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四爷八爷番外(二)

    宫中,在小燕子被关禁闭后,乾隆在永d无意之间的提醒下给了舒妃可以更换十四阿哥身边丫鬟仆人的权利。舒妃,我已经帮了你一把,如果你还不会做,那可不怨我了,就是你自己笨了,想想后宫的女人又有那几个是笨的,一个人在笨,在后宫的大染缸里也早变得聪明起来,要不就早已死无葬身之地。想想在前世永d死前明白的一句话,在皇宫只有争,不争只能死。这句话也许是无数人的一生的预告。这段时间永d对乾隆每天把他圈在怀里教他写字的事感到相当的无奈,不知为什么乾隆在教他写字的时候,要把他圈在怀里手把手教他,他本来可以自己在坤宁宫或阿哥所自己练习字帖的,可是现在却只能在乾隆怀里让乾隆教他他写的字,其实乾隆的字说起来只能说不错,但和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相比,实在是不值得一提,可是现在乾隆却自我感觉良好的还兴致高昂手把手教着永d写着自己的字。现在乾隆把永d抱在怀里感觉真是好呀,不知为什么抱着永d心里充满着幸福的泡泡,心里有一种拥有全世界的感觉。永d感觉在乾隆圈着他的时候,乾隆的呼出的气不断地吹在他的脖子上。心里感觉有些痒痒的,心里好像有一块地方已经开始塌陷,在他那个冰封的心理好像融化了一角。“永d,明天朕带你出宫走一走,也要劳逸结合吗?”乾隆看着永d渐渐有些发红的脸,决定加热打铁。他知道永d对出宫一向抱有相当大的兴趣。“出宫,皇阿玛,我还可以出宫么?”永d想到这两次出宫每次都有着不一样的经历,这次出宫会不会还有特别的事发生呢。

在京城中有一个硕王府,硕王不是正经的皇亲,而是在顺治时期时分封的外姓王爷。现在的外姓王爷本来有三家,随着兰馨,晴儿的阿玛相继去世,整个大清就只剩这一个异姓王。硕王府有一个福晋雪如,一个侧福晋翩翩。两个儿子,嫡子皓祯,庶子皓祥。嫡子皓祯由于十二岁时抓白狐放白狐的事被称为“文武双全”,而硕王更是把皓祯当成了宝贝,宠爱的不得了。皓祯身边有一文一武两个亲信,武的是阿克丹,文的是小寇子。这天,皓祯带着小寇子,出了府,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要去“透透气”。走着走着”就到了天桥的龙源楼。

龙源楼是家规模挺大的酒楼,平常,是富商巨贾请客宴会之处,出入的人还非常整齐,不像一般小酒楼那样混杂。所以,皓祯偶尔会来坐坐,喝点儿酒,吃点小菜,看看楼下街道上形形□□的人群。

