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算计 紫禁城(二)

    那个宫女也真是聪明,竟然真的找到了机会,在皇后的鞋上做了手脚。就等着皇后什么时候穿上这双鞋,自动上钩了。这几天,令妃的心情就特别的高兴。今天的酸梅真是特别的好吃,令妃心里高兴就不免都吃了几个,一会儿一定要表扬一下小厨房,酸梅真是很开胃。接着,令妃照例每天的散步,太医说了散步有利于生产的顺利。可是没走几步,她的肚子就开始哎呀哎呀的疼了起来。一旁的腊梅连忙把令妃扶进房中,又马上让人去叫太医。

令妃的心腹杜太医很快就到了,一把脉吓得冷汗答滴答滴的一直往下流。“娘娘,您这是早产的信号,还好发现得早,娘娘要准备好接生婆,您快生了!”杜太医吓得跪了下来。他的一家老小都在令妃的掌握下,他已经下不了令妃这条船了。

“什么,生了,不是还有两个月呢,你不是说胎很稳吗?怎么会早产的!”令妃姣好面容开始变得扭曲。“说,你是怎么保胎的,小心你的脑袋。还有你那才三岁的小孙子”

“娘娘,饶命饶命,我那孙儿还小,您手下留情呀,娘娘您出现这种情况一定今天您吃了什么冰的东西,娘娘您现在的身子根本不可以吃凉的东西呀!”

“冰的,我今天吃的一切都照常呀,没什么特殊的”令妃开始慢慢回忆道今天的食物来,没什么特殊的。为了小心保胎,自从被乾隆下了禁足令后,她就每天在延禧宫养胎,食物都从来不用御膳房送来的,全都是心腹宫女在小厨房亲手做的,怎么会有冰的,这怎么可能,她们的家人都在阿玛控制中的。难道延禧宫也进了别人的人了吗?突然,有一阵疼痛像潮水般向她袭来。

“娘娘,您先不要动,现在首要的是您快要生了,娘娘,由于小阿哥提前出生,您生产时候比较费劲,娘娘您一定要坚持住。撑住呀”

杜太医的话,还没有说完,令妃那边的肚子又开始一阵强过一阵的阵痛,令妃有过两次经验,她知道她要生了,“快去叫皇上,我要生了!“令妃强忍着疼痛说道,大滴大滴的汗水掉了下来。她终于在又一次疼痛中没有忍过去,晕了过去。在晕倒的那一个她想到的是‘在她当宫女时听说过的一句老话七活八不活。’

“娘娘,娘娘“,”“太医,娘娘晕倒了,太医”“参片呢,”“掐人中”延禧宫开始一片喧闹,忙乱。

“皇上驾到,”“老佛爷驾到”乾隆和老佛爷快步走到延禧宫。还没进宫门就看见里面已经忙成一团了。“令妃怎么样了?”乾隆问向跪在地上的杜太医,“怎么会早产呢,你们怎么照顾的。”乾隆听着令妃在里面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音好大,远没有平日的婉转温柔。现在听起来像被杀的猪临死时的惨叫,真是听起来怎么这么让人倒胃口。

“皇上,令妃娘娘好像是吃了冰的食物,才导致早产的。真的不管奴才的事”杜太医连忙

一边磕头请罪,一边解释

“冰的,令妃怎么会吃冰的,延禧宫的人是怎么照顾的。”乾隆一听立刻火冒三丈。“皇帝,你不要先管这些事,现在,最重要的是令妃到底怎么样,肚里的小阿哥会不会有危险。”老佛爷毕竟最关心的还是令妃肚子里的小阿哥。“回老佛爷,令妃这胎由于离预产期还有两个月,有可能会生产比较困难,但微臣会尽力的保住小阿哥和令妃娘娘的。”

“尽量,什么叫尽量,是必须一定要保住,要不你就提头来见。”杜太医又开始不断地磕头,满头的汗水也不敢擦一下。“还不快去,在这跪着有什么用,去呀!”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里面令妃的惨叫声越来越小,好像已经快没有劲了,令妃已经叫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呀。老佛爷急的不断地走来走去“佛祖保佑,祖宗保佑,保佑令妃肚里的小阿哥顺利生产。祖宗保佑!”

