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乾隆二十五年 紫禁城

    乾隆二十五年随着一声鸡鸣,崭新的的一年已经开始了帷幕。这一日,一对从济南向北京赶去的主仆,应经走到了天津。汪家的客人费云舟一家和费云帆已经来到了北京。小燕子和柳红,柳青一起在天桥上买艺。

宫中,“皇额娘,您别走呀,您刚回来没多久,五台山这么远,您还是别去了。”乾隆在乾清宫一早就听到老佛爷突然要起身前往五台山。乾隆连忙赶到慈宁宫劝说老佛爷打断这个主意。“是呀,皇额娘,您还是过一段时间再去吧,现在刚过年,天还这么冷,地上的冰还没化,等四五月春暖花开的时候,皇额娘在出发也不急么!”皇后也在一旁劝着。

“你们大家都别劝了,我已经决定了。我昨晚梦到了先帝爷了,我已经决定要到五台山为皇上大清和十三,十四两个小阿哥祈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准备准备,我过几天就走。”老佛爷打定主意。“我身边有晴儿你们就放心吧。”

乾隆吩咐起老佛爷身边的晴儿道“晴儿,我就把老佛爷交给你啦。你一定要把老佛爷照顾好呀!”“皇上放心,晴儿一定会照顾好老佛爷的。”对于永d来说,虽然晴儿他一直很讨厌,但是不可否认,在没有小燕子和萧剑的情况下,尤其是这次五台山之行,晴儿真的把老佛爷照顾的很好。

“皇上,上次我和你说的事,我最近不在,你千万不要忘了。皇上这件事也要多和皇后谈谈,毕竟兰馨是养在皇后身边的。”老佛爷准备借着兰馨的机会让乾隆多到坤宁宫中去,毕竟皇后是后宫之主呀,不论为什么,帝后和睦是大清之福。“还有,皇后,永w也先搬到你那里吧,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搬,但是还是先搬吧,把永w放在你身旁,我也就放心了!”

“皇额娘放心,臣妾遵旨。臣妾一定会好好照顾十一阿哥,皇额娘放心。”皇后连忙保证道。

坤宁宫

对于永w要来的消息,永d表示出一副淡漠的样子。一回到坤宁宫,永d就跑到摇篮旁逗起小包子。小包子又白又胖,大眼睛看着他骨碌骨碌的转。一看就是一个机灵的样子。永d的心里一下子充满了甜蜜的泡泡。永w,对于这个名字,这个人,永d已经觉得都是前世的事了,毕竟,他没有自己出手对付过皇额娘和自己。嘉妃毕竟已经过去了,也就算了吧。今世就只要再不主动接近他也就罢了吧!

“皇上,皇后,娘娘,十一阿哥到!”在第二天的早朝后,乾隆下朝就径自来到坤宁宫,等着十一阿哥搬来。“永w拜见皇阿玛,皇阿玛吉祥!拜见皇额娘,皇额娘吉祥!”十一阿哥的奶娘,和几个嘉妃留下的嬷嬷,大宫女走进了坤宁宫。“起来吧,永w,以会就住在坤宁宫,你皇额娘会好好照顾好你的。”乾隆看到永w自从嘉妃过世后,永w现在看来就消瘦多了,以前一个小胖墩现在已经变得一个偏瘦的样子。乾隆安慰着“皇后,你要好好照顾好永w的……“乾隆看到永d想起了什么,把到嘴边的话也给收了回来。本来他想说让永d好好和永w相处。可是一想到那个可恶的小包子把永d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如果再加上一个的话,那以后把我放在那里呀

“永w你就把坤宁宫当家吧!皇额娘会照顾好你的,我已经把你的房间安排好了,让容嬷嬷带你的宫女嬷嬷先去你的房间,把你的东西整理一下吧!”

