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古叔,这么迟才来不自罚几杯过意不去啊!”早就知道来者是谁的风清禹不慌不乱的起来迎接。

    “那是当然。”古大人顺着风清禹的话说下去,不过是几句客套话,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让人感觉两人关系不浅。

    从这态度,就算是再无知再不谙世事的人也该猜到来的人是谁了。

    姓古,又受得他们宗主如此尊敬也就只有漓卿居的那位大人了。

    有部分人看到事情有些转变,原本出声想要云九卿被惩治的想法给压了下去,准备见观其变。

    只见古大人踱步走来,生冷严肃又充满威胁的眼神搜过方才一直在起哄的人群,在云子浪身上停留了几秒随后转移到云诺身上。

    “就是你出来指责云姑娘的?”为了不给云九卿制麻烦,古大人很自然的用着这样一个不生疏也不亲近的称呼。

    云诺早在刚一见到古大人的时候便心知不妙,她可没有忘记在邵云国的事情,眼前这个男人十成十会护着云九卿!

    但是此时,之前一方话已经说了,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云诺心下想着,面上却是依旧的坚定决绝,大有一副不畏强权死磕到底的意思。

    “大人如此说莫不是要袒护一个小偷?”云诺心下打算上前质问,但是身骨却是半步都移不得,颇有经验的她当下又怎么会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人在对她施威压!

    而且从周围人的表现可以看出来这威压只是针对她一个人的!

    顶着好些不适,云诺勉强开口道:“先不说这件事是水月宗的内部自己的事,就单单是这证据确凿,就应该让云九卿受惩处,谁来了也没有用!”

    古大人嗤之以鼻,还冷哼了一下,显然是不屑一顾看不上那些所谓的证据。

    “云姑娘是我水月宗的贵客,要什么没有啊,又何必费劲心思去偷呢!简直可笑。”

    古大人当然没有在意他自己一句话让在围观群众们哑然了,连眼睛都不带瞥一下的继续说下去。

    “一个修为低下的人想要提高修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现在是偷了,说不定以后就是杀人了!”一旁的云子浪确确实实被古大人那一眼给震住了,这会儿才缓过神来。

    “古大人,你不必这么护着云九卿,无论如何事实就是摆着这里,而云九卿就是小偷。”云诺接着云子浪道。

    “这我不管,但是如果你们要带走云姑娘,我古某也不是吃素的。”古大人吹胡子瞪眼表现一副很严肃认真。

    “古大人如此护着云九卿,该不会她和你们漓卿居关系不浅诶,毕竟普通朋友是不会走这一步的。”

    “云姑娘是我们的座上宾,我们当然会尊重,但是来水月宗是她个人意愿,我们中可没有人有这个本事去支使她。”古大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云诺的话里话,不过是想污蔑云九卿是个卧底。

    “但是证据确凿,对于惩治云九卿的事情我一步也不会退!”

    “那如果我说那段影像是假的怎么办?!”一直在座上的云九卿突然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