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对峙 紫禁城

    她们的那边正好乾隆甩开身后的随从侍卫,带着永d大步在前面走着。在走过假山后面时,听到那边的对话,正好是令妃警告小燕子那段。听到令妃的现在,你是格格,你就是千真万确的格格了!你自己也要毫无疑问的相信这点!和如果你不是格格,你就是欺君大罪,那是一定会砍头的!不止你会被砍头,受牵连的人还会有一大群,像鄂敏,像我,像福伦……都脱不了干系……所以这句活,你咽进肚子里,永远不许再说!这些话时乾隆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行了。令妃,令妃她好大的胆子原来这些事真的是她做出来的,好好,我原本还为她开脱,我可真是笨竟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呵呵乾隆发出冷笑。旁边的永d看着乾隆那好像表演变脸似的,表情是一个又一个,都是那么有难度,很难让人模仿。皇阿玛如果不当皇上,当一个演变脸的应该也能红吧!永d恶趣味的想。

乾隆在那边控制再控制,他倒要看看令妃还会说些什么,可是令妃说完这些,就带着小燕子缓缓离去了。好令妃,令妃,我看你到底要做什么!

令妃也真是倒霉,她刚走乾隆的侍卫随从就已经赶了上来,平时以乾隆的声势习惯身边每次不是前呼后唤,可是今天乾隆却突然突发奇想带着永d先走,从小道绕出御花园。

乾隆在令妃和小燕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才和永d一起走出假山和随从汇合,没有改变初衷,继续前往坤宁宫。

现在的小包子已经会爬了,整天身边都不能离开人看管。一看到乾隆和永d进来,就晃起他那又白又胖的小短胳膊,开始呀呀的叫着。一见到小包子,永d立刻就忘了小燕子和令妃的事,快走几步把小包子抱在怀里。再去西山围场的日子,他最牵挂的就是怀里的这个小包子。一回来就长这么大了,真是一天变一个样,好可爱呀。也许是有重生的记忆,对于前世的十三弟,永d的印象并不深刻,还觉得他抢了皇额娘对他的宠爱,对于十三弟死后,皇额娘的伤痛,在前世永d这么大是还不能理解。可是现在一想到怀里的小包子如果就这么走了,永d根本不敢想象他会怎样,

乾隆一看到永d抱着小包子满足的表情,心里开始一阵不舒服,对于这个小包子,乾隆也是很喜欢的,但是前提条件是不可以和他抢永d的注意力。对于目前为止的乾隆,他认为要成为永d心目中最在乎敬佩的阿玛,最在乎的人,他就有两个强力竞争对手,一个是皇后,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呀呀叫的小包子。“永d,快把永z交给奶娘抱着,永z好像要吃奶!”乾隆奶娘,编了一个借口。“十三弟要吃奶,你还饿了”永d用手指戳了戳小包子的嫩脸蛋把他交给身边的奶娘。小包子好像被永d戳疼了,呀呀的叫了起来。一旁的奶娘看着怀里的小包子,感觉很无助,小阿哥刚刚才吃完奶,现在皇上怎么又说小阿哥饿了,小阿哥别看平日很乖,可是对于吃奶那是有严格限制的,不是他饿了绝对是一口不碰,一点也不向别的小孩子。作为此后小阿哥的宫人一向是认为自己相当幸福。因为十三阿哥至出生起就不哭不闹,只有在要撒尿拉屎时才开始哭泣,剩下的时间就安静的自己一个人玩,别人逗他,抱他他就呵呵的笑。真是特别的省心。

在乾隆的命令下奶娘把十三阿哥抱了下去,房间里就只有永d和乾隆两个主子和一群奴才。“我皇额娘呢?”永d看小包子被抱走后,还没有见到皇后问道。“回十二阿哥,好几位福晋都来进宫给娘娘请安,娘娘正接见她们呢”一个宫女跪下答道。“永d,既然你皇额娘有事,你就明天再来请安吧,先和皇阿玛和乾清宫,皇阿玛要考较考较你功课。“乾隆一看皇后又事,立刻开口决定抓紧时间,增加自己在永d心目中的地位。