而这一天,乾隆也带着永d出宫,现在永d有了一个习惯,每次出宫第一要去的就是龙源楼。他们在来到龙源楼,又是那天那个店小二接待了他们,“客官,你们又来了,楼上雅间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小的现在就领你们上去。”对于乾隆永d这对父子,还是给店小二留下很深的印象。“小二,还认识我们呀,赏你了。”店小二认出了乾隆让乾隆感觉非常开心,吩咐身后的吴书来打赏小二。“谢谢爷打赏”小二一颠那块银子,沉甸甸的,脸上立刻笑开了花。在雅间乾隆又点了一桌永d喜欢的菜。“小二哥,最近你们这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呀’永d好奇地问道,对于那对姐妹和楚濂的事永d还是感觉很好奇的。一边问着,永d一边用眼神打量着乾隆身后的高远。“小公子,最近真没有什么事发生,最近真的挺平静,就是我们酒楼来了一个唱曲的,一会他就应该唱了,你们可以听听”收到赏钱,店小二热情的答道。“唱曲的”难道现在白吟霜就要出现了么,梅花烙也要开演了。“大清法律不是不让在酒楼唱曲吗?难道你家不怕大庆的律法么?”乾隆一听到有唱曲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的。“这位爷,这件事不赖我家掌柜,那对父女一直跪在地上不走,那个姑娘哭的楚楚可怜,我家掌柜也就收留他们了。”想到那天,那个叫白吟霜哭的那叫一个楚楚可怜呀,想想自家掌柜一下子就妥协下来,把大清律法忘在了脑后。店小二就有些鄙视自己的掌柜。正在这时就听到大厅中片丝竹之声,叮叮咚咚,十分悦耳。永d打开楼上的窗户往下面望去,乾隆一看永d有兴趣,也往楼下望去。永d看到一个年若十七、八岁的姑娘,盈盈然的端坐在大厅中,怀抱一把琵琶正在调弦试音。在姑娘身边,是个拉胡琴的老者。那姑娘试完了音。抬起头来,扫视众人,对大家微微一欠身,用清清脆脆的嗓音说:“我是白吟霜,这是家父白胜龄,我们父女,为各位贵宾,侍候一段,唱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白吟霜有着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儿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一阵胡琴前奏过后,白吟霜开始唱了起来:“月儿昏昏,水儿盈盈,心儿不定,灯儿半明,风儿不稳,梦儿不宁,三更残鼓,一个愁人!花儿憔悴,魂儿如醉,酒到眼底,化为珠泪,不见春至,却见春顺,非干病酒,瘦了腰围!归人何处,年华虚度,高楼望断,远山远树,不见归人,只见归路,秋水长天,落霞孤鹜!关山万里,无由飞渡。、春去冬来,千山落木,寄语多情,莫成辜负,愿化杨花,随郎黏住!

吟霜的歌声清脆,咬字清晰,一串串歌词,从喉中源源涌出,像溪流缓缓流过山石,潺潺的,轻柔的。也像细雨轻敲在屋瓦上,叮叮咚咚,是首优美的小诗。至于那歌词,有些儿幽怨,有些儿缠绵……像春蚕吐出的丝,一缕缕,一丝丝,会将人的心,紧紧缠住。

番外四爷和八爷(二)

由于有胤t的帮助,胤g的日子也渐渐好过一些,至少因为胤t,皇后对胤g的态度改观,老佛爷也慢慢改观起来。胤t一直没有发现胤g的身份,一直没有因为现在的胤g和他记忆中那个胤g完全是两个样子。

记忆中哪个人孤傲,每天冷着一张脸,永远是严肃没哟笑意。而这样十四弟对着别人虽然也是面无表情,可是面对自己却永远都是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论什么时候,只要只有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十四弟就是那样灿烂的笑着。胤g一直控制着自己,每时每刻都在控制着自己,他知道绝对不可以让胤t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话,现在的一切都会消失。

在胤t和自己的裂痕没有消失之前,自己的身份就只能是个秘密。其实这样也很好,胤g看着写字的胤t脸上露出了笑容。每天这样看着胤t陪在胤t身边,就这样即使一辈子也很好,只要能守着他,就算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胤g一直就这样掩饰着自己,一言一行都符合自己的年龄,没有引起胤t的怀疑。就这样一直到了他们已经十二岁的时候,一件事使一切都变了。

那时的胤t已经十二岁了,乾隆一直精心培养胤t,对胤t的进步也越来越满意。认为离那个最后的时机越来越近,自己终于可以和永d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了不引人注意,自己只能给永d娶妻,虽然永d从来没有和那个福晋圆房,但是乾隆却对那个可以名正言顺叫永d夫君的女人充满了嫉妒。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为了和永d的未来的幸福,乾隆对胤t的培养进度越来越快。胤t也没有让乾隆失望,表现出一个君王应该具有的一切。这是乾隆对胤t最后一次考验,扬州那边的红花会的事件叫胤t去处理。胤g知道红花会在南方相当的猖狂,怕胤t有危险,胤g请命和胤t一起去扬州。扬州的事情,胤t在胤g的协助下处理的很快,很顺利,红花会除了总舵主外,其余的谋反份子全都被一网打尽。

