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对策 紫禁城(二)

    “回皇上,什么也没有,那只是一间什么都没有的空房间,就绿蕊一个人。我们把她带了过来。”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赛威赛广压着一个宫女走了进来,向乾隆汇报着。“什么,没有,这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看错了。”听到没有,令妃不敢相信,连忙走近冬雪,大声地问道。怎么会没有,我明明知道在哪里的。“皇上,现在可以证明臣妾的清白了吧。您要为臣妾做主呀,这个奴才竟然敢冤枉臣妾,皇上您要为我做主呀。”皇后看着令妃说道。“好了,现在已经确定了没有刑房,也就是冬雪虚报了情况。来人那,把冬雪这个贱婢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然后贬到辛者库。”乾隆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个问题,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绿蕊这个宫女身上。他想问问谁给她这个胆子。

“皇上,请留情,您看在冬雪这么多年照顾臣妾的份上,饶了他这一回吧,求求您了,您饶了冬雪这一回吧,她也是听别人说的才……”令妃听到乾隆的话,吓得连忙跪了下来。冬雪可是她身边的左膀右臂,不能一下就折了。没想到这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是亏大了。“好了,令妃你肚子里还有孩子,要小心孩子,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就这么定了,还不把她推走。”乾隆打断令妃的求情。令妃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冬雪被侍卫推走。

“绿蕊,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把茶水泼到永d身上,到底是谁指使你的,是谁?”乾隆高声的询问道。“我,皇上饶命,没有人指使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一软,就洒在十二阿哥的身上。皇上真的没有人指使我,皇上饶了我吧,皇上饶了我吧。”绿蕊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皇上饶了我吧,奴才知错了,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没有人指使手一软,对于现在身处于阴谋论中的乾隆来说,这是个漏洞百出的谎话。“来人,把她推出去,给我打,打到她说为止。”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达到你说,乾隆命令道。

“皇上,天晚了,臣妾那里还有七格格,九格格要照顾,臣妾就先走了。”令妃看着绿蕊被推出去,实在无计可施只好先以退为进,先回延禧宫再作打算。不过,皇帝一定也要和她一起回去,晚上吹吹枕边风,也许胜败也还未知呀。想到这里,令妃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皇上。

“这么晚了,令妃你就先回去吧,今晚我就留在坤宁宫陪着永d这孩子。”乾隆根本没看到令妃的眼神,顺口答道。

“臣妾遵旨,臣妾告退”令妃强装出一副笑脸离开了坤宁宫。当晚,延禧宫又出现一个毛手毛脚的奴才打碎了许多瓷器。

坤宁宫这边,在令妃走后,乾隆没有多加理会皇后,径直地走向永d休息的房间,坐在床头,看着永d的睡然,不知在想什么。皇后等人看着乾隆坐在一旁,也不敢发出动静,就这样安静下来。

好看的言情小说

良久,永d慢慢地从睡梦中醒来,他是被后背的烫伤疼醒的。没想到会这么疼,自从昨日听了小林子的汇报,永d的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个主意。本来是想让人发现绿蕊换香的事,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就容易让乾隆追究皇额娘照顾不周,治理宫闱不严的责任。他不能让皇额娘有一点受责罚的可能,只好选择苦肉记这个办法。他先让绿蕊给他倒一杯滚烫的茶水,然后趁着绿蕊端茶水递给他的时候,悄悄的把她一绊,让她把茶水全撒在她身上。这样就使他被严重烧伤,他知道皇额娘一定会重罚绿蕊,令妃娘娘也一定会在皇上面前上眼药,也会说私设刑房的事情,可是她不会知道,刑房早在永d重生后的第二天就被皇额娘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