皇后后才有变化,对于其他人包括乾隆都是一样深沉不变。这点就激发乾隆的挑战欲,

他想让永d的眼中多一个自己,并想知道永d到底怎么变成这样,一场病真的能令人转变如此之大。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乾隆愿意尝试,于是乾隆开始频繁接触永d,也在这些接触中对永d的好感一点点加剧。在接触的过程中,乾隆就慢慢把永d和别人进行对比,乾隆的性子是他喜欢你时,就没有人比得上你,在接触的过程中,乾隆渐渐就把永d放在第一位,也就有了永琪受罚,令妃倒霉的事发生,其实现在乾隆就像处于一个奇异的阶段。他对永d的好,永d越不在乎,他就对永d越好这个怪圈中。而当他觉察到,他就再也离不开永d了。

乾隆正沉浸于自己的思路之中时,外面白吟霜已经唱完小曲开始向美味个人要起了赏钱。

皓祯从来没想过自己就会因为一首曲子就动了心,就有人能让自己竟如此魂不守舍?当他看见白吟霜在一片喝彩声中盈盈起立,手拿一个托盘,在席间讨赏。但两旁的客人们竟然并不踊跃,走了好久盘中才陆陆续续,落进一些铜板。他的心里感觉非常的愤怒,这么好听的曲子,这么美的姑娘,这些人怎么这样不善良,不高贵呀!突然,他看到坐在楼梯角落里的一桌,两个身穿着普通衣服的年轻人,终于在白吟霜的盘子里放下了半两银子。他们好像有说些什么,白姑娘就又好像千恩万谢似的。当白吟霜走后,那个瓜子脸的青年对那个鹅蛋脸的青年又好像在说些什么。

说起这两个青年,不是别人就是紫薇和金锁。紫薇和金锁自从离开大杂院,居住在帽儿胡同后,仍然没有忘记寻找小燕子的事情,但是这世,乾隆没有大张旗鼓的封小燕子为还珠格格,也没有进行所谓的祭天。紫薇自然打探不出小燕子的下落。后来她们听说龙源楼是大酒楼,经常接待一些达官贵人。紫薇和金锁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今天也来到了龙源楼。听着白吟霜的歌声,紫薇觉得好好听,她的歌声和娘一样好听,这个白姑娘卖艺也好善良,好温柔。看着别的客人不给赏钱,紫薇不顾金锁的劝阻,把金锁给自己不多的钱中挑出了一块中等的银子放到了白吟霜的盘子。白吟霜自小就卖艺为生,一打眼就看出眼前的是两位女扮男装的姑娘。而且是一主一仆。丫鬟虽然看起来有些精明,可是小姐一看就是一个善良过头的样子,很好哄骗。白吟霜连忙谢了眼前的两位姑娘。“多谢两位,我和家父谢谢您们了。”“姑娘太客气,你唱的真好听。”紫薇连忙答道。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白吟霜转了一圈就来到皓祯身边,皓祯一看白吟霜经过想也没想,就放进去一锭五两的银子。白吟霜蓦的一惊,今天是怎么回事,太阳从西面出来了,怎么这么多二百五来让她赚一笔,五两银子,真是好歹一笔哟,真是一条大肥羊。想到这里白吟霜连忙抬头,立刻和皓祯四目相接,一下子愣在那里。皓祯身旁的小寇子一看白吟霜愣在那里赶紧过来,对吟霜示意:“还不赶快谢过我家少爷!”

被小寇子这样一嚷,皓祯忽然觉得,自己那锭银子给得鲁莽。仿佛是对眼前这位姑娘的一种亵渎,一种侮辱。皓祯生怕对方把自己看成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心中一急,额上竟冒出汗来,他急忙对吟霜一弯腰,有些手足失措的说:

“对不起,此曲只应天上有,我能听到,太意外了!我不知道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来表达这首曲子带给我的感觉……希望你……希望你……希望你不认为这是亵渎……”吟霜定定看了皓祯两秒钟,心想这个肥鹅不会看上我了吧,看着他衣着考究身旁还有两个佣人,应该是一个大家庭出身的少爷吧!白吟霜的眼里一下出现了好几种感情交合在一起。那些感情有了解,有感激,有沧桑,有无奈,有温柔。她低低说了句:“我白吟霜自幼和父亲卖曲为生,碰到知音,惟有感激。谢谢公子!”

皓祯正要再说什么,店小二就走到白吟霜面前开口道“白老爹,白姑娘,楼上雅间有客人让你们上去唱个曲子助助兴,他们可都是有钱的主,你们好好唱,赏钱少不了你们的。”

白吟霜一听到这句话,好像受到莫大的侮辱一样,摆出了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皓祯在一旁一听到这些话,就气不打一去来。一把把店小二推到了一旁,咆哮着“滚,回去告诉他们,不许侮辱白姑娘。”店小二一看这样,心里也很不高兴,本来想得好好的,现在去自己找了麻烦。絮絮叨叨的店小二就走回了楼上的雅间。楼上的雅间正是多隆和她的一帮朋友,多隆听完店小二的话,感觉面子上很挂不住,就决定自己下去叫白吟霜上来唱个曲,把面子上抹平。

于是多隆走下楼边走边大声的说道“那个唱曲的在哪呢,上来给我们唱一首曲子吧。”多隆一下楼,就立即伸手去拉住白吟霜的衣袖:“来来来,给我到楼上去唱他两句!”

皓祯一看来人,就眉头一皱怒气往脑袋里直冲。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原来,这人也是个小王爷,荫封“贝子”,名叫多隆,和皓祯在许多王室的聚会里都见过面。同时,这多隆还是皓祥的酒肉朋友。皓祯和多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彼此看彼此都不顺眼。现在,眼见多隆对吟霜动手动脚,他就按捺不住。吟霜已闪向一边,同时,白胜龄拦了过来:“这位大爷,您要听曲子,我们就在这儿侍候!”

“什么话!”多隆掀眉瞪眼的。“到楼上去唱!来,来,来!”他又伸手去拉吟霜的衣袖。“你可别有眼不识泰山,这是多隆贝子,是个小王爷呀!”小王爷,一听到这句话白吟霜就心头一喜,但是现在目前又有一个皓祯,白吟霜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皓祯忍无可忍,他冲上前去,就向多隆挥出了拳头,多隆一躲,皓祯的拳头就打在一旁的白胜龄身上,一下子就把那老人给摔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