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眼药


小玉沉默了一会,才回答她道:“宿主,你不能通过直接吸收妖丹的方式来提升修为。但你可以将妖丹交给系统,兑换经验值来提升等级。”

    “能兑换多少?”

    “刚才我估算了一下,可以兑换4500经验值。”

    四千五百点经验值,不算少了。

    姜璃算了算,若是将妖丹兑换后,只差五百点经验值,她就可以晋升金丹了。

    只是,不能直接吸收妖丹,实在太可惜。

    在原文里,女主墨天雪只是拿到了北荒的一条手臂凝练成的妖丹,吸收后都修为大增,从金丹前期直接进阶到金丹后期。

    若是姜璃能直接吸收妖丹——说不定能直接到金丹期。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明明也是个人,也有灵根,为什么却不能吸收灵气升级呢?”

    为了变强,姜璃只能站在墨天雪的对立面,靠破坏她的好事来获取积分。

    小玉弱弱地:“宿主,毕竟我只是个盗版系统,没有那么强大的功能呢……”

    这个理由,姜璃已经听了很多遍。

    她摇摇头,没有再说,将注意力放到现实之中。

    和小玉说话的功夫,温茂已经带着她回到了天衍宗。

    琼山真人和月华峰其他几个长老已经先行到达,在月华峰脚下等着他们二人。

    陈修杰和墨天雪也在一旁陪着。

    见温茂和姜璃落地,陈修杰主动走了上来,对着二人拱手行礼,客客气气道:“温师祖,姜师叔。你们二人的住处已经安排好,在月华峰东麓千秋阁边。我带二位过去吧?”

    姜璃站在温茂身后,抬眸打量他,只见陈修杰始终端着恭敬得体的笑容,挑不出一丝错处。

    作为琼山真人的大弟子,陈修杰早早地就帮师父打理起了月华峰上的事务。

    他看起来温文尔雅好说话,实则是个有雷霆手段的人,这么多年来帮着琼山真人将月华峰管理得井井有条。

    之前姜璃闯主殿的时候,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将管事绑出来顶罪,这事恐怕不会这么轻轻松松地揭过去。

    平心而论,姜璃觉得此人极为有才华,是个可造之材。

    只可惜,他对墨天雪的好感度已经超过八十,再也没有改变的可能。

    这样有手段有魄力的端方君子,最终却只能成为修罗场里一个小卒,为得到女主的一丝青睐而争得头破血流。

    “哎……”

    拿到妖丹后变好的心情,在想到修罗场的时候,忍不住又沉重了一点点。

    面对着陈修杰,温茂简单地点点头:“好。”

    琼山真人也走了上来,表情恳切,手中拿着四个乾坤袋。

    他将手中乾坤袋递给温茂:“温师叔,这是你这十年来的份例。还有姜师妹之前被管事克扣的份例,我们从管事的家产里拿了双份来补偿。”

    这是应得的,温茂没有推辞,伸手接过。

    琼山真人又递出几瓶丹药:“这是我这里私藏的洗髓丹和定神丹,姜师妹可以将洗髓丹配合着那颗妖丹使用。温师叔刚出关,也可以用定神丹巩固修为。”

    这两种丹药都十分珍惜,并不是轻易可以买到的。

    这也算是诚意十足了。

    温茂到底是个心地良善的人。

    接过丹药后,他的神色和缓了许多,摇头道:“琼山师侄,这事错不在你,以后不必再提了。”

    他紧接着转头看向陈修杰:“带路吧。”

    “是。”

    陈修杰御剑而起,指引着两人往月华峰东麓行去。

    只剩琼山真人和其他几个长老站在原地。

    这几个长老都是他的心腹,此时纷纷走上前来。

    其中一个性子最急的文柏真人低声抱怨:“闭了个生死关出来,温茂这人还是这么没有眼力见。师兄连定神丹这样的丹药都给他了,他连谢都不谢一声,着实不知好歹。”

    其他长老纷纷附和。

    “就是,不过就是个寿数将尽的化神罢了。除了辈分高些,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

    “他以后还要在月华峰修行,也不看看这月华峰是谁说了算。”

    “依我看,师兄就不该对他太好。反正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

    “慎言。”

    琼山真人瞪了最后说话的那个长老一眼,出言呵斥。

    不过,他表面上还在维护温茂,但众长老方才说温茂坏话的时候,他紧绷的表情也跟着舒缓了许多,显然是觉得这些话十分顺耳。

    他目露不屑,淡然道:“这一次温师叔出生死关,修为却没有任何增长。日薄西山之人,不值得我们花费精力,好言好语哄着就罢了。他那个徒弟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但我总觉得她不是个简单的,你们注意点,可别再惹出什么事。”