就在他们要放松的时候,在马上要到京城,胤t开始放松警惕的时候,危机却慢慢接近了他们。箫剑的身份大家都不陌生,因为永d重生许多事情发生了改变,箫剑没有和小燕子相遇。不过大杂院的众人在永d的求情下,最终没有陪永琪一起陪葬。箫剑为了找妹妹,辗转反侧最终还是找到了柳青柳红两兄妹。也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当然也知道妹妹小燕子的死讯。本来就对大清,对乾隆充满怨恨的箫剑对于妹妹的死更是愤怒到极点。可惜经过这么多事的箫剑不可能进宫,也就行刺不了乾隆。

于是没有办法的他加入了红花会,成为反清复明的主要骨干。胤t这一次的行动让红花会全部覆灭,但是箫剑却和陈近南两个人逃了出来。他们两个人一路上跟随着胤t一行认来到了京城附近。终于找到了机会,行刺胤t。两个人都是武功高强,又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剑上全都抹着剧毒,务必要一击而中。胤t虽然会武功,可是在两个高手的伏击下,渐渐落在了下风,没想到自己会阴沟下翻船,在这里陷入了埋伏。

胤t心中苦笑着,看来自己真的没有做皇帝的命,今日自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远处帐篷的胤g,不知为什么今天心神总是不定,到现在越来越心慌,心中不稳的胤g于是向胤t的帐篷走去。就这样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胤g挡在胤t前面,为胤t挡了那刺在胸口的一剑。那一剑之后,胤g只记得胤t担忧的眼神,别的再有什么他就陷入昏迷什么都不知道了。等胤g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个月后了。

在胤g昏迷后,士兵们赶来,箫剑和陈近南全部被当场个啥。可是胤g也被太子断定应该活不了了。那剑刺在胸口本就凶险,最主要的是剑上还抹着剧毒,如果没有奇迹的话,胤g应该再也不会醒了。胤t听到太医的话,就这样愣在那里,从胤g昏倒到现在胤t一直愣在那里,胤g昏倒时最后那句话,虽然才两个字,却一遍遍出现在胤t的脑中,

“八弟,八弟,八弟。”这个世界,这个空间能叫自己八弟的会有谁,胤t不愿意在想下去,那个不愿意承认自己身份,一直在自己背后当跟屁虫的人,那个永远对着自己露出灿烂笑容的人,那个自己手把手教着她写字的人,那个舍命就自己的人,会是他,自己这辈子的仇人,自己最恨的人胤g,自己的四哥。

真是造化弄人,自己最恨的人,却为自己变成这样,胤t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这一切。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太医为胤g拔剑,因为距离的太近,胤g拔剑时的鲜血全都溅到了胤t白色的衣服上,胤t的身上出现了好几朵鲜红的梅花。

之后在胤g昏迷的几个月,胤t想了很多,从前世到今世发生的种种事胤t都一遍又一遍的想起,随着时间的推移,胤t的记忆中前世最后惨痛的经历被今世甜蜜的相处给代替。最后,胤t的脑海里只有胤g一直昏迷在那里的身影。“四哥,胤g,你醒醒,只要你能醒过来,我们就重新来过,一切事情都过去了,这世我们会好好的相处,只要你醒了,我们一切都从头开始,只要你醒了,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能醒,四哥,胤g,你醒呀,醒呀!”

胤t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心中的焦躁也越来越明显。他开始恐惧起来,怕胤g就这样一直睡去,最终再也醒不过来。胤g昏昏沉沉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喊着他,说原谅他,说重新来过,胤g就这样一直陷入昏迷中,这些话好像一盏灯一样照亮了前方。胤g就这样向着前方光亮处走着。最终在昏迷正好一百天的时候,睁开了眼睛。胤g睁开眼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脸憔悴,瘦了两圈的胤t。“八弟”“四哥,你醒了,醒了就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