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格格 小燕子

    令妃看看小燕子,再看乾隆,委婉的插嘴了:“皇上!咱们别问了吧!这不是很残忍吗?您瞧,小燕子已经快哭了,何必再折磨这孩子呢?她才十八岁,已经受过这么多痛苦了,好不容易,冒着生命危险,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才找着了亲爹,现在,咱们还让她一件一件的说,一件一件的回忆,不是让她再痛一次,难道她的伤口还不够多、不够深吗?”令妃自认为乾隆已经被小燕子打动,决定在小燕子面前卖一个好,让小燕子牢牢地拴在自己这条船上。

乾隆看着令妃在一旁惺惺作态,心里越发疑惑,难道令妃真在其中,那她又充当着什么角色,他们的组织目的是什么,乾隆越想越害怕,难道是向谋朝篡位,纳闷他们的同伙又都有谁呀,有没有掌握大权的。乾隆觉得有一只大网已经向他张开,现在,既然大家都说她是格格,我就认她当个格格,倒要看看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还有谁参与其中。乾隆想到这里,开口道“小燕子,看来你真的是真的女儿,朕已经相信你了,我就认你为格格吧,令妃,小燕子刚到宫中,对许多规矩都不熟悉,他就暂且养在你名下,你也有两个女儿,我想你会好好照顾小燕子。你帮朕好好的教她!”“臣妾遵命!十天之内,一定给您一个仪态万千的格格!”令妃答得有力,充满信心,面有得色。这个得宠的格格来到我名下,我又多一个臂膀,以令妃对乾隆的了解,她知道小燕子所受的苦一定能得到皇上的内疚,皇上也会一定会非常宠爱她的。

“对了令妃你名下算小燕子已经有四个孩子了,十四太小,一向身体不好,不如把十四交给舒妃抚养,你也能安心照顾好小燕子。来人,今天就把十四阿哥抱给舒妃,朕也累了,令妃跪安吧!”乾隆不等令妃开口,就先让令妃跪安了。既然我已经怀疑你了,那么小十四在你身边,我可真不放心,对于阿哥乾隆还是很在乎的。小十四那么小,交给舒妃应该会照顾好的,她没有孩子,自然会把小十四当成自己亲生的。

“臣妾告退”令妃听了乾隆的话一下子就懵了,用自己亲生的阿哥,自己未来的所有希望,换来一个皇上的私生女,令妃觉得天都要塌了,舒妃你想抢我的儿子,一也要看看我这个亲生的额娘允不允许。

令妃忍住心中的百般情绪,脸上仍装出一副柔顺温婉的样子,带着身边的小燕子回到延禧宫。在通过御花园时,正好看到永琪和尔泰结伴走来。永琪一眼看到穿着旗装的小燕子,眼睛一亮。“这不是被我一箭射来的格格吗?”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令妃见到永琪和尔泰,立刻脸色一转,眉开眼笑。“五阿哥!”又对尔泰招呼道:“尔泰,好久没见到你额娘了,帮我转告一声,请她没事的时候,来宫里转转!”尔泰连忙对令妃躬身行礼,应道:

“娘娘吉祥!我额娘也天天念叨着娘娘呢!但是,全家都知道,娘娘最近好忙,要照顾这位新来的格格……”说着,就转眼看着小燕子,一笑。永琪凝视小燕子,赞叹不已。“你穿了这一身衣服,和那天在围场里,真是判若两人!没想到,我有一个这么标致的妹妹!”小燕子看着永琪,蓦然想起,那天在围场中,就是这个年轻人一箭把自己射伤的。“原来,你是五阿哥!”令妃招呼着众人:“咱们到亭子里坐一下,格格大病初愈,只怕站得太久了不好!”

大家进了亭子,纷纷落座。宫女们早就忙忙碌碌,来不及的上茶上点心。永琪见小燕子明艳照人,一双大眼睛晶亮晶亮,竟无法把视线移开。“你身体都好了吗?那天在围场,我明明看到的是一只鹿,就不知道怎么一箭射过去,会射到了你!后来知道把你伤得好重,我真是懊恼极了!”小燕子看到永琪和尔泰,和自己差不多年纪,都是一脸和气,笑嘻嘻的。自己的情绪就高昂起来,把那些宫中忌讳,都忘掉了。坦率的喊着说:“你不用懊恼了!亏得你那一箭,才让我和皇上见了面,我谢你还来不及呢!”“那你就谢错人了,你应该谢我!”尔泰大笑说道。小燕子惊奇的看着尔泰。令妃连忙对小燕子介绍:“这位是福伦大学士的二公子,他和大公子尔康,都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尔泰是五阿哥的伴读,两个人可是焦不离孟!”什么“焦不离孟”,小燕子听不懂。对那天自己中箭的事,仍然充满好奇。 “为什么我该谢你呢?”她问尔泰。“如果不是我分散尔康的注意力,可能你就逃掉一劫,五阿哥瞄准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这才射到了你!所以,你应该是被我们两个‘猎到’的!”尔泰嘻嘻哈哈的说。永琪便对小燕子举着茶杯敬了敬:“我以茶当酒,敬‘最美丽的小鹿”!”小燕子听了半天,对于自己怎么中箭的,还是糊里糊涂。却被两个人逗得哈哈大笑了。就豪气的举杯,嚷着说:“敬最糊涂的猎人!”仰头一口干了杯子,这才发现杯子里是茶不是酒,不禁埋怨:“为什么不用真酒呢?喝茶有什么味道?满人都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不是吗?”“说得是!”永琪回头一看腊梅和环侍在侧的小太监们。

