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令妃 紫禁城

    李太医奉了乾隆的命令开始给小燕子诊治,因为小燕子的身份实在不明,李太医也只能提着脑袋好好的开始治疗起小燕子。这个姑娘也不知是倒霉还是五阿哥的箭法实在是太差那么大的鹿没射到,可就射到个姑娘,五阿哥为瑜妃守孝好像一直都没有侍妾,福晋。不会是五阿哥春心荡漾了吧!李太医一边诊治,一边恶趣味的打量着小燕子。这个姑娘也挺普通的,除了那双一直没睁开的眼睛好像挺大的。其他的地方也太普通了,就是那种放到大街上找不找的类型。皇宫中什么美人没有,五阿哥不会看上这么棵野草吧,那也真是奇了怪了。李太医打量完小燕子,心中下出结论。

乾隆不会知道,这些日子虽然还在西山围场可是小燕子是乾隆私生女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那天五阿哥永琪的话语也经传出西山围场,传到皇宫中去了。知道不,这个姑娘一定是皇上的私生女,要不皇上怎么派太医给她诊治,普通人敢闯围场早就被砍头了。知道不十八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这一定是我们风流皇帝一次艳遇后的产物,看看十八年前,瞧瞧这姑娘不正好对上了么?要不五阿哥怎么会说这个姑娘身上有皇上写的画卷和折扇呢?看来皇宫又要多出一个格格了。西山围场的众人,包括大臣,侍卫心中都有了这种认识,就等着这个姑娘的舒醒了。

这些传闻当然也传到了永d的耳中。“小林子,这些传闻是最先从哪传出的,”永d听到这些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回主子爷,晓得一听到这些传闻,就想到主子一定会问,奴才依照就打听清楚了,这些最开始都是从五阿哥被禁足的帐篷中传出来的。最早说的正是五阿哥的贴身太监小顺子。”

“五阿哥,小顺子,看来这戏是越来越有趣了”在整个围场都西安入这个传闻中时,为二不知情的只有没人敢告诉的乾隆,和一直在昏迷中的小燕子。小燕子有一连串的日子,都是神志不清的。模糊中她感觉她睡在一床的锦被之中,到处都是软绵绵,香喷喷的,是那么香那么软,她来都没有睡过。好舒服哟。模糊中,好象有医生在诊治自己,一会儿打针,一会儿喂药。为什么要打针,吃药,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似的,好疼呀,好疼。模糊中,有好多仙女围绕着自己,仙女们都穿着好漂亮的衣服,他们的衣服是那么漂亮,要是穿在我身上该有多好。这些要都不是梦多好,只是如果身体不疼就更好了。小燕子就在这些“模糊中”,昏昏沉沉的睡着,被动的让人群侍候着。

这边,西山狩猎在乾隆兴高采烈,他好好在永d身前表现了一把,他猎到好几只红狐狸,那皮毛真是好红,给永d做好披风,披好后配上永d那白皙的皮肤一定很漂亮。一想到永d收到披风兴奋的笑脸,乾隆就有点迫不及待了。那边众大臣侍卫也在猜测中结束了西山狩猎。

在临返京的前一日,乾隆召见了李太医“那个姑娘怎么样,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呀?”乾隆对于到现在为止小燕子还没有醒的事实,感到很气愤。李太医一听到乾隆的问话冷汗立刻就流下来。他就知道今天他一定会被乾隆训斥的。“回皇上,这个姑娘的伤势很严重,不是那么容易清醒的。”李太医跪在了地上。“李太医,那这个姑娘移动应该没有问题吧,明天启程时你就在他边上守着吧”乾隆下了决定李太医哪敢不从“微臣遵旨。微臣请皇上放心。”李太医保证道。至于为什么乾隆一定要带这小燕子,而不是把小燕子先留在西山修养。这就有乾隆的思考了,乾隆认为小燕子这事一定是有一个大阴谋,为了不让小燕子脱离他的掌握,他决定带着小燕子一起回京。只要有太医跟着,小燕子一定不会死,等她醒来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皇宫中各宫在听到乾隆带着一个年轻的受伤的姑娘回宫时,各宫的反映各不相同。纯贵妃听着这个消息,手上的参汤一抖,然后就继续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向她年龄这么大了,孩子也已经大了。想想这一辈子,一直没有受宠过,年轻时是先皇后和慧贤皇贵妃之中,几乎当一个隐形人。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有费劲心神把永璋养大,可是先皇后灵前令妃的表现,又把她的永璋一下子给毁了。当时的她几乎就崩溃,要不是她还有永溶和和嘉他也早就去了。现在,去年皇上又把永溶过继出去给庄亲王,现在她就只有和嘉这一个牵挂了,她拖着这个病身子已经在熬日子了,为了和嘉她一定要挺到和嘉成亲,还有令妃这些事,永璋被乾隆训斥到今天仍然病倒在床上。而永溶也被出继也是前一晚留宿延禧宫里的。

坤宁宫皇后听到这个消息时,脸色一变,带了个姑娘难道皇上又动了春心,反正来一个也好也好和令妃这个贱人过过招了。

延禧宫对于围场的消息令妃早已经知晓了一切。她通过福家早已知道这个姑娘不是皇上的新宠,而可能是皇上私生女的消息,十八年前大明湖畔,不正是乾隆在下江南时曾经和随从走散过一阵吗?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的吧!