那边,令妃带着小燕子到了乾清宫才知道皇上不在乾清宫。怎么办,是先回去就这么算了,还是再等等,令妃看看身旁一直东瞅西瞧的小燕子,决定就在这里等皇上回来。她定要皇上看看她的努力照顾的结果。令妃在交待心腹腊梅打听皇上下落,并请皇上会乾清宫后,就带着小燕子乾清宫里的小客厅等着。

“皇上驾到,十二阿哥驾到”一声通报声后,乾隆和永d走进了乾清宫。“臣妾参见皇上,皇上吉祥!”令妃连忙缓缓起身声音带着一种甜腻娇柔。“永d参见令妃娘娘,娘娘吉祥!”永d看见令妃连忙拜见“臣妾怎么受得起”令妃随时给人上眼药又开始了,她作势身子向旁边闪了一闪,可是动作去非常慢,也没有伸手去扶永d。她从来就用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来设下套,只要永d自己起身就是对她不敬,对长辈不敬的帽子就可以扣在他脑袋上。看他还这么受宠。永d看令妃又开始演戏,也配合地演了起来没有起来。他就要看看令妃该怎么办,要是平日他也不敢这样,可是今日令妃这些话已经让皇阿玛起了疑心,他倒要看看令妃在皇阿玛心目中的分量,好开始下一步行动。令妃看永d没有如她估计那样起来,心中不觉一震,平日她这样做,总是能让乾隆对她产生怜惜,对其他阿哥格格的无力感到不满,可是今日永d竟然没有上套,这叫她该怎么办。

乾隆看着永d一直跪在地上,心里对令妃不满更加加剧,什么叫臣妾不敢,你就快点叫起来不就行了,真是小家子气,一点也没有妃子的大气,上不了台面上的东西。“永d,地上凉,还不起来,既然她受不起,以后见到令妃就不用请安了!“乾隆看着令妃没好声的说道。

那边的小燕子一听到皇上来了,一下子就懵了,在众人跪下时还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令妃身边的宫女一看就她站在那里忙用手一拽把小燕子也拉的跪了下来。小燕子跪下来后,好奇的抬起头准备看看皇上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向戏文上说的那个样子。可是当她看到皇上和那个十二阿哥后,一下就愣了,这不是那天那对父子么,他竟然就是皇上和阿哥,不会吧,皇上还真像戏文说的那样喜欢微服私访吧!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小燕子正在那自己地嘀咕呢,就听到乾隆开口道“这个就是被永琪射伤的姑娘?”小燕子还继续在脑海中想象着,根本没听见乾隆的问话。令妃看小燕子愣在那里,连忙开口道“小燕子,皇上再问你话呢?”

“你们叫我?”小燕子站了起来揉揉双腿大大咧咧的反问道。真是的,这地可真凉,我的腿呀!

乾隆一听小燕子的话脸一板,看了令妃一眼。“这像话吗?”就锐利的盯着小燕子问:“说,你是谁,怎么闯进西山围场,到底要干什么”乾隆装作一副不认识小燕子的样子

小燕子一呆“我,是想要见皇上”咦,皇上没有认出我,呵呵。

令妃看了眼燕子一眼,眼光是那么柔和的“你累一点,一样样跟皇上说明白,你是如何费尽心思来认爹的呀”

“认爹,这是怎么回事,朕怎么糊涂了,小燕子你把这件事说个明白!”乾隆一看令妃说起认爹,也就要看看这个小燕子,看到他和永d这两个熟人,会不会还编下去。

小燕子的心猛的一沉,睁大眼睛看着令妃说个清楚?这些“疑问”弄清楚了,我也就不是格格,小命不保了,这怎么办?或者,干脆招了!把真相说出来算了!她心里想着;眼珠转来转去,正好接触到永d的眼光,那眼光向陌生人一样的的着她,这个小的也没认出她,他给她的手帕她洗的干干净净,一直在衣服里放着。看着乾隆身旁永d那清秀的脸庞小燕子的心,“砰”的一声,一阵阵的乱跳。我要留在皇宫中,天天看到他。她咽了一口口水,看着乾隆:“那您有什么不明白尽管问吧!”