“奴才这就去取酒来!”太监宫女们嚷着,立刻纷纷行动。好快的速度,小菜、酒壶、酒杯、碗筷全上了桌。小燕子这一下可乐坏了。当“格格”的滋味真好!一声令下,就有一群人为你服务,太痛快了!紫蔽,你只好再委屈几天了!她甩甩头。把那份“犯罪感”硬给甩在脑后,就站起身来,高举酒杯,浅笑盈盈,对众人欢喜的说道:

“谢谢你们大家,对我这么好。虽然莫名其妙挨了一箭,差点把小命送掉,却得到了许多一生没有得到过的东西!我每天都新奇得不得了,真的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今天,我会和一个阿哥,一个官少爷,一个皇妃娘娘,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喝酒,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简直像作梦一样!”看着永琪和尔泰:“我好高兴认识了你们,真想跟你们拜把子!”。永琪大笑起来:“不用拜把子了,我是阿哥,你是格格。咱们本来就是兄妹!至于尔泰呢,他的额娘,是令妃娘娘的表姐,所以,沾亲带故,也可以算是你的哥哥了!”“看样子,我有了一大堆的皇亲国戚!”“不错!我听皇阿玛说,要用三个月的时间,让你把这些亲属关系,弄弄清楚!”“这以后可忙了,多少规矩要学起来,头一件,你这汉人的鞋,是不能再穿了!”令妃笑着说。“还有咱们的语言,满人不能不会满洲话!”尔泰接口。 “这宫中礼节,也要一样样的学!我答应皇上要教好你规矩”令妃又说。“还要和咱们一起上书房,皇阿玛能诗能文,对子女的要求也高!”永琪再说。小燕子越听越怕,眼睛越睁越大。听到这儿,不禁把酒杯往桌上一放,脱口说道。“完了,完了!我完了!”众人被她这句话,吓了一跳。

“什么叫、‘你完了’?”永琪问。“如果要我学这么多规矩;我就不要当格格了!”小燕子认真的说。令妃慌忙用力将小燕子衣襟一扯,笑笑说:“又在胡说八道了!”永琪深深的看着小燕子,对这个,‘民间格格’有说不出来的惊奇和好感。“在宫里,不可以说我完了,这是忌讳的!以后不要再说了!”他提醒着小燕子。小燕子一呆。“那我要说‘我完了”的时候,我怎么说呢?”尔泰大笑接口:

“你怎么会‘完’呢?你是,千岁千岁千千岁,是‘没完没了’的!是‘长命千岁’的!是不会‘完’的!”“那我‘死的’时候,也不会‘死’吗?”小燕子又冲口而出。令妃一把蒙住了小燕子的嘴。

众人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连那些太监和宫女,都忍俊不禁。 尔泰和永琪,对这样一个没章法的格格,都不能不叹为观止了。

乾清宫中,永d好奇的问着乾隆“皇阿玛,永d有点事不明白,想问皇阿玛”永d看乾隆好像心情很好,才开口试探问着。他真的不明白问什么乾隆会认小燕子为格格,他不是怀疑小燕子了吗?不过,把十四阿哥从令妃身边抱走这个决定,永d觉得乾隆做的对极了,想想当时令妃的脸色,永d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永d不明白呀,其实很简单,一个格格,认了就认了,反正也没什么名分就是一个头衔罢了,就随了他们的意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令妃不是答应朕,十天还朕一个仪态万千的格格,十天后朕倒要看看令妃怎么还朕一个格格。”乾隆一边解释,一边说起前几天发现的借口“永d字练得怎么让了,来写两个给皇阿玛看看。”“知道了,我这就写。”永d无奈的答道。本来以为乾隆经过这些事,已经忘了。可是怎么又想起来了。真是不该让乾隆发现他的字写的不好,自从发现后乾隆就开始每天把他叫到乾清宫开始教他练字。

