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楚濂的反应 紫禁城

    当晚,舜娟与汪展鹏商量了到了二更天,把明日去楚府解决婚约的细节都商量明白了。第二天,汪展鹏就和舜娟带着订婚的信物赶到了楚府。

“汪兄,嫂子,是什么风让你们二老大驾光临。楚濂,楚沛,快来见过你们汪世伯,汪伯母。”楚府家长楚濂的父亲,楚老爷。连忙迎接着。楚濂一看到汪家家长竟然一早就来到楚府。心里立刻感到不妙呀,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们不会是为绿萍的事来的吧!不会的,绿萍不会和我分手的。不会的,绿萍那么喜欢我,她怎么舍得和我分手呢!这时的楚濂开始有种不想和绿萍分手的冲动。他本来的想法是想和绿萍修好,等绿萍又继续喜欢他时,他才在和绿萍说和紫菱的浪漫故事。

“楚兄,今天我和我贱内登门拜访实在是有一个不情之请。”汪展鹏在一番寒暄后,决定开始开门见山。

“汪兄,请说。只要用的着在下,尽管开口。”楚老爷客气道。

“楚兄,那我就直说了,今天我们来是真有一件事麻烦汪兄。就是令郎和小女绿萍的婚事。”

“汪兄,难道发生什么事呀,犬子和令千金的婚事不是我们早就说好的么!”楚父一听诧异道。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头吗?他们不一向挺好的么?对于绿萍这个准媳妇,楚父楚母那是相当满意的。

“楚兄,我还是把这事说明白吧,其实,我们今天来,就是想把令郎和小女的婚事解除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楚老爷一家,一听到汪府的话,好像一个炸雷在他们身边炸开。“解除婚约,汪兄怎么突然有了这种想法,他们两个不是一向挺好的吗?”楚濂听到解除婚约的消息,一下子就蒙了,怎么真能解除婚约的呀,不会的,不会的。“汪伯父,,绿萍怎么会和我解除婚约的呀?汪伯父,不会的,绿萍他不会这这么做的,就那么一点小事,我们之间这么多的感情就消失了么?”

一听楚濂的话,舜娟马上开口道“楚濂,你还好意思说,不是我做长辈的要说你呀,昨天的事较小事。那么大的事,如果当时没有人救绿萍,恐怕绿萍的腿现在已经保不住了。”舜娟一提到这件事,气就不到一处来。想到如果绿萍断腿的可能,舜娟对于楚濂心中就充满了一种恨意。楚父,楚母一听到舜娟的话一下子就糊涂了,只是他们知道这好像跟昨天楚濂,绿萍发生的事有关。“发生什么事,楚濂,你这个逆子,你快说呀!”楚父一听对着身边的楚濂问道。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一向关系和睦的两府,竟然走到解除婚约的地步。一听到楚父的问话,楚濂开始沉默,这样他怎么说呀,怎么说呀。“孩子,快说呀,你快说话呀”楚母看楚濂就只是敢站在一边一句话不说。忙在一旁劝着。“父亲,母亲,是这么一回事,……”楚濂看实在不行了,就一狠心把当时发生的事偏袒自己后,又加工了一下说了出来“就是这么回事,我真的这是吓坏了,我错了,汪伯父,汪伯母,就原谅我这一会吧!”听到楚濂的描述,即使他如何辩解,也无法撇开他把绿萍推到,差点导致绿萍被马给践踏的结果。知道是这么回事,楚父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只好开口道“楚兄这件事说起来实在是我们家楚濂的责任。楚兄什么都不说了,婚约我们楚家同意解除了,说到底也是我们楚家的不对。”

“汪兄,你也不要太怪罪楚濂,我想楚濂这个孩子也是一时糊涂,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也不能因为这点事就伤了呀!”汪展鹏看楚老爷这么通情达理,也就顺坡下驴,又说起楚濂的好话。两家在楚府中又闲聊了片刻,汪家两人离开了楚府。

