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燕子 紫禁城

    同一时间,在围场的东边,有一只鹿在丛林中奔窜尔康一马当先,大嚷着:“这只鹿已经被我们追得筋疲力尽了!五阿哥,对不起,我要抢先一步了。”尔康拉弓瞄准。尔泰却忽然惊叫起来,对左方一指:“哥!那边居然有一只熊!快看快看!我以为围场里已经没有熊了,这只熊是我的了,你可别抢尔康的箭,立刻指向左方。“熊?熊在哪里?”永琪急忙拉弓,瞄准了那只鹿,哈哈大笑着说:“尔泰,谢谢帮忙!今天‘鹿死谁手’,就见分晓了!承让承让!哈哈!”尔康一笑,对尔泰很有默契的看了一眼,什么有熊?不能抢五阿哥的风采,才是真的。永琪拉足了弓,咻的一箭射去。

到底,那个姑娘是从那儿冒出来的,尔康。尔泰和永琪谁都弄不清楚。到底那只鹿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伏在草丛里的竟然变成一个女子,大家也都完全莫名其妙。只知道,永琪那一箭射去,只听到一声清脆的惨叫:“阿……”接着,是个身穿绿衣的女子,从草丛中跳起来,再重重的坠落地。永琪那把利箭,正中女子的前胸。变生仓卒,尔康、尔泰、永琪大惊失色。三个人不约而同,快马奔来。永琪见自己伤到了人,翻身落马,低头一看,小燕子脸色苍白,眼珠黑亮。永琪想也没想,一把就抱起小燕子。小燕子胸口插着箭,睁大了眼睛,看着永琪。“我要见皇上!”当小燕子被带到乾隆面前的时候,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这时乾隆正温和的对着身旁的永d说话“永d,一会你看看你皇阿玛的本事,我好好表演一下给你看看。”乾隆对自己的骑射本事很有信心,他要好好表现一下,他想看到永d漂亮的丹凤眼中充满崇拜……永琪他们这一幕一下打乱了眼前的温馨。“什么?女刺客?这围场重重封锁,怎么会有刺客!永琪,你们怎么发现的,永d快到皇阿玛身边来”乾隆震惊喊着。

侍卫、大臣、鄂敏、傅恒、福伦全部围了过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燕子。永琪气极败坏,直着喉咙喊“皇阿玛!李太医在不在?让他赶快看看这位姑娘,还有救没有!“这就是女刺客吗!”乾隆瞪着地上的小燕子,咦,她怎么这么眼熟呀,好像在哪见过,看到躺在地上的的小燕子,乾隆感到一阵眼熟,在哪呢?在哪呢?回头看看身边的永d,一个人影立刻浮现在他脑海,小燕子,那个吸引永d注意力的粗鲁的丫头,那个没教养的丫头,她怎么会在这,难道她有什么阴谋,那次和我们遇面不是巧合,而是阴谋的一部分。身居高位的乾隆一下陷入了阴谋论之中。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女刺客?谁说她是刺客!”永琪无意间射伤了人,又不知问什么一看到这个姑娘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难道之就是一见钟情,于是就急忙的代小燕子解释起来:“我看她只身一人,说不定是附近的老百姓……不知道怎么会误入围场,被我一箭射在胸口,只怕有生命危险!李太医!赶快救人要紧!”永琪这一喊打乱了乾隆的思路,乾隆狠狠地瞪了永琪一眼,然后开口道“去,检查一下,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会到围场来的呢?”乾隆决定先看看再下结论,不过永琪这个孩子还是太毛躁了,怎么就干把一个身份不明的人送到皇阿玛身边,难道不怕是刺客么?还是在考察考察吧,对于太子的位置,乾隆一向认为永琪是最合适的人选,虽然他现在眼中最在乎的是永d,但这么多年对永琪的偏爱也不是一下就能全忘记了的。

小燕子躺在那儿,始终还维持着神志,她往上看,黑压压的一群人,一个个都盯着自己。嘴里断断续续的喊着。“皇上……皇上……皇上……”小燕子看乾隆慢慢走到自己身边仰头望着乾隆心里模糊的明白,这个高大的、气势不凡的男人,大概就是乾隆了。她便用尽浑身力气,把紫薇最重要的那句话,凄厉的喊了出来:“皇上!难道你不记得十九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了吗!”小燕子喊完这句话,身子一挺,昏了过去。

乾隆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震“去看看他旁边的包袱里有什么?”永琪立刻把他的包袱打开,一看里面就只有一把扇子和一卷画。永琪惊愕极了又呈上扇子和画卷。

乾隆打开折扇,目瞪口呆。他再展开画卷,更是惊心动魄,瞪着地上的小燕子脑海里的阴谋论立刻确定下来。这幅折扇和画卷上的字不都是他提起的吗?看着画卷,雨后荷花承恩露,满城□□映朝阳.大明湖上风光好,泰岳峰高圣泽长.一些尘封的记忆,在一瞬间翻江倒海般的涌上。大明湖畔,十八年前那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乾隆的脑海。可是她的面目是那么模糊,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一个婉转温柔的女子,是她一向喜欢的类型。这个小燕子和那个夏雨荷什么关系,一个在济南,一个在北京,两个搭不上边的人,东西怎么就变到另一个人身上了。乾隆越想越觉得这里有阴谋“李太医,先把这个丫头诊治一下,等她醒了在审问清楚。”乾隆下定决心。“皇阿玛,他不会是我的妹妹吧。”永琪在一边一看到折扇上的字,一下就认出是皇阿玛的,再一看这个姑娘的年龄,十八年前大明湖畔,皇阿玛不是在南巡吗?对一定是我的妹妹。

“永琪,你在胡说什么?来人,把五阿哥送回帐篷好好休息休息!”乾隆一听永琪竟然在这么多大臣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不管这个小燕子不是他的女儿,就算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能说呀!这是再打他的脸呀!侍卫马上上前把五阿哥越拉越远。

“皇上,臣认为五阿哥说得有理,请皇上三思。”尔康一看到乾隆把五阿哥训斥,立刻上前一步跪下道。“尔康,你是什么身份,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福伦好好管管你的孩子!”乾隆一看到福尔康跪下,就立刻火冒三丈,就是他们两个把永琪带坏的,她们两个包衣奴才要不是看在令妃的面子上,找就处置他们了。乾隆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千好万好,你做什么都好。可是当他讨厌时,那就是全都是错的。他又最是护短最好面子。只要谁打了他的面子,他就折了他的里子。现在,尔康就犯在这一点上。

“福尔康,对上不敬。打三十大板,然后再好好在家反省反省。”说完,乾隆不看一旁的众人,带着永d向围场深处走去。

“皇阿玛,刚才那个姑娘好像很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呀?”永d被乾隆带到围场,看到乾隆打了两只兔子,一只野鸡后脸色也开始变得平和后,试探的开口道。皇阿玛应该是认出了小燕子了,要不他应该是立刻回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继续狩猎。看来,今世的小燕子要自求多福,绝不会像前世那样嚣张跋扈了!

“永d,那个姑娘不就是那个小燕子,那天我带你出宫遇到的那个女混混吗?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阴谋,她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怎么会有知道十八年前大明湖畔呢?又怎么会有画卷和折扇呢?这件事我一定要了解个明白,别是什么红花会,反清复明的阴谋。“对着永d清亮的眸子,乾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永d听到乾隆的想法,只有一个想法,白痴燕这次你杯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