那边舒妃听到皇上的圣旨感觉喜从天降,她一直没有孩子,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十阿哥可是刚出生就夭折了,现在老天可怜竟然把十四阿哥交给她抚养。虽然十四阿哥是瘦弱一些,可她好好养养,应该会养回来的。孩子小只要好好对她,他一定会和我一条心的。好不容易令妃把喝的醉醺醺的小燕子领回了延禧宫。等到把小燕子安排睡了,令妃才让腊梅把十四阿哥的奶娘叫过来吩咐一番。舒妃想那么容易把我的孩子抢走,也要看看我这个额娘的手段。十天以后,令妃带着宫女们,细心的把小燕子打扮成一个“格格”。梳好了头,钗环首饰,一件件的插上发际,再把那顶缀着大红的“格格”头饰,给她戴好。耳环珠钗,一一上身。当然免不了画眉染唇胭脂水粉。最后,是那双“花盆底”鞋,代替了平底的绣花鞋,穿上小燕子的脚。“怎么这么麻烦,规矩那么多!烦都烦死了!哦……”想了起来:“这‘死’字格格也不能说……可是宫女们动不动就说‘奴才该死”,真是奇怪?她动了动手脚,脸拉得比马还长:“你们在我身上,涂了太多东西,这个头就有几斤重,这不是打扮,这是受罪嘛……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走动,一抬脚,差点摔跤,慌忙扶住桌沿,颤巍巍的站着。“头上有高帽子,脚下有高鞋子……这比练把式还难!”小燕子的议论还没发完,门外太监们的声音,已经一路嚷来: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十二阿哥驾到”乾隆一看到了和令妃约好的日子,就先到坤宁宫叫了皇后和永d和他一起去。这几天暗卫一直盯着延禧宫的一举一动。不过小燕子也真没有和别人来往,只有和五阿哥交往过密,五阿哥和福家兄弟经常前往延禧宫去看望小燕子。乾隆看着暗卫的报告,这个小燕子也真是一个惹祸精,延禧宫这几天可遭了罪了,想想那打碎的花瓶古董,乾隆都有些心疼。皇后好像还没见过小燕子,皇后毕竟是后宫之主也要小燕子认认山门。皇后最近也变了许多,要是以前的性格,小燕子这事早就闹了起来了。可是现在却一反常态的在坤宁宫里照顾小包子了。

令妃一凛,急忙走出去迎接。“臣妾恭请皇上吉祥。皇后吉祥。”乾说道:

“今天朕和皇后特别要来看看你□□的成绩,皇后还没见过小燕子呢,让小燕子见见她皇额娘。小燕子怎样?这规矩都学会了没有?”令妃笑笑,朝里屋看看,心里实在有点不放心。乾隆已经和皇后,身后还跟着一个满脸好奇的十二阿哥走了进去。宫女太监立刻趴了一地,大喊着:“皇上吉祥!皇后吉祥!”小燕子像个雕刻一样,直挺挺站在那儿,动也不敢动。令妃急忙喊:“格格,还不快向皇阿玛。皇后娘娘行礼!”小燕子听见令妃的吩咐,有些尴尬苦笑。那个‘花盆底”,弄得她连站都站不稳,还行什么礼?她心里直叫苦,眼看乾隆和皇后盯着自己,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学着满人敬礼的方式,帕子一挥,嘴里喊着:“是!皇阿玛吉祥,皇后娘娘吉祥……哎呀!”小燕子两手往腰间一插,正要屈膝时,因为双手离开桌面,骤然失去了重心,一个无法平衡,话还没说完,人已整个的趴在地上了。乾隆惊愕得瞪大了眼睛。皇后掩口而笑开口说道:“这就是新认的格格,初次见面,这个礼,也行得太大了!”

乾隆一听便瞟了令妃一眼,不满的问:“连个‘请安’都还没教好吗?那……‘走路’会吗?”令妃又慌又窘,上前扶起小燕子。惭愧的低下头去。“是臣妾□□无方……”

令妃话未说完,小燕子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稳住身子,傲然的说:“别怪令妃娘娘了,她已经教过几百遍了,谁会连‘走路’都不会呢?让我走几步给你们看看!”小燕子一面说,一面往前就“走”,这次有了防备,把练武的一套都搬出来了,脚不沾尘的,飞掠过乾隆和皇后的面前。竟然穿房而过,窜到外间去了。乾隆和皇后错愕间,小燕子又飞掠而回,“刷”的一声闪了过来,一个大转身,稳稳的站在乾隆和皇后的面前。“这是表演功夫,还是怎么的?”皇后惊得目瞪口呆。“既然已经册封为格格,这种种规矩,还是要学会!总不能见了王公大臣,也是这样‘飞过去,飞过来’吧?”乾隆开口道,不过这个小燕子耍猴戏倒真是不错,自从小燕子进宫,永d每次见到小燕子都笑个不停。不行,难道这个小燕子的目的是在永d身上“臣妾知罪,一定加紧训练。”令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