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解除婚约 紫禁城(捉虫)

    紫菱在龙源楼左等右等,楚濂怎么还没来,他不是说好了和绿萍说明白就来找我吗?他怎么还没到,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他不会后悔了吧,不会的,楚濂是爱我的,他一定会和绿萍解除婚约的,他答应我的,楚濂,你快回来呀,你的小鸭子在这等你呢,楚濂,楚濂。

那边楚濂根本没听到紫菱深请的呼唤,他把和紫菱约好之后在龙源楼见面的事早已经忘在脑后。

楚濂,紫菱一直等到太阳落山,街上的行人已经没有几个了,她才满腹委屈的开始向家里走去。楚濂怎么没有来,难道是绿萍不同意分手,不行,我要见绿萍问个清楚。紫菱一边走,一边脑子里充满了各种不好的想法。

“紫菱,你到哪去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你一个姑娘家,就该学学绿萍一样,什么叫大家闺秀,你现在这个样子,成何体统!”紫菱进府时,正赶上全家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舜娟一看到紫菱这个时辰才回来,气就不打一处来,站起来训斥着。这个丫头怎么就不让我省心呀,她要有绿萍的一半我就阿弥陀佛了

“好了,舜娟,不要在责备紫菱,来来,父亲的小紫菱,好了别委屈了,快来吃饭吧,舜娟你也不要老是说紫菱,她又不是绿萍,她只要自己高兴就好。”汪展鹏看到紫菱那大眼睛又充满泪水,不断的往下滴落。连忙开口安慰起紫菱,紫菱是那么的充满诗情画意,是那么富有幻想,她是他心中的那个追求的化身,她那么的和他相似,同样的怀才不遇,同样的不让人理解。舜娟,绿萍是一种人,而他紫菱才是同一路人。汪展鹏最不愿看到紫菱又那双泪眼迷蒙地大眼睛委屈的瞧着他,这样他想到他的真爱,无疾而终的真爱,沈随心。

他与沈随心相识在十六年前,那时舜娟刚刚怀了紫菱,而他那一段很长时间不在京城,南下进货。在进货的过程中,认识了随心。那是一个汪展鹏永远也不能忘记的日子。那天突然下起了小雨,他连忙跑到一个凉亭避雨,却看到了他的真爱,沈随心。她一身白裙,是那么轻盈飘逸。她丰韵娉婷,齿若编贝。她秋波微转,含情脉脉。他与她一见钟情。他知道随心本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只因父亲被贬官,才家道中落,又在父亲过世后,被狠心的继母卖到了青楼。但是,她虽然身处淤泥中,却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她洁身自好一向卖艺不卖身。在和随心相处的时间里,汪展鹏又找回了他当年作为书生时的意气风发。他和随心在一起可以谈论诗词书画。而这些在和舜娟在一起时没有的快感。和舜娟在一起,她永远只关心他的身体,绿萍,和生意,真是乏味的日子。

汪展鹏想将随心娶到府中为妾,但是这时舜娟的父亲还健在。他作为上门女婿按大清律例,是不准纳妾的。想到这里,汪展鹏偷偷地把上货的钱拿了出来给沈随心赎身后,又把她带回到北京城里的租了个小院,开始了金窝藏娇,乐不思蜀的生活。

没想到,舜娟父亲听说了汪展鹏上货途中遇到山贼,导致财物全都被劫,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独自逃了回来后,对汪展鹏的话产生怀疑,没听过那条商路上出现过山贼的呀,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几十年了,汪展鹏也走了三四年了,怎么这回就遇贼了。舜娟的父亲,老掌柜明面上安慰了汪展鹏一番,却在暗处找人秘密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下人查到的结果出现在书桌上时,老掌柜气的火冒三丈,他汪展鹏真是狼心狗肺,我把女儿交给他,真是瞎了眼,想到宝贝女儿舜娟还怀着孩子时,老掌柜强行把心里的怒气慢慢压了下去。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呀,再说和离的名声,对舜娟一个妇道人家毕竟不好听的。算了还是和舜娟商量一下吧,老掌柜叫下人把舜娟就到书房。

“父亲,找女儿什么事呀?”

“展鹏又没在家呀?”