“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是你什么人?”乾隆一看小燕子到现在竟然还嘴硬。突然有些好笑。“她是我娘”小燕子一听立刻答道。对不起紫薇,不过我们是结拜姐妹,你娘就是我娘吧。“那你娘有没有告诉你,朕和她,是怎么认识的?”乾隆一听小燕子答得干脆,又问道,倒要看看他们了解的怎么样。小燕子神色一松,慌忙说:“有啊!她说,皇上为了躲雨,去她那儿‘小坐’,后来,雨停了,皇上也不想走了!‘小坐’就变成‘小住’了!后来……”

乾隆有些挂不住了,在永d面前提起往年韵事,也略有一些尴尬。就掩饰的咳了一声:“小燕子,那你是什么时候离开济南的?什么时候到北京的?”小燕子转动眼珠,算着紫薇的日子。“去年八月我从济南动身,今年二月才走到北京。”“哦?这么说,你到北京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你怎么讲着一口道地的京片子?听不出一点儿山东口音?”乾隆一听更加可笑,今年二月到京,那我们怎么去年冬天就在北京城中遇到了。小燕子答得机警:

“皇上,你不明白,我娘从小就给我请了一位老师,教我说北京话,我到现在才知道我娘为什么要这样做!原来,她早已知道,我可能有一天,要到北京来,要说北京话!”令妃长长一叹,同情的接口说:“真是用心良苦啊!”乾隆阴沉的瞪了令妃一眼,再锐利的转向小燕子。“原来如此!那么,你总不至于不会家乡话吧!说几句山东话,给我们听听!”小燕子愣了愣,心里一阵窃喜。要考我山东话有什么问题?柳青柳红都是山东人呀!卖艺的时候,我还常常装成山东人呢!想着,便脸色一正,用山东腔拉长声音叫卖起来: “包干,馒头,豆沙包……又香又大的包干,馒头,豆沙包……热呼呼的包干,馒头,豆沙包……”宫女们拼命忍住笑。

乾隆和永d对看,有些啼笑皆非。“好了好了,说点别的!”乾隆看一旁永d脸憋得通红,连忙打断了小燕子。“别的?”小燕子想了想,就用山东话流利的说了起来:“在下小燕子,山东人氏。我为了寻亲来到贵宝地,不料爹没找到,我又生了一场大病,差点送掉小命!身上的钱,全体用完,因此斗胆献丑,在这儿表演一点拳脚功夫给大家看看!希望北京的老爷少爷,姑娘大婶,发发慈悲,有钱出钱。让我筹到回乡的路费,各位的大恩大德,小燕子来生做牛做马,报答各位!”乾隆皱着眉头:“这词儿真新鲜!讲得也挺溜!”“我练过好多次了!”小燕子一得意,冲口而出。乾隆看到她说漏了立刻接着问道:“练这个做什么?”小燕子吃了一惊,张大眼睛,飞快的转着念头。“如果再找不着爹,我身上又没钱,只好去街头卖艺了!”她说。令妃立刻表现出一脸的怜惜。 “你还会一点拳脚功夫?你娘居然教你这个?”小燕子撒谎本来就是一个“专家”,这会儿已经不怕了,越说越溜:“是啊!我娘说,姑娘家不学一点功夫,容易被人欺负,要我学拳脚,可惜我不用功,什么都没学好。”

乾隆一看小燕子到说越顺,就冷冷的看着小燕子,有力的说:“你娘这样栽培你,你的学问一定挺好!朕能文能武,诗词歌赋样样强,想必你也学了诗词歌赋!背两首诗来听听吧!”小燕子吓了一大跳,这才觉得问题来了,她看看令妃,又看看乾隆,有些慌了。“我娘没教我作诗……”她结舌的,吞吞吐吐。乾隆一看到小燕子结巴了,陡的提高声音:

“这就怪了!你娘教你说北京话,教你拳脚功夫,不教你作诗?那么,四书五经总读过吧?”“什么书什么经”她想了起来,眼睛一亮:“我会背几句‘三字经”“还有呢?总不会只有三字经吧?”小燕子额上冒汗了,发现这个皇上实在很难缠。心里一急,撒赖的功夫就出来了。背脊一挺,恼羞成怒的,豁出去的喊了起来:“我是没有什么学问,也没念过多少书!皇上这样审我,是不是您不要认我了?不认就算了嘛!用不着考我!我娘,她就是很奇怪嘛!她教我这个,教我那个,就没有好好的教我做学问!她说,姑娘家学那么多干什么?她现在已经死了,我也没办法问她为什么?反正,我也弄不清楚,我也不明白……你再问,我还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