“儿臣谢谢皇额娘,劳烦皇额娘挂心了!”永w恭敬地答道。

自从那天永w搬到坤宁宫以来,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在这段时间内,永d没有向前世那样,主动和永w接触,而是保持着简单的淡淡之交。永w也想前世一样,没有主动和永d交流,所以他们两个的关系也就是那样了。在这半个月的时间,老佛爷也开始带着晴儿前往五台山了。而这段时间,宫里又流传了晴格格给福大爷晚上送汤圆,又聊天至天亮的消息。

木兰围场

老佛爷去五台山不久,乾隆就带着大臣前往西围场打猎。这次和以往不同,他不是只带了她心爱的儿子永琪,他还带了在外人眼中一向不受重视的十二阿哥永d。

乾隆很喜欢旅行,也喜欢狩猎,因为他们给了他一个排遣情绪的管道,他活得很自信。这种自信,使他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骑在马背上,他英姿焕发,风度翩翩,一点也不逊色身边的几个武将,鄂敏、傅恒、福伦都比他年轻,可是,就没有他那种“霸气”,也没有他那种“书卷味”。能够把霸气和书卷味集于一身的人不多,乾隆却有这种特质。现在,乾隆带着几个阿哥,几个武将,无数的随从,正在西山围场狩猎。“永d,这次你好好看看,皇阿玛给你打几只红狐狸做一个披风,好不好呀!”乾隆对着身边的永d温和的问道。永琪,看到这一幕,把头转到一旁哼了一声,这个永d真是的,皇阿玛怎么糊涂了,竟然带着他一起来,就永d那个弱不禁风的样子,能打什么猎,转身就驾马跑到尔康身旁。

“永d,你身体不好,现在这边歇一会,等一会皇阿玛带你去打猎,我在一旁教你”乾隆嘱咐起永d后,然后回头看看身边的几个小辈,豪迈的大喊着: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表现一下你们大家的身手给朕看看!别忘了咱们大清朝的天下就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能骑善射是满人的本色,你们每一个,都拿出看家本领来!今天打猎成绩最好的人,朕大大有赏!”乾隆话声才落,尔康就大声应着:“是!皇上,我就不客气了!”尔康这句话刚一出口,就看到身边的八旗子弟个个离他很远,好像他有毒似的。福尔康算什么东西,一个包衣奴才就在他们面前抢先答起皇上的话。他算什么东西,这句话连皇室子弟都没回答呢!

“谁要你客气?看!前面有只鹿。”乾隆指着。说着就要张弓去射,逐鹿中原,鹿一向只有皇帝才能射的。“这只鹿是我的了!”尔康一勒马往前冲去,回头喊:“五阿哥!、尔泰!我跟你们比赛,看谁第一个猎到猎物!”“哥!你一定会输给我!”尔泰大笑着说。

“且看今日围场,是谁家天下?”永琪豪气干云的喊,语气已经充满“太子”的口吻了。三个年轻人一面喊着,一面追着那只鹿飞骑而去。福伦骑在乾隆身边,笑着对三人背影喊道:“尔康!尔泰!你们小心保护五阿哥啊!”

乾隆身后的八旗子弟对于这段对话已经完全蒙了,射鹿,难道福家想谋朝篡位。想到这里,众人不禁起了一层冷汗。不会吧,福家平时也没和谁家走得太近呀,也就一个五阿哥,但皇帝龙马正盛,怎么他们就敢的呀!

“福伦,你心眼也太多了一点!在围场上,没有大小,没有尊卑,不分君臣,只有输赢!你的儿子,和朕的儿子,都是一样的!赢了才是英雄!”乾隆完全没有感觉到身边的不对劲。对于这三个年轻人,乾隆还是很喜欢的。福伦赶紧行礼:“皇上圣明!我那两个犬子,怎么能和五阿哥相是并论!”“哈哈!朕就喜欢你那两个儿子。在朕心里,他们和我的亲生儿子并无差别,要不,朕怎么会走到哪都把他们两个带在身边呢?你就别那么放不开,让他们几个年轻人,好好的比赛一下吧!”乾隆大笑着说。突然,他发现身边的永d突然不着痕迹的和他保持距离,并好像用轻视的眼睛瞅着前面那三个人。“永d,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要不去在休息一下。”乾隆关切的问道。“儿臣没事,谢皇阿玛关心。”永d连忙答道,上回西山围场他没有去过,根本不只原来他们已经白目到这个样子。感觉到永d好像对尔康他们不满,立刻乾隆对他们的观感一下子就差了下来。他们这三个人一定是得罪永d了,永d好不容易对我有些好感,现在有这样了。

“喳!”福伦心里,洋溢着喜悦,大声应着。马蹄杂沓,马儿狂嘶,旗帜飘扬。乾隆带着大队人马,往前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