“他说最近有点忙,应酬多就出去了。”“那你过来看看这些吧。”老掌柜一听,看着还蒙在鼓里的女儿叹了口气、“什么呀,父亲。”舜娟挺着现在已经开始显怀的肚子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碟纸,开始阅读起来。不看不知道,舜娟宁愿永远不知道这些事,汪展鹏怎么可以这么做,她对他还不够好吗?他竟然在外面养起了一个青楼女子,她还怀着孩子呢。舜娟感觉到万念俱灰,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父亲,我该怎么办?”舜娟无助的求助于父亲。“乖女儿,别难过,这件事交给父亲来处理吧。相信父亲,我会处理好的。展鹏也许是一时糊涂,他毕竟还是绿萍和你肚里孩子的父亲呀,”

“父亲,我头好疼,我先回去休息了。”舜娟强忍住眼泪开口道。“好好休息吧,一切都好过去的。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舜娟走回房间,一把把门关上眼泪无法抑制的流了出来。她没有控制失声的在房间里痛哭……,这晚,汪展鹏又一夜没回,舜娟,老掌柜也失眠到天亮。

几天后,老掌柜找到了沈随心,把汪展鹏入赘的事讲给了她,也指明她不可能进来做妾。老掌柜同意给沈随心一大笔钱,只要她离开京城,再也不回来了。沈随心痛快的答应了,收到钱,当天就收拾行李走了。之后,那个房子就人去楼空,无论汪展鹏怎样找,都再也找不到沈随心的人。没办法,汪展鹏又开始回归家庭和舜娟开始过日子。舜娟为了肚里的孩子和绿萍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几年后,老掌柜就病逝了,在他临走时,对身边的舜娟不知道偷偷说了什么,只是老掌柜在得到舜娟肯定的答复后,含笑的闭上了眼睛。

这边汪展鹏陷入了沉思,舜娟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回忆。“展鹏想什么了,快告诉她们过几天,他们的费世伯和夫人,要来做客的消息呀!”

“费世伯,是那个费世伯吗?”紫菱连忙问道。“是呀,就是那个费世伯。”她们两人打起了哑谜。“不仅你费世伯一家要来,你费世伯的弟弟,你们的小费叔叔也要来了。他一直在广州一带经商,你们一直没有见过,这回他也要和费世伯一家进京来了!”

“父亲,母亲,不孝女绿萍有事和父母商量。”吃完饭,绿萍突然跪在了展鹏和舜娟面前。“绿萍,你这是要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舜娟连忙要扶起绿萍。绿萍挣脱了舜娟的搀扶又跪了下来。“绿萍,你干什么,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吗?紫菱快扶起你姐姐”汪展鹏指挥紫菱要她扶起绿萍。“姐姐,你快起来呀,姐姐,起来吧!”紫菱使劲的把绿萍扶了起来。“绿萍,到底怎么回事呀!你慢慢说呀”舜娟看着绿萍满脸泪水,关切的问道。“是呀,是呀。快说呀“汪展鹏也着急的问道。“父亲,母亲,不孝女绿萍请求父亲允许我和楚濂解除婚约。”绿萍的一席话好像一个炸雷炸在汪家三口人之间。汪展鹏,舜娟是一脸震惊,而紫菱的心中充满窃喜。楚濂和绿萍说了,那太好了,太好了。

“绿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楚濂的婚约怎么就要解除,我怎么和你楚伯伯交代呀。”汪展鹏震惊仍然没有平息。“是呀,绿萍,是怎么回事呀,有什么事好商量呀”舜娟也开口劝着。

“父亲,母亲,楚濂实在不是女儿的良配,事情是这样的……”绿萍把今天的发生事讲述了一番。“这个楚濂实在太不是东西了,本来瞧着他挺好的,才想把我的宝贝女儿许给他,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一个人,我们真是看走眼了!”舜娟一听气得立刻要找楚濂算账。“老爷,我是同意绿萍解除婚约,你呢?”汪展鹏听完,也是对楚濂满肚子的气,他想了很长时间,权衡利弊后,为了绿萍的幸福,还是要对不起老朋友了,在没有了紫菱发生冲突时,汪展鹏对于绿萍这个女儿还是很疼爱的。“好,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件事我也同意了,明天我就和舜娟去楚府,研究一下解除婚约的事!”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谢谢,父亲,母亲成全。不孝女绿萍让你们操心了!”绿萍感动的又要跪了下去。舜娟扶住了绿萍“绿萍,这件事,你才是受害者,我们不会怪你的,洗把脸,回去休息吧,这里一切有我和你父亲呢!”

一旁的紫菱听着绿萍的讲述一下子就愣在那里,怎么是这样,不是楚濂和绿萍分手,怎么是绿萍自己解除婚约。如果,那个人是我,楚濂会不会也把我推倒呀,紫菱想到这里,有一丝恐惧。不,不会的,楚濂是因为不爱绿萍才这么做的,如果是我,我是他最爱的小鸭子,他一定会救我,想想这件事,不是也代表楚濂不喜欢爱的人是我吗?紫菱又转念一想,脸上出现了抑制不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