    “是。”

    众长老都低头听令。

    只有文柏真人,尽管表面没再说什么,眼中却全是不以为然。

    等琼山真人和其他人走远后,他才抬起头,颇有些不屑道:“温茂到底辈分高,当个吉祥物供着也就罢了。他自己老眼昏花收了个废物弟子,却还要我们帮忙哄着?哪有这样的道理——”

    他抱怨到一半,才发现墨天雪没有走开,还站在不远处。

    她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也不知道听到他刚才的话没有。

    文柏真人刚才还满是不屑的脸立刻就僵住了,静默半晌,才小心翼翼道:“天,天雪?你怎么还没走?”

    墨天雪抬起头来,文柏真人这才发现她眼中水光盈盈,似乎藏有万千的委屈。

    看到这对清澈动人的眸子含着泪花,他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响,仿佛最美的珍宝碎在了自己眼前一般心怀痛惜。

    他忍不住问:“天雪,你怎么了?”

    墨天雪别开眼,神色颇有些落寞:“弟子,弟子只是觉得,是不是对陈叔的惩罚太重了些?这么多年来,陈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姜师叔那事,我觉得他也不是故意的……”

    她说的陈叔,是之前被送进刑罚堂的月华峰弟子管事陈峰。

    陈峰也是文柏真人的好友,因此文柏真人才对温茂和姜璃二人有些意见。

    如今见墨天雪这么一说,他只觉得心中对这一对不识时务的师徒又增加了不少厌恶。

    一股子说不定道不明的情绪涌上胸膛,文柏真人低语:“是啊,老陈这么多年也不容易,不过为了一个废柴,至于要他的命吗?这对师徒,着实是过分了些!”

    眼看已经成功挑拨起文柏真人的情绪,墨天雪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

    她目的达成,不再久留,告辞后转身离去。

    背对着文柏真人,那温婉落寞的表情立刻收敛,化作一片漠然。

    对于夺走她机缘的人,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不可饶恕。

    文柏真人的恶意,只是个开端罢了。

    虽然失去了得到叶渺云的机会,但她可以利用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修罗场已经初见端倪,谁都不能阻止我的脚步。”

    她目光中闪过一抹狠绝,“你们不过是书里的纸片人罢了。我,才是主角,才是真正主宰这个世界的人!”

    -

    姜璃不知道墨天雪已经下定决心要开始针对她。

    她跟着师父温茂,在陈修杰的带领下,来到月华峰东麓。

    千秋阁周围,是月华峰上灵气最为充裕的地带。

    月华峰的长老们基本都居于此处。

    除了长老,只有特别受宠爱的弟子可以住在这里。

    目前住在千秋阁的弟子只有陈修杰和墨天雪,连于尧都没有资格入住。

    大概是刻意为了补偿,姜璃也分到了一间紧邻着温茂居所的小房子,光荣地成为了第三个入住千秋阁的弟子。

    她知道千秋阁的弟子房间是十分难得的。不管怎么说,她都不应该有这个机会能留在千秋阁。

    不过,送上门的好处,她并不打算推辞。

    虽然如今这具身体无法吸收灵气,待在灵气充沛的地方,还是会让她觉得神清气爽。

    温茂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也不觉得姜璃住在千秋阁有什么问题。

    他还挺高兴姜璃住得近,方便他时时照拂。

    于是这一对别有用心的徒弟和缺心眼的师父,就这个大大方方地接受了陈修杰的安排,在千秋阁安顿了下来。

    陈修杰有些意外,可面上却是半点不露。

    他处事周到,还特地派一名女弟子去到杂役房,将姜璃的行李全部收拾了送过来。

    姜璃当了七年杂役,行李不过只得一个小小的布包。

    亲眼看着这寒酸的布包,姜璃到没什么感觉,温茂的面色却又沉了下去。

    连陈修杰都有些惭愧,诚心实意地对着姜璃拱手致歉:“这么多年,委屈姜师叔了。”

    “委屈?不委屈,做杂役也挺开心的。在杂役房感觉像回家一样,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挺喜欢那里的。”

    姜璃说的是真心话。

    只是她明明想表达的是自己挺开心,不知为何,温茂和陈修杰的脸却都更黑了,看她的目光中多加了不少怜惜,甚至还有点怜悯。

    “……”被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姜璃悻悻地住了嘴。

    她将行李拿到自己的新房间中,正准备好好收拾一番。

    刚把床铺好,温茂却又走了进来。

    他神色凝重,反手关上了门,显然是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说。