“娘娘,您加把劲呀,为了肚里的小阿哥您一定要再加把劲,娘娘,快,再加把劲,使劲,看到头了,娘娘,看到小阿哥的头,娘娘加油”接生婆在一旁打劲,鼓励着。

哇,一个微弱的的声音叫了出来。“娘娘,您生了一个小阿哥。恭喜娘娘,恭喜娘娘”屋里的宫女,嬷嬷一片恭喜声,是个小阿哥,真好,终于生了一个儿子,儿子我一定会让你登上那个最尊贵的位子,

“皇上,老佛爷,令妃娘娘生了一个小阿哥,恭喜皇上,恭喜老佛爷”一个小太监跑到乾隆和老佛爷面前报喜道。“好好,赏,来人抱小阿哥给哀家看看,”老佛爷听到生了个小阿哥,高兴地说道。

立刻有一个嬷嬷把小阿哥从房里抱了出来,抱到了老佛爷面前。老佛爷接过来开始细细打量起十四阿哥,可是越看老佛爷心中的喜欢越降越低,这个孩子和永z真是没法比,小永z又白又胖,像个刚出锅的大馒头一样,越看越喜欢。可是这个小阿哥,皮肤皱皱的,肤色还蜡黄蜡黄的,又那么轻,像个小猫似的。头上只有两三根焦黄的头发,一看就不是一个容易养大的。刚抱在怀里,就哭个不停,哭声也那么小,只是不断地哽咽。十四阿哥一定是在母体就没照顾好,这个令妃。老佛爷把十四阿哥交给了一旁的嬷嬷。

那边,乾隆也高兴的打量着十四阿哥,这是他的爱妃所生,乾隆对这个孩子在主观上就有先入为主的好感。可是一看到十四阿哥,乾隆的心情一下子就坏了起来。怎么长成这个样子,一想到皇后所生的小永z的样子,对比一下,令妃的这个孩子即使早产,也不能这个样子,令妃怎么照顾的,不是让她在宫里休养吗?令妃真是的,本来想给她提成贵妃,看来还是算了吧,她也只能当个宠妃,连肚里的孩子都照顾不好,后宫的事怎么能管好,多亏上次没答应她暂管宫务,看来,宫务还是得有皇后管呀!”

令妃也真是倒霉,如果,不是和永z之前的对比,令妃的贵妃之位也不会跑。如果,不是前一阵永d在乾隆面前上眼药,乾隆也不会让令妃休养,如果不休养,乾隆也不会认为令妃对自己的圣旨阳奉阴违,导致小阿哥变得这样。

“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宝璐。十四阿哥就赐名永璐吧。1“乾隆想了想开口道。转身扶着太后离开了延禧宫。还是永d可爱,谁都比不上,乾隆一边想着,一边走往乾清宫处理公务。

宫外,绿萍没有等楚濂一个人回到府中。刚到自己的房间,就把她亲手绣的屏风用剪子一下一下剪碎。她的眼泪不断的从她那美丽的眼睛中滴落,剪掉的不仅仅是屏风,也是她自小就开始的爱恋。楚濂这个名字从她出生就伴随着她,她们从小就定下婚约,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嫁给楚濂,做一个贤惠的妻子,会生几个可爱的宝宝,他们会一直相濡以沐,举案齐眉。可是,今天一切都一下子被打碎了,所有的梦一下子都幻灭了,一切都结束了,绿萍都自己说道,为了那个男人不值得,绿萍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他流泪,以后你和他一刀两断。

楚濂看绿萍没有理睬她一个人走的身影,愣在了原地。怎么会这样,绿萍一定不会再理我了,她一定会要求解除婚约的,解除婚约就可以和紫菱在一起了,这不是他所期盼的么,可是为什么他一点也不高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楚濂糊涂着慢慢地走向回自己家的路,他没有脸现在就去恳求绿萍的原谅,也许绿萍消了气就会原谅我的,对等她原谅我了,我在和她说我和紫菱的事,他一定会为我们的爱情所感动,成全我们的。

楚濂想到这里,沮丧的心情一下子变好了起来,对就这么办,对于楚濂来说,他是不能接受绿萍因为他不完美而解除婚约的,解除婚约也必须是由他楚濂提出的,这就是楚濂的性格,也是导致未来一切杯具发生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