紫禁城

最近几天,永d别提有多郁闷了,平时在坤宁宫的时候,小包子一看见永d就呵呵的笑了出声来。别提多可爱了,每次见到小包子,永d就喜欢的不得了。可是让他郁闷的是,乾隆每天都来坤宁宫坐坐,名义上乾隆是看看小包子,实际上乾隆每天过来都是来看看永d。可就让永d郁闷的是每次乾隆一来坤宁宫,就看到永d抱着小包子,小包子呵呵的笑,而永d也开始眉开眼笑。看着永d除了他刚进来请安时,被乾隆问话时,回答几句外,就把全部心思放在小包子身上。乾隆看到这一副场景,就马上变脸,瞪着永d怀里的小包子。小包子好像感到乾隆的恶意,马上就在永d怀里哭闹起来。永d很诧异,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乾隆一进坤宁宫,那本来在他怀里笑呵呵的小包子,立刻就开始变起脸了。一定是乾隆和小包子气场不合,本来永d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当奶娘把可爱的小包子抱到乾隆身前时,小包子竟然也向乾隆呵呵的笑的好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永d开始糊涂了,对,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我和乾隆的气场不合,一定是。永d哪里能想到见到他时温和可亲的乾隆,在他没注意的时候是怎样看这个可爱的包子的!

“永d,最近功课怎么样了,不要落下了,知道吗?”乾隆又找到了一个前几天没有用过的话题。“回皇阿玛,儿臣每天都去上书房上课,最近功课都没有落下。”永d恭敬地答道。

“永d,过一段时间,等春天我就带你去参加春狩。到时,给你打几只红狐狸给你做一件红色的披风。”乾隆想到永d穿着自己亲手打的红狐狸皮来做成的披风。永d披着这件披风的样子,乾隆就开始自己陶醉了。

“那谢谢皇阿玛了。”永d一想到乾隆说着带着他去春狩,在前世,他从没去过春狩,因为不受宠,所以乾隆从没有带着他去春狩。想到春狩,永d心中充满了兴奋。想想那广阔的木兰围场,有成群的动物在那里奔跑。

“参见皇上,奴才有事禀告,老佛爷,有事请您过去。”一个慈宁宫的小太监进宫禀报道。“什么事呀?”乾隆问道,说着迈步走出了慈宁宫。

“皇上驾到”小太监在慈宁宫外高声宣报“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慈宁宫中奴才都跪在地上。“儿臣,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皇帝,今天哀家找你过来,主要是商量一件事。”老佛爷开口道。“皇额娘请说,儿臣遵命就是。”乾隆坐在下手答道。“皇帝,这是件好事,你看兰馨也大了,这次从蒙古回来,就应该到了许配人家的年龄。”乾隆一听也想到记忆中那个娇憨小姑娘,一下子就要到了许配人家的时候了,一时有种时间飞逝的感觉。“皇额娘放心,这件事上,兰馨不仅是我和皇后的养女,还关系到大清和蒙古的关系,朕一定会办好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老佛爷满意的笑道。

时光在永d和乾隆,小包子中慢慢度过,在这段时间里,前两个月由于令妃生产时所落下的病没有好利索,也就一直在延禧宫养伤。而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满月礼的对比,又让令妃没有全好的身体又病倒了。由于小包子即是嫡子,又白胖可爱,惹的老佛爷喜欢得不得了。满月礼在原有的规格下,又提高了一成。而,令妃本来就不受老佛爷待见,小阿哥的长相又惹得乾隆和老佛爷得不开心。相比之下,一下和小包子的满月礼发生了区别。

之后,就是年末,整个皇宫全部都投入到过年的准备中,没有谁起了幺蛾子。也没有特别的事发生。

宫外,楚濂在和绿萍解除婚约后,就开始一边合资另甜言蜜语,一边又想重新哄得绿萍喜欢,整天耗在楚府,想和绿萍说话。紫菱看到楚濂在和绿萍解除婚约后,竟还没有和父母宣布他们的事,反而越来越明显的追求绿萍。变得更加悲观,郁闷。每日泪眼示人。

水云间的剧情在这段时间,也进行了很多,已经到了杜芊芊要在胸口刺梅花的情节了。

转眼间,新的一年已经来临!!!风起云涌的乾隆二十五年已经拉开了帷幕!尽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