乾隆他们的大队很快就来到了紫禁城中,本来乾隆是想把小燕子随便找个地方安置一下,可是永d的一番话打消了他的想法“皇阿玛,这个小燕子要放在那里呀,我想一定要放在一个您放心的人身边看管着。”“永d说的也对,是应该放到一个放心的人来看管的,这样也可以降低她的防范心,看看她到底是想干什么!”永d看乾隆意动,又开口道“皇阿玛,儿臣认为小燕子的事最好不让看管她的人知道,这样也能瞒住所有人,不引起小燕子和她背后组织的怀疑。”“永d真是越来越聪明了,这样就把小燕子送到延禧宫,交给令妃看管吧。”乾隆想了想下了个决定。

延禧宫,令妃看到乾隆一回宫就到自己宫里,还把小燕子放到自己的宫里。这表明什么,表示皇上最在乎的还是自己,他最宠的还是自己。皇后,你生了阿哥又有什么用,没有皇上在乎空有后宫之主的虚位又有什么用呢,皇后只要我再好好讨好皇上,还有我手上这个受宠的格格,皇后那个位子早晚是我的。

这一天,乾隆去看令妃,正好看到令妃正在温和的替小燕子擦汗。乾隆来到小燕子床前,小燕子正发着热,额上冒着汗,嘴里念念有词。

“疼……好疼……扇子,画卷……别抢我的扇子……东西在,我在。东西丢了,我死……”“喂喂!醒一醒!”乾隆拍拍小燕子的面颊:“朕说话你听得到吗?能不能告诉朕一些你的事?你几岁啦?”小燕子在“模糊”中,还记得和紫薇的结拜。“我十八,壬戌年生的……”她被动的答着,好像在作梦。乾隆掐指一算,正好十八岁,看来准备的很充分。于是继续问道:“那……你几月生的?”我有生日了,我是八月初一生的……“我……八月初一,我有生日……八月初一……

“你姓什么?”乾隆又开口问道。小燕子神思恍惚,睁眼看了看乾隆。

“没有……没有姓……”“怎么会没有姓呢?你娘没说吗?”乾隆试探地问道

“紫薇说……不能说不知道,不确定……我有姓,我有我有……我姓夏……、’乾隆这一下,完全坐实了自己的猜测,激动不已。忍不住,就用袖子为小燕子拭汗,声音哑哑的,再问:“你叫什么名字呢?”“小……小燕子……

乾隆一愣,紫薇她又是谁,也是阴谋的一份子。小燕子这个名字看来还没有骗人,我还要再等她清醒,再问个明白。

又过了几天小燕子在一连串昏昏沉沉的沉睡以后,终于有一天,觉得自己醒了。

她动了动眼睑,看到无数仙女围绕着自己。有的在给她拭汗,有的轻轻打扇,有的按摩手脚,有的拿冷帕子压在她的额上……好多温柔的手,忙得不得了。她再扬起了睫毛,看到那个仙女中的仙女,最美丽温柔的那个,正对着自己笑。“你醒了吗?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令妃娘娘!”令妃娘娘?原来这个大仙女名叫“令妃娘娘”。小燕子再向旁边看,几个白发的仙人第太医章,都累得东倒西歪,兀自不断的低声商量病情。她再转头环视,香炉里,袅袅的飘着轻烟轻雾。

小燕子觉得好舒服,好陶醉。

“好软的床啊!好舒服的棉被啊!好豪华的房间啊!好多的仙女啊!好香的味道啊……哇,我一定已经升天了,原来天堂里面这么舒服!我都舍不得离开了……”

小燕子眨动眼睛,朦陇的环视。仙女们立刻发出窃窃私语。“醒了?是不是醒过来了”“眼睛睁开了!眼珠在动呢!”“她在‘看’咱们,娘娘,她大概真的醒了!”面一阵骚动,无数宫女拥到床前,端茶的端茶,奉水的奉水,拿药的拿药。腊梅高举着药碗,恭恭敬敬的喊着:“姑娘,请吃药!”

令妃一声怒叱,非常权威的吼着:“掌嘴!这还没弄清楚吗?听也该听明白了,看也该看明白了!叫格格,什么姑娘姑娘的!” 腊梅“砰”的一声,在床前跪下。双手高举托盘,大声的喊:“请格格吃药?”便有一大群的宫女,高呼着说:“格格千岁千千岁!让奴